第178章 万神窟万神真容现 4

正在此时,二人身后的石窟深处又是一阵爆炸之声,远远有白光划破黑暗,传来阵阵银蝶们的尖啸。

两人齐齐抬头,脸色皆是微微一变。谢怜松开了抓着的花城的袖子,道:“我们待会再说!”

于是,二人继续前行,只是,这一回,却多了个紧紧拉住对方手的动作。

谢怜的脸还是烫的,强作镇定若无其事地道:“三郎,你是怎么发现那两个风信和慕情是假货的?现在真货怎么样了?”

花城状态也跟他差不多,道:“那两个废物那里我还留了两只死灵蝶看守,如何会又多出两个来?殿下放心,好得很,死不了!”

谢怜道:“我们得先去把风信和慕情从茧里放出来才行,不然被他撞上又没有还手之力就糟了!”

花城道:“这边,跟我走!”

这万神窟果然是他的地盘,哪怕一个路口岔了五六条,他也能立刻准确无误地判断出该走哪条,不一会儿就回到之前分开的地方。远远就听到那两人又在相互指责了:“你干什么让殿下跑?!这下好了,把人抱走了!”“不跑留在这儿等着糟他毒手吗?!”“啥?你根本就是想让他引开花城而已吧!”

谢怜哭笑不得。墙上的两个大白茧正在一边撕咬一边对骂,一见他回来了,惊得满口白丝都忘了吐出来,道:“你怎么逃出来的?”

谢怜的斗笠还落在原先那地上,他赶紧捡了,往背上一背。重重白丝放开了那两人,缩回暗处,风信和慕情都被揍得鼻青脸肿,堪堪落地,又见花城从谢怜身后的暗处走了出来,大概是觉得又要挨揍、事情麻烦了,都是一阵脸部抽搐。风信正要抓住谢怜胳膊往后拉,谢怜就率先拉住了花城。

风信:“???太子殿下?”

花城已经开始带路了:“哥哥,走这边。”

那两人哪敢跟他走,风信道:“殿下,你怎么还跟他在一起啊?”

慕情则道:“我就说他被迷了心失了智吧?”

谢怜也没和他们冲突,只是很轻柔却坚决地拉住花城,道:“没时间解释了,总之都先走吧。有敌人在后面追!”

花城被他拉住,目光微微闪动,须臾,微笑道:“建议你们废话少说,跟着走就是。心情好,暂时不跟你们计较。”

见状,二人皆是一脸一言难尽、难以置信。以他们的思路,怎么也想不通,谢怜为何还能若无其事地跟一个如此恐怖、窥探了他八百多年、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不可告人之事的死鬼走在一起。简直玩儿火自焚。慕情半信半疑,最终选择了另一个重点,问道:“你说有敌人?这万神窟是他的地盘,能有什么敌人?他脸上那伤是敌人划的?能让血雨探花受伤的天底下也没有几个吧。”

谢怜道:“是白无相。”

听到这个名字,风信和慕情的脸色也都变了。随即二话不说,跟上谢怜就走。

因为,他们都再清楚不过,谢怜拿什么东西来开玩笑或是骗人都有可能,唯独这个人,他绝不会如此。他也绝不会认错。一行人方才还在这万神窟内斗得头破血流,眼下却一齐狂奔。慕情道:“到底怎么回事?!”

谢怜便把那白衣人化成他们两个的事说了,那二人都惊愕不已:“化成我们的样子?!怎么可能!”

谢怜道:“千真万确!虽然太匆忙没看仔细,但乍一看就是你们两个!”

风信愕然道:“可是白无相怎么会还在这世上?他不是被帝君杀死了吗?”

慕情道:“想也知道这种东西那么容易被杀死。也许当时是杀死了,但抓到机会照样能死灰复燃!”

谢怜想起一事,转向花城:“三郎!之前我们刚进铜炉山不久的时候,你突然从沉眠状态中醒来,催促我们立即发出避开什么东西。当时你感应到的就是他吧?”

花城微一点头,道:“是他。”

谢怜喃喃道:“果然!后来选了西边的岔路口,东边那个杀了几千只妖魔鬼怪的也是他。他重生了,但还有些虚弱,需要杀死进入铜炉山的妖魔鬼怪,作为他积攒法力的垫脚石……现在,他恢复了,而且恐怕更强。”

毕竟,那可是世上第一位绝境鬼王!

正说着,慕情发现了不对劲,道:“太子殿下,他在把我们往哪里带你知道吗?我们这好像并不是在出去的路上?”

花城却道:“这当然不是出去的路,因为现在根本出不去。”

风信骇道:“什么?这个窟不是你的地盘吗,不至于你也迷路了吧。”

谢怜道:“当然不至于……”花城则道:“因为白无相现在就拦在离开这个窟的必经之路上,你们觉得你们现在这个状态能斗得过他就别跟我走,我一定不拦。请。”

风信和慕情毕竟也是仙乐国人,和谢怜一样,对那东西也有着无法磨灭的阴影,非到万不得已,也绝对不想和他对上。风信望望石窟上方,道:“能直接打穿窟顶出去吗?”

花城嘲道:“上面就是雪山,你想再来一次雪崩吗。”

可惜地师铲留给引玉应急了,他们并没有带来,他们也没人研究过怎么用,不然就能无声无息地挖出去了。风信道:“那我们现在在乱走个什么劲?”

谢怜道:“只要我们乱走,他也会追上,就会离开那条出去的必经之路,到时候其余人就能趁机出去了。”

慕情敏感地道:“等等,其余人?你的意思是要兵分两路?一路当诱饵引开他,另一路自己逃出去?”

谢怜道:“正是如此!白无相重新出世这件事必须通知帝君,你们出去之后,想办法把消息带到上天庭去……”

慕情打断他道:“再等等!你这就已经决定好谁当诱饵谁离开了?”

谢怜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决定的,而是白无相决定的。”

慕情了然不语。选择追击谁,还真不是由他们决定的。如果要在他们之间选一个白无相最有兴趣追击的人,那么,一定是谢怜!

风信不假思索道:“我留下来和你一起对付他。”

从前有什么事,慕情一定是谢怜派回去报信的那个,风信则一定会是留下来辅助他的那个。眼下,似乎又要重现这一幕了,谢怜却看了看花城,道:“多谢!不过,不必。三郎会留下来。”

风信脱口道:“他怎么能留下来?他……”

花城眉峰微凛,谢怜却道:“他可以。我信他。”

他语气柔和,态度却坚决无比,风信不由得怔了,道:“殿下。”

谢怜拍了一下他肩,道:“你们一起走。铜炉山已经闭山了,能不能闯出去都难说。而且,你不是还要找……兰菖他们母子吗?”

被他提醒,风信的脸色灰了灰。一只死灵蝶从花城臂上护腕的图腾里飞出,花城道:“跟着它走。”

那两人看看花城,又看看谢怜,最终,慕情丢下一句:“你们注意着点儿。”便转身跟着那银蝶,一头扎进了另一条洞道。少顷,风信也跟了过去。

四人在这个岔路口分头,谢怜刚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远处又传来了阵阵爆裂之声。剩下的二人对视一眼,花城沉声道:“来了。”

谢怜道:“你带我走。”

那白衣人果然直冲谢怜而来。花城在沿路不断设下死灵蝶阵,结成障碍,确保和那白衣人永远和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同时监视数条不同道路的情形。每次传来爆炸之声和死灵蝶们的尖啸,他神色便凝重一分,谢怜也听得心口微微发疼。七弯八转,绕来绕去,转到一间石窟,他忍不住道:“居然……损失了如此之多的银蝶。”

那些死灵蝶虽然在外面名声很不好,但在谢怜眼里,它们却都不过是些乖巧可爱的小精怪,如此前赴后继地发起自杀式攻击,只为把敌人的脚步阻挡住一刻,实在忍不住心痛。花城则冷笑一声,目光似乎穿透了重重岩壁,沉声道:“放心。他杀一只,我再造十只。疾风骤雨,永不却步,看看到底谁先撑不住。”

谢怜心中莫名一动,暗道:“……糟糕,糟糕。”

虽然花城这幅神情只是不经意流露的,但他对这种带着狠劲和叛逆的自信,真是有点招架不住。

又过了片刻,花城放缓了步子,似乎收到了什么信号,对谢怜道:“引开他了。那两个已经快出去了。”

谢怜道:“好极了!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了。”

花城道:“嗯。不急了。已经甩开他很长一段距离了,现在可以先藏在这里,思考应对之策。”

“……”

谁知,忽然之间,二人的气氛就变得有点尴尬了。

倒不是那种丢了丑的尴尬,就是莫名其妙的有点儿不好意思。原先后面的东西追得紧迫,还有风信和慕情在场,这种感觉还不明显。虽然方才是说了“待会儿再说”,但现在稍微缓过一口气,已经是“待会儿”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谢怜轻咳两声,一根手指搔了搔脸颊,感觉姿势怎么都不太对。想开口,又担心会不会切入不当,太无聊,或是太刻意,只能寄希望于花城先说话。然而,花城也是绷着一张脸,似乎在认真思考应敌之策。不过,很难说是不是真的在思考了,因为他负在背后的手,好像微微有点发抖。

这时,二人路过一尊神像。万神窟内大部分神像都与真人等身,这尊手艺比较粗糙,个子也缩小了一半。谢怜经过时,随手摘了蒙在它头上的面纱,眼前一亮,道:“三郎,这个也是你做的么?”

花城一看,沉默了。半晌才道:“早年的手生之作。哥哥别看了。”

这绝对是实话。因为这尊神像,真是塑得丑极了,虽然能看出来,雕像人已经竭尽全力去还原自己心目中那个完美的形象了,但手艺有限,不尽人意,虽不能说鼻歪眼斜、歪瓜裂枣,但也能说这尊小像头身不当、笑得仿佛心智有障。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一丝不苟地完成了所有的细节。因此,谢怜能看出来,这是一尊太子悦神像。连他那对红珊瑚珠耳坠都点上了。

谢怜默默捂住嘴,转过了头。为了尽量表现得自然,他还用力揉了揉脸。花城无言以对,再次道:“殿下别看了。”说着就要把面纱重新蒙上。谢怜忙道:“你不要误会!我真的觉得它很可爱!”可是想想,花城雕的不就是他么?夸这个玩意儿可爱,岂不是在变相地夸自己可爱?睁着眼睛说瞎话,忒也厚脸皮,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见状,花城也低首垂眸,笑了起来。

如此,双双一笑,那莫名令人惴惴的生涩氛围,就被冲淡了许多。

继续向前走去,又经过一尊卧像,横躺在一张石床上,却是全身上下都被一层轻烟般的白纱笼罩住了。谢怜十分好奇,刚想撩开覆盖在那神像身上的白纱看看,花城却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腕,道:“殿下!”

自从进了这万神窟,花城大多数时候都喊他“殿下”了。谢怜看看他,花城又放开了紧紧抓住他的那只手,看起来还是有点儿不自在。

谢怜道:“我已经知道这是我的神像了,还是不能看吗?”

花城道:“哥哥若是想看神像,我雕的最好的一尊哥哥还没见过,之后再给你看好了。这窟里的就都别看了。”

谢怜不解道:“为什么啊?我觉得这个万神窟里的神像,你全部都雕的很好啊,真的很好。如果看不到,我会觉得很可惜的。说起来,那壁画……”

谁知,花城立即道:“我去毁掉。”

见他居然真的要动身,谢怜连忙拉住他,道:“别别别!为什么要毁掉!就因为我看了吗?好好好……我说实话吧,其实我只看到了一点点,就上元祭天游、军营那几段,很多都没看完,因为风信慕情他们两个不让我看,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你画了什么。你不要去毁掉啊!”

“……”

花城这才转过了脸,道:“当真?”

谢怜拉着他,诚挚万分地道:“当真。你不想我看,我不看就是了。”

花城似乎隐隐松了口气,微笑道:“也没什么好看的。你想看什么,直接让我画就是了。”

他这个反应,谢怜真是更好奇了。但他又不想逼花城自己毁了那些珍贵的壁画,只好强行按捺自己。走了几步,忽然皱眉,道:“……不对劲。”

分享到:
赞(30)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心智有障我看成了心有智障噗哈哈哈哈

    小长2019/02/25 23:59: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