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万神窟万神真容藏 2

不过,他还是没有多问,道:“既然三郎觉得不看比较好,那我们还是谨慎为上。”

花城微一点头,二人继续前行。这时,又遇到一个岔路口,花城直接往左走,谢怜顿足,没跟上去,花城回头,道:“怎么?”

谢怜道:“三郎从没来过这石窟吧?”

花城道:“自然。”

谢怜道:“那为何三郎如此笃定地便选左边?”

花城道:“也不笃定,瞎走罢了。”

谢怜道:“既然没来过,怎么能瞎走呢,不是应该小心考虑选哪边嘛?”

花城微笑道:“正是因为没来过,所以才要瞎走。反正对这里形势一无所知,不如大胆碰运气。而我的运气,一贯比较好。”

虽然的确是这个道理,但其实过往每次二人一同出行,走哪边都是看谢怜的,花城主动带路,倒是不多见。谢怜点了点头,二人正要迈入左边那洞道,忽然,谢怜道:“等等!——三郎,你听见没有?”

花城道:“什么?”

谢怜道:“右边,有人声。”

花城神色微变,凝神听了一阵,道:“哥哥,恐怕你听错了。并没有。”

谢怜却道:“真的有!你仔细听,是男人的声音!”

花城又听了一阵,蹙眉道:“我真的没听到。”

谢怜怔了怔,心想:“莫非又是幻觉?”

花城道:“殿下,事有蹊跷,恐怕有诈,我建议我们先出去再说。”

踌躇片刻,谢怜还是道:“不行!说不定是南风和扶摇他们,我还是过去看看好了!”

说完,他便夺路而奔,花城在他身后道:“哥哥!别乱走!”

然而,听那隐隐传来的喊叫之声,对方一定是落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只怕刻不容缓,谢怜也不敢大意,飞快奔入右边那条路。越是深入,男子怒吼之声便越清晰,谢怜心喜:“真的是南风和扶摇!”

不知兜兜转转多久,终于找到了声音来源之处,是一座大石窟。这座石窟里没有神像,却有一个深坑,南风和扶摇的声音就是从坑底传来的。看来,两人都被困在坑底,爬不上来了,但他们还是精神抖擞地在底下对骂,应该暂时没有性命之忧。黑乎乎的看不清,谢怜在上面,双手拢在嘴边,向下喊道:“喂——!你们怎么回事啊?”

坑底二人一听有人来了,立刻停止了争吵,扶摇的声音道:“太子殿下?是你吗?快拉我们上去!”

南风倒是没说话。谢怜奇怪道:“你们爬上不来吗?这个坑不深啊?底下到底什么情况?”

大概是因为吵了一路,扶摇现在的火气很有些旺,道:“废话!能爬上来早就爬上来了,太子殿下你不会自己看吗?”

谢怜眯了眯眼,道:“我看不清,你们还有法力吗?能托个掌心焰看看下面什么情形吗?要是你们不行我就丢个火下去……”谁知,话音未落,下面二人齐声道:“不行!!!”

他们的制止之声简直堪称惊恐。扶摇又道:“千万别点火!”

如果不能点火,那就只能用别的方式照明了。谢怜第一反应是回头:“三郎……”

然而,花城并未跟上来。他的身后,空无一人。谢怜微微一怔,先是微感不安,随后就是奇怪。绝不可能会跟丢了啊?

自从进入这个万神窟,花城整个人都变得奇怪起来,谢怜也说不上哪里不对。他左看右看,忽然发现,自己肩上栖息着一只小小的银蝶,试探着轻轻触了触它,道:“……你好?”

那死灵蝶被他指尖轻轻碰了一下,扑闪了一下翅膀,却没有飞走,似乎仅仅只是扑闪给他看的。一路上,谢怜听花城说过,他的银蝶分了好几类,不知这一只是什么类、负责什么的,但不管什么类,照个明总是可以的,于是,他问道:“你能帮我下去看看吗?”

那银蝶果然振翅而起,飞了下去,谢怜道:“谢谢!”等它飞到坑底,淡淡的银光照亮了下方的情形,谢怜不由微微睁大了眼。

黑漆漆的坑底,白森森的一片,全都是厚厚的一层丝床!

南风和扶摇两人几乎裹在丝蛹里被包成了两个茧,像被蜘蛛网黏住的小飞虫,而且都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不知是不是方才相互殴打所致。谢怜不由心道幸好他做事不鲁莽,否则丢一把火下去,估计瞬间整个坑底就烧起来了。他道:“这是什么情况?那是蜘蛛丝吗?莫非这里是蜘蛛精的老巢?”

扶摇道:“不知道!反正挣不开!”

他是急于脱身的了。南风神色则有些微妙,似乎本想开口求救,但一看来人是谢怜,又闷闷咽下,道:“你也先不要下来,这丝坚韧得很,沾上身就很难甩开。”

谢怜道:“我不下来。”

思忖片刻,他将若邪一端系在芳心剑柄上,准备把剑吊下去试试看。谁知,若邪偷偷摸摸地探到一半,被那些蜘蛛丝觉察,迅速迎了上来,似乎要给它点颜色看看,吓得若邪直往回缩。然而,还是迟了一步,它被蛛丝缠上,打了个结,猛地拽了下去,连带牵着它的谢怜,也被拽了下去。

万万没想到!这蜘蛛丝居然如此强势且敏锐!

谢怜一掉入坑底,那些白丝迅速扑了上来,将他五花大绑。其余的蛛丝则在缓缓流动爬行,加固南风和扶摇身上的“茧”。扶摇气死了,道:“你怎么也掉下来了!这下好了,三个都傻眼了!一起死在这里吧!”

南风道:“你有什么好抱怨的!还不都是为了救我们!”

谢怜则打起了滚,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余两人愕然看他,扶摇道:“你别是掉下来摔坏了脑子,失心疯了吧?”

谢怜眼角飙出了泪珠,勉强道:“不……不是,哈哈哈……这些蜘蛛丝怎么回事……干什么……好痒、不行了……哈哈哈哈……”

他一掉下来,身下丝床便很柔软地接住了他,而缠上来的蛛丝也是十分温柔缠绵,虽然是在绑他,却搔来搔去的,弄得好像在挠他的痒。谢怜蜷成一团,顽强抵抗,道:“不要不要,等等!停!住手!怕了!停!!!”那些白丝才将他双手缚在背后,绑住不动。南风和扶摇都看着他,半晌,扶摇道:“为什么这些蜘蛛丝绑我们就这么严实,绑他就这么随便?脸都不蒙。”

谢怜好容易才喘过气来,道:“你们、你们的脸不也没蒙住吗?”

扶摇翻了个白眼,道:“之前是蒙住了,醒了之后用牙齿撕开了,不然根本喊不出声。”

谢怜试着挣了挣,那蜘蛛丝确实坚韧无比,加上他刚才笑得太厉害,肋骨隐隐作痛,暂时使不上劲,决定先休息会儿,躺平了道:“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啊?”

扶摇道:“不知道。刚才雪崩,雪盖下来像天塌了一样,醒来的时候就到这里了。”

谢怜道:“不不不,我问的是,你们为什么要来铜炉山?”

一说起这个扶摇就怒了:“我是追着女鬼兰菖那对胎灵母子来的,谁知道他是为什么?!”

南风道:“我!我也是来追查那对胎灵母子的……”

扶摇呸道:“那你就去追他们!打我干什么?!我……家将军都说了那胎灵不关他的事了,不是他杀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好人做不得!”

谢怜习以为常地道:“好了好了别吵了,我了解情况了。你们先罢斗吧,别吵了,刚才雪山都被你们吵崩了,还不能消停会儿吗?一起想办法吧。”

南风却也怒了:“你、家将军平日是个什么德行他自己不清楚吗?怨不得别人这时候怀疑他!”

扶摇瞪眼:“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南风眼睛瞪得比他还厉害:“比你有种!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心,只不过你想到可以施恩于你看不惯的人,暗中得意,你根本是为满足你自己而已,等着看别人笑话罢了。少说什么好心当成驴肝肺了,也别以什么好人自居,真正的好人根本不是你这样的,你从来就不是!”

扶摇额头爬上了青筋,嘴角抽动,道:“你简直臆想成疾、胡说八道!”

南风道:“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清楚,我还不知道你吗!”

扶摇的青筋一直爬到了脖子上:“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站那么高俯视别人,不怕一不小心摔断腿?”

南风道:“我怎么都比你强!你以为你干的那破事没人知道吗?!”

他一提这个,扶摇似乎恼羞成怒了:“……是!行我承认!但你又比我强多少?!标榜自己忠心,还不是有了老婆忘了老大,老婆儿子最重要!大家都是为了自己,都是自己最重要!老掐着我那点破事不放,你也不害臊!”

听他提“老婆儿子”,南风勃然大怒:“我他妈……你!……我?你?”

两人虽然不能动弹,但已经掐得疯了,不知不觉间,他们对彼此的代称,已经从“你家将军”“我家将军”变成了“你”“我”,而因为过于激动,他们完全没觉察自己暴露了什么,此时才稍稍反应过来。而谢怜早已经没说话了。

南风与扶摇齐刷刷转头望向谢怜那边。只见谢怜默默在丝床上打了个滚,翻了个身,给了他们一个背影,道:“那个……我什么都没看到。不是,什么都没听到。”

“……”

“……”

谢怜面对着石壁,温声道:“你们还要继续吗?这个,关于你们刚才说的,其他不予置评,不过其实我觉得,老婆儿子最重要,没错啊这个。人之常情嘛。陈年旧事的,大家就不要车轱辘了吧,先想办法出去再说吧……”

“……”扶摇打断了他,“你早就知道了?”

眼看实在是敷衍不过去了,谢怜只好道:“嗯……”

扶摇不可置信地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你为什么会发现?”

谢怜不忍心说实话,只道:“忘了。”

真正的答案,是很早很早。从与君山那会儿,他就有了隐隐的怀疑,而到了半月关,他就已经确定这件事了。

什么中天庭下来的小武官?不存在的。“南风”和“扶摇”,只不过是风信和慕情化出来的两个小分|身罢了!

扶摇仿佛不能相信他的真面目就这么被人戳穿了,不依不饶地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怎么发现的?总得有一个契机,到底是哪里有破绽!”

“……”

谢怜实在是不忍心说实话。根本不需要契机,这两个人,浑身都是破绽啊!

毕竟他们三个也算是一起长大的,谢怜还能不熟悉他们言行举止是什么样的吗?从那毫未用心的化名,到如出一辙的性格,真的太好猜了,他要是猜不出来两张皮下面是谁,这么多年不白活了?

不过,有些话的确本人不能说,有些事本人也不方便做。比如要顾及作为神官的形象,就不可随便翻白眼或骂人,但换个身份,就轻松奔放多了,所以,谢怜觉得也没必要戳穿。

扶摇,不,现在,应该叫慕情了。慕情咬着牙,森森地道:“……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们是谁了,但还是一直没说,就,静静着看我们演,是吧?”

分享到:
赞(51)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我竟然才发现……

    匿名2019/02/12 23:53:11回复
  2. 其实从他们一起慌乱的说南风扶摇在关禁闭的时候就看得出来这两人绝对是分身了

    匿名2019/02/19 12:45:48回复
  3. 其实他们两个互掐挺好看的……

    小长2019/02/25 23:36:46回复
  4. 太子殿下好敏感哦嘿嘿嘿嘿嘿

    匿名2019/03/04 22:50:03回复
  5. 还好我记不住名字,一直以为就是他俩

    巍澜 比沈教授的基因变异课还难搞2019/03/09 22:57:44回复
  6. 楼上的 你的名字好秀

    天青小可爱2019/04/02 16:55:12回复
  7. 我看第一遍的时候在这之前有点怀疑,心说这俩人性格都和风信慕情一样啊,结果……嘿嘿嘿果然

    陈栎媱2019/06/04 18:50:24回复
  8. 半月关你就看出他俩的破绽,那你怎么没看出花花的破绽呢? 面对你,他才是浑身都是破绽好么?

    可怜的花怂怂2019/06/17 18:18:03回复
  9. ahhhh,我就说怎么有两个风信,两个慕情呢,从一开始就认为扶摇就是慕情,南风就是风信,没想到还真是

    仿佛早已看透一切的林秋石2019/07/14 14:07:25回复
  10. 对啊,你那三郎都这么明显了,还看不出来,你是毛利兰吗?

    花花公子2019/07/18 20:06: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