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荧惑守心圣人出世 2

谢怜不禁看得呆了。裴茗道:“这样也行?”

花城却道:“怎么不行?”

几人看向他。花城道:“点将不就是把凡人点到天上去吗?他只要把皇城附近的乌庸国众都暂时点到天上去,等火山爆发,尘埃落定后再放回去,有何不可?”

裴茗道:“血雨探花不要说得这么容易,阁下又不是不知道,点将也是要耗费法力的。他这得点多少人上去?”

点将,其实就是在用自己的法力“养”着被自己点上来的凡人,为己所用。否则如果没有限制,各个神官还不拼了命地往天上点人带人?皇帝把三宫六院满朝文武都点上算了,将军把自己的军队整个都点上来算了。

花城道:“从留下来的遗迹判断,整个乌庸国大约十几万人口。皇城附近也就几万人。”

谢怜低声道:“虽然吃力,但……勉强一拼,也未必行不通。”

裴茗道:“就算几万人,也从没有哪个神官敢点这么多。若真如此,难说他到底是勇气可嘉呢,还是愚蠢至极。也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谢怜看着壁画上的这座桥,目不转睛。桥下那白衣太子和四个护法天神的脸在他眼里,越来越诡异,越看越像他自己和四位国师的脸,又想起那荧惑守心之相,这仿佛轮回重演的故事让他迫不及待想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但又觉得自己好像隐隐已经知道了。

他不敢再看那壁画,转过头,道:“找到水了吗?”

半月拖着裴宿,道:“那位哥哥去找了。”

她说的是引玉。谢怜看了一下闭着眼的裴宿,沉吟片刻,还是道:“我看,接下来我们去铜炉,小裴将军就留在这里好了。”

裴宿现在毕竟是人身,诸多不便,而且,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裴茗蹲下来看了看裴宿,道:“行,我赞同。但劳烦太子殿下在他面前的时候不要告诉他什么原因,这孩子会懂的。这事我来跟他说就行了。”

谢怜道:“裴将军放心,这个我省得,不然也不会趁他没醒才说了。”

毕竟,裴宿曾经是上天庭里前途大好的年轻武神,如今若是因为自己跟不上队要被放在这里,难免不是滋味。但是,做错了事就是要接受惩罚的,流放的滋味就是如此,也只能受着了。

几人留在神殿里,又讨论了一阵,谢怜奇怪道:“引玉呢?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一直没找到水吗?”

花城则正凝视着栖息在他指尖的几只死灵蝶,那些银蝶方才派上了大用场,眼下已经回到他这里,收起来积蓄能量。他微微抬头,道:“不至于这么久。”

谢怜心生警惕,站起身来,道:“我去看看吧。裴将军在这儿看着,三郎跟我一起?”

那是自然要和他一起的。于是,谢怜把若邪留下,让它结了个保护圈,二人离开神殿,朝地下城的更深处走去。

路上有不少屋子和杂乱物什,谢怜捡了个看着挺顺眼的罐子,花城仿佛觉得好笑,道:“干什么捡这个?”

谢怜道:“待会儿要是找到水,可以给小裴将军带一点回去。”他毕竟收惯了破烂,忍不住拍了拍手中罐子,道,“说起来,这还是个千年的古董呢。”

花城哈哈笑了起来,道:“你要是喜欢这种东西,回头再到我那里去。我也有几件,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好了。”

一炷香后,二人这才隐隐听到水流之声。不多时,谢怜道:“在这里!”

底下果然有一条暗河。谢怜把那捡来的罐子放进水里,用力洗刷起来。千年的灰垢已经凝成了厚厚一层壳,洗不掉了,但把表层的灰尘刷掉凑合着也能用。他用这个罐子打满了水,低下头,刚想自己也喝一口,正在留神观察四周的花城转过头见了,却道:“别喝。”

谢怜已经把脸凑近罐子,听他阻止,疑惑道:“什么?”

这时,突然有个声音道:“好热。”

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这第三个声音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谢怜下意识朝声音传来之处望去,而那声音,居然就是从他手中罐子里发出的!

他猛地低头,只见罐子里有一对极小的猩红圆点,正潜伏在水里盯着他。

怎么看,这也是一双眼睛!难不成有个人躲在里面?!

和这双眼睛对视的一瞬间,那东西猛地朝谢怜面门窜来。“哗啦啦”的水花先至,谢怜眼疾手快,当场就把罐子掷飞到数丈之外,撞上了墙,“当啷!”一声,千年的古董砸开了花,而藏在里面的那个东西落到了地上,瞬间窜入黑暗之中。仓促之下谢怜没看清,只觉得是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道:“那是什么?”

花城拦在他身前,谢怜郁闷道:“之前那罐子里没有这个东西吧?”而且为什么会说“好热”?在那水里,难道不应该很凉么?

花城道:“没有,它是从水里特地游进去的。这地下暗河里经常有东西成群结队游泳,所以让哥哥别喝这水了。”

谢怜心道:“那就让小裴将军随便喝吗……”忽然,他背上一寒,喝道:“什么人?!”

方才那一瞬间,他听到远远的有人咳嗽了一声。

那绝对不是他的错觉,当即全神戒备。不久,一阵如潮水般的窃窃私语声,蔓延而至。两人的四面八方,一双又一双的红点亮了起来,将他们团团围在了中央。花城道:“不必担心。不是人。”

谢怜心想:“不是人才需要担心好嘛……”

细听那些窃窃私语,他分辨出了那些人的声音在说什么:

“咳咳咳……”

“好热好热呀……”

“烫死了我……”

“呜呜呜呜……”

“我要被闷死了……有没有谁在……”

“动不了、动不了啊!”

这些声音虽小,却又清晰又痛苦,仿佛一只只小蚂蚁一样,一个劲儿地往人耳朵里钻。谢怜刚要把手放到芳心上,忽听一个声音凄厉地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呢?!救救我,救救我啊!!!”

听到最后一句,谢怜一阵毛骨悚然,瞬间错觉这声音是在呼唤自己。而花城一挥手,千百死灵蝶猛地散开,扑向那一双一双赤红的发光的眼!

银蝶银光至处,照亮了那无数在黑暗里窃窃私语的东西。它们果然不是人,居然是——老鼠!

花城携了他道:“我说过,这里老鼠很多。走!”

谢怜边走边愕然道:“那是老鼠吗?我怎么看着更像是猫……”

当真,那些老鼠的个个比小猫还大,通体鼠毛漆黑如钢针,一对小小的红眼睛在黑暗里闪着凶光,许多都攀在墙上,紧盯着他们,嘴里还说着人语,诡异至极。银蝶扑上去后便和它们厮杀起来,红光和银光交错乱闪,看不清战况,但也知道激烈凶残至极。谢怜道:“引玉该不会被它们拖到哪里去了吧?”

花城则道:“不至于那么废物。应该是被别的东西拖住了。”

听前半句谢怜稍稍放了心,后半句又提起来了。他道:“老鼠这么大只也就算了,怎么还这么多?它们吃什么长这么大的?”

花城道:“简单。自然是死人。这些都是食尸鼠。”

原来,这座城池被火山灰覆盖的时候,人和牛马羊等大型牲畜无处可避,但是,老鼠们却钻进了深深的地下,靠着地洞深处的空气和储存的粮食幸免于难。

尘埃落定后,它们重新钻出了洞,在已经沦为地狱的城里四下奔走,寻找食物。然而一切都被毁了,要么被岩浆埋没了,要么被火山灰覆盖了,啃坏了许多东西,许久都找不到食物。

直到有一天,它们闻到了腐臭味。

腐臭味是从那些人形石化像里传出来的。有的尸体被包裹在火山灰壳里,壳子比较薄,开始腐烂,飘出了异味,流出了尸水。

于是,饿红了眼的老鼠们围着化石像团团转,在石像表层咬破了一个小洞,从这个洞里钻进去,啃食里面的尸体。

最微贱的东西,往往最容易存活下来。死去的人们的尸体被包裹在化石里,他们的恐惧、愤怒、不甘等等强烈的情感也被包裹在里面,老鼠们吃了他们的尸体,把这些情感也一并吃了进去,开始能够口吐人言,说出他们死前那一刻想说却没能说出的话。

谢怜恍然道:“原来如此,所以它们才说那些话。我还奇怪为什么是这种话……”

谁知,花城忽然道:“你说什么?”

谢怜一怔,道:“我说什么了?”

花城盯着他,道:“他们说什么了?你听见什么了?”

谢怜奇怪道:“三郎你没听见吗?就是‘好热’、‘闷死了’、‘动不了’、‘救救我’之类的……”

然而,花城还没接话,他便反应过来了。

不对!

那些食尸鼠们重复的是乌庸人死前的呓语,理所当然的也就是乌庸语。

那么,为什么他也能听懂乌庸语?!

分享到:
赞(16)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怜怜……

    小长2019/02/17 22:49: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