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蜀中

一看是叶白衣,温客行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见叶白衣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周子舒脸上,温客行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起来。
周子舒倒是有些吃惊,遥遥地一施礼,说道:“叶前辈。”

叶白衣又看了他半晌,才说道:“是你?你这不是挺有人样的么,做什么总把自己弄成那个鬼德行?古人尚且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一说,何况是天生父母养的模样,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光明磊落’么?”
周子舒抬头仰望天空,好像这样就能压下他心里那股子想把叶白衣拍扁的欲/望一样,半晌,才有低下头,露出一脸谦逊的笑意,温文尔雅地说道:“前辈教训得是。”

叶白衣漠然地点点头,对他们说道:“跟我走。”

温客行觉着这老头子简直不可理喻至极,于是冷哼道:“你是什么人,我认识你么?”

叶白衣回过头来,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愉快或者不愉快的表情,只是沉默了片刻,问道:“三十年前,容炫和他的老婆岳凤儿,以及琉璃甲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不想知道么?”
已经转身要走的温客行脚步猛地停顿住,脸朝着地面,叫人看不出悲喜来。
几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半晌,温客行才转过头来,以一种十分奇异的口吻问道:“我们为什么……会想知道容炫和他老婆的事?”

叶白衣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等你也活到我这把年纪,就会明白,有时候看出一个人想要什么,不像你们想象得那么难。”

温客行立刻又看他这倚老卖老的腔调不顺眼起来。
周子舒与他对视一眼,便问道:“前辈是知道了什么不成?”

叶白衣笑了一下——他那僵硬的脸总叫人瞧不出他是真心想笑,还是阴阳怪气的假笑,随后只听他说道:“我知道什么?我不过是长明山中不见天日地活了许多年的一个老傻子,能知道什么?”

他转身背对着他们,往前走去:“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或许清楚当年的事。”

周子舒吩咐张成岭一声道:“跟上。”便追了上去,温客行也有些奇怪,便顺口问道:“是什么人这样神通广大?”
叶白衣头也不回,嘴里就飘出几个字:“傀儡庄龙雀。”

周子舒眉头便是一皱,忍不住道:“传说蜀中之地的确是有这么个傀儡庄,可它隐于深山之中,傀儡庄庄主龙雀精通各种机关以及奇门遁甲之术,那庄子竟似乎是个会移动的,我曾几次三番叫人绘制地图,可每次修正地图的人都信誓旦旦地表示没有问题,再去寻访,那神出鬼没地庄子却都不知所踪……”

叶白衣道:“你废物。”
——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周子舒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将拳头打开又攥紧,默不作声地打量起叶白衣的脑袋来,越看越觉得,那脑袋的形状十分适合被人捶。一边张成岭拉拉他的衣角,张口想问什么,被周子舒狠狠地瞪了一眼,不耐烦地将自己的衣摆拽回来,骂道:“十来岁的大小伙子,有话你就好好说话,做什么畏首畏尾地跟个小媳妇似的?”

他这分明是迁怒,张成岭缩缩脖子,不敢言声了。
周子舒又扫了他一眼,道:“你想说什么,快说!”
“师、师父,咱们这是要一直往蜀中去么?”

周子舒就一怔,心道是呢,挺长的一段路呢。于是张成岭自作孽不可活,因多嘴问了这么一句,此后一路便被周子舒这恶师父百般折磨,时而叫他倒行真气,倒立过来走路,时而被他伸出一只手压住肩膀,叫那少年仿佛背负着一座大山似的费劲全力地往前赶路……简直生不如死。

温客行在一边没言声,依旧嘎嘣嘎嘣地捏着他的核桃吃,一边恶心着周子舒,一边似乎若有所思地琢磨着什么事,见周子舒不再理会叶白衣这头老活驴,便难得地向叶白衣搭起话来,问道:“你和……容炫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知道三十年前的事?”

叶白衣看了他一眼,沉吟半晌,就在温客行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来的时候,只听他一张鸟嘴里说道:“你怎么跟个爱嚼舌根的老娘们儿似的,什么都打听?关你什么事?”

温客行手指一用力,那核桃壳直接被他捏得四分五裂,迸出一丈多远去,还夹带着一股劲风,活像暗器似的,张成岭立刻躲得远远的,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温客行才想着张嘴再贱他几句,谁知眼前亮光一闪,他定睛看去,竟在叶白衣的长发中发现了一根银丝,便奇道:“咦,姓叶的,你有白头发了。”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一瞬间,叶白衣那双木然的眼珠似乎飞快地划过一抹光芒,快得让人分辨不出,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想去摸一把自己的头发,可手抬起一半,却又放回来,口中只是淡淡地说道:“你连白头发都没见过么?少见多怪。”

温客行想了想,也是,这老怪物一把年纪了,要是换个人尸骨都该寒了,长根白毛算什么?
然后他便再找不出话来了,叶白衣就是有本事叫人不去招惹他,从洞庭到蜀中,一路上像个会走路的假人一般,只有吃饭的时候那山呼海啸、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架势,能让别人知道他是个活物。

周子舒和温客行百无聊赖,于是只能没事斗嘴互掐,聒噪个不停,一开始叶白衣还面无表情地淡定地听着,听到后来,实在觉得他们两个不像话,便道:“你们俩有本事滚到床上掐去,耍什么嘴皮子,两只大蛐蛐似的,是下边站不起来还是大姑娘女扮男装,装什么矜持?肉麻当有趣,都闭嘴!”

张成岭正在一边按着周子舒教的方法倒立着走,逆行真气本就难过得很,一听这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半大的孩子朦朦胧胧间明白了什么,脸上一红,内息便是一乱,一下横着摔了下来,捂着脖子红着脸“哎呦”“哎哟”地叫。

若不是叶白衣自称能找到“傀儡庄”,周子舒和温客行简直想联手教训这死老头子一顿,两人十分有默契地对视一眼,可温客行不知怎么的,瞥见那人俊秀且勉强压抑着怒气的脸,目光便不受控制地往下走去,透过他的衣襟仿佛能看见里面的骨肉一般,自行想象了一下,喉头便上下移动了一下,忽然觉着叶白衣说的也有点道理。

两人最后的娱乐项目没了,于是默契地合起伙来折腾张成岭。
周子舒叫他“真气敛聚,行于四肢百骸,如将流入海,疏导经脉,顺来逆转,皆是自由”,温客行便偷偷告诉他“你内息不稳,功力太浅,内息宜散不宜聚,应该循序渐进,感受你身上的真气,顺其自然”。
两个人说得听起来都很有道理,可怜张成岭也不知该听谁的,一个头变成两个大,真气在身体上一会聚一会散,一会正行一会逆行,时不常地还要接受周子舒那特殊的训练方式——也不见他如何用力,那只压在他肩膀上的手便如同重逾万钧似的。

张成岭心中忍不住泛起一点担心,心道自己长期被师父这样压着,长不高了可怎么办?他脑子里浮现出封晓峰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周子舒不知他心中忧虑,就是觉得这孩子用功是用功,可就是不开窍,当初教梁九霄的时候,就总是嫌他太笨,很多时候都是勉强耐着性子来的,谁知跟张成岭比起来,梁九霄简直是个绝世聪明蛋。
若不是这些年在朝中早把他的性子磨了出来,周子舒觉得,他一掌拍死这倒霉孩子的心都有。

张成岭其实也委屈,温客行和周子舒的功夫本就不是一个路数,如果是一个人教的话,还能有些进境,偏这两个谁也不会教徒弟,你一言我一语,也不管别人听得懂听不懂,有时候说着说着,自己还会吵起来,吵到不可开交了就出去打一架回来,闹得气势汹汹,最后却总归是两两面红耳赤,还有个叶白衣在一边旁白似的解释,说他们“这便是以切磋为名,行不轨之事”,只把张成岭说得一边浮想联翩尴尬不已,一边仍然什么都不明白。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觉着自己的功力反而有不进反退的意思,师父压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是一天重似一天,简直要压得他喘不过起来了。

其实张成岭这学功夫的方式十分凶险,若是换个人,没有周子舒一直压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无形中替他调节内息,叫这两人这样折腾,早就走火入魔了。

他们脚程极快,不多日,已经远离了洞庭那是非之地,到了蜀中。
这日张成岭是真的走不动了,他咬着牙,勉强着自己走出了十来里地,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动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口的心脏要跳出来了一般,每提起一步,都要用出全身的力气。
周子舒的声音在耳畔冷冷的响起来:“怎么,这就不行了?继续!”

温客行偏头瞧了他一眼,挑挑眉,似乎也觉着张成岭可怜,便忍不住插嘴道:“阿絮啊……”
“你闭嘴。”周子舒眉眼动也不动,简直一点人性都没有,命令道,“小鬼,我叫你接着走。”
张成岭眼前已经开始发花发暗了,他想说话,可是说不出,一张嘴内息便要泄出来,到时候周子舒那只看起来骨瘦如柴的手能把他像栽萝卜一样地给按进地里。

蜀中山多,四处连绵起伏,像是无绝无尽一般,张成岭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子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似的绝望之意,他双腿颤抖得越发剧烈了,勉强抬头去看师父的脸,那张俊秀的侧脸依然冷冰冰的,看也不看他,像是一尊无情无欲的石像。

“吞吐绵延,走任督,如百川入海,无踪无迹——”
“内息有形,灵如游蛇,不绝不断,来往自由——”

那一瞬间,面对着蜀中群山,张成岭被逼入绝境一般,脑子里电光石火间忽然有一句话飞快地划过——有形无际,散而不绝!
他只觉胸口忽然充盈起来,视线越发模糊,却愈加能感受身体里的变化,那些散在四肢百骸里的内息其实一直都在,只是他调动不得法,这一想通,忽然便觉得一股大力涌出,竟将周子舒压在他肩上的手掌生生震了开去。

他最后看见的是周子舒愕然的表情,然后眼前一黑,一头栽倒。

分享到:
赞(41)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什么情况?

    最爱P大的2018/11/01 10:33:53回复
    • 兄弟我终于在评论里又看到你来,但是你确定p大看的见吗,,,

      我永远喜欢priest2019/01/03 00:01:41回复
      • 顾湘不在的第一天,想她……

        也爱p大的陈栎媱2019/01/16 19:35:52回复
  2. 倒霉孩子

    嗯嗯……2019/02/14 13:15:39回复
  3. 老头子神助攻啊

    匿名2019/02/15 18:23:11回复
  4. 突然喜欢叶白衣

    2019/03/17 19:35: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