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本玉质哪甘作抛砖 2

引玉干笑了一下,道:“你听到了?”

权一真点点头,引玉一脸一言难尽,指节搔了搔鼻梁道:“……也……还……好……吧……”

是个正常人都听得出这话很勉强,但权一真似乎只听进了字面意思,道:“哦。”

引玉看出他信以为真了,笑了笑,最终,道:“其实,也不用着在意。你没做错什么,真的。这样也挺好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众师兄师弟之所以处处看权一真不顺眼,不是因为他饭量大,不是因为他起床气大,也不是因为他合组时总是不顾及他人、只顾自己出风头。

归根结底,他们真正受不了的,只有后面一段:他来得最晚,得到的却最多。

权一真点头道:“我也觉得。”

引玉拍了拍他肩膀,道:“去练功吧!这个是最要紧的。别的不要多想。”

权一真便跳下了窗。看方向,果然是去练功了。而引玉关了窗,也从书案上拿起经文典籍用功起来。

两场看下来,谢怜赞道:“三郎,你这位下属,当真是个很难得的人物了。心性颇佳呀。”但说完又想起,外面引玉刚刚才险些抄着地师铲一铲子削了权一真的脑袋,忙道:“外面没事吧?”

花城便给他看了外面。引玉冷静了下来,把地师铲拔了出来,似乎在思索到底该拿权一真这颗头怎么办。谢怜稍稍放了点心,道:“我猜他们的问题应该是出在飞升之后?”

花城道:“正解。”

说完,谢怜眼前便现出了一座华丽的大殿。

引玉正襟危坐于主殿中央,鉴玉和权一真一左一右侍立在他身后。殿中神来神往,络绎不绝,都是上天庭的神官,谢怜还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如男相的灵文、不冷不热的裴宿、笑得毫无瑕疵的郎千秋……都是正装出席,身后的随侍小神官手中捧着大红的礼盒。

很明显,这里是仙京,引玉宫。而这一天,是引玉宫的立殿礼,即他在仙京的仙府落成的大吉之日。

谢怜微奇。花城能看到人间的景象倒是不难。人间是他的地盘,只要肯人海撒网,路人、游魂、飞鸟、走兽的眼睛都可以为他所用。但仙京是天界的地界,这怎么也能看得到?

花城仿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道:“哥哥,看靠近殿门的角落。”

谢怜依言望去。“角落”这个范围,实在不小,因为这座神殿不怎么小,靠近殿门的角落也起码有几十个身影进进出出。花城又道:“猜猜哪个是黑水?”

谢怜这才想起贺玄一直潜伏在上天庭,关于仙京的讯息必然都是他卖给花城的。他不禁凝神分辨,须臾,找到一个比较符合的,道:“那个穿黑衣服的?”

花城道:“这个猜测太保守了,不对,再猜。”

谢怜又道:“那个不苟言笑的?”

花城道:“也不对。”

一连猜了好几个都不对,这时,有人报道:“风师大人到——”

谢怜立即向大殿门口望去。只见师青玄招招摇摇地摇着风师扇,满面春风地迈了进来,把手里礼盒往旁边一抛,拱手道:“恭喜引玉宫立殿,来迟了来迟了,罚酒罚酒,哈哈哈哈!”

座上的引玉则微笑道:“哪里,不曾来迟,风师大人,请!”

花城终于揭晓了谜底,道:“就是这个。”

谢怜:“???风师大人是黑水?”

这可太玄奇了。花城笑道:“哥哥误会了,不是这个,是他身后那个。”

谢怜定睛一看,只见师青玄身后的殿门侧边,站着一个专门负责各位来客接礼盒的下级神官,其貌不扬,但热情洋溢笑容满面的,师青玄得意洋洋迈进了殿,随手往后扔给他一颗小珍珠当做打赏,那神官两眼发光,双手一把接住,还连声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一副狗腿至极的模样。谢怜忍不住道:“……这是黑水?笑容如此灿烂的黑水?”

花城道:“就是他。假笑罢了。这人在仙京起码有五十多个分|身,每个身份都不同,可以同时监视八十多个上天庭神官和三百多个中天庭神官。否则,只有地师一个身份,远不够用。”

“……”谢怜忍不住心中叹服黑水的演技、埋棋能力和旺盛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精力,道,“那现在那五十多个分|身呢?”

花城道:“君吾正在一个一个地拔钉子吧。”

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进来一个刺耳的声音:“引玉殿下您今天最好是给个交代,你师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神官的笑容登时敛了,不约而同向外望去。似乎有什么人想闯进来,但被拦下,仍在殿外不依不饶地嚷道:“您师弟权一真在上天庭对比他身份高的神官动手,您还管不管了?”

引玉笑意消失了,压低声音问身后两人:“怎么回事?一真你又跟人家动手了?”

权一真道:“动了。”

鉴玉怒目圆睁,咬牙道:“又是你这臭小子!”

出了这种事的时候,师青玄总是第一个开口的,他把拂尘插|进后领里,道:“怎么回事?今天是人家的立殿礼,有什么事不能待会儿再说嘛?”

人家的大好日子,跑这里来闹,不是没有点儿眼力见,就是纯找茬。殿外的人道:“啊哟,原来今天是您立殿的大喜之日,这个我们真不知道。但是他打我们没挑日子,我们找他算账难道还要挑日子?权一真是你们引玉宫的人,是引玉殿下亲自点上来的,不找他找谁呢?”

可以确定了:来找茬的。灵文微微皱眉,道:“何必如此?”

引玉只好站起身来,道:“我知道了。不过,眼下不是好时机,我们稍后再谈如何?”

殿外的人嘿道:“只盼你们引玉宫莫要包庇才好啰!”

事情过程都不知如何,一顶“包庇”的大帽子就扣了过来,简直咄咄逼人。师青玄似乎又要说话,权一真却忽然从引玉身后跳了下来,道:“你们走不走?”

闹事者显然料定了他不敢在这场合反击,有恃无恐道:“不走你还想再打?这么多位仙僚可都瞅……”

谁知,权一真这人真不能用常理衡量,二话不说,提起拳头就飞身出去。殿外一声惨叫,而殿中众神官全都惊呆了!

好一阵,灵文才道:“来人,拉住他,要打死了!”

引玉也是呆了一下,赶紧出去了,道:“给我住手!”而那些闹事者大声道:“你们引玉宫真是太了不起了!好,好啊!师兄弟合伙欺负人!”

……

晚间,引玉宫偏殿,引玉原地走来走去,鉴玉暴跳如雷,道:“今天好好的立殿礼,全都给这臭小子毁了!!!”

谢怜完全可以理解为何鉴玉这么生气。

立殿礼这个东西,虽然谢怜不大在意,但很多其他神官都在意。它是一位神官正式成为上天庭一份子的认可仪式。今天这事,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是凡间的一个皇帝,登基大典给人搅合了,谁能不暴怒?

引玉叹了口气,道:“算了。肯定是别人先惹他的。而且他也不是今天闹的,只是人家故意挑今天来,有什么法子?”

鉴玉道:“上天庭这么多人,怎么别人不惹其他人,就偏要惹他?”

引玉道:“你知道的,他从来不是挨打不还手的性子。不是别人不惹其他人,是其他人能忍,他不能忍罢了。”

鉴玉道:“这是仙京,又不是人间,忍气吞声低调点儿不行吗?!如果他早不挑事老老实实的,别人今天根本不会有发作机会!这下好了,丢脸丢大了!这么多神官都看着!传出去谁管谁先动的手?只会说引玉宫蛮不讲理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谁跟你分辨谁错多谁错少?!你以为他有道理?没有!只要出了事,只要动了手,你就是没道理!他屁都不懂!只会给咱们添麻烦!”

一通发作,鉴玉才气冲冲地出了偏殿。而引玉坐在原地,忧心忡忡。

半晌,一回头,一个黑影蹲在窗棂上。引玉被这熟悉的一幕再次吓了一跳,道:“你怎么又蹲这里?什么时候来的?这什么习惯?”

权一真不答,道:“他们先骂我的。”

引玉欲言又止,道:“一真啊,鉴玉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权一真自顾自执拗地道:“他们先骂我的。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说我是下级神官,莫名其妙骂我,笑我,叫我滚,别挡路。我让他们道歉,他们不肯,我就打了。只有被打的时候,他们才闭嘴,不然我不会打他们的。”

虽然现在还算和谐,但在早期,某些上天庭神官和下天庭地位较高、资历较老的神官的确会排挤和霸凌资历最浅的下级神官,那时这种事并不少见。引玉叹了口气。

权一真道:“下级神官是不是低人一等?”

引玉道:“不是的。”

不是吗?

很明显,连他自己都并不相信这一句,权一真也有所觉察,良久,他坦言道:“我不喜欢这里。”

引玉不语。权一真道:“他们觉得我烦,我觉得他们更烦。以前一天有八个时辰可以练功,现在要分掉一大半,去说废话和听人说废话,串门和被串门。有人莫名其妙来骂我、打我,不道歉,还不许我打他们。这根本不是什么仙境。我不喜欢这里。”

引玉叹了口气,道:“我也不喜欢这里。”

权一真道:“那回去吧。”

引玉却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不喜欢这里,但是我还是想留在这里。”

权一真不解,道:“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引玉哑然失笑,没法跟他解释,仙京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求道终极,也无法让他理解,像他这个年纪就能飞升上来又是多么的不容易,道:“这……因为,飞升真的很难。既然这么不容易,来都来了,我还是想做的更好。”

权一真却不以为然,道:“飞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飞也罢。”

引玉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道:“什么叫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不然你试试?”

看到这里,谢怜道:“人,真的不要随便开玩笑。”

花城道:“不错。不到半年后,权一真真飞升的时候,他就不会觉得好笑了。”

谢怜道:“那时候的也能看吗?”

花城道:“能。稍等。”

画面一转,这一次,还是仙京,不过,场景是一场月下筵席了。谢怜看了片刻,道:“中秋宴?”

花城道:“不错。”

谢怜道:“这次黑水藏在哪里?”

花城道:“你看看谁在吃东西。”

宴席上,各路神官都在忙着敬酒、寒暄、游戏,只有一个人,脸都快埋进面前的大海碗里了。这次,贺玄竟是没藏,而是以地师的身份坐在角落里,不过,真没什么人注意他。

引玉和鉴玉就坐在“地师”旁边,都属于边缘地带,引玉没吃东西,也没和人说话。一旁鉴玉小声道:“谢天谢地,那脑子有病的臭小子没来!”

引玉听见了,低声道:“他都飞升这么久了,你再这么说他给人听见了不好,还是注意一下吧。”

鉴玉道:“本来事实就如此,我说错了吗?飞升了又怎么样?他就是再大个几百岁脑子也照样不好使。”

正说着,附近有一批新到的神官落座,似乎都是新面孔,草草打了招呼,有个神官随口问引玉:“这位是?”

另一位神官也随口答道:“这位是镇守西方的武神。”

一听这话,发问的那位神官忽然变得热情无比,站起身来敬酒,道:“哦!哦哦哦!久仰久仰,久仰阁下大名啊!”

引玉连忙也起身,笑道:“何来久仰。”

那位神官道:“诶,阁下不要谦虚了!真是久仰大名!早就听说西方的奇英殿下年轻有为,才飞升没几年已经深得信徒之心,今年中秋宴斗灯,还进了十甲!眼下是雄踞西方,地位不可撼动,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如今一见,倒是比我想象的要年岁稍长?不过还是很年轻的,当得起一句年轻有为!”

闻言,引玉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这杯酒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下子变得尴尬无比。而对方还在继续热情地拉近关系,都称兄道弟起来了:“我说实话,我生平很少看人合眼缘,但对权老弟你可真是一见如故啊!我的地盘也在西边,日后若是老弟有什么要帮忙的,只要你不嫌弃,只管来说一声!大家都相互照拂一下。哈哈哈……”

他笑得开怀,旁边认识引玉的也笑得开怀。谢怜简直能穿越时空,直接感受到那铺天盖地令人窒息的尴尬。

鉴玉脸都气绿了,而引玉还算沉着,虽然手抖了一下,但仍是稳住了,道:“不好意思……”

而正当他想解开误会时,有人嚷道:“奇英来了!”

分享到:
赞(40)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黑水影帝啊!也太可爱了吧

    千千2019/02/15 14:58:25回复
    • 影帝可以的

      小长2019/02/17 22:18:25回复
  2. 脸埋进大海碗……有点萌

    陈栎媱2019/06/04 15:43:42回复
  3. 那他杀死水师的时候你们还觉得他萌么?

    林·黑化·秋石2019/07/14 01:08:40回复
  4. 嘤,楼上的话说的有点那啥了昂。。贺玄也是想护着师青玄嘛
    ,双玄什么的,最喜欢了

    柒夏2019/07/15 22:44: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