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救人

顾湘就那么大喇喇地出现在了门口,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然后她看见了曹蔚宁的惨状,心里立刻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冷笑道:“我还道你们所谓名门正派都是打不过别人才群起而攻之呢,敢情是有这个传统!张成岭,你给我出来,你告诉他们,我是把你劫持到哪去了?”

众人这才瞧见,她身后跟着一个畏畏缩缩的小少年,似乎让他在人多的地方说句话,还闹得他有些不好意思,再加上之前封晓峰等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叫他情不自禁地有些瑟缩。张成岭跟个大姑娘小媳妇似的一步一步蹭到顾湘身边,轻声细语地说道:“顾湘姐姐不曾劫持我,是我跟着他们走的。”

柳绿公怒道:“胡说八道,张家小子,你才多大年纪,也学人家耽于美色,被这些个妖人蒙蔽不成?”
封晓峰一见顾湘眼睛都红了,抽出大刀便对着她砍过来:“死丫头,你把眼睛留下!”

顾湘侧身连退三步,躲过他一下紧似一下的刀刃,飞身上了房梁,居高临下地道:“封矮子,那傻大个跟着你也算到了八辈子血霉,姑娘心慈手软,不过让他瞎一对招子,若是碰上别人,要了他的命都有呢,不说你自己没事找事连累你那高山奴,哼……”
她最后一哼有些气息不足,少女的身体翩若惊鸿地在房梁上翻腾,一边躲避一帮人大呼小叫的围攻,一边暗暗心焦,往曹蔚宁那边靠近过去。

黄道人也飞身上了梁上,截住顾湘,招呼都不打一声,便向她攻过来,顾湘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一矮身跳到了另一根大梁上,猴子似的伸手搭住横木,身子在空中打了个漂亮的旋,手中像是甩出了什么东西,口中叱道:“着!”

黄道人叫她吓了一跳,谁知道这来历不明的小妖女手里有什么歹毒的暗器,当时便低吼一声,往后退了一大步,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再看,顾湘已经将他甩下了,头也不回地娇笑道:“丑八怪,吓死你!”

莫怀空早将一边心惊胆战的曹蔚宁放下,冷眼旁观,心道自己这笨蛋师侄遭了祸事,这小姑娘明明已经脱身,却又回来救他,可见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就是稍微难缠了点。
他瞥了一眼曹蔚宁那左摇右晃恨不得过去拉顾湘一把的蠢模样,撇撇嘴,心道难缠就难缠吧,反正有人乐意,将来就是娶个河东狮,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正这当,桃红柳绿却一左一右地窜上来,将顾湘夹在了中间,顾湘也不含糊,抬腿一脚,小匕首弹出来,便对准了柳绿公的脑门,那柳绿公还是有些本事的,不躲不闪,横起拐杖一撩,顾湘只觉一股劲风袭来,自知不敌,飞快地缩腿,缩得不够快,那鞋尖上的匕首给撞断了。
顾湘立刻掉头,又想故技重施,谁知桃红婆已经从她背后摸了上来。
顾湘急道:“我都要死啦,你们还看热闹!”

只听一声轻笑,随后桃红婆便觉得一股劲风袭来,当当正正地砸向她后心,她再要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尽力往前扑倒,整个人便像个大壁虎一样扒在了房梁上,顾湘便趁此机会从梁上跳了下去,众人这才发觉,差点把桃红婆给吓出个好歹来的东西,其实是一块核桃壳……还是一半的。

随后门口传来“嘎巴”一声碾核桃的声音,只见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手里拿着一小包核桃,他两根手指头一碾,那核桃壳便爆开,然后把核桃仁扔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长相更抱歉的,这两人简直像是一个娘生的,一水的青黄脸色肿眉肿眼。
拿核桃的人还在客客气气地让,对旁边那人说道:“你不吃?”
旁边那人仿佛躲着洪水猛兽一样地往后一仰,一脸厌恶地道:“你把这东西拿远点。”
拿核桃的人笑道:“呀,堂堂……竟然会怕吃核桃?傻子,这个是好东西,多吃点聪明,补脑。”
旁边那人上前两步,伸手揽住张成岭肩膀,口中道:“猪脑再补也一样。”

于丘烽眉头一皱,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只见那揽住张成岭的人把少年往前推了一把,在他耳边小声道:“我看他不顺眼,你给我揍他。”
张成岭长大了嘴,傻乎乎地看着他:“师……我……”
“你什么你,他们欺负你顾湘姐姐,你就在旁边看着?是男人不是?”
张成岭伸出一根指头指着于丘烽,又茫然无措地指指自己:“这个……那个……”

那怪人看不惯他婆婆妈妈的模样,伸出一脚踹到他屁股上,张成岭便踉跄了两步,险些扑进于丘烽怀里。
于丘烽大喜,忙放柔了声音对张成岭道:“张家的孩子,你到我这来。”

张成岭仍然睁着一双茫然失措的眼睛,简直像是找不着家的小兔子一样,那拿核桃的人低笑道:“你也太狠心了。”
旁边那人不动声色地说道:“小鹰长大了的时候,会被老鹰从窝里踹出去,我也是为了他好。”
被当成小鹰的张成岭怯生生地往后退了一步,简直像是把于丘烽当成了专门抓小孩的老色狼。封晓峰却没华山掌门那么客气,心里寻思道,看来这姓张的小东西是跟他们一伙的了,抓住他也好,不怕留不住这几个人,管他是谁呢,不把他抓死就行了。
便蹿出去,伸手要去抓张成岭。

张成岭没出息地转身就跑,嘴里还叫道:“娘呀,师父他要抓我!”
拿核桃的人“噗嗤”一声笑出来,用脚尖碰了旁边那人一下:“我说,你的小鹰炸毛了。”
“烂泥糊不上墙。”那人低骂一声,忽然隔空打出一掌,张成岭便觉得空中涌来一股大力,简直像是有人用力推了他一把,阻住了他的脚步,随后他只觉自己如同一个牵线木偶,胳膊抡了起来,正冲扑过来的封晓峰而去,张成岭吓得闭了眼,下意识地握了拳,拳头正中封晓峰鼻梁。

将那矮子打得一声惨叫动地惊天的,张成岭睁开眼,晕头晕脑地看着自己的拳头,简直不敢相信。只听一人传音入室,师父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骂道:“蠢材,发什么愣,踢他膻中穴!”

张成岭下意识地照做了,只觉那股力量仍然没有散去一般,竟像是灌在了他四肢上,推着他上前一脚,竟将那封晓峰踹飞了出去。
于丘烽高声道:“你是何人?”

那怪人并不说话,又在张成岭身后拍出一掌,张成岭便大叫一声扑向了于丘烽,于丘烽目光一凝,竟拔/出一把又不知从哪里找来的长剑向他迎上来,眼看着张成岭便要撞在他剑尖上,只把那小少年吓得屁滚尿流,一边不由自主地往前跑,一边叽喳乱叫道:“师父救命!”

耳边那声音又道:“他剑尖微抖,定有后招,撤步踏九宫,取他肘侧。”
张成岭闻言觉得深有道理,便情不自禁地往斜前方踏出一步,旋身让开于丘烽的剑尖,于丘烽立刻长剑一抖,如影随形地缠上来,张成岭去势不变,右腿又往前跨出一步,姿势别扭,古怪笨重极了,却不知怎的,躲过了于丘烽这一剑,随后他谨遵师父指令,要“取他肘侧”,便两眼一闭,咬牙切齿地一头撞了上去。

啃核桃的正是温客行,一见此景简直乐不可支,原来周子舒教给张成岭的,正是轻功绝学之一的流云九宫步,讲究的是动如流云飞絮,使出来真如飞仙也似的,潇洒好看得很,温客行还是头一次知道,竟有人能把这流云九宫步走得活像狗熊跳舞。
一边的周子舒却是眉头一松,他发现这孩子虽然动作笨拙,脚下未曾踏错一步。便知道张成岭是认真,学了口诀,回去以后同样的步子竟是走了长千上万遍,以至于紧张成这样,脚下却临阵不乱。

于丘烽本来在那日和温客行对掌的时候大伤元气,此刻又硬受张成岭一脑壳,手中才换上的兵器当即脱手,怒不可遏,朗声道:“别让他们跑了!”

众人闻言立刻围拢了上来,这便不是张成岭能应付的了,温客行把剩下一半的一包核桃塞给周子舒道:“给我拿着,爷爷我去教训教训这群孙子!”便大笑着冲入了人群中。
周子舒一直觉得核桃十分恶心,味道也恶心,长得还活像人的脑子,便厌恶地用两根手指捏着,伸长了手臂拎在离自己老远地地方,一边继续以“传音入室”指导张成岭,一边瞧热闹。

顾湘趁机遛到了曹蔚宁身边,踢飞了一个试图阻拦她的人,然后狠狠地瞪向莫怀空,心道我管你是谁,敢拦我的路,照样要你好看!
谁知她还没到近前,忽然见那莫怀空嘴里“哎哟”一声,弯下腰去,脸上好像还十分痛苦,指着莫名其妙的顾湘上气不接下气地喘道:“这……这小妖女好……好生厉害,我是不敌她了!”
随后竟自己“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双目紧闭,不动了。

顾湘和曹蔚宁面面相觑,俩人谁也没反应过来。
那闭了眼的莫怀空便忽然睁开一只眼,往他们这边扫来,低声骂道:“还不快跑,傻了吗?”

顾湘立刻拔/出匕首,三下五除二地割开曹蔚宁身上的绳子,曹蔚宁跳起来,也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多谢师叔。”
顾湘忙跟着道:“老爷子,你大恩大德咱们没齿难忘,回去我一定给你立个牌坊!”

“你娘的,你才立牌坊呢,你们全家都立牌坊!”莫怀空一边装做不支紧闭着眼睛,一边在心里痛骂不止,发现顾湘这小姑娘长得人模狗样,说起话来实在是不招人待见。

周子舒那边眼见着顾湘和曹蔚宁已经跑了,便忽然晃过去,一把拎起张成岭的后颈,将他整个人当个棒槌一样甩了起来,张成岭的腿便被他抡了起来砸在黄道人的胸口上,把黄道人砸得后退了十来步,周子舒顺手将那袋子核桃塞到张成岭怀里,对温客行道:“你乐不思蜀啦,还不走!”

温客行“哈哈”一笑,飞身而出,口中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各位少陪啦!”

随后便和拎着张成岭的周子舒并肩而出,两人的轻功卓绝,全力而出,哪里是别人跟得上的,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三人跑出好远去,才停了下来,周子舒将张成岭放下,扯下人皮面具,整整衣襟,一低头,却见张成岭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好像小动物讨赏似的,手里便顿了一下。他以前的传统是,师弟有不对的地方要罚,省得他记吃不记打,师弟有好的地方,不能夸,省得他骄傲自满,可眼见这小孩那期待的样子,心里也不由软了一下,想了想,只道:“轻功尚可。”

张成岭就乐开了花,谁知周子舒立刻翻脸,呵斥道:“得意什么,瞧你那一点胆子,遇到点事就知道哭爹喊娘,丢人。”

张成岭便又垂头丧气起来,后脑忽然覆上一只温暖的手,只见温客行笑呵呵地对他说道:“别听他的,他那小脸皮薄得纸一样,脱了面具便更容易害羞……”
他话没说完,便见周子舒似笑非笑地回过头来,低低地道:“老温,你说什么?”

温客行从善如流地改口道:“我说你简直是处变不惊雷打不动,脸皮一点也不薄,没羞没臊,锥子都扎不透。”

周子舒便忽然伸出一只手捧起他脸颊,温客行愣住,周子舒也不言声,只是靠得极近,一双眼深深地盯着他,眨也不眨。
张成岭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完全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干什么,足有一炷香的功夫,周子舒才带着点笑意放开温客行,指尖在他耳垂上弹了一下,笑道:“可算红了。”

温客行木然地迈出一步——同手同脚了。
周子舒大笑。

忽然,他笑音止住,张成岭和温客行也顺着他的目光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衣人正面无表情地往这边看着,站在不远的地方。

分享到:
赞(18)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喜欢这章!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15:38:52回复
    • 哈哈哈锥子都扎不透脸皮的小温终于脸红了╮(╯▽╰)╭

      陈栎媱2019/01/16 19:00: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