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四天王暗黑墙中藏

果真如此。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烧尽,还是上方的颜料受热融化后流下来覆盖住了下面的图像,使之免于遭难,谢怜指尖下,的确隐隐约约能看见小半张人脸。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去剥除那些成型的黑色硬物,裴茗捧着肿得老高的左手道:“太子殿下对壁画这么有兴趣的?”

谢怜道:“不是有兴趣,而是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裴茗道:“说说看?”

谢怜道:“难得我们此行来一趟铜炉山,除了拦下潜在的鬼王,是否也可以追本溯源?比如,它是何人所创,又是用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也许,可以一次击破,一劳永逸,再不用担心鬼王出世。”

裴茗道:“你这个想法是真的很大胆。不过,花城主都没查出来,我们要废的时间恐怕更多。眼下裴某并不建议这么做。”

花城却道:“我没查出来是因为我资质比较愚钝,能力有限,而且那时候忙于厮杀。如果由哥哥来主持,那就不一定了。”

谢怜道:“不不不。我才是能力有限,三郎本领比我大多了。”

“……”

似乎是听不下去了,裴茗把裴宿丢给半月,转身出去,道:“我还是出去透透气好了。”

那边,谢怜居然并不困难地便擦掉了几片黑色硬物,他愣了愣,道:“这些居然可以……”

这层看似烧焦了的黑色硬物,居然可以大块剥落!

几个字间,他已经剥下了一大片,露出了一张婴儿拳头大的人脸,虽然线条极为简单,但脸上神情栩栩如生,似乎在追逐着什么,连眼神里的狂热都画了出来。那层黑色硬物似乎反而形成了一层保护膜,使得被包裹着的壁画的颜色还十分鲜艳,仿佛才刚完成不久。谢怜回头道:“三郎,我们一起……”

只见花城一动没动,黑暗中,却有一片银光闪烁起来。不多时,数百只银蝶无声无息地振翅出现,停留在了黑漆漆的墙壁上。随着它们齐齐扑扇翅膀,谢怜听到了轻微的碎裂之声,仿佛被剥落了脸上的面具,黑色的墙壁裂开了无数条细小的裂缝。

然后,崩溃。

那些原本附着在墙壁上的黑色硬物都落了下来,露出了其后的真容——

一副巨大的彩色壁画!

谢怜仰头望着这面墙壁,只觉头皮阵阵发麻。

整个画面分为明显的四层。最上面一层金光闪闪,云气缭绕,没有人。

第二层,只画了一个人物,是一名俊美的白衣少年。他周身都描绘着灿灿的金光,与最上层的光芒用的是同一种颜料。

第三层,画了四个人物。每个人的脸庞、服饰、神情、动作不尽相同,个子比第二层那个白衣少年小了一半。

第四层,也就是最底一层,则画了无数个人,比第三层的四个人又小了一半,乌压压的。每个人的脸都一模一样,神情亦然,皆充斥着狂热、崇拜、迷离。谢怜剥出来的第一张脸,就是处于这最底层的一张脸。

整个画面线条优美圆熟,谢怜被它震住了好一会儿,才道:“三郎,你……以前见过这个东西吗?”

花城缓缓地道:“我走遍大半铜炉山,走过几乎每一座乌庸神殿,可以确定,我从没见过这个东西。”

谢怜回过神来,道:“这壁画恐怕不是两千年前的东西吧。”

花城道:“绝对不是。看颜色和保存完好程度,最多一百年。也许,更新。”

也就是说,这幅壁画,是后来才被画上的!

谢怜指着最上一层,道:“那一层,应该是画的‘天’。因为‘天道’凌驾于众生万物之上。”

又指第二层,道:“这一层,应该是乌庸太子。既然这座神殿拜的是乌庸太子,那么壁画的主角自然是他,所以他是画面上最大的人物,身上的光和天光颜色相同,而且,仅次于‘天道’之下。”

再指第四层,道:“最底层的人物最小,面目雷同,应该是乌庸国众。”

最后,指第三层,道:“但是,这四个人又是谁?无论位置还是个头,他们都处于国众之上,太子之下。说明地位也应如此。是大臣?护卫?还是……”

花城走近几步,道:“哥哥,你看,他们身上也有一层灵光。”

果然,的确是有,只是,因为乌庸太子的光太强盛了,对比来看,他们身上的灵光几乎被隐没了。谢怜了悟,道:“是太子飞升后,点将点上去的神官。”

也就是等同于风信和慕情的角色了。谢怜在这神殿内转了一圈,确定只有这正对大殿门的一面墙壁上暗藏玄机,其余三面墙壁都被烧得不能再焦了。

这壁画到底是谁留的?留给谁看的?想传达什么样的讯息?

单单这样一幅,谢怜并不能看出太多东西。沉吟片刻,他对花城道:“我们接下来路上留意一下其他乌庸神殿吧。我有预感,这样的壁画……可能不止一副。”

花城颔首道:“正有此意。”

二人并架着裴宿的半月迈出了神殿,谢怜这才想起一人,道:“裴将军呢?”

裴茗方才说要透气便先出去了,他们在神殿里倒腾半晌也没见他回来,谢怜喊了几声,也不见回音,道:“可别是在这时候失踪了吧?”

四人在这个荒凉小镇上找了一圈,在铜炉山里也没办法用通灵术,一无所获。就在谢怜觉得这山简直没法儿闯了的时候,花城道:“哥哥,别急。我有办法。”

他伸出一只手,掌心一只极小的银色蝴蝶轻轻振翅起来,围绕着谢怜,飞了几圈。谢怜虽然觉得它可爱,却不知有何用,道:“这是……”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喘气声,随即,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那银蝶身上传来。

他道:“我可真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裴茗!

谢怜望向花城。花城嘻嘻笑道:“昨天,我在每个人身上都放了一只银蝶。”

裴宿勉强抬起头来,道:“……然后,你就可以通,过那只银蝶,监,听,对方的一举一动,而对方觉察不,到你,吗?不愧,是血雨,探花。”

花城道:“不会断句不要说话。”

“……”

谢怜将那只小小的银蝶托在掌心,对它道:“裴将军?你在哪儿?你对面是谁?”

花城道:“抱歉哥哥,只能听,不能说。”

谢怜想了想,道:“也对。”如果听者的声音也能传过去,岂不是很容易就会被对方觉察?

紧接着,另一个清冷冷的年轻男子声音疲倦地道:“老裴,一个忠告——你现在可千万不要讲些无聊的废话。当心我一掌拍死了你。”

听到这个声音,谢怜微微睁眼。

是灵文的男相!

他道:“原来如此!那一路上大杀四方的黑衣男子……是化了男相的灵文。”

裴宿道:“是,灵文前辈,带走了裴将军吗?”

谢怜道:“不知道,还在听。”

那边,裴茗道:“杰卿干什么这么大火气。”

灵文道:“闭嘴。让你别说了。不是我火气大,是别人火气大。先说好,我现在可控制不住我的身体,万一把你打残了也别找我负责。”

裴茗道:“咱们现在都这幅德性,动弹不得,谁吓唬谁。”

谢怜抬头道:“不是灵文抓走的裴将军。眼下他们都受困于某处,受制于某人。”随即凝思道,“连锦衣仙都能压制,对方该是什么来头?”

裴茗又道:你现在身上穿的还是?”

是什么他没说出来,但众人都明白他指什么。

锦衣仙!

灵文道:“嗯。他很不喜欢你。你说话最好小心点。”

裴茗道:“你怎么知道他想什么?我真是服了你,是怎么想不开闹了这一出,胆大包天敢去神武殿偷东西,砸了你的金饭碗,现在还跑铜炉山来。它让你来的?”

灵文道:“不是他让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老裴别问了!他要生气了。我感觉得到。”

裴茗闭嘴了。过了一阵,灵文轻轻吐了口气,似乎锦衣仙终于平静了下来,于是,灵文道:“老裴你又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你跑铜炉山来干什么?你左手是被一百万只黄蜂蛰了还是怎么样,伤成这样子。”

裴茗的声音也是憋屈郁闷至极,道:“出师不利,一言难尽。还不都是小裴不省心。本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哪知道一来就遇克星?不伤成这样子,我会给人拖到这个鬼地方来?连是谁都没看清。”

谢怜心道:“你倒是快直接说哪个鬼地方啊,山洞也好房子也好,说了好歹我知道该往哪儿找了啊。”

不过,倒也不是全无线索。铜炉山内,无法使用缩地千里,所以,裴茗一定离开得不远。听得出来,他们对话的声音有些空灵,隐隐有回音,一定是在一个足够空旷的空间。而且,谢怜隐隐能听到水流之声。

方才走过来许久不见地上有河流湖泊,路上也没有比那座乌庸神殿更空旷的建筑了。所以,此刻他们身处之地,只有一个可能——

地下!

但是,这个小镇也不小,究竟是哪一处的地下呢?

裴茗道:“你呢?听说你路上杀了一千多只妖魔鬼怪,把它们都吓坏了,真是可喜可贺。第一文神你是做不成了,来转行当武神吧。这得是什么玩意儿才能把你绑在这里?”

灵文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不小心和雨师大人打了一场,打完了昏昏沉沉的,大概被躲在后面的人趁机暗算了。用不着问,他总会出来的,记得别暴露你自己身份就好。”

这时,两人的对话中突兀地插入了第三个声音:“裴茗南宫杰你们这对狗男女少打如意算盘了,你们皮下是什么玩意儿,我还不清楚吗!”

分享到:
赞(29)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