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左右慌不择东西路 2

两千多只!

闻言,众人皆是神色微凝。谢怜看了花城一眼,道:“看来选西边果然是对的。”

那骷髅头牙齿打颤道:“唉!选哪边都是错的,根本没路可走!”

的确,对他们这种普通的小鬼而言,选哪边都是灭顶之灾。无论东边西边,都能轻而易举地碾压他们;无论走哪条路,都是灰飞烟灭给人当成养分的下场。干嚎了几声后,那骷髅头眼睛里的鬼火也渐渐熄灭了。

谢怜将它轻轻放到路边,道:“三郎,你知道东边的是什么东西么?”

花城道:“暂且不能确定,但它正在往此处来,眼下情况,不建议正面交锋。西边这个,稍微好应付一些。”

谢怜点头道:“好。那我们继续西行。”

一行人从满地尸体中穿过,匆匆前行。走了一晚上,没遇到那骷髅头所说的黑衣男子,也没看到雨师的踪迹,谢怜不由得担心起来。

一路走,道路两侧的房屋建筑越来越多,已经成群,甚至还能辨认出,这是贫穷人家的民居,这是休闲玩耍的戏院,这是买卖杂货的铺子,这是富贵人家的庭院……他们脚下走的这条路,也是一条人工修葺的路,隐约还能看见铺地花砖的花样,俨然一个富足小镇,只是空无一人,异常荒凉凄清。

路边看到一口古井,打水上来一看,水还算清澈,众人便在此歇息片刻。谢怜和裴宿喝了一点水,顺便洗了把脸,一抬头,便见半月走了过来。

半月一直抱着那只黑陶罐子,等候多时了,道:“花将军,裴宿哥哥,吃点东西吧。”

裴宿道:“好。辛苦你了。”

谢怜也道:“大家都辛苦了,都来试试吧。”

于是,众人都围了上去。然而,半月打开罐子的一刹那,许多人的神情都凝固了。

虽然“气味”这种东西是无色无形的,但是,当半月揭开罐盖子的一瞬间,仿佛有什么神秘物质使得罐口那一处的空气都扭曲了。

众人盯着那罐子里的景象看了许久,每个人的瞳孔里都倒映出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能把人拉进深渊一般,没有任何言语能表达出那眼神中蕴含的情感。半晌,谢怜拍了拍半月的肩,竖起了大拇指:“不错。第一次,可以了。”

裴茗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道:“她是第一次,太子殿下你也是第一次?没记错的话,你让她全部按着你教的来的,你动手比她更多。我就说怎么总觉得你们做的哪里不对劲,原来不是我的错觉。”

花城却道:“是吗?既然是哥哥做的,那我倒是真要试试看了。”

闻言,裴茗和裴宿齐刷刷抬眼望他,目光糅合了惊叹、悚然、佩服等等种种情绪。花城道:“哥哥,这个叫什么?”

谢怜轻咳一声,道:“……‘颠鸾倒凤’。”

花城由衷地道:“好名字。”

说完,他便把手伸进了那个黑不见底的罐子里。裴茗和裴宿那眼神,仿佛担心他马上要被那罐子吞了一般紧张。而花城泰然自若地取出了一小截烧焦的碎尸块一样的东西,泰然自若地送进了口里。

裴茗道:“如何。”

花城道:“味如其名。”

裴茗对神色复杂的裴宿道:“做给你的。你看着办。”

裴宿:“……”

他从半月手中接过了罐子,面无表情地把一只手伸了进去。

谢怜又用冷水抹了把脸,理了理头发,转过身,不再去看他们,一边打量四周,一边问道:“为何在这与世隔绝之地,却有这么多人烟痕迹?难道铜炉山里还能住人吗?”

这个问题,他昨天就问过了,只是当时没人能回答他。现在有了。花城道:“能,不过,是很久以前了。铜炉山有七城之广,占地极大,曾是一个古国,这些房屋全都是那古国的城镇遗迹。越靠近中心的‘铜炉’,遗迹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繁华。”

谢怜毫不质疑,道:“原来如此。”

这时,身后传来了裴茗的声音:“小裴你干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给我站起来!”

谢怜没有回头,道:“这个古国叫什么名字,三郎知道吗?”

花城也没有回头,负手道:“乌庸国。”

裴茗斥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有没有解药什么的?不能管杀不管埋吧。还有你,怎么做饭给他吃的?你这蛇怎么回事,煮了这么久居然还能动?成精了?!”

半月似乎在不断地磕头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的确是成精了,我不知道成了精的要煮多久……对不起……”

谢怜一手托腮,思索一阵,道:“我孤陋寡闻,似乎从没听过这个国家的名字。有多古?”

然而,他刚刚说完,却又不确定了。乌庸、乌庸。乍一听,的确陌生。但细细想,却又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个人口里听过。

花城道:“具体不清楚,但一定比仙乐国更古。少说也有两千年了。”

谢怜环顾四周,道:“但看这些建筑,不像是历经了千年之久。”

花城道:“那是自然,因为绝大多数时候,铜炉山是完不对外开放的,就像是被封进了一个巨大的陵墓之中,与外界隔离,自然保存完好。”

谢怜低头,陷入了沉思。那边,裴茗终于抛下裴宿过来了,道:“鬼王阁下果然是无所不知。不过,你这些情报未免也太玄奇了,可否问问来源是何处?裴某竟从来没有听过一丝半毫流传在外。”

花城没看他,道:“敢问裴将军,能在铜炉山里搜集到这种情报的,是什么样的人?”

裴茗道:“理论上来说,只要是鬼都行。但鉴于铜炉山的规则会令万鬼厮杀,要搜集到这么多有分量的情报,就要呆的比较久,那么,就一定很强。”

花城道:“搜集到这些情报后,能从铜炉山里出来的,又是什么样的人?”

裴茗道:“那肯定只有阁下这样的绝境鬼王了。”

花城道:“所以,这些情报是我自己搜集的。只要我不说出去,自然不会有任何流传在外。”

他总算回了头,微微揶揄地道:“保守秘密,对上天庭的神官而言,或许比渡天劫还难;对我而言,却不是。”

“……”

这话没错。要是有类似等级的情报被哪位上天庭的神官知道了,要不了一个时辰,你就会在每一个通灵阵都听到大家在激动地讨论它。分量如此之重的情报,花城居然能憋这么多年,没卖给别人,也没说出去炫耀,实在是很沉得住气。裴茗道:“懂了。看来,对太子殿下,花城主非但是无所不知,而且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怜忽然道:“不对。”

众人转首,道:“什么不对?”

谢怜方才一直在苦苦思索,这时,终于右手成拳,在左手掌心里轻轻一砸,道:“我方才说,似乎从没听过‘乌庸国’的名字,这句不对。这个名字,我是听过的!”

花城神色微凝,道:“哥哥在何处听过?”

谢怜回过头,道:“我少年时在仙乐国皇家道场皇极观修道,我授业恩师乃是仙乐国师。他刚收我为徒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其实也不算是一个故事,不如说,是给谢怜灌输了某个高大光辉的传奇形象——从前有一个古国,有一位太子殿下,天资过人,年少聪慧,文武双全,乃是一个举世无双的惊艳人物。他爱他的国民,他的国民也爱他。直到他死去很久,人们也没有忘记他。

国师语重心长、和蔼慈祥地对谢怜道:“孩子,希望你能够成为那样的人。”

当时年纪尚小的谢怜正襟危坐,不假思索地道:“我不要成为那样的人。我要成神。”

“……”

谢怜道:“如果您说的那位太子殿下当真如此举世无双,为什么他没有成神呢?”

“…………”

谢怜继续道:“如果人们真的没有忘记他,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人提起这位太子殿下呢?”

“………………”

谢怜发誓,他提这些问题的时候不带半点挑衅和叛逆之心,是真心好奇,不解求教。但国师听到之后的表情,还是十分精彩。

为什么谢怜可以将道德经倒背如流?因为,就在这一天的晚上,国师让他抄了一百遍道德经,美其名曰,“修身养性”。谢怜十分怀疑,如果不是看在他是尊贵的太子殿下的份上,国师会让他跪在钉子板上抄。

总之,从此以后,道德经的每个字都深深地烙在了谢怜的脑海里。顺便,也对这位“乌庸国的太子殿下”,留下了一点点印象。

谢怜平素颇爱读书,并未在古籍上见过“乌庸国”的相关记载,因此觉得多半是国师随口杜撰出来想教育一下他,要不就是国师牌打太多记岔了。但他觉得没必要拆穿,也不想再抄一百遍道德经,便不较真,也没放在心上。

裴茗道:“太子殿下,听起来,你们仙乐这位国师,来头不小,知道的也不少?能问问他后来怎么样了吗?”

迟疑片刻,谢怜道:“不知。仙乐国破后,很多人后来如何,我都再没见过了。”

这时,他忽觉脚腕一紧,神情一凛,道:“什么东西!”

正欲一脚下去踩个分筋断骨,低头一看,松了口气,道:“小裴将军,你干什么用这样的方式出场?好险好险,差点废了你这只手。”

那只手正是裴宿的。他整个人趴在地上,脸埋在土里,两手一只抓裴茗,一只抓谢怜。二人蹲了下来,道:“你想说什么?”

半月抱着罐子道:“不知道,方才裴宿哥哥一直在地上爬来爬去,好像发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裴茗道:“哦?这样也能有所发现?不愧是小裴。所以你发现了什么?”

裴宿松开抓着他的那只手,指向一边。谢怜顺着他的指引望去,道:“这是……”

众人都围了过去,研究一阵,道:“牛蹄印?”

裴宿的脸终于从土里抬起来了,哑声道:“这,是……雨师大,人的护法坐,骑留下来的印,记。”

半月道:“裴宿哥哥,你的断句好像错了。”

裴宿道:“我没,事。雨师大人,人,人……”

他就卡在“人”这里转不下去了。谢怜怀疑道:“这……莫非是中了蝎尾蛇毒?”

半月道:“蝎尾蛇的毒性,不是这样的……”

花城道:“雨师已经遇到西边这个黑衣男子,并且打过一场了。”

分享到:
赞(4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开幕了

    匿名2019/02/12 18:27:42回复
  2. 这饭……让人分分钟出戏

    小长2019/02/17 00:35:11回复
  3. 怜怜=黑暗料理师 花花=饕餮

    nancy2019/02/28 08:09:17回复
  4. 支撑花花消化系统的是真爱,真爱无敌!

    巍澜 小巍咱们今晚吃什么?2019/03/09 12:17:14回复
  5. 从冰清玉洁丸直接到了颠鸾倒凤…… 嗯嗯嗯嗯

    匿名2019/06/29 13:52:39回复
  6. 他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匿名2019/07/14 12:00: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