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左右慌不择东西路

谢怜道:“裴将军胜了,还是败了?”

裴宿道:“胜了。也败了。”

起事者全都死在了裴茗的剑下,其中,许多都是跟他有着十几年交情的旧部。

“明光”这把剑,从来都是和这些人并肩作战时使用的,如今,却成为了手刃这些人的凶器。

而在厮杀结束、胜负分晓之时,须黎国主,也顺理成章地以捉拿反贼之名,命人将周身浴血、几乎力竭不能动弹的裴茗团团围住。

裴茗虽然会打仗,但战场如果不是真刀实枪的沙场,他未必能取胜。分明是退敌救驾,最终,却换来了一声“格杀勿论!”

裴茗托着那陶罐,不是没听到他们那边在说什么,只是没空去管。他道:“我早该想到,是你的作风。”

想来,是容广的怨念附在了那把染千万人血的断剑上,与之共鸣,才能长存至今。但罐子里的声音还是冷冷地道:“你的手足早就全都死光了。我不过是一把剑。”

谢怜知道他现在恐怕是不会承认的,追问无益,道:“罢了,裴将军。”

裴茗点头,将罐子还给了裴宿。

如此,他们手上就已经收服了两只颇为棘手的鬼了,忽略掉其他的,算是个开门红。谢怜道:“我和裴将军接下来要继续往铜炉山里走,半月你们呢?去找雨师大人吗?”

裴宿却道:“雨师大人早已追着掳走农人的妖魔,先一步往里走了。我们去找也是同路,愿协助将军和太子殿下,一同前行。”

裴茗回过神来,微微皱眉道:“那我们也赶紧动身吧。雨师国主非是武神,却比我们走得更快,前方路上恐遇危险。”

于是,谢怜抱起花城,半月收了两只罐子,一行人匆匆向密林更深处赶去。

由于现在还处于铜炉山外层,路上都没遇到什么厉害角色,大多是杂草,众人连动手的兴趣都没有,直接略过,有不知好歹的主动上来挑战他们,也被半月和裴宿放蛇吓跑了。如此,走了一天,终于离开了森林,深入了铜炉山的第二层。

到这里,森林渐渐稀疏,路面渐渐宽阔,有了许多人烟的痕迹,谢怜甚至在路边见到了一些破败发黑的小房屋,在这与世隔绝之地当真是太古怪了,不禁问道:“怎么会有人住的屋子?”

半月和裴宿皆摇头不知。裴茗也道:“这个恐怕要问你怀里那位鬼王阁下了。”

谢怜方才问完就在想,如果花城醒着的话,必然能解答他的疑问,低头看了一眼。虽然花城异常滚烫的体温渐渐消退了,但双目仍是紧闭的,不由得忧心忡忡。

裴茗提醒道:“太子殿下,眼下就要深入下一层了,前方遇到的东西会更厉害。要不然先停一停,等花城主醒过来。”

此时,众人正身处一个宽阔的岔路口上。一条路通往东,一条路通往西。谢怜略一沉吟,道:“夜深了,先在此留宿一夜吧。”

奔波一天,也该休息一下,精心给花城护法助力了。半月道:“好啊,裴宿哥哥也要休息了。”

众人这才想起来,眼下裴宿是凡人之身,是需要休息和进食的,他却一直没吭声。谢怜咒枷在身,也不例外,但他因为担忧花城,完全忘记了这些。

一行人当下便在这岔路口上安营扎寨起来。半月生火,裴宿打猎。谢怜见大家各忙各的,又盯着花城的脸看了起来。不一会儿,直觉让他猛地回头,果然,裴茗正在看着他俩。

二人对视一阵,裴茗干笑一声,道:“好。我走开。”

谢怜道:“不。还是别了。”

他又没想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为什么说得仿佛在做贼一样!

这时,半月抱着一只装食物的罐子走了过来,道:“花将军……”

谢怜和裴茗双双转头。谢怜道:“怎么了?”

那黑罐子里窝着一只惊恐的野鸡,被绑了起来。半月把罐子给他们看,道:“裴宿哥哥打的,让我来做,但是,我不会。”

裴宿打完猎后,去前方探路放风了。裴茗却仿佛对半月怎么看都不是很满意,理直气壮地道:“姑娘家的,整天打打杀杀,不会打扮也就算了,怎么连做饭都不会?”

谢怜和半月皆是无言。半月可不是寻常人家娇养出来的姑娘,根本不能理解裴茗的审美,对他的话也感到十分不解,莫名其妙。而谢怜已经差不多摸清了,裴茗这个人一涉及女人方面便一言难尽,道:“半月放下吧,我来教你。”

半月原本就对他十分信服,自然高兴答应。一炷香后。谢怜扯着野鸡身上五彩的鸡毛,裴茗提起自己染血的手掌,唏嘘道:“将军杀鸡,太子扯毛,也是名景了。”

谢怜看他徒手杀鸡,杀得血淋淋的,道:“裴将军你就不能用个刀子剑啊什么的吗?干净利落一些。”

裴茗道:“有吗?”

话音刚落,两人不由自主望向了一旁放在地上的两只罐子。罐子里的容广似乎觉察到了这两道诡异的目光,罐身一阵恶寒颤抖,喝道:“快滚!滚得越远越好!当心我在剑刃上涂抹剧毒,毒死你们!”

两人赶紧走远了。走到那罐子一定听不到的地方,裴茗摇了摇头,对谢怜道:“还非说不是。他一直就这脾气,不是才怪了。”

谢怜也是听到了容广是怎么骂他的,早就生出一种微妙的同情心,道:“理解你。我有个表弟,跟容将军有点像,比他更能骂,不过没他会办事。”

容广好歹能帮裴茗打仗,要是让戚容去帮谢怜打仗,谢怜没被敌方先打死,肯定要先给戚容活活坑死。裴茗似乎想象了一下一个只会骂人不会打仗的容广是什么样的,由衷地道:“那真是太可怕了。”

谢怜把拔干净毛的野鸡重新丢进罐子里,加满水,丢到火上就开始煮,时不时扔点野果香草什么的,调一下味。半月也学着他的样子,努力把自己能找到的每一样疑似可以吃的东西都往罐子里塞。裴茗似乎没搞懂他们在干什么,但因为他从没下过厨房,并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帮着添了些柴火,道:“太子殿下,裴某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但因为不熟,不好贸然开口。”

不熟是真的。之前,谢怜对裴茗的印象,差不多就是一个身手不错、心术不正的花心大萝卜,还针锋相对过几次。如今打过几次交道,不知不觉稍微有了点改观,也算是有点熟了,道:“裴将军请问。”

裴茗道:“你被贬两次,两道咒枷在身,第三次飞升后,是可以请帝君帮你把它们取下来的。但你为何放任不取?”

谢怜眼睁睁看着半月冥思苦想一阵后,豁然开朗地掏出几条长长的紫红色的蝎尾蛇,直接放进煮得正沸的汤罐子里,神色如常地道:“那,裴将军,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裴茗道:“请问。”

谢怜道:“为何你在折断明光后,再不炼一把新剑做法宝了?”

裴茗扬起眉峰,道:“真是令人不快的问题。”

谢怜表情同他如出一辙,道:“彼此彼此。”

二人才笑了两声,忽然,裴茗道:“我从不觉得那是什么美谈。”

谢怜道:“我懂。”

他还待开口,却听身后传来异样动静,心中一动,回头道:“三郎?”

果然,是花城坐起来了!

谢怜惊喜交加,忙过去扶住他肩膀,道:“三郎!你醒了!你……好像变大了?”

的确,之前花城看上去只有十岁出头,现在看上去却有十三四岁了,而且一开口,声音也从孩童变成微沙的少年声了:“是。多谢哥哥助我纾解。”

裴茗道:“真是可喜可贺。”

谢怜道:“没什么好谢的,我……”说完才注意到有“纾解”二字,笑容一凝,心道:“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吧?”

下一刻,花城抓住了他的肩膀,沉声道:“殿下,听我的,现在东边有东西在往这里赶。你得暂时避开!”

谢怜一怔,二人一齐望向东方,仿佛穿透了无边黑夜,看到了一个在黑暗中潜行的身影。虽然谢怜并没感觉出什么东西,但还是道:“好!我们先避开。”

裴茗道:“往哪里避?”

这个岔路口只通向两条路,谢怜道:“西边!”

半月一把抓了那只正在火上烹饪的陶罐,看样子是准备带着一起走,道:“裴宿哥哥还没有回来!”

话音刚落,便见西边那条路上匆匆冲来一道黑影,却是探路的裴宿回来了,道:“将军!别走这条路!有大批妖魔鬼怪正往这边赶来!”

花城道:“多大批?”

裴宿见发问的是他,愣了一下,道:“据地面震动判断,至少五百!”

作为武神,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考虑“退回”这条路的。裴茗道:“到底走西边还是东边?”

花城果断道:“西边!”

谢怜也道:“西边。”

不知为何,虽然西边鬼多势众,东边连个鬼影都没有,但谢怜就是直觉相信,西边一定比东边更安全。话不多说,一行人匆匆离开。原本,谢怜已经做好了路上遇到一波然后大开杀戒的准备,谁知,奔出六七里,一点儿动静也没听到,不由奇怪,问道:“小裴将军,你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听到有五百多妖魔鬼怪正在逼近的?”

裴宿道:“就是在这附近。当时它们距我五六里远,速度极快。”

谢怜道:“那就很奇怪了!”

他们一行人向西跑,那五百妖魔鬼怪则是向东跑,速度都很快,如此,应该很快就迎面撞上了才对。为何现在非但没看见一只鬼,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裴茗道:“小裴不会听错的,它们是不是原路返回了?”

裴宿道:“我想,不大可能。因为,他们奔速当真极快,听起来像是在……”

花城道:“逃命。”

忽然,谢怜顿住了脚步。不光是他,一行人全都顿住了。因为,前方一片尸横遍野,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些尸身,有人有牲畜,千奇百怪,五花八门,还有被打散的魂魄,只残余一缕在空中飘散的黑烟和鬼火,场面凄厉至极。谢怜蹲身查看片刻,道:“果真是在逃命,只是……没逃过。”

裴宿在探听到它们后,第一时间便撤回去通知谢怜等人。而就在他撤离后的不久,有什么东西追杀而至,将它们一网打尽了。

花城道:“是一个人动的手。”

谢怜点了点头。如果双方都数多势众,反而没可能做得这么干净、战斗也不会结束的这么干脆。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灭了五百只妖魔鬼怪,无疑比夺命快刀魔更强,看来,这也是他们需要关注的重点对象。

半月抱着汤罐,道:“雨师大人不会选了这条路吧……”

裴宿道:“不必担心,大人有护法坐骑。”

正在此时,谢怜听到前方不远地上传来奇怪的“咔咔咔”声,过去一看,有个骷髅头的上下牙关正在打颤,那“咔咔咔”的声音便是如此传出来的。它见有人发现了自己,惊恐地道:“饶命、我再也不来了、我想回去、我想回家!”

谢怜双手将它捧起,温声道:“不要怕,我们只是路过的。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什么?”

那骷髅头牙关一边打战,一边道:“你们、你们路过的啊?不要再往前走了,前面有个很可怕的……算上我们,他已经杀了一千多只鬼了,但他还不满足,还在不停地、不停地……”

一千多只!

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多。谢怜道:“你说的是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或者外号?或者长什么样子?”

骷髅头道:“不、不知道。我也看不太清,他杀我们,都没用几下。我只隐隐约约看见,是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很年轻,脸色很苍白……”

裴茗道:“听起来有点棘手。太子殿下,花城主,你们确定我们现在是应该往西走,而不是往东走?”

那骷髅头听了,却尖叫起来,道:“往东边走也不行!绝对不要!!!”

谢怜道:“东边又怎么了?”

那骷髅头道:“我们……就是不敢走东边那条路,所以才选了西边的。因为东边,有个白衣少年,短短一天之内,已经杀了两千多只鬼,比西边这个,更可怕……”

分享到:
赞(3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