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铜炉开山万鬼来朝 3

谢怜只觉层层剧烈的波动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难以言述的诡异气味弥漫开来。

那些黄符,居然全都爆炸了!

而把它们贴在头上的妖魔鬼怪,实心的脑袋被炸开了花、血肉飞溅,空心的直接被炸没了形、黑烟飘散。山壁之前,一片鬼哭狼嚎。花城放开捂住谢怜耳朵的手,看起来没有任何影响。谢怜站起身来,微感心惊。那些黄符他方才一一看过,的确都是最普通的驱鬼符,怎可能会有如此骇人的功效?

这时,漫天黑尘的空中悠悠飘落下一片碎纸,谢怜眼疾手快擒了,拿到眼前一看,登时明了,道:“好狡猾。”

这是一张黄符的一角碎屑,如果没碎,根本不可能看出来,它居然有两层!

一层纸覆盖在上方,画的是最普通的符咒,还有一层符纸极薄极薄,虽然眼下已经被烧得看不出画了什么,但不消说,必定是最歹毒、最强劲的符咒。

尘烟飞扬,视物不清中,许多鬼怪还在不断发出惨叫,似乎有谁正趁机偷袭。谢怜立即伏低,有鬼喊道:“等等!厮杀还没有开始、你们怎么就动起手来了!”

“是啊!不是说大家都是鬼,进去之前和平共处一起想办法通过这座山吗?!”

一个声音狞笑道:“你们这样的蠢材,活该在第一轮就被剔掉!从来就没谁说过厮杀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反正都是对手,当然是越早干掉越好!动手之前难不成还跟你提前打一声招呼?”

“等等、等等!我退出!还没有进入铜炉山啊!我现在退出还不行吗?!”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进入铜炉山?你们好好看看,现在自己在哪里!”

烟尘稍稍散去了些许,群鬼能看清之后,纷纷震惊道:“啊?!怎会这样?!”

不光他们,谢怜也稍稍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他们来时,前方被一座绕不了、翻不过的高山堵住。然而,此刻再看,不知何时,那座高山,居然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而是移到了他们身后。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早已进入铜炉山的地界内了!

谢怜忽然明白,为什么他问铜炉山有没有什么地标时,花城说有,但是不要相信它们了。因为这些“地标”,就像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儿一样,是会自己动的!

冷不防,谢怜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一个傀儡娃娃呢,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呢?”

夺命快刀魔!

谢怜猛地回头,然而,若邪还未飞出,却见寒光一闪,那快刀魔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拦腰斩断!

谢怜凑上前一看,半点不虚,真是被斩成了整整齐齐的上下两半,这一下,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他抬起头,只见动手的居然是那斗篷怪客,他正将一把长剑缓缓插|入斗篷下的剑鞘中,稳步走来。

谢怜只觉这身形和步态都有些熟悉,起身问道:“阁下究竟是?”

那人低低一笑,似乎正要答话,却忽地俯身。见此异状,谢怜心中警铃大作,凝神提防他偷袭,却见那人只是俯身,双手一左一右,搂住了两名女鬼的纤腰,道:“两位姑娘可有事?”

谢怜:“……”

那两名女鬼身姿容貌都颇为姣好,因为不是使剑的,没贴那黄符,逃过一劫,但还是被近在咫尺的爆炸震晕过去。眼下被人搂进怀里款款深情地呼唤,悠悠转醒,感激道:“我没事,谢……”

岂料,一声“谢谢”还没说完,两名女鬼双双脸色大变,一巴掌推开这斗篷怪客,道:“滚开!”便急急忙忙爬到一边去了。那人被两巴掌呼开后也不恼,只是似乎觉得奇怪,摸了摸下巴,皱眉奇道:“不应该啊?这张脸也不丑啊?”

“……”

虽然他还是没褪下伪装,谢怜却已明白他是谁了,道:“裴将军,你怎么也来了?”

来人转向他,微微一笑,手往脸上一抹,露出真容,正是裴茗!

他道:“自然是帝君让我来稍稍祝太子殿下一臂之力。”

谢怜道:“当真?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你也看到了,这儿相当危险。”

花城道:“哥哥用不着不好意思,他必然没少向君吾讨好处。”

裴茗走到花城面前,蹲下来以手比了比他现在的身高,笑道:“我没看错吧,这难道是血雨探花阁下么?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吃什么倒着长回去了?哈……”

他才“哈”了一声,谢怜一绫甩出,抽得他险些横飞出去。裴茗险险避过,向后跃开,道:“太子殿下,你是有多宝贝花城主,连个玩笑都开不得?”

谢怜正色道:“你当真是裴将军?”

裴茗拍拍腰间佩剑,亮给他看,道:“如假包换。”

谢怜道:“如假不换,直接退货。”

花城道:“哥哥,打死吧,假的。”

裴茗:“喂!”

谢怜道:“如果你真是裴将军,方才那黄符怎会在你额头上留下焦印?”

裴茗道:“很简单,全凭这个。”说着,他抛了一个小东西给谢怜。出于戒备,谢怜不以手接,剑尖挑了,送到眼前,道:“糖?”

剑尖上的,的确是一颗黑得发亮的小小糖果。裴茗又丢了一颗进嘴里,道:“在鬼市买的鬼味糖球,嚼一颗就满口鬼气,由内而外,冒充非人之物的时候颇为有用。”

谢怜捻起那枚鬼味糖球,奇道:“鬼市还能买到这种神奇的东西?”

裴茗吃着糖道:“问你身边的花城主吧,他最清楚。鬼市什么东西都能买到,就看你有没有门道。味道不错,太子殿下也来一颗试试?”

谢怜也挺好奇鬼吃起来是什么味儿的,对花城道:“如此说来,咱们来之前也应该去买点儿这种鬼味糖球的。”

花城却拿过他手中的糖球,道:“哥哥想要鬼市里的什么,同我直说即可。但这个东西就别吃了。”

“为何?”

花城手上根本没用力,那糖球便尖叫一声,化为一缕黑烟。他道:“鬼市里的东西都很危险。比如这种糖球,出自黑作坊,原料大多是来路不明的劣质小鬼,吃了之后,有损身体。”

裴茗不以为意:“还好,不常吃,应急而已。”

花城接着道:“而且味道刺鼻。神官和人闻不出来,但越是劣等的小鬼,味道越是恶臭。”

裴茗:“……”

花城嘻嘻笑道:“所以,你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女鬼叫你滚开了吗?”

“……”

因为她们觉得,裴茗身上的鬼气十分劣等、十分恶臭!

谢怜轻咳一声,委婉地道:“裴将军,这个……还是别吃了吧。”

裴茗比个手势,掏出剩下的鬼味糖球全都丢了,道:“行。不过,现在才在铜炉山最外一层,进去之后肯定有更多更厉害的妖魔鬼怪,一眼就能看出你我不对劲了,那时候怎么办?”

那些女鬼对花城趋之若鹜,想来就是因为非常喜欢他的气味。花城渡给他的鬼气,必然是最上上品的,那的确没必要去买鬼味糖球。只是,如果想要不被人看出鬼气是从外部沾染的,大概还是需要像前几次那样唇齿相合、交换体|液的渡气才行。想到这里,谢怜就让自己赶紧打住了,一本正经地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傀儡娃娃。”

就是要继续演下去的意思了。裴茗道:“行吧。那太子殿下可要跟紧你的主人了。”

谢怜假装没听到,四下环视,略略沉吟,道:“未曾料想,一开场伤亡便如此惨重。”

原先,此地聚集了四百多只妖魔鬼怪,在方才的大乱中几乎死伤殆尽。谢怜不由想起那夜花城为他演示的一幕,当真半点不夸张,真如一阵大风吹过,杂草全都被刮飞了。剩下逃过一劫的、还没死透的,稀稀拉拉不足十几只,肢体七零八落,一片唉唉呻|吟。花城站在他们面前,道:“现在知道铜炉山是什么地方了吗?”

幸存的群鬼不敢作声。谢怜温声道:“眼下你们还只是在外层,尚能抽身,不想再继续深入、遇到更可怕的事情的话,就在这一带等着,寻机会离开吧。”

群鬼正有此意,见他们没有灭口意图,赶紧搀的搀,扶的扶,有多远躲多远。望着那些撤离的背影,谢怜若有所思道:“那夺命快刀魔虽然名字取得浮夸至极,却意外的是个厉害角色,下手真狠。”

裴茗赞同道:“这东西极度工于心计,一开始就在搅浑水,而且随机应变极快,太子殿下你那一剑刚好给了他施展苦肉计的机会。”

谢怜一怔,道:“等等,我‘那一剑’?我哪一剑?我没刺着他啊?”

裴茗道:“没有吗?就是他小腹上那一剑。要不是他之前极力制造恐慌,那伤口上沾了你的灵光,其他妖魔鬼怪也不会相信他的话,往自己头上贴符。”

谢怜奇道:“实不相瞒,我以为那一剑是裴将军你刺的?”

裴茗道:“太子殿下你对我有什么误解?裴某可不做偷袭之事。”

谢怜道:“不是你也不是我,那难道方才在场所有人里还有第三个神官?又或者,是不是那快刀魔伤口上的灵光有问题……”他一回头,想要再去察看确认一番,而那夺命快刀魔分尸之处,竟是空空如也。

他愕然道:“快刀魔的尸体呢?”

裴茗也微微愕然,道:“我刚才分明已将他一剑腰斩。”

花城沉声道:“哥哥当心。铜炉山内,杀死的对手越多,屠杀者便会变得越强。”

而就在方才的一瞬间,那夺命快刀魔便杀死了将近四百只妖魔鬼怪!

分享到:
赞(45)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裴茗将军是锦鲤

    匿名2019/06/07 23:35:39回复
  2. 口阿哈哈哈哈

    林秋石2019/07/13 12:37:31回复
  3. 从此,裴将军手里有了剧本。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17 10:27: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