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铜炉开山万鬼来朝 2

谢怜回转头去,只见说话者正是那“夺命快刀魔”。他道:“你身上的人气未免也太重了。”

群鬼都道:“傀儡师嘛……可以理解。他身上也有鬼气的。”

夺命快刀魔:“不不,大家再仔细看看,这位‘傀儡师’身上的鬼气,根本不是由内而外的,反倒像是……从外部沾染的。”

从外部沾染鬼气,原本是可以蒙混过关的,可一旦成为了群鬼瞩目的焦点,细节便会被放大。这夺命快刀魔初出来起哄时看上去脑子不太好,跟那天眼开差不多,谢怜还以为他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谁知倒不好唬弄。有鬼道:“这位好像很懂的样子。所以到底有没有个准话?到底该怎么判断?你有没有办法?”

夺命快刀魔:“有。有一种道具,可以判断出他到底什么!”

他从袖中取出了一样东西。众鬼一见,登时退开了一大圈,道:“妈耶!你还随身带黄符的?!我看你就是那个混进来的神官吧!”

夺命快刀魔阴恻恻地道:“错了!只是我来时的路上杀了几个道士,顺手收了他们的东西而已。这不过是最普通的黄符罢了,只能对付些小鬼小怪小杂碎,各位都能赶到这里来,想必这符也奈何不了你们,看好了!”

说完,他便“啪”的一声,把黄符贴到了自己额头上。滋啦滋啦,那黄符在他脸前烧成一缕黑烟,他的额头也留下了一个黑漆漆的焦印。那快刀魔几下擦掉那焦印,道:“虽然这符奈何不了我,但还是能在我脸上留下一点儿印。这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符纸这种东西,虽然是用来对付妖魔鬼怪的,反过来,也可以用来辨别是人非人。夺命快刀魔指谢怜道:“若你当真是个傀儡师,就把这黄符贴到额头上去。看看留印不留印,自然有分晓。”

谢怜不动声色,心念飞转,却听花城沉声道:“无事,哥哥。”

谢怜便知,他有把握,于是放下花城,从容上前,接了那符,往额头上一贴。只听一阵“滋啦滋啦”,那黄符也烧成一缕黑烟,然而黑烟散尽,谢怜的额头却是光洁依旧,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就证明,他身上的鬼气,是从外部沾染上的!

除了那名抱着手臂的斗篷人,几百只鬼瞬间把他们围在中间,呼喝起来,眼看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武器就要招呼过来,却一下子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弹开。群鬼惊愕:“哟呵?道行还挺高!”

谢怜摊手道:“我什么也没做。”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花城发话了。

他负手走了上来,道:“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乡野小鬼,大惊小怪些什么。”

“嘿你这小鬼娃娃,你就见过很大世面啦?”

“他身上没有鬼气可是实话。你们究竟是何人,速速招来!”

花城道:“废话,他身上当然没有。因为,我才是傀儡师!”

话音刚落,群鬼便感觉一阵阴寒至极的气流席卷而过,仿佛把整片都冻住了。他们原本便是阴寒的体质,竟也纷纷打起了哆嗦,道:“……怎……么……回……事……?”

花城道:“让你们稍微见见世面罢了。”

他收了气势,群鬼才好容易不哆嗦了。那夺命快刀魔心有余悸道:“你……你是傀儡师,他也是傀儡师,那究竟谁才是?不不,他肯定不是,他到底是什么人?”

花城尚未答话,谢怜却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是他的人。”

群鬼懵了一阵,终于想明白了:

“原来——原来颠倒了吗?他是主人,你才是傀儡娃娃?!”

夺命快刀魔怀疑道:“那之前你干什么说你才是傀儡师?你撒谎是何居心?”

花城微笑道:“因为,我觉得有趣。”

谢怜也微笑道:“是的。主人觉得有趣,就是最重要的理由。”

众女鬼震惊过后,收起了倏然探长的爪子和舌头,又开始围着谢怜打转,议论起来。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众女鬼对他评头论足时,跟方才讨论花城时完全是不同的画风,似乎奔放了许多。比如:

“原来这个小哥哥才是傀儡娃娃呀?哎呀,我比较喜欢这个年纪的,更想要一个了!真的不订做嘛?”

谢怜温声道:“这个……谢谢喜欢。不过,其实我年纪很大了……”

“这材料是人皮吧?处理的还挺干净,没活汉子那股子熏死人的阳骚|味儿。大师,你给他怎么护理保养的啊?有没有用香水?”

谢怜道:“是人皮。没有用香水。就是多多洗澡,多多喝水。”

“哇感觉这个娃娃可以拿来做很多事啊!各种各样的。脸蛋和身材都还不错诶?看上去皮肤手感也挺好。不过他有点瘦,不知道脱掉衣服里面有没有肉啊嘻嘻嘻……”

谢怜一直保持着谦虚得体的笑容,眼看着真的有女鬼两眼放光要来摸他胸口了,眉尖微微抽动。花城并起二指,微微一抬,一圈纤纤玉手并枯手都被他挥开了。谢怜赶紧蹲到花城身后躲起来。众女鬼道:“怎么?你也要说,这是你的娃娃,脾气不好,不喜欢别人碰吗?我看他脾气很不错呀!”

花城伸出一手,勾起谢怜的下颔,道:“他脾气的确很好。但是,我脾气不好。我喜欢的东西,除了我,谁也别想碰。”

谢怜顺着他的手势,顺从地抬起脸,忍笑忍得小腹抽搐,但还是十分配合,望着花城双眼,诚挚地道:“没有。三……主人脾气很好的。”

花城也笑了,看似十分满意。二人一唱一和,正演得起劲,一旁有鬼插嘴道:“我还是觉得他身上的人味儿太重了。”

众女鬼道:“那你还想怎样啊?”

那鬼道:“听说人皮傀儡娃娃里面的填充物不是血肉,被捅了不会流血,你让我捅他一刀试试……”话音未落,它便被一个眼刀吓得不敢出声了。

花城寒声道:“谁敢碰他一下试试看。我放在心上珍爱的事物,是让你们随便动的吗?”

群鬼方才便被他气场震慑,眼下他直接出声威胁,更是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不知不觉中,已经给他们中心空出了一大片地。那始作俑者夺命快刀魔见势不好,反倒打起了圆场:“这位傀儡师请先不要动怒。现在咱们还没有进入铜炉山的地界呢,进去之后怎么样再说,眼下可别先内讧起来了。”

花城目光掠向一旁,道:“你们与其对我的娃娃纠缠不休,不如问问,为什么那边那位到现在还不肯脱下斗篷。”

谢怜身边,一直站着一个斗篷怪客,闹了这么久,他始终没有取下斗篷,始终是抱着手臂看戏一般置身事外。而花城把他挑了出来后,这戏就看不下去了,主角变成了他自己。夺命快刀魔迈出一步,道:“请这位朋友也摘下斗篷,让我们瞧瞧吧?”

那斗篷客停顿了许久,就在谢怜怀疑他是不是在伺机发难准备逃跑时,他却忽地伸出一手,干脆利落地掀了斗篷。

斗篷之下,是一张英俊然而平平无奇的脸孔。

这样一个人,丢进人群里,虽然不难看,但是很快就会被忘掉,根本记不住脸,导致群鬼见了他庐山真面目后都有些失望。然而,谢怜的警惕心却是上来了。

花城道:“一看就是一张假脸。”

这声音只有谢怜能听到,谢怜点点头。有时,一些神官或是知名鬼怪有事要到凡间去走一趟,不方便用真身,就会化出一张假脸。这时,化形的要领就是“平平无奇”,不管是好看还是不好看,越平淡越好,一定要让人就算盯着这张脸看半个时辰,回头也能立刻忘掉,那样,才算是一次成功的化形。这名斗篷客的脸,便完美地符合这一要领,所以,这张脸十之八|九不是他的真面目。就是不知,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夺命快刀魔递出一张黄符。那斗篷客接了,半点不带犹豫地便往额头上一贴,滋啦滋啦,化烟,留痕。

看来,他也是鬼非人了。

闹了一圈,群鬼都有些躁了,道:“到底有没有神官混进来了啊?”

“第一个提出来的是谁啊?可别是弄错了吧?”

夺命快刀魔举手道:“第一个发现的是我,千真万确!我绝对闻到了神官的……啊!”

谁知,他说到这里,突然一声惨叫,跌倒下去。谢怜一惊,抢上前去一看,他身上竟是多出了一个血洞,洞穿了小腹,而且,伤口上,当真隐隐沾着一点神官身上才会带的灵光!

群鬼惊道:“看他伤口!真的有神官混在我们里面!”

快刀魔捂住那个血洞,惊恐道:“大家小心!他想灭口!”

群鬼都被这一下惊得不清,仿佛炸了锅,举着兵器,四下敌对,纷纷喝道:“到底是谁?!谁想灭口?!藏在哪儿?!”

方才夺命快刀魔挨了那一下之后,谢怜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果然,叫这种浮夸名字的人,往往容易第一个被|干掉!”怔了怔,才道:“大家刚才可都看见了,我和我主人是一直被你们盯着的,我们什么都没做。”说着,瞟了一眼那斗篷怪客。对方也微微举手,压低了声音道:“同。”

谢怜俯身查看快刀魔的伤口,道:“是剑伤。在场用剑的有……”转头一看,登时无语。剑,非但在人间和天界是最受欢迎的兵器,在鬼界亦然,四百个妖魔鬼怪里,起码有三百多个都是用剑的,数都数不清。谢怜轻咳一声,道:“要是多有一些方才那样的黄符来全部试一试,就不愁不知道是谁了。”

当然,他只是随口说说、装作自己很热心罢了。如果真的有神官同僚混进来了,他可不想帮忙揪出来。这快刀魔也根本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黄符备用的。谁知,他刚说完,夺命快刀魔真的一下子掏出了厚厚的几大叠黄符,道:“哦,有啊!”

“……”

谢怜忍不住想看看他背后:“你到底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夺命快刀魔:“这不重要!”

谢怜道:“不是,这很重要。一般不至于随身带这么多这么重的东西吧,可以当板砖砸死人了……你来时路上到底杀了几个道士?”

夺命快刀魔瞪眼道:“二十几个吧。”

……那难怪了。就算每个道士身上只带几十张黄符,加起来也有好几百张了!

话不多说,群鬼急于找出到底谁才是潜伏在他们之间的神官,迅速草草定了法子,两两一组,拿着黄符往对方额头上贴,然后观察对方额头上是否留有焦印。一些小鬼看到黄符还是有点害怕,道:“真的要贴啊?会不会打散我的魂魄啊……”

“不会的啦,跟刚才贴他们的符一模一样,威力很弱的,最多只留下个印子。”

“哦……”

花城微微眯眼,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一会儿,四百多只鬼里,大片大片的额头上都贴了那黄符,看上去诡异又滑稽。然而,贴上之后,什么事都没发生。

群鬼面面相觑,道:“怎么回事?”

“喂快刀魔,你杀的都是些什么道士啊?这么水,符都不管用的?”

谢怜一开始便觉蹊跷,这时更是微微蹙眉,正待开口,一旁一名女鬼噘嘴道:“我不贴了,撕……咦?怎么回事?为什么撕不掉??”

几个女鬼一下子全都尖叫起来:“我也是!为什么撕不掉?!”

糟了!

与此同时,花城沉声道:“哥哥,蹲下!”

谢怜迅速照做,花城迅速捂住了他的双耳。而不远处那斗篷客也迅速拉上斗篷,半蹲在地。紧接着,“砰砰砰砰砰砰!”一阵炸鞭炮般的轰隆巨响,响彻上空!

分享到:
赞(2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