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铜炉开山万鬼来朝

次日,谢怜和花城二人出发上路了。

花城牵着谢怜的手,道:“哥哥,下次你看到君吾,一句话都别跟他说,掉头就跑吧。”

谢怜奇道:“为何?”

花城道:“我就知道,他每次找你,准没好差事。”

谢怜笑道:“这怎么说?原本他派给我的,可不是这件差事。”

花城却道:“一样的。不管去铜炉山,还是帮他管上天庭,哪个是好差事?上天庭现在都稀巴烂了,趁早散了吧。丢这么个烂摊子给你,算怎么回事?无非是在用刀自杀和用剑自杀里做选择罢了。”

谢怜忍俊不禁,笑过了,又认真地道:“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提出陪我一起去铜炉山。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得说,三郎,你千万不要勉强。”

他总觉得,花城是因为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才主动提出要同去的。毕竟,谢怜真的觉得比起去管上天庭,做他并不擅长的事,还不如被关到炉子里杀个痛快。花城却道:“哥哥,我都再三保证过不勉强了,你不相信我吗?”

谢怜道:“那当然不是……”

花城一点头,道:“那哥哥便放心吧,我自有考量。不要觉得欠了我的情。即便是完全站在我的立场,我也不介意在新鬼王出世之前就把他塞回去。”

这件事上,现有的鬼王和上天庭有着共同利益。大米就那么多,谁都想吃,现在都不够分,偶尔打打架,再多个新来的分一杯羹,谁都不乐意。而且万一这个新来的是个要死要活的,一发疯,大家谁也别想吃成。

君吾在听了花城的提议后,认真考虑了许久。如果是谢怜一个人去,肯定不如他自己去把握大,但如果是谢怜再加上一位曾经从铜炉山亲身历练出来过的鬼王,这个组合,就比他一个人去的把握要大了。

当然,花城也不会白去,君吾答应了他开出的条件:在下一次开山之前,整个天界都要绕着鬼市走。并且,还要全庭通报血雨探花的英勇事迹,歌功颂德整整一年……谢怜想象了一下,大概就是类似“你们这群愚蠢的神官!知道是谁拯救了你们吗!”——这样的效果。简直就是在虐待本来就对花城颇为忌惮、感情复杂的神官们,在地上踩他们的脸。

花城笑道:“有我,此行你会轻松很多。”

拉回思绪,谢怜道:“我还是觉得,等你躁动期过了,恢复原先的形态,我们再去好了。”

花城道:“这个也不必担心。快了。”

谢怜一怔,道:“啊……”

花城道:“怎么?哥哥这是什么神情?”

谢怜道:“……那就是说,三郎要长大啦?”

花城负手道:“嗯。我忍很久了,快等不及了。”

谁知,他刚说完,谢怜便一把将他托了起来,双手高高举起,笑道:“那就可惜了!长大了就抱不动了,趁现在赶紧多抱抱,哈哈哈哈哈哈哈……”

“……”

去铜炉山,无法使用缩地千里,只能靠走。几十天后,二人终于彻底远离了城镇和人烟,进入了山区,一片一望无际、郁郁苍翠的森林。

越是深入森林,路边遇到的妖魔鬼怪就越多、越密集,个个奇形怪状,鬼鬼祟祟,匆匆而行。谢怜牵着花城,边走边低声道:“来了好多。”

花城道:“此次万鬼齐聚的确比以往都多。因为这回上天庭没拦下来,很多原本不打算来的都来了。”

而且,不光有单形只影的,甚至还有成群结队来的。走了一阵,谢怜遇到一大群破破烂烂的妖魔鬼怪,面目狰狞,结成阵列,边走边嚷道:

“天地为炉,众生为铜!”

“水深火热,万劫其中!”

“天地为炉,众生为铜!”

“水深火热,万劫其中!”

听他们呼喝的语气,此来非但不害怕,反而十分向往。听到他们的口号之声,花城面色微冷,道:“根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喊得倒是比谁都起劲。”

想来,这许许多多从未亲临过的妖魔鬼怪,并不知其中残酷,又把成绝想得太容易,满是雄心壮志,令亲历者感到不快。谢怜道:“这样成群结队地来也行吗?”

花城道:“这种,一般都是早就结识的,打算结伴闯山,事先约定好了会留对方一命。但什么约定都做不得数的。因为杀到最后,多杀一个多增强一份力量,少杀一个就少一分生机。而最容易下手的,当然是最亲近和信任自己的对象。”

说完,他微微蹙眉,捂住了右眼,似乎又开始头痛了。谢怜忙揽着他闪到一边树林里,蹲下来,微微心忧,道:“三郎,马上就要进山了,你当真不要紧?”

略略平复了眉宇,花城道:“哥哥放心,正常。很快就会好了。”

谢怜哪能说放心就放心?花城又道:“哥哥,你过来一点,我有话对你说。”

谢怜不明就里,果然把脸凑近了。花城双手捧住他的脸,轻轻将额头与他相抵。谢怜眨了眨眼,怔住了。等花城放开他时,道:“三郎,你……”

花城笑道:“好了。这里全都是鬼,哥哥是神官,气味在里面会很明显,如此可以稍作遮掩。”

原来,方才这样,是往谢怜身上沾了他的气息。谢怜不由自主又想起之前二人“渡法渡气”的情形,生怕花城也想起来,再提到,忙道:“好。我们都乔装一下吧。”

要混入万鬼之中,自然要做点伪装。不过,其实也就是披个斗篷,原本就有不少妖魔鬼怪也喜欢戴面具或披斗篷,并不稀奇。二人简单装扮了,谢怜牵着花城,缓缓往前走去。走了一段路,前方隐隐传来嘈杂之声,不知怎么回事,谢怜道:“有什么地标一类的东西,告诉你已经进入铜炉山了吗?”

花城道:“有。但是不要相信那些东西。”

谢怜正想继续问,却听前方嘈杂声越来越大。二人出了森林,原来,一面陡峭的山壁前,黑压压的一大群妖魔鬼怪堵在一处,少说也有三四百之众。然而,这不过是此次万鬼群聚的冰山一角罢了。

“怎么路被堵住了?难不成我们走错了?”

“不会吧……不是说是哪条路都可以通往铜炉山的吗?”

也许是因为还没有进入铜炉山的地界,厮杀也没有正式开始,眼下,群鬼之间还算和谐。谢怜随手找了旁边一只鬼,随口问道:“请问,前方这是怎么了?”

那鬼嘁道:“你没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吗?被一座山挡住了,过不去。”

“……”

谢怜看了下身边这只鬼,半个脑袋都被削没了,这才是货真价实的没长眼睛。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道:“不能绕过去吗?”

这时,几只鬼从侧面赶过来了,吐着长舌道:“妈的,这山邪门儿了!跑了我大半个时辰还见不到边!又跑了大半个时辰才回来!”

众鬼对谢怜道:“不能。”

谢怜又道:“不能爬上去或飞过去吗?”

话音刚落,天上“呼”的掉下一头七尺大鸟,“砰”的重重砸在地面上,似乎当场气绝身亡了。有鬼叫道:“夭寿啦!鸟精给累死了都飞不过去!”

众鬼又对谢怜道:“不能!”

谢怜再道:“那不能……”

他还没说完,群鬼都冲他嘘,恨不得把他的口给封了:“别问了!你这个乌鸦嘴!”

谢怜道:“好吧。”

数百之众的妖魔鬼怪被堵在这座绕不了、翻不过、飞不越的高山峭壁之前,各种声音嗡嗡嘈杂,层出不穷,甚为吵闹。有的道:“我懂了!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山,而是一道屏障。”

有的道:“各位,翻过这座山,后面肯定就是铜炉山了。这座山大概就是入山之前的第一道考验。如果连这一道最简单的考验都过不去,后面的更别想通过了,不如散了吧!”

“等等!”

“等什么?”

一个声音疑惑道:“我怎么……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儿?”

“什么味儿?是不是你带来路上吃的死人肉臭了啦。”

那个声音道:“不对不对。不是死人肉,是活人!不不不,也不对!……有点儿像是……神官的味道!!!”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鬼嚷道:“什么?!少胡说八道了啊,怎么会有神官?”

“啊等等!那个……我也闻到了!”

“我没怎么没有?”

“你们这么说的话好像我也有点儿……该不会有神官混进来了吧?!”

“不可能吧……哪个神官这么大胆,到这种地方来?”

十几句下来,四面八方都炸了锅,谢怜一颗心微微提起,面上却不动声色。

方才,花城分明已经帮他把人味儿掩盖掉了,怎么会还有气味?应该并不是有人发现他混进来了。

花城握着他的手,低声道:“哥哥小心,有东西在搅浑水,趁机制造混乱。”

谢怜道:“也有可能,除了我之外,真的还有其他神官混进来了。”

这时,那个最早提到有人味儿的鬼跳到一块大石上,道:“各位!说不定,天界那些死神官见这回没能在路上拦住咱们,就派人到铜炉山里来坏咱们的盛事了,我建议大家戴面具的、戴斗篷的、穿得多的都先脱一下,这样的话,谁身上冒灵光,一下子就会被发现了,大家一一报上名来,不要给他们混进来的机会!”

群鬼叫好,那鬼继续道:“我先来!我是‘夺命快刀魔’,是一把刽子手的斩首刀。杀人砍头,从来只用一刀!”

“……”

根据谢怜的经验,一般而言,名号取得越是浮夸直白,越是喜欢带一些比如“绝世”、“千手”、“无敌”、“夺命”之类的字眼,往往越容易被干掉,通常一招就可以了,有时候一招可以干掉三个。当下起码乱七八糟报了几百个名号,他一边听一边摇头。忽然,一旁有鬼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道:“喂,你怎么还不脱下斗篷?你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倒不是有意轻蔑,只是,如果不是人,那么称呼为“东西”,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其实,也有不少其他鬼没脱斗篷或面具,谢怜附近就有一个,正抱着手臂看他们,但被点名的谢怜还是第一个,见四周都望了过来,他只好自认倒霉,缓缓取下斗篷,温声道:“我是一名傀儡师。”

群鬼都围了过来,道:“原来如此!难怪觉得你很像人。我还是第一回看到傀儡师呢!”

谢怜微笑不语。傀儡师,是邪气非常弱的一种妖魔鬼怪。因为他们为了做好完美的傀儡,会去寻找各式各样的材料试验,沾染上什么东西的气息都不奇怪。由于十分偏爱人皮材料,他们身上的人气都很重。傀儡师们的梦想是在神官头上拔毛,给自己的傀儡做假发,有的胆大包天的真的会去试,所以,即便是沾了神官的气息也不奇怪。

有鬼问道:“那你的傀儡娃娃呢?”

谢怜左右看了一下,弯腰把花城抱了起来。

群鬼纷纷惊叹:“哗,好精致啊!”

“什么材料?啧啧啧,做的还挺逼真的。”

“感觉会是个很厉害的竞争对手呢……”

“哪有很逼真,我觉得看上去有点假,皮肤也太白了吧。而且小孩子的睫毛怎么会这么长?”

虽然花城抱着双手,面无表情,但许多女鬼还是被他这副模样击中了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道:“要死了,好俊的娃娃!”“师傅你接单子吗?我能不能在你这儿订一个一样的?价格好商量。”有的甚至情不自禁想伸手去摸。谢怜连忙把花城抱了回去,搂进怀里,群鬼嘘道:“真小气!这么宝贝他,摸都不给摸一下的。”

谢怜左手把花城抱得更紧了,右手摸着他的头发道:“当然了,这是我的娃娃。而且他脾气很大的,除了我以外的人不能碰他,不然他会很生气。”

花城在他怀里挑了一下眉,群鬼哈哈笑道:“哎哟,他还会挑眉,怪神气的!”

这时,忽然有一个声音道:“我看不是吧。”

分享到:
赞(31)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我也想摸

    花怂怂2019/02/18 14:52:30回复
  2. 傀儡师 想念楚姐姐

    巍澜 黑袍哥哥慢走2019/03/09 08:12:57回复
  3. 楼上镇魂女鬼别走

    朱夫人2019/04/14 13:30: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