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尖牙利齿吞风碎箭

谢怜叹了口气,转过身,道:“唉,我倒是想,但现在上天庭的通灵阵被拆了,我又不记得其他神官的通灵口令,想说也没得说。扶摇,你记得哪位神官的口令吗?也好让我传点消息回去,告诉他们我在这里,讨点人手来帮忙。”

他神色极其自然,极有说服力,扶摇面上阴云散去,敷衍道:“不知道。眼下上天庭乱套了,大家都很忙,自己处理自己的吧。”

这时,一旁的花城道:“哥哥,这小孩儿饿了两天,正在发烧。”

谢怜过去一看,果真,谷子的额头烫得都能煎鸡蛋了,当即抓起戚容,质问道:“你怎么养孩子的?”

戚容满脸鲜血地呸道:“老子又不真的是他爹!没吃了他已经是大发慈悲了!快给我记大功!”

谢怜道:“我看你是因为他发烧口感不好才不吃吧。”

那边的兰菖迟疑片刻,道:“那小孩子是病了吗?要不我来看看吧。”

她也被小破屋的横梁砸得鼻青脸肿的,但可怜孩子,爬过来抱起谷子,手掌覆盖住他的额头,似乎想用阴寒的体质中和谷子的烧热。扶摇一手抓着那被黄符包成一个球的胎灵,走过来道:“该走了。”

兰菖明显不想走,但儿子在他手里,十分无奈。谢怜道:“等等,你们先别走。扶摇,你现在能跟你家将军说上话吗?”

扶摇看看他,道:“你想干什么?”

谢怜踌躇道:“其实……”

说到“实”字,他突然出手,势如闪电,瞬间便锁住扶摇双臂,牢牢抓在一掌之中,这才继续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他出事了!”

扶摇一时不察给他锁住,又惊又怒:“你!卑鄙!”

谢怜道:“没有没有。我这是实力。你可以试试用同样的方法偷袭我,看看能不能锁住我。”

花城礼貌性地抚掌道:“赞同。”

扶摇简直要气得翻白眼了,道:“那你倒是放开我让我试试啊?!”

谢怜正色道:“下次有机会再试,现在有正事。扶摇,能不能请你帮我劝劝你家将军,先回上天庭去。”

“……回去?”

扶摇的怒意强行压抑在轻声之下,道:“你说得轻巧!如果现在处于同样境地的是你,你会选择回去吗?别人劝你回去你会怎么说?回去等着给人冤枉然后定罪吗?回去等死吗?!”

谢怜道:“你不要激动,我认真的,不是在说风凉话。你家将军跟我不同,他这个情况还没有严重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就这么逃跑了才是下下策,现在已经很多神官直接给他定罪了。你要是能联系上他,告诉他,这件事,我可以帮他查。”

扶摇怔了:“你帮他查?”

谢怜道:“嗯。我查的多,还算有经验。反正比他有经验。”

扶摇道:“太子殿下,请问你记不记得,你一回上天庭,查了多少个神官?有哪个神官被你查了之后不落马的吗?”

谢怜轻咳一声,道:“那不一样的。不是我的问题嘛。如若他真的没做那种事,我自然能还他一个清白。”

扶摇气得笑了,打断他道:“行了!你跟他有私怨旁人又不是不知道,你帮他查?那他还有翻身的余地吗?趁这机会想落井下石看他笑话你直说就是了,别装模作样。”

闻言,花城脸色微沉。少顷,他笑道:“罢了,哥哥。这人不识好歹,你又何必跟他废话?有人天生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生最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没准查到最后他真干了什么也说不定。他不信你,你还懒得管他,由他自个儿折腾去吧。”

扶摇望向他,讥讽道:“‘小孩子’?”

花城更为讥讽地回敬他道:“‘小神官’?”

扶摇脸色微垮。谢怜锁紧了他,温声道:“这个吧,一码归一码,公私要分开。我与他有没有私怨是一回事,他有没有做坏事又是另外一回事。慕情这个人,虽说小心眼、气度狭隘、敏感多疑、性格差劲、小心思很多、说话不好听、喜欢碎碎念、经常得罪人、很多人都讨厌、一个朋友也没有、一点小事能记很久……”

“……”

一口气面不改色地说了一大串,谢怜最后总结道:“……但我毕竟从少年时便认识他,他还算是有底线的。”

“……”

谢怜继续道:“他可能会往不喜欢的人茶杯里吐口水,但是绝对不会在水里下毒去害人。”

“……”

花城淡淡地道:“是吗?那也很恶心了。”

扶摇额头青筋都起来了:“不!吐口水也是不会的!”

谢怜道:“那就下泻药吧。”

扶摇仿佛在隐忍着什么,道:“你……一定要用这种比喻来描述他吗?你到底是在给他说话还是在损他?”

谢怜道:“抱歉,一时想不到别的更适合的比喻了。

扶摇挣了几下,挣不开,警惕地道:“你刚才是不是在和上天庭的人通风报信?”

谢怜语重心长地道:“还没。只是聊了个天而已。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家将军的。要是他实在不想回去,不如来找我一起行动。这样中途他做了什么事也有人作证,否则他说不清的,越弄越糟……”

正在此时,二人后边忽然传来一阵放肆大笑,却是戚容盯着兰菖的脸,忽然发了疯,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是谁!这不是、这不是剑兰大小姐吗?”

兰菖原本抱着谷子,正在给他降温,闻言肩膀一颤,双目圆睁道:“你是谁?你怎么会也……”

戚容嘿道:“我怎么会知道?废话!你差一点就得叫我表弟了!怎么,原来大家都成了鬼?混来混去这么多熟人,这世界真小真热闹,嘻嘻!”

谢怜皱眉道:“戚容你又发什么疯?剑兰是什么人?”

戚容道:“嘿太子表哥,我说你是瞎了还是在装傻?你仔细看清楚这是谁,这是咱们仙乐国第一大闺秀——剑兰大小姐!家里又是官儿又是商的,当年可不知道有多风光,姿色也就那样吧,每次评仙乐美女才女榜上都少不了她,傲气得眼睛长在头顶上,谁也瞧不上。她还差点入宫选妃了咧!”

“什么?”

谢怜不由得立即望向兰菖的脸。当年,国主与王后的确曾有意为他选妃,召过一大堆精挑细选的少女入宫开宴,让他瞧瞧有没有合眼缘的。但谢怜少年时一心修道,在宴会上随便走了一圈就立场了,压根不记那些女子的脸和名字,哪里能瞧出什么来?

兰菖望向扶摇,扶摇却哼道:“这可不是我家将军说的。这人也是仙乐遗民,当年肯定见过你。”

谢怜再看花城,他也无讶异之色,想来并不是刚刚才知。谢怜转向兰菖,喃喃道:“你当真曾经是……”

兰菖却连忙捂住耳朵道:“别说!别说出来!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我……早就改名字了。”

谢怜先是一怔,垂手一声叹息。

昔年贵族之女,今日却是鬼中娼|妓。改了名字,大概是害怕家人地下也蒙羞,不承认后来的自己是自己。

这女子曾经是他的信徒,他的子民,如何能教人不叹息。

这时,他忽然觉得手上一暖。低头一看,却是花城,没有看他,却握住了他的手。

虽然他现在是小儿形态,体温又凉,这只手又小又冷,握住了他时,却是温暖的。

戚容却分毫没有同情之心,啧啧道:“没想到当年高不可攀的剑兰大小姐现在变成这种又老又丑的样子啦!我以前就觉得你长得不怎么样,现在一看,我眼光真是锐利,果然不怎么样!顺便问问,你生的这是谁的野种啊?”

这话真是没品至极,剑兰的脸微微发白。戚容又道:“该不会是我太子表哥的吧?不会不会,我看我那表哥,八成是个不|举的,所以才一天到晚都假装清心寡欲无心女|色,装模作样,哪能生儿子呢?哦哟!我怎么给忘了,仙乐亡国以后你大小姐不是被卖到那种地方去了吗,肯定是永安贱民的种嘛!”

谢怜忍不了了,正准备上去让他闭嘴,剑兰却比他爆发的更快,一巴掌呼了过去:“你嘴里不干不净说些什么?!”

戚容被她一耳光打得鼻血横流,瞪圆了眼,道:“你一个恶还是个厉,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居然敢打我这个近绝?!”

剑兰啐他一脸,掐着他脖子“啪啪”又打了两耳光,道:“什么狗屁近绝!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什么玩意儿,你也配跟其他三个绝相提并论?!你什么拿得出手?脸皮吗?打的就是你!”

她的话戳到了戚容的伤疤,戚容也恼了,喷唾沫:“臭娘儿们放开你的鸡爪子!老子嫌脏!呕呕呕!!!”

两人扭打作一团,然而,只是剑兰单方面殴打戚容,戚容被若邪困住动弹不得,嚎叫道:“谢怜!你这种时候怎么不劝架了?!你的圣父心呢?!”

谢怜正一手擒着扶摇,一边低头和花城说话,仿佛根本没听到他的惨叫。剑兰一边踢戚容,一边两眼发红、恶狠狠地道:“老娘就是给贱民糟蹋,也不想被你这种蛆|虫碰一根手指!你这个没人要的东西,废物!你也配喊别人贱民!你说谁是贱民?”

戚容怒极:“我没人要?我废物?你这个烂到骨子里的娼|妓有资格这样骂我?不是贱民怎么看得上你这种货色?!……等会儿!!!放下那块石头!!!”

正扭打着,天外传来一阵“轰隆轰隆”的巨响。几人不约而同望向抬头,扶摇道:“你不是说没有通风报信,只是聊了会儿天吗?”

花城微微皱眉,哼道:“不请自来。”

一个霹雳炸响夜空,众人都被这一道惊雷炸得闭了眼。再睁眼时,不远处,一个身形颀长的黑衣神官背着长弓、迈着大步走来,道:“太子殿下!”

谢怜放下袖子,不着痕迹地把花城推到身后,道:“风信!你怎么来了?”

风信很快走上来,道:“刚才你突然不答话了,我问了人,通过法力波动找到你在这附近的。”说完皱了皱眉,道,“这怎么了?乱七八糟的。是遇到什么了吗?”

谢怜正要答话,风信就看到了他手里擒的扶摇,以及身后站的花城。

这画面简直超乎他的想象,似乎不知该对哪一个表现出更多的惊讶,风信道:“你这……”

最终,他还是指向了花城,问谢怜:“……这孩子怎么回事?”

谢怜干笑道:“很可爱吧?”

风信瞪眼,看着表情一点都不配合谢怜评语的花城,怀疑道:“……可爱?不是,我怎么看着他特别像……”

谢怜从容道:“像我儿子是吗?”

风信:“???你什么时候生的儿子?”

谢怜微笑道:“还没呢。我是说,如果我生个儿子,肯定也这么可爱,对吧?”

花城牵着他的手,笑道:“对的。”

风信:“……”

扶摇:“……”

谢怜道:“哈哈哈哈……诶?兰菖姑娘,别跑!”

风信豁然转身,果真看见一女子背影从戚容身边逃开,狂奔而去,当即不假思索,搭弓上弦,瞄准了她的腿。

谁知,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母亲有危险,扶摇一直抓在手里的那团黄符纸包裹起来的胎灵球震动起来,突然爆开了黄符,尖声狂啸着扑向风信。剑兰方才似乎慌了神才慌不择路,听到这声音才记起儿子还在别人手里,转身失声道:“错错!”

这还是谢怜第一次知道那胎灵的名字,原来叫错错。风信的箭改了方向,飞向那雪白的胎灵。却听“喀哒”一声,那胎灵在半空中翻了几翻,跳到一旁树上,居然一口咬住了那支羽箭,也让众人看清了它此刻的模样。

与其说这是个胎儿,不如说是个畸形的小怪物。浑身皮肤惨白仿佛刷了一层粉,双眼奇大,闪着诡异的亮光,头顶的胎毛稀疏发黄,两排尖锐无比的獠牙叼着风信的箭,见他望过来,“咯咯咯咯”地一阵高速咀嚼,把它咬成了碎末,再“呸”地吐出一颗寒光闪闪的箭头,钉在风信靴子边,吐出了蛇信子一般又长又细的深红舌头,仿佛是在挑衅。

风信二话不说,又搭了一支箭,瞄准了它。那胎灵仿佛一只蜥蜴一般在树上爬上爬下,灵活诡谲至极,难怪扶摇一直抓不住它。剑兰焦急地道:“别跟他打,快跑!!!”

能对这种教人看一眼都害怕恶心的怪物如此关心的,也就只有亲生父母了。风信瞄准完毕,松手防弦,一箭飞出。那胎灵一条小短腿被一箭钉住,尖叫一声,爬不了了。剑兰狂奔回来,伸手去拔那羽箭,却因为自身等级太低,触到箭杆便被弹开,还炸起一串火花。她后退两步,又坚持不懈上去拔,炸得火花飞溅。

风信收了弓走上前去,道:“好了,回去了。别给我们增加公务了……剑兰?!”

刚又被弹开一次的剑兰听到他的声音,一个哆嗦,没动了,连忙转过身去。风信却把她转了回来,又道:“剑兰?”

“……”谢怜预感不妙,疑惑道,“怎么回事?”

剑兰低头含含糊糊地道:“你认错人了。”

风信道:“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认错你?你是很不一样了,但我怎么会认不出……”

说到这里,他就卡住了。因为,之前剑兰作为兰菖,浓妆艳抹、满身风尘的时候,他的确没认出来。

不能怪他。风信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分毫未变,但剑兰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相貌、妆容、举止、谈吐、气质……哪怕是她亲生父母站在她面前,也未必认得出来这是他们的宝贝女儿。

风信愣愣地道:“……是你。真的是你。没错就是你!……我以为你嫁了人,过得好好的。怎么你……怎么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这里,剑兰突然转身,猛地推了他一把,骂道:“我|操|你妈!”

风信被她一把推得倒退了几步,说不出话来。剑兰一边继续狠狠推搡着他胸口,一边对他破口大骂道:“都说了我不是那什么鬼,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你有病啊是不是!?还‘是你,真的是你,没错就是你’来个三连发的!假装不认识我不行吗?假装没认出我不行吗?!行行好大爷,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好不好啊?!”

她这副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市井泼妇,大概和风信记忆中的差距太大了,他怔怔地看着剑兰,说不出话来。谢怜也是一样的。戚容最开心,在地上笑得打起了滚:“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太子表哥!你瞧瞧这都是什么事儿!你被你最忠心的狗戴绿帽子啦!!!”

剑兰狠狠踢了戚容几脚,道:“狗!狗!我看你最像一条狗了!”

严格来说,剑兰只是曾经被家族给予入选厚望,但并未正式入宫,更不曾为妃,所以戚容这句幸灾乐祸并不成立。不过,谢怜的确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万万没想到,素日没必要绝不跟女子多说一句话的风信,居然……

这时,那胎灵两排利齿喀喀喀喀地把钉住他的羽箭再次咬碎,脱身扑向风信。风信一时大意,给他一口深深咬在右手臂上,鲜血迸出,狂涌不止。

右手可是风信惯用的手。对一个武神而言,常用手受伤可没什么好感觉,风信抬起左手就要劈下,剑兰却道:“别打他!”

风信一掌生生刹住,随即,一个可怕的想法萌生了。

不光是他,在场所有人脑子里都想到了同一件事。风信任由那胎灵食人鱼一般咬在他胳膊上,望向剑兰,道:“……这个……是……?”

分享到:
赞(42)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风信儿子?

    匿名2019/02/04 14:16:59回复
  2. 我怎么感觉天上的神官没几个身心干净的

    匿名2019/02/11 16:00:36回复
    • emmm好像是诶,黑暗啊啊

      小长2019/02/16 23:48:10回复
  3. 刚开始看觉得好几个神官都很可爱,看到这,真是觉得好黑暗了

    匿名2019/03/31 16:25:33回复
  4. 阔怕阔怕

    二狗2019/04/07 23:56:33回复
  5. 风信……之前肯定发生过什么吧,不然不会丢下剑兰母子的(。•́︿•̀。)

    陈栎媱2019/06/04 11:33:13回复
  6. 最终,他还是指向了花城,问谢怜:“……这孩子怎么回事?”

    谢怜干笑道:“很可爱吧?”

    风信瞪眼,看着表情一点都不配合谢怜评语的花城,怀疑道:“……可爱?不是,我怎么看着他特别像……”

    谢怜从容道:“像我儿子是吗?”

    风信:“???你什么时候生的儿子?”

    谢怜微笑道:“还没呢。我是说,如果我生个儿子,肯定也这么可爱,对吧?”

    花城牵着他的手,笑道:“对的。” 对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匿名2019/06/07 22:52:34回复
  7. 三郎之心,路人皆知,唯哥哥不解

    匿名2019/06/07 22:53: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