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荒山岭大闹黑心店

老板愕然道:“啊?那件?道长您没搞错?”

谢怜肯定地道:“对,就是那件!”

说完就自己冲上去抓了那件衣服、提着花城就冲到衣庄后方,钻进了帘子里。这家衣庄甚为大胆,思路新奇,在店里设了一个可供换衣的小隔间,来买衣服的人可以当场试穿。众人懵然,须臾,衣庄门口路过一个华衣道人,边走边嘟哝边揉着额头,他身后跟了一大帮凶神恶煞、奇形怪状的和尚道士,见这衣庄里聚着许多人,不满道:“看什么看?!”

“唉,不要管了,快走吧,我又想去茅房了!”

“慢着,天眼兄,这边人多,不如问问她们有没有看到吧。”

“各位女施主,有没有看见一个白衣服的道士,带着一个脸上缠了绷带的小孩儿,路过这里?”

众人不语,却有人眼神不由自主瞥向衣庄后屋。众僧道脸现警惕,比了个“过去看看”的手势。天眼开大步迈进来,屏住呼吸,缓缓逼近那道帘子。片刻之后,猛地拉开,登时一声尖叫。

只见帘子后坐着一名女子,乌黑的长发挽了个松松的发髻,脖子修长白皙,环着一道一指宽的黑色项圈,以及一条极细的银链子,衣衫褪了一小半,雪白的肩头和小半个背心都袒|露出来,欲落不落,教人脸红心跳。

帘子被人拉开后,那女子身形一颤,以袖掩面,一声轻唤,似乎被如此唐突鲁莽的行为吓到了,。天眼开猛地放下帘子,道:“对对对对对不住了!!!”

随天眼开跟上来一圈和尚道士也大叫一声,道:“罪过罪过!”纷纷捂住了自己双眼。趁此机会,那“女子”猛一转身,不是谢怜又是谁?花城就坐在他怀里,只是被他身形挡住了。虽然谢怜是男子,肩比寻常女子要宽,但他只拉下了一半的衣裳,露的地方恰到好处,效果颇佳。谢怜一手搂花城,一手提裙摆,穿过捂眼大叫的群僧群道,赶紧一溜烟地跑了。衣庄老板和姑娘们都看呆了,见他逃之夭夭,老板本想伸手拦住,张了张口,低头看看那片金箔,再买两件都绰绰有余,耸了耸肩,不管了。

谢怜抱着花城一路狂奔,绝尘而去。路上行人模糊之中都只见到一“女子”抱着一小儿飞驰而过,如猎豹一般矫健迅猛,激起漫天飞尘,呛得连连咳嗽,简直难以置信。路边摊卖小吃的沾了一锅的灰,大骂起来:“你有没搞错啊!”

谢怜百忙之中抽空回头高声道歉:“搞错了!对不起!对不起!”这时,又听身后传来狂呼:“站住——!!!”

回头一看,竟是那群人从衣庄里冲出来了。谢怜心道:“真不知这种时候在后面喊‘站住’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想也知道被喊话的人不会站住的吧。不如凝神,憋着一口气专心加紧跑!”当下埋头奔得更快了。这么浩浩荡荡一大群人奔过,漫天尘土飞扬,这回卖小吃的连骂都骂不出来了,气得一摔锅子:“妈的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追了两个时辰后,果然,边追边喊的和尚道士们喊岔了气,越跑越慢。而有着丰富逃跑经验的谢怜一声不吭,坚持到了最后,将追兵们尽数甩掉后,放下花城,站在路边吁吁喘气。花城扶住他双肩,沉声道:“别吸气太急,当心伤到。”

谢怜抬头,见花城微微凝眉,但仍是一张童稚的面容,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哎哟!”

笑得突然,肋骨一阵剧痛,捂住胸口,见花城脸色微变,又摆摆手道:“不碍事……咦,那儿是不是有家客栈?”

当真,前方不远处,蓝幽幽的夜幕中,有一座客栈正透出暖暖的黄光,似乎在指引着路人前去。谢怜直起腰来,道:“咱们进去歇歇脚吧。”

花城道:“好。”

当下谢怜牵了他,深一脚浅一脚前行而去。到了店前,谢怜才发现,这间客栈上下二层,比远看着要阔气宽敞多了。大门是关着的,谢怜举手,轻轻敲了敲,道:“投宿,有人在吗?”

不一会儿,有人在里面喊道:“来啦来啦!”

须臾,门打开了,几个伙计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道:“这位客……”

想来是想叫客官,但一看来人穿的是女装,遂改口:“这位姑……”

还未出口,谢怜牵着的花城也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带着孩子,那看来不是没嫁人的姑娘,又改口:“这位夫……”

“夫人”的“人”还在嘴里,谢怜的脸也被店内黄光照亮了。虽然此人身穿女装,眉目温雅,但凭良心说,这张脸怎么看都比较像男子。几个伙计登时哑了,半晌,还是老老实实叫回了一开始的称呼:“这位客官,里边请。”

谢怜含笑点头。现在的他,穿任何衣服都已经非常熟练了,一点心理或生理上的不适感都没有,携了花城,迈入极低的门槛,在大堂角落拣了个位置坐下。客栈内除了几个伙计,空无一人,他们一到,所有伙计又立即把大门关上,都围了过来,堆满笑容,反倒是这些笑容,令谢怜略感不适。

他接过菜牌,道:“荒郊野外,能找到一家客栈,真是不容易。”

伙计也道:“可不是吗?荒郊野外,好不容易能有客人,也不容易呀!”

不知为何,虽然他们都在笑,但那笑容仿佛是被画上去的一般,甚为虚假。谢怜不动声色,翻了翻菜牌子,点了几个菜,伙计们这才嘻嘻哈哈地下去厨房叫人做了。

花城把玩儿着筷子,道:“哥哥,进了妖魔鬼怪开的黑店。”

谢怜道:“嗯。”

若非古怪,这种荒郊野岭,有一间一层的小客栈、一两个伙计就了不得了,怎会有这么多伙计、如此阔绰的店面?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有力的证明。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谢怜一进店后,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新鲜的血腥味。

这血腥味,一般人恐怕也觉察不了,但对于五感灵敏、又经验丰富的谢怜而言,已经浓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谢怜道:“二楼还有人,听到了脚步声,不知道是不是也是来投宿的旅人。”

如果是,一定得救出来。二人对面而坐,低声交谈许久,伙计们终于上了菜,道:“来嘞!”

谢怜正要说话,却捕捉到外面传来的一丝动静,立即起身道:“店家,我们要进屋休息,麻烦你把菜送楼上去吧。”

“好的好的!”

谢怜一手牵着花城,一手娴熟地提着裙子上了楼,回头道:“哦对了,要是有谁问起有没有看见过我们,劳烦你们说没看见。”

“好的好的!”

谢怜赶紧上了楼。刚上去不久,便听有人“砰砰砰”地敲门,嚷道:“开门开门!”

伙计们面带笑容地开了门。一拥而入的,赫然是天眼开那群穷追不舍的和尚道士!

谢怜和花城这时已经进了二楼的房间,反手关上了门。听到下边有人一进客栈来便喊道:“茅房茅房茅房!”奔了过去,有人则道:“老板!有没有水!”

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伙计们喜滋滋地道:“有的有的,您稍等,来嘞!”

天眼开道:“唉,灌死我了!岂有此理,那什么‘玉洁冰清丸’,真是人间剧毒。我才喝了二十杯,什么时候才能喝满九九八十一杯?”

“……”

谢怜真没想到,这些和尚道士这么实诚,让他们喝九九八十一杯,他们就真的打算喝九九八十一被。一名僧人还道:“阿弥陀佛,贫僧已经喝了二十五杯,不得不说,解药还是很有用的,贫僧现在的确感觉好很多了。”

闻言,谢怜哭笑不得,到处摸索着想找找看有什么地方有缝有洞能偷看一下。只见花城半蹲在一边地上,道:“哥哥,看这里。”

谢怜也蹲了下来,看着他指的地方,并无一丝异样,道:“这里怎么了?”

花城突然一指戳下去,坚硬的地面霎时多出了一个小洞,透上来一丝黄光。他道:“这里,能看了。”

“……”

谢怜俯下身,透过那个洞,窥探下方。众人围着大堂中央那条长桌坐下,天眼开拍桌道:“哼!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下次再见到那邪里邪气的道人,绝不会再给他可乘之机,一定要一举把花、花、花城主拿下,替天行道!”

谢怜悄声道:“三郎,你究竟是怎么得罪他们?”

花城还没回答,已经有人帮谢怜问了:“对了,还没问,你们怎么也来抓那鬼王?可是与他有什么过节?”

于是,众人开始了批判交流大会:

“说来着实可恨!二十年前,有一个村庄,有一只猪|精发了狂,把主人家的房子拱倒了,房子塌了,死了全家。那只猪逃到鬼市,我当时刚刚入行,就去拿它,却被一群鬼乱棍打出,真是奇耻大辱。他还派手下跟我说什么没理由你能吃猪的全家,猪不能报仇杀你全家。不报是你走运,报了是你活该。你们说说,世上哪有这样的歪理嘛!”

“这么巧,本派情况类似,不过是因为一只鸡|精。”

“就很简单,因为本派供的神官,是他点名要打下去的,所以我们建多少观他烧多少,真是气死人了!太蛮不讲理。”

“还有还有。我师兄你们知道吧,天纵奇才,前途无量!就是有个小小的毛病,嗜女如命。十几年前,一个妓|子女鬼引|诱我师兄,把他活活吸成了人干,花、花、那鬼王居然包庇她。”

下边批得火热,上边花城却是一脸百无聊赖,连个嘲讽的笑容也没兴趣给。这时,天眼开道:“你那个师兄我好像听过,是不是早年借着做法事的名义,迷|奸了几个有夫之妇,关了三个月被放出来的那位?”

“咳咳咳!”

恰好这时,伙计们送菜过来了,众人忙道:“菜上了菜上了,来来来,天眼兄不要说了,来吃饭。”

谢怜直起身,看了一眼桌上店里伙计们送过来的菜,花城道:“不必看了。入口即倒。”

谢怜低声道:“这下麻烦了。”

这群和尚道士虽然纠缠不休、烦人至极,但也不能叫他们栽在这诡异的黑店里,可又不好出声提醒。这时,天眼开道:“且慢!”

他盯着那几盘菜,拦住了其他人,目光犀利。谢怜心中暗赞:“果然有几分道行!”

众人道:“天眼兄怎么了?”

天眼开伸出一指,抹了抹盘子的边缘,把那根手指高高举起,怒道:“我一根手指抹下去,这么多油!盘子都不洗干净,你们怎么做生意的?!”

“……”

谢怜还以为他是觉察了什么端倪,没想到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端倪。虽然微觉无语,但结果是一样的就好。他一说,众人纷纷道:“哎呀真的,这什么玩意儿黏糊糊的,口水似的……等等!这菜里有头发!”

有人伸筷子进去搅了几搅,果然搅起几根黑发,都道:“我的妈,你们厨房怎么回事,都什么人在里面啊?”

伙计搓手微笑道:“这个……最近新宰了几头猪,可能是猪鬃毛!”

然而,那筷子夹着那几根黑发,越拉越长,越拉越长,道:“有这么长的猪鬃毛?你们老板娘是不是在厨房洗头啊?”

“还不撤下去重做!”

伙计忙道:“是是是,我们马上重做,马上重做,大爷们喝水、喝水。”

谢怜心道:“喝水也不行,那水里肯定也放了东西!”

但那伙计还没下去,众人水到嘴边时,天眼开又道:“回来!”

伙计又回来,赔笑道:“道爷还有什么吩咐?”

天眼开道:“我问你,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带着小孩儿、看起来很怪的女人经过?”

他果然问了。谢怜心道:“幸好提前交代过不要告诉他了。”谁知,刚这么想,就听那伙计不假思索道:“哦,有啊!”

谢怜:“???”

众人大惊,放下水,压低嗓门,道:“在哪里?”

那伙计也压低了嗓门,道:“就在楼上!”

众人登时警惕,目光齐刷刷上扬。谢怜眼疾手快地堵住了花城一指戳出来的那个黑洞。须臾,只听悉悉索索一阵,似乎是有一群人上楼来了。谢怜悄无声息地靠到门边,听脚步声,是那伙计带着那群人,鬼鬼祟祟地走过来了。他左手抱花城,右手执剑,若邪护在身边,全副武装,正十二万分地戒备着,却听那阵脚步声从他门前走过,向长廊深处去了,顿感奇怪,凑到门边,透过门缝,向外一看,那群人居然越过了这间房,围堵在了另一间房门口。

那间房里似乎有人,纸窗上透着微微的光,映出了一个坐在桌边的女子的黑色剪影。

分享到:
赞(1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