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我菩荠观为之绝倒 2

谁知,通灵阵里根本没人在听他的话。似乎出了什么大事,众位神官都在吵吵嚷嚷。谢怜听到风信喝道:“殿下?你说了什么吗?这边现在很乱……”

谢怜提高了声音,道:“风信!我说,灵文就是亲手做出锦衣仙的人,她穿着锦衣仙跑了,小心她!”

风信:“什么?!有这种事?!”

谢怜还待细说,耳边嘈杂却忽然戛然而止,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愣了愣,道:“诸位?诸位还在吗?”

喊了几声,却是无人应答。花城道:“没用了。上天庭那个通灵阵是灵文建的,方才她肯定把整个阵都打散了,得重建了。”

谢怜带:“这可如何是好?”平素他联系上天庭,不是通过通灵阵,就是通过灵文,其次就是风师。其余神官的口令,他一概不知。眼下灵文和风师肯定都没指望了,阵也毁了,如何是好?

花城仿佛看出了他的担忧,道:“不必担心,哥哥方才不是已经把最关键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吗?上天庭的神官又不全是饭桶,君吾最近也在仙京,通知到就行了。”

谢怜也是这么想的,点了点头。他一阵狂奔,翻过几个山头,已经把那群法师远远甩开,但锦衣仙和权一真却是追不上了。花城又道:“若哥哥还想追查锦衣仙之事,眼下就要抓紧追了。”

谢怜却摇了摇头,道:“那是之前,奇英已经去追灵文了,咱们眼下当然有更重要的事情。三郎。”他凝望着怀里的花城,道,“你的样子……好像又变了。”

之前花城扮作郎萤,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谢怜是不好抱的,就算抱起来也不好看。但现在,花城的体型又缩小了一圈,看起来最多十一二岁,谢怜已经可以单手抱起,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了。但幼小归幼小,花城那副镇定自若的气场却未变,道:“无碍。哥哥不必担心,开山之日将近,变换形态只是权宜之计罢了。过了这阵,原先的我就回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脸上绷带解了下来。雪白的脸上,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望向谢怜,眉目间依稀能看出几缕那俊美少年的影子。分明是稚气的面容,神色却是一如既往的不慌不忙。

谢怜呆呆望着他,没有说话。

花城微微凝眉,道:“殿下,你……”

谢怜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脸颊。

猝不及防,花城一边脸被他捏变了形,睁大了眼,道:“……哥哥!”

谢怜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三郎,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

谢怜一边温柔地捏着他,一边温柔地道:“那,三郎,你还会继续变化吗?会不会变成五六岁?甚至变成小婴儿?”

听他仿佛很期待的口气,花城无奈道:“恐怕要叫哥哥失望了。”

谢怜松了手,莞尔道:“不会啊,三郎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有机会保护你,我真的很高兴。”

花城却低声道:“我不高兴。”

谢怜道:“为什么?”

花城声音微冷,道:“我……最恨这幅样子!”

谢怜居然真的从他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恨意,不由怔住了。花城垂下了头,道:“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种没用的模样,更不想居然还要你来保护我!”

不知是不是因为花城年纪变小了,情绪似乎也有了一丝波澜。谢怜心中微动,连忙把他搂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笑道:“那照你这么说,我好多次一塌糊涂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我是不是不要活啦?而且你现在又不是真的没用,只是暂时保存实力罢了。”

“……”花城把脸埋在他肩上,闷声道,“不一样的。殿下,我一定要是最强的。我要让自己比所有人都强,只有这样,我才能……”

他此刻的声音虽稚嫩,却带着一丝微微的疲倦之意。谢怜道:“你本来就是最强的啊。不过,你不需要时时刻刻都这样的。就当……偶尔给我个面子,让我保护你一次吧?拜托了,好不好?”

良久,花城才从他怀里抬起头,双手放在谢怜肩膀上,望着他,道:“殿下,等我。”

谢怜道:“好,我等你。”

花城认真地保证:“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谢怜笑了笑,道:“不要急,慢慢来。”

次日,二人来到一座小镇。

谢怜牵着花城,一大一小在街上慢慢行走,状似随意地交谈。谢怜道:“铜炉山重开,先代鬼王受震动影响,那那位黑水是否也会如此?”

花城一手被他牵着,一手负在背后,道:“会。但我们情况不同,修炼方式也不同,应激的法门也不同。”

谢怜道:“比如?他怎么应激?”

花城道:“可能,冬眠。”

谢怜脑海中忽然浮现八个大字:“饿了就吃,吃了就睡。”

花城道:“黑水为人时,受过牢狱之灾,狱中三天一顿,哪怕给的是泔水也要吃下去,饿坏了胃,时而暴食,时而厌食。”

谢怜若有所思,道:“难怪他吞起东西来那般厉害。”

其实,照贺玄这个情况,可以专注吞噬饿鬼,因为他本身有此属性,饿死鬼应该更对他胃口。但被黑水玄鬼吞掉的五百多只著名鬼怪中,水鬼却占绝大多数,想来是他记得师无渡的脸,为破其水法,有意而为之。而吞得太多,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沉眠消化。花城道:“不错。顺便一提,戚容暴食人肉,就是意在模仿他。”

谢怜无言片刻,心道:“吃人和吃鬼,怎么能一样?”想了想,道:“那倒挂尸林,莫非是意在模仿你?”

花城道:“正解。因为他也想要血雨之景,但不知道我怎么做到的,于是,就简单粗暴地在天上挂了一排死人。”

“……”

到今天,谢怜已经完全能理解为什么哪里提起戚容都一言难尽了。形式做足了,品味却依旧低下。他叹了口气,心想:“谷子被戚容带走了,不知会被他吃了还是会被他丢了。风师……不知是不是黑水抓走的。但愿他们都平安无事才好。”又道:“你鬼市那边不要紧吗?会不会有人去找茬捣乱?”

花城道:“离开之前我已封锁鬼市,放出了一些我行踪的假消息,就算有人找茬捣乱,没找到我,也不会太为难它们。但眼下必然有不少眼睛在盯着那里。”

花城不能回鬼市,谢怜也不能带他上天界,万一被神官识破就糟了,所以二人才在人间人海里漫无目的地游荡。

谢怜微微蹙眉:“你放了假消息,但灵文流出了真消息。我始终想不明白,她为何能识破你扮成了郎萤。”

花城道:“我不明白的是另一件事。”

谢怜道:“什么?”

花城道:“那臭道士‘天眼开’,我戏耍过他几次,还算有几分本事。”

谢怜赞同道:“嗯,的确如此,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花城道:“嗯,那么,他为什么会说,哥哥你唇上聚有鬼气?”

“……”

谢怜的手一下子收紧了,记起这只手还握着花城,又连忙放松。花城沉声道:“哥哥不要用哄那群傻瓜的话来唬弄我,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

谢怜心道:“大概,不是你对我做了什么,而是,我对你做了什么……”

忽然,他眼睛一亮,道:“等等,三郎,看那边。”

花城道:“哥哥?”

谢怜已经牵着他走进了路边一家甚为豪华阔气的大店。掌柜处的老板打量了一下这一大一小、一道一俗的奇特组合,道:“这位道长是想要点什么?”

谢怜把花城举起来,微笑道:“不是我,是他。”

花城在他手中歪了歪头。

一炷香后,花城从后屋走了出来。

原先郎萤那身十五六岁少年的衣服对现在的花城已经不合适了,谢怜特地给他挑了一件新的。一出来,谢怜双眼便陡然一亮。

好一个肤白若雪的小公子!

一身如枫似火的红衣,一双坠着银链子的小鹿皮靴,又俊又神气。他散着黑发,之前只是在脸颊右边辫了一条极细的辫子,谢怜忍不住给他左边也辫了一条,这下对称了,更显俏皮。最过分的是他的神情,睥睨生辉,气定神闲,哪里像个小孩子!这般反差,简直教人移不开眼。店里逛的姑娘们都惊呆了,围了一大圈,忍不住捂住心口,哎哟哎哟直叫。

花城慢悠悠走到谢怜身前,谢怜轻轻鼓掌,道:“果然,三郎还是最适合红色。”

花城无奈地扯了扯左边那条小辫子,道:“哥哥高兴就好。”

谢怜垂手揽着他,笑着去了店前,准备结账。花城这一身可不便宜,谢怜平日没有零用钱,也根本不会进这样的店,但他存了一小笔准备修房子的钱。现在,用不着修了,也不想再管其他的了,先给花城买了衣服再说。正当他一枚一枚铜板、一粒一粒碎银地慢慢点着数的时候,花城挤到他身前,“啪”的一声,拍了一片金箔在掌柜的面前。

谢怜:“……”

老板:“……”

姑娘们:“……”

花城道:“不用找了。哥哥,走吧。”

他拉了拉谢怜的衣角,负手率先出了店,谢怜笑了笑,也走了几步,忽然,花城又原样退了回来,撞进他怀里。谢怜扶住他肩膀,道:“怎么啦?”一抬眼,在街上人流中看到一个身影,也是心一提。恰在此时,老板道:“两位还想买点什么吗?”

谢怜举手道:“要的。麻烦把那件衣服拿下来给我!”

分享到:
赞(13)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胃无限,难忘饥

    匿名2019/01/30 12:23:47回复
    • 哈哈哈你怎么那么秀吖

      匿名2019/02/08 12:19:14回复
  2. 真人秀每届冠军都是你,对吗?

    匿名2019/02/11 15:35:20回复
  3. 噗哈哈哈哈评论区都是鬼畜

    小长2019/02/16 23:27: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