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了死结水师斗玄鬼

明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一个人嘀嘀咕咕地在说什么?”

师青玄身体僵硬,道:“我……我……我……”

谢怜想帮他说话,舌头却是不听使唤。也没办法,平日里最信赖的挚友,居然就是自己最恐惧的东西,并且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眼下四野无人,不知他究竟想干什么,换了谁不害怕?

突然,明仪五指收紧,师青玄肩膀一痛,这就被他按了下去。

与此同时,溪水中竟是突然伸出一双惨白的手,抓向师青玄喉咙。

水鬼!

明仪一按,这手抓了个空,他再轰出一掌,水中传来尖叫,想是那东西被打散了。师青玄跌坐在地上,明仪把他拉起来,道:“你莫不是脑子有毛病,在黑水鬼蜮里随便找溪水洗脸。”

“……”

师青玄方才用浸泡了水鬼尸体的溪水让自己清醒,该是略感恶心,然而他完全没心情注意这些,脸颊发梢都滴着水,湿淋淋的仿佛一只落汤鸡,失魂落魄,只是呆呆任由“明仪”拉起,呆呆跟着他走。

其实,细细想来,所有关于这位“明兄”的事,都透露着一股古怪。

他是地师,于是理所当然地,一路上所有的缩地千里阵法,都是他画的。而这本该是他的看家本领,却频频出现状况。

他们一行四人从菩荠观被莫名其妙传送到了博古镇,风师水师在黑水岛上的传送又出了状况。是传送之殿久年失修吗?是有别的东西作祟吗?是幕|后|黑|手太神通广大吗?

何必想太多?最简单的答案,就是全部都是明仪动了手脚!

风师第一次被“白话真仙”带走,是他看丢的;失去了法力的风师,也是被他第一个发现的;一直陪伴在师青玄身侧对他的恐惧和行动了如指掌的是他;知道风师口令,可以驱使“白话真仙”威胁他亲手把倾酒台防护阵的门打开的也是他。

当时,他亲手劈烂风水殿招牌,却面不改色,也许是因为特立独行,又也许因为,他根本是故意而为之。

借着由头在仇人面前光明正大地劈烂仇人的招牌,仇人还得感谢他,何其嚣张大胆。

对这些细微的古怪之处,谢怜不是从未怀疑,他也亲自试探过——那三个问题。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居然能发生这么胆大包天、不可思议的事:一只鬼,常年伪装成一位神官,一直潜伏在他们中间!

黑水沉舟,一贯低调?

常年以另一个身份存在,当然低调。

当时“明仪”的回答,的确没有破绽。那是因为他吞噬了白话真仙,拥有了它的能力,可以将它作为喽啰驱使,绝境鬼王,必然凌驾于其之上,当然不受那特性的限制。想说真话说真话,想说假话说假话。

那具尸骨手脚灵巧,符合地师身份。为什么要把它供在幽冥水府里?必须的。因为那毕竟是一位神官的尸骨,如果不慎重对待,只草草葬了,绝不能善后,必然压不住棺材板,因此,只能以隆重之礼相待,供在自己殿内。

但是,让谢怜猜到他身份的,却不仅仅是这个,而是它那一扑。

水师问那尸骨为什么回光返照?明仪抢着回答了“只要东西会站起来挡们的路,是什么都重要”,可事实上,恐怕刺激到真正的明仪,根本不是这句,而是后面的四个字——“地师大人”!只因为,他才是真正的地师!

而假冒他的人,就站在面前,并且轻描淡写地故意把他们往错误的方向上引导了。

有时,“明仪”又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往正确的方向稍微拨拉那么两下,摘脱嫌疑。比如,他对花城说“你果然在上天庭埋有眼线”。可那个眼线,不就是他自己吗?所以花城才挖苦地回他“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潜意为:“何必装模作样?”

不过,“眼线”一词,恐怕不准确。这二人之间,应当是协议。如,情报交换。

两位绝境鬼王利益合作,岂非双赢?黑水混入了上天庭,掌握天界大小动向,花城则扎根人间,信徒遍布。除此之外,是否还有更多合作,就不得而知了。君吾派“地师”到鬼市去卧底,简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送盗入贼窝。

“明仪”潜伏至今,大概只出现了两次意外。第一次,是那火龙啸天之法。

冒名顶替者自然不会闲得没事来这么一出,谢怜更倾向于,那火龙啸天之法,是真正的明仪某次逃出去的时候释放的。

要完全伪装成另外一个人混入上天庭,不对那个人足够了解是不行的,所以,被顶替者,必须留下活口,一点一点从他口里抠细节。包括经历、技艺、法宝的使用方式等。假明仪,应该是在真明仪刚刚历劫、还没来得及升天的时候,就掳走了他关押起来。否则如果真明仪已经和其他神官有了接触,冒名顶替更容易被拆穿。

那是个意外,所以花城接到消息,不得不回去帮合作伙伴善后。而恰巧谢怜也接了君吾给的任务:鬼市营救。

当时还不觉得,回想起来就会发现,那次行动是否也太顺利了?谢怜的确是从极乐坊地牢里把“地师”救出来的,但他是怎么发现极乐坊地牢的?

是因为他先看到了花城手下那个戴着咒枷的鬼面人,后来又看见这人鬼鬼祟祟在极乐坊中潜行。

咒枷这种东西,是耻辱,一般的神官被贬,应该都是想藏起来,那位那鬼面人会直接戴在手上?为何后来他又藏了起来?除了“不小心”,另一个解释就是他故意的,为的就是吸引谢怜的注意力,让他顺理成章地发现“被囚禁”的假地师。而事实上,发出求救讯号的真明仪,应该在这之后才被杀死。因为无法毁尸灭迹,但又不能留下肉身,那就等于留下许多线索,所以将他化成了白骨。

第二个意外,则是师青玄在被白话真仙恐吓之后,找上了谢怜帮忙。

花城明显不想让谢怜被卷入事件之中,因此,当时明仪说“来到此处,非我本意”。而后来在倾酒台,花城离开的那段时间,应该就是去和明仪碰面,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这些,谢怜都没有机会对师青玄一一细说,但师青玄必然自己一条一条都慢慢想到了,双手一直藏在袖子下微微发颤。

二人并肩行走,谢怜则在思索,师无渡去了哪里?

第一个通过那门阵离开的就是师无渡,最后一个才是“明仪”,他应该不能越过师青玄对师无渡做什么,那么有三种可能:第一,师无渡被传到了别的地方;第二,有别的东西在师无渡的目的地等着他,他已经遇害了;第三,师无渡自己走了。

如果是一、二,没理由眼下明仪还要继续在师青玄面前演戏,一起寻找他。想到这里,忽然,谢怜听“明仪”道:“你那枚长命锁呢?”

师青玄没反应过来,谢怜却是心一提。明仪问了好几声,师青玄才道:“啊?”

“明仪”没好气地道:“你不是说,你们那两枚长命金锁是兄弟金精打造的,主人受伤了会共鸣吗?”

“……”

师青玄什么都对“明仪”说,他自然清楚这宝物的用处。这意思,竟是要利用这金锁去寻找师无渡的下落!

师青玄道:“可是……可是,我的伤已经好了!”

“明仪”冷冷地道:“那还不简单?”说着,微微举手。谢怜心想:“难道他想动手给风师大人来两刀???”正凝神戒备,谁知,“明仪”却是在他自己手臂的伤口上按了一下。

原本已经愈合的伤口霎时血流如注。他道:“你把锁给我戴着。”

“……”

看到这里,谢怜不得不叹服了。

即便是做戏,做到这个程度,也真令人叹为观止。他完全能理解,为何师青玄会如此看重明仪这个朋友了。

若这一举动不是暗含杀机、不怀好意,这样一个人,该是多值得结交的一个朋友啊!

师青玄却犹豫着不敢动。他只要一把长命锁交出去,两枚金锁便会共鸣。师无渡觉察到,必然会主动前来寻找。“明仪”皱了皱眉,道:“你是不是吓傻了。”

师青玄道:“……不是!其实,这个,这个锁,我没有告诉你吗?只有我本人戴着,才有这种效果的。”

“明仪”怀疑道:“有这种事?”

师青玄死死攥住长命锁,用力点头:“有的!”

“明仪”盯了他片刻,似乎放弃了这个打算,低头看了看手臂的伤口,什么也没说。谁知,正在此时,师青玄脖子上那枚长命锁震颤了起来。

师青玄脸色瞬间大变,而“明仪”反应极快,立刻朝长命锁对着的方向走去,道:“水师大人在那边。”

金锁共鸣,说明师无渡受伤了。可他进到那门阵里的时候还是毫发无损的,眼下又会是什么让他受伤了?

谢怜能感觉到,师青玄眼下是既急着要去,又不万分不想去。他们被困在黑水湖幻界内,岛上没有别人,裴茗在界外苦苦伐木造棺舟等他们回去,师青玄眼下就是个凡人,师无渡再一受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送上门来,这还怎么跑?

匆匆走了一阵,师青玄道:“明……兄,我觉得这其中有诈啊,最好还是不要去!”

“明仪”道:“什么有诈?”

师青玄硬着头皮道:“我哥怎么会受伤?在那边的不一定是他。”

“明仪”却比他有理有据得多,道:“眼下是在绝境鬼王的地盘上,水师大人未必有力自保。不管是什么,先过去看看再说。”

师青玄想不出理由不去。谢怜也想不出来,但他静观其变。随着长命锁震动增强,二人越走越近,却见师无渡躺在地上,狼狈蜷缩,捂着腹部,十分痛苦的模样。师青玄见了一惊,喊道:“哥!”奔了上去,明仪也跟了上来。

谁知,师青玄一走近师无渡身边,师无渡猛地跳起,一把搂住他,疯狂大笑起来。师青玄被他抱了个满怀,惊愕万分,这才发现,这人鼻歪眼斜,哪里是师无渡,不过是个穿了师无渡的衣裳、佩了那枚金锁的疯子怪人!

他还没开口,却听一声巨响,身旁“明仪”突然倒地,胸口多出一个绣球大小的黑洞,鲜血满地。而树上跳下来一个白衣身影,抓了他就跑,喝道:“走!”

谢怜定睛一看,这人才是师无渡!

师青玄道:“哥?!”

师无渡低喝道:“别说话快跟我走!他不是好人!”

电光石火间,谢怜明白了。原来,师无渡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从门阵里出来,发现自己还在幽冥水府就觉察不对。他想的比谢怜简单得多,也尖锐得多,第一个就怀疑是明仪在搞鬼,先行躲起让他找不到,潜藏在暗处看他做些什么。他大概和师青玄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否则他会带着师青玄一起躲起来的。发现明仪和师青玄在一起行动后,他拉了个疯怪人过来,给他穿上自己外衣,戴上金锁,再打了一掌,先吸引明仪注意力,再从旁突袭。他倒也心狠手辣,其实并无有力证据证明明仪动了多大手脚,但他一下手,却是直接冲着要命去的!

师青玄忍不住回头,这一回头,正好看见被一击打穿了心口的“明仪”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坐起身来,面无表情地低头看了看那个血淋淋的空洞,缓缓站起。

登时,谢怜感觉一阵透心凉从师青玄那边传到自己心底。即便是神官,哪有被打成这样还能行动如常的?必然只有非人之物!

兄弟二人奔出一阵,忽然,谢怜背上寒毛倒竖,喝道:“当心!”将水师一拉,前方空气中传来尖锐的破风之响,寒光闪过。若不是谢怜这一拉,水师只怕已被抹了脖子。

那些只能在水中倒影里被映出身形的隐形人!

师无渡骂了一声,翻手取出水师扇,反手一扇,七八道细长的水箭从扇面上水波里射出,环住了两人身侧,形成一个保护圈。这下,那些隐形人就奈何不了他们了。二人继续奔逃,师青玄总也忍不住回头,这一回头,毛骨悚然,道:“他……跟上来了!”

果然,“明仪”就在他们身后约二十丈处,正在缓步前行。虽然看起来是“缓步”,可他每迈出一步,与前方二人的距离就瞬间拉近一大截,好像再走七八步,就能马上抓住他们衣后摆了!

师无渡没有回头,只是一扇,扇面上又射出二三十道凌厉至极的龙形水箭,分明是水所凝聚,居然发出了精钢刀片般的破空之响;再一扇,翻一倍;扇了几下,百余道水箭齐齐朝“明仪”飞去,从四面八方包抄而上,只要漏过一道,必然被扎个透明窟窿透心凉。然而,“明仪”居然徒手握住了第一道到达的水箭,拽绳子一般地一拽。水师扇,居然就这么被拽脱了手!

扇一离手,空中乱舞的水龙箭登时化作漫天细雨,坠落下来。师无渡猛地刹步,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手。百余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水师扇从他手上拽落。他心知跑不掉了,回头望去,那“明仪”也负手稳步朝他们走来。

他整个人似乎正在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每走一步,这种变化就多出一分。那张原本就雪白的脸更加苍白了,和花城一般的毫无血色,眉峰更为锐利,眉眼的轮廓更为深邃,当然,也更为阴郁了。原本朴素的黑袍衣摆,悄悄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生出了细线绣成的水波暗纹,闪烁着诡秘的银光。当他走到风水二师面前时,虽然大致还是原来那张脸,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了。

地师非是武神武力不济,法力不强,但眼前这位,明显和这两点都严重不符。师无渡戒备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明仪”仿佛觉得好笑,眯眼道:“你在我的地盘上,还要问我是什么东西?”

“……”师无渡道:“黑水玄鬼?”

“明仪”望向师青玄,师青玄却没什么反应。师无渡道:“你一直是地师?还是……”未完,他也反应过来了,道,“原来如此。”

但他反应过来的,只是玄鬼一直潜伏在上天庭这一点。师无渡道:“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分域而治,这次来你的地盘非我所愿,何不各退一步。”

“明仪”道:“水横天,原来也有不敢横的时候。”

师无渡生性强傲,听了此话,面上闪过一丝不快之色。虽说人在屋檐下,弟弟在身边,不得不低头,但也不愿短了气势,道:“若非时机和地点都不对,师某未必就怕了你。”

“明仪”却又往前走了一步,森然道:“师无渡,你看看我是谁?”

师无渡微微皱眉望他。地师这张脸他也见过几次,不明其意,道:“你想让我说是谁?”顿了顿,以为是在暗示他不可泄露其身份,道,“你是谁都无所谓。我以我水师的名义起誓,只要不波及我兄弟二人,你要做什么,统统与我无关……”

他话音未落,“明仪”凉飕飕地道:“水横天果真贵人多忘事。当年你翻了凡间多少人的生辰和名册,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我这么独一个,怎么,没过几百年,就忘了我长什么样?”

听到这句话,师无渡的脸一点一点地扭曲了。

这种通常出现在凡人脸上的“活见鬼”的神情,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脸上。师无渡一对瞳孔缩到极小,脱口道:“你还活着?!”

贺玄却冷冷地道:“我死了!”

他说完这句话,忽地举起一手,四指并拢,往上一抬。谢怜感到一阵剧痛向头部袭来,却是师青玄受他法场影响,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谢怜才随着师青玄的意识一起悠悠转醒。眼睛还没睁开,便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缓缓睁眼,发现竟是七八个毛茸茸、臭烘烘的头颅。一群疯怪人都围在他身边,一边觍着脸痴痴怪笑,一边伸手乱摸乱挠。谢怜还算镇定,只因为他判断出眼下并无性命之虞,而且这群怪人脏是脏了点,也不成威胁。师青玄却是大惊,当即想推开,却听得一阵哗啦啦的铁链乱响,手脚冰凉,动弹不得。抬头一看,原来,他竟是被几条木棍粗细的大铁链铐在一面斑驳的墙上,手臂高高吊起。

看地面和天花,他应当是又回了幽冥水府。谢怜的感觉跟他一样,都是头痛欲裂,刚想说:“风师大人,冷静,我教你挣脱这种镣铐的方式……”却猛地发现,他居然发不出声音了!

诧异之下,谢怜赶忙细细自察。他的法力,的确流失了一大部分,虽然他的魂魄还能留在师青玄体内,却是无法使用师青玄的身体了,甚至连开口出声提示都不行。莫非是花城借来的法力已经用完了?

不可能。施展一次移魂大法需要多少法力他清清楚楚。花城借给他的法力只会更多,绝不会少。而且,他感觉法力还在不断流逝,不免蹊跷又焦急。这时,对面一个沙哑的声音道:“青玄!”

师青玄眼睛是花的,凝神抬头望去,那出声喊他的竟是师无渡。

他没有被铁链锁住,但一身白衣肮脏不堪,正跪在地上,见师青玄醒来,面露欣喜之色,似乎想过来,却立即被身旁之人一脚踹倒,重新跪下。那人负手而立,神情冷峻阴沉,肤色白得人心底一寒,正是那黑水玄鬼,或者说,贺玄。

在他身后,有一座神台,四只乌黑光滑的骨灰坛,平静地立在神台上方。两把被撕毁的扇子丢在地上,正是风师扇和水师扇。

父亲、母亲、妹妹、未婚妻。

贺玄道:“磕头。”

师无渡眼睛盯着师青玄,口里道:“好。”

一句应了,居然真的跪在神台前,咚咚咚咚地便对着那四个骨灰坛磕了几十个响头。磕完头微微起身,贺玄却重重一脚踩在他头上,冷冷地道:“我让你起来了吗。”

师无渡登时被这一脚踩得几窍流血,咬牙道:“……没有。”

昔日骄傲到连头也不肯低的兄长,被人一脚把脸踩到地上,虽然明知他做的事该得的报应比这再重十倍也不过分,但血浓于水,终归是不忍心,师青玄道:“哥……”

闻声,贺玄森森一眼横扫过来。就算抬不起头师无渡也知道这一声坏事了,当即喝道:“你闭嘴!”

思忖片刻,贺玄却把靴子从他头上挪了下来。师无渡胆战心惊,但不能起身,低声带:“青玄!”

贺玄缓缓走了过来。那群疯怪人怕他得很,嗷嗷鬼叫着逃开,但仍是偷偷瞅着师青玄,仿佛在觊觎着他身上的什么东西。师青玄被锁在墙上,看着这张他本应熟悉无比的脸缓缓逼近,却觉得陌生无比。

贺玄在他面前蹲了下来,顿了顿,开口问道:“白话真仙可怕吗?”

他问得平淡无波,师青玄则两眼发直,嘴唇发颤,说不出话来。

昔年的白话真仙,已是可怖至极,眼下这个吞掉了“白话真仙”的人,却比他少年时的噩梦还要骇人十倍百倍。而这份恐惧,是他原本早就该承受的。

师无渡道:“贺玄,一人做事一人当,拿你挡灾是我的主意,这件事跟我弟弟无关。”

贺玄冷笑一声:“无关?”

他目不转睛盯着师青玄,一字一句地道:“你弟弟一个天赋平庸的凡夫俗子,得以飞升上天,风光无限,占的是我的命格,享的是我的神格。你告诉我,这叫与他无关?”

这一句,字字如刀,刀刀扎心,就是说给师青玄听的,饶是师青玄清楚个中来龙去脉,也不由得低下了头,只觉得这辈子都抬不起来。师无渡强作镇定,道:“你……既然一直在他身边,就该清楚我没骗你,他那性子藏不住事,他真的从头到尾一点都不知道!”

贺玄厉声道:“正因为如此才更可恨!他凭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师青玄的头更低了。

凭什么吸着别人的血、踩着别人的尸骨登了天,本人却能心安理得、毫无负担地享用这一切?

贺玄又道:“当初不知道,后来也不知道?!”

师青玄抬起头,颤声道:“明兄,我……”

贺玄喝道:“住口!”

他脸色几近狰狞,师青玄看了一眼,打了个寒战,噤若寒蝉。贺玄猛地起身,在幽冥水府殿中走来走去,低声咆哮道:“我给过你机会!”

师青玄闭上眼,握紧了拳。谢怜想起了博古镇上的那一句愤怒至极的“好。好!”以及师青玄要随裴茗去东海边时,“明仪”阻拦他的那一幕。

只是,每一次,师青玄还是选择了帮助师无渡。

他低声道:“……对不起。”

贺玄定住身形,问道:“你的对不起,算什么东西?”

那一排四个骨灰坛就正正摆在师青玄对面,仿佛也在嘲讽他这轻飘飘的一句道歉,令人愈发痛苦,烧心烧肝,好像说什么都会被打回原形。师青玄道:“……我知道没用,但是我……”

贺玄漠然道:“但是你什么?你知道没用,但你还是想努力表现诚意,希望感动我,希望我能放下仇恨,化解恩怨吗。”

师青玄忙道:“不是!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我,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真的。明……贺……贺公子。我知道我跟我哥都错了,到了这一步,也没法补救,所以……”

贺玄听着,道:“所以?”

此时此刻,再多的言语也是苍白无力,师青玄努力一阵,实在说不下去了。贺玄冷冷地道:“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所以你愿意以死谢罪吗?”

师青玄一怔。师无渡听不下去了,道:“贺玄!!!罪魁祸首是我,是白话真仙,但青玄本身罪不至死,你……”

贺玄道:“那我一家五口谁有罪?谁又致死了?”

师无渡一噎。贺玄继续问道:“说吧。你愿意吗。”

“……”师青玄低声道,“我愿意。”

闻言,贺玄冷笑一声。因为师青玄低着头,谢怜看不到他的神情,就算看到了,恐怕也揣摩不了他的心思。

须臾,贺玄负着手走开了。那群疯怪人见他离开,又围了过来,有抱着师青玄的大腿胳膊不肯撒手,有的扯他头发,有的勾他脖子,个个眼冒绿光,仿佛要把他活活吃下肚里去一般,饶是谢怜在乞丐堆里生活过都觉得毛骨悚然,心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人?玄鬼为什么要弄这么一堆疯子在这里?”

师青玄却默默忍受着这些疯人推来搡去、拉拉扯扯,不敢发出一声。贺玄冷眼旁观一阵,道:“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

几只枯瘦的爪子在师青玄脸上身上摸来摸去,他连气都不敢出,当然更没空思考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摇了摇头。贺玄道:“烂命,贱命,猪狗不如的命,活活把人逼疯的命。”

“……”

谢怜心中一阵寒意爬过,隐约猜到他想干什么了。师无渡也一下子明白了,双目圆睁,道:“……你?!”

贺玄站在师无渡和师青玄中间,冷冷地道:“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他先指师无渡,道:“第一个选择。你,从这群人里挑一个,把你弟弟的命,和他交换。然后,自己滚到凡间去。”

层层血丝爬上师无渡的眼球,他肩头发起了抖。贺玄道:“既然你这么喜欢给人换命,想来这一手熟练的很,不用我教。”

这一步,若不看前因,当真是歹毒。师青玄原本的命格虽说不够飞升的资格,但也是极好极安乐的富贵闲人。再看看这些人,个个要么烂疮病痛缠身,要么被折磨到发疯,显然,无一不是大凶大劫大难缠身之人。若是和他们交换,师青玄岂非要沦落到和他们同样悲惨不堪的境地?这可是能把人活活逼疯的命格,从此以后必将受无穷无尽痛苦折磨。

这一劫,师无渡显然是渡劫失败了,而白话真仙之事东窗事发,必然被贬。被贬为凡人后,他就没办法再给师青玄换回好命了。一个被剥夺法力的普通人,和一个烂到地心的贱命人,这能怎么过下去?

师无渡喘了口气,咬牙道:“第二个呢?”

贺玄继续道:“第二个,你。”

这次,他盯的是师青玄。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动你的命。你,就在这里,把你哥的头给我割下来!”

“哐当”一声,他丢了一把生锈的刀在地上,师青玄盯着那把刀,睁大了眼。贺玄道:“然后,永远都别出现在我面前。这样,我可以当你在这世上不存在。”

那刻入骨髓的恨意沉淀了几百年,终于到了爆发的巅峰,谁都能看到他那从眼瞳烧出来的疯狂之色,谁都能明白他绝不是说说而已。沉默片刻,师无渡哑声道:“……我自戕。我自戕行不行。”

贺玄道:“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师无渡望望师青玄,喃喃道:“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师青玄却没他那么绝望,忙道:“哥!哥!我们,我们选第一个吧。第一个。”

一阵过后,师无渡冷静下来,道:“不。我选第二个。”

“……”师青玄懵了,道:“为什么要选第二个?咱们都活着不好吗?哥,第一个吧,第二个不行,我真不行。”

师无渡怒道:“闭嘴!你不知道我?要我什么都没了,然后看你变成那种烂泥巴地里的东西,难道我就行吗?!你不如气死我!”

师青玄道:“哥!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说,其实,你想想,咱们……咱们都好活了几百年了,也该……也该……”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了这几百年的好活是怎么来的,羞愧得不敢再说。

贺玄在一旁冷冷看着他们。师无渡好容易才爬起来,抓起那把锈迹斑斑的刀,跌跌撞撞走到墙边,抓住弟弟肩膀,道:“来!”又低声短促地道:“……去找裴将军,求他照应你。”

那刀沉得吓人,又生满铁锈,别说杀人,杀只鸡都难。要是用这样一把刀去割谁的脑袋,割的人和被割的人必然都痛苦万分。师青玄吓得完全握不住,直往地上掉,道:“算了,哥,算了!你不是跟我说过吗,世上人谁都是自己管自己,别人哪会照应咱们啊,从来不都是咱们自己照应自己吗。别给我拿这东西,别给我!”

师无渡喝道:“青玄!别这么没出息!”

随即,苦笑道:“……你哥外号水横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来翻过的天掀过的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天上天下,都是仇家。我死了倒还好说,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不关你事了。我要是没死,却什么都没了,那才是生不如死。我若不是水神官,根本没法照应你,自保都不行,只怕我们兄弟没过两天就……你拿着!”

师青玄简直要吓哭了,失控地道:“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哥,我是真没办法!你别逼我,别塞给我!!!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在这种时候,他居然声嘶力竭地惨叫救命起来,师无渡道:“没事了!不用怕青玄,不如换命和抽法力疼……”

贺玄耐着性子看到这里,突然一脚踢过来。猝不及防师无渡被他一脚踢出几口鲜血,在地上翻了几个滚,站不起来。师青玄吊在墙上喊道:“哥!”

贺玄森然道:“闭嘴!少在我面前表演你们令人作呕的兄弟情了,这里可没人会为你们感动!”

谁知,师无渡大口呕血,忽然翻身,一跃而起,一把掐住了师青玄的脖子。谢怜一惊,登感窒息,血直往脸上冲。师青玄艰难地道:“……哥?”

师无渡咬着齿间鲜血,道:“青玄!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放心不下!我死了你也肯定没法在世上活了,不如跟哥哥一起走吧!”

说着,手下陡然用力,师青玄眼前阵阵发黑,喉中逸出垂死的呻|吟。谢怜心中大骇:“水师难道是真的要把风师掐死?!”

不多时,喉间压力突然一松,大量空气涌入,呛得师青玄连声咳嗽,好容易缓过一口气来。却是贺玄站在他们身边,生生从小臂处捏断了师无渡掐住他脖子的两只手,冷声道:“我给你第三条路了吗?”

师无渡双臂齐断,血如喷泉,却放声大笑起来。贺玄丢废弃之物一般地丢掉他那两条手臂,道:“你笑什么?”

师无渡一振那一双染血的、空荡荡的广袖,道:“我笑你,以为自己稳占上风!你觉得自己隐忍多年到如今,终于报了仇,很痛快吗?”

贺玄道:“看你这幅苟延残喘的样子,的确痛快得很!”

师无渡道:“是吗?那我告诉你,我也痛快得很!”

他用那一双血如泉涌的断臂“抓”住贺玄的衣领,道:“因为我看到你现在这么愤怒,这么痛苦,这么恨,恨得牙都要咬碎了,但你还是救不回你的亲人,你还是只阴沟里的鬼,你再怎么跳脚也没有任何用,因为他们早就全都死了!而我,我弟弟多活了这么久,当了这几百年的神官,现在就算他没得当了,活不了了,那也是他也赚了,还是我赢了!我不比你痛快吗?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听着,贺玄那张苍白的面容渐渐起了变化,仿佛冰冷的荒原上起了鬼火,忽然之间,屋子里的气流似乎都冷了许多。师青玄恐惧至极,哑着嗓子道:“……哥,你别说了,别说了好吗。哥,我的天啊,你在说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贺玄猛地出手,掐住师无渡的脖子,道:“你,分毫没有悔过之心!”

师无渡狂笑道:“悔过之心?哼,笑死人了!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

师青玄惨叫一声,师无渡昂首道:“今天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谢怜还是第一次听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这种解释,即便是头皮阵阵发麻中也惊得呆了。仿佛是被师无渡这种理直气壮死不认错的气势打开了新眼界,贺玄也大笑起来。眼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恐怖,师青玄崩溃道:“……哥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别说了好吗,快住口。救命啊……”

师无渡嚣张之色不减分毫,道:“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哈哈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贺玄便把手放到他脑门上,抓住了他的头发。师青玄魂飞魄散,铁链在墙上撞得铛铛乱响,道:“明兄!明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的错!我哥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哥他疯了,他疯了你看到没有!我……我……你……你……”

想求饶求他发发慈悲,却求不出口,只敢用目光连连磕头。贺玄缓缓望向他,须臾,似乎想起了什么,稍稍冷静下来,止住了动作。

见状,仿佛抓住了一线希望,师青玄松了口气,眼泪终于滚落下来。然而,那泪水还没来得及坠落到地面上,就听贺玄冷酷的声音响起:“你叫错人了。”

说完,他猛一抬手,生生将师无渡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无渡头身分离,鲜血从脖子参差不齐的缺口喷出,远远溅到师青玄身上、脸上,师青玄终于受不了了,疯了一样地大叫起来。

而见一具无头尸站立不倒,十分有趣,那些疯怪人也喜得发起了疯,绕着他打起了转,赤脚丫子踩出一大圈血糊糊的脚印,边转圈、边拍手叫好:“哟哟哟!死了死了!”

“死了死了!嘿嘿嘿!”

师青玄狂叫了不知多久,只叫得魂魄好像都飞了,也不知是何时才停下来的。待到谢怜随着他的意识清醒过来时,他已然在血淋淋的地面上瘫坐了许久。

而贺玄就站在他身前不远处,一手提着师无渡双目圆睁的头颅,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半晌,贺玄淡淡地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

师青玄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神台上的一排骨灰坛,以及地上那两把支离破碎的扇子,许久,讷讷地道:“……我想死。”

贺玄冷然道:“你想的倒美。”

紧接着,贺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师青玄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谢怜的魂魄突然被拽了出来,高高抛起!

坠落下来时,一睁开眼,他正瘫软在一个红衣人怀里。花城一手轻捏着他下颌,吻得正深。怪不得谢怜觉得支撑移魂大法的法力忽然急剧下跌,原来,花城竟是用这种最快捷有效的方式,把他方才借给谢怜的法力又全都吸了出来,成功将谢怜的魂魄召回了身中。

分享到:
赞(27)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怂怂真聪明

    匿名2019/02/14 18:26:26回复
  2. 水师掐青玄脖子是试探贺吧

    匿名2019/02/14 20:59:43回复
  3. 双玄甜哭了啊啊啊qwq

    千千2019/02/14 21:49:28回复
    • ???甜吗……

      小长2019/02/16 13:35:42回复
      • 其实很甜,十五度知道贺玄舍不得杀师青玄

        阮南烛2019/02/23 11:55:50回复
  4. 你骗人,双玄一点也不甜

    干燥的果冻2019/02/27 22:15:42回复
  5. 甜哭了

    二狗2019/04/07 21:34:29回复
  6. 这章真的甜。

    死也要嗑双玄2019/04/10 18:48: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