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合灵柩棺舟出鬼海

然而,谢怜却因为过分紧张,过分心虚,仍是紧闭双眼,浑然未觉。

上次水中渡气,是花城主导的。他动作太强势,吻得太重,谢怜事后也不敢多回忆,只记得嘴唇肿痛酥麻。这次由他主导,却是小心翼翼,只是轻轻贴住,不敢多用力分毫,仿佛生怕把花城弄醒了。可是再一想,他本来目的不就是为了要把花城弄醒吗?而且吻得太浅,唇瓣彼此之间贴合不紧密,气息泄露,岂非徒劳无功?

于是,谢怜仍是闭着眼,一面心中高速默诵道德经,一面微微分离了唇,轻吸一口气,再次贴上。

这一次,比前一次吻得更深,谢怜含住花城那两片微凉的薄唇,缓缓渡入气流。

过程中,他始终闭着眼,不敢多看,在渡了五六口气之后,想着该再按一按花城的胸口了,谁知,睁眼一看,正正好迎上了花城睁得极大的一双眼。

“……”

“……”

谢怜双手还捧着花城的面颊,四唇刚刚才分离,双方唇瓣上都还残留着柔软酥麻的触感。一时之间,两人皆是化成了石像,仿佛一阵风吹过,就都碎了。谢怜固然是已经惊得呆了,一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花城又何尝不是惊呆了?

谢怜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当场脑部溢血身亡,好半晌才道:“三郎,你醒了。”

花城没说话。

谢怜一下子放开双手,向后跃出数丈:“……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想给你……”

给他什么?给他渡气?

鬼会需要渡气吗?这话他自己说的人都不信!

谢怜卡住了,花城也一下子坐了起来,朝他伸出一只手,似在强作镇定,道:“……殿下,你,先冷静。”

谢怜双手抱着自己脑袋,整个人都稀里哗啦的,最终,双手合掌,对花城猛一鞠躬,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喊完,转身,拔腿就跑,落荒而逃。花城终于回过了神,起身追上来,在他身后喊道:“殿下!”

谢怜捂着双耳,边跑边高声忏悔:“对不起!!!”

死!快点死了!不死就挖个坑假装已经死了!

他跑得飞快,瞬间冲进密林深处。跑着跑着,突然迎面飞来一只利箭似也的东西,谢怜眼下虽然大受刺激,身手反应却是半点不差,甩手一抓便抓住了一根骨刺,他猛地刹步,向来袭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望见,只看到簇簇簌簌而动的灌木。有危机四伏,他一下子冷静下来,转身往回跑去。道:“三郎!”

花城原本就紧跟着他,这一转身险些撞进花城怀里。谢怜抓过他的手就往丛林外奔,道:“快跑,森林里有东西!”

原本追着他跑的花城又被他拖着跑了回去,回到海滩,谢怜才松了口气,道:“还好,还好,没跟过来。”

花城也道:“嗯,岛上是有些小东西,不过没事,不会跟过来的。”

听了这话,谢怜一下子想起,花城怎么会怕这种东西?低头一看,自己还抓着他的手,又僵了,赶紧松手跃开。

二人中间隔着几尺,默默无言了一阵,花城叹了一声,扯了扯衣裳的领子,道:“方才真是多谢哥哥救我了。人身实在是有诸多不便,下个海还喝了几口水,咸死了。”

谢怜可没那么傻,知道这是花城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当然也只好顺着下了,低头含糊地道:“没有,没有。”

顿了顿,花城又道:“不过,哥哥做的有点不对。”

谢怜一怔,讪讪地道:“不对吗?我……以为渡气就行了。”

花城道:“嗯。不对。今后可不要随便对别人这么做,不然可能……”

不然,可能不但没救成人性命,反而害了人性命。他说的一本正经,谢怜一阵羞惭,暗幸以往没做过这事,不然就真的罪过罪过了,忙保证道:“不会了,不会了。”

花城点头,莞尔。虽然谢怜心内是很想请教花城,究竟怎样渡气才是对的,但他哪里还敢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先暗暗记下,望望四周,道:“这岛竟果真是个荒岛,没有半点人烟么?”

花城道:“当然。这里是黑水鬼蜮的中心,黑水岛。”

他很笃定。血雨探花和黑水沉舟,这两位绝应当是认识的,谢怜道:“三郎以往来过这里吗?”

花城摇头,道:“没来过。不过我知道有这么一座岛。”

谢怜蹙起了眉,道:“不知风师大人他们漂到哪里去了,在不在岛上。”

此地是南海黑水鬼蜮,是人家的地盘。裴茗主场在北方,地师非是武神,风师什么状况更不用说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惹上了黑水玄鬼,能与之抗衡的也就只有水师了。但师无渡的天劫还不知何时到来,形势实在不乐观。谢怜问道:“三郎,那位黑水玄鬼,脾气大么?如果有神官误闯他的领域,进了他的家门,他会怎么样?”

花城道:“难说。不过,哥哥也应该听过那句话。陆上我为王,水里他做主。在黑水鬼蜮,我也是要忌惮三分的。”

非但有非主场的因素,同为当世之绝,怎么说也得给另外留一点薄面,日后好相见。谢怜道:“那我们得赶快离开了。”

绕着这岛粗略走了一圈,期间二人没深入森林,谢怜喊了一阵,没听到风师等人的回应,花城道:“大概他们并没漂到黑水岛来。”

两人又来到海滩边。海面上死气沉沉的,谢怜路上捡了一块木头,远远抛了出去。这样一截木头,照理说是可以浮在水面上的,然而,落在数丈之外的水面上后,瞬间就沉没了。谢怜回头望着密林,道:“看来,伐木成舟是断然不行的了。缩地千里也没法用,咱们要怎么离开这个岛?”

花城却道:“谁说不行?”

谢怜道:“可是,只有收敛过死者的棺材木,才能在黑水鬼蜮浮起……”未完,立即想起,棺材,这里到处都是树木,死者,眼前不就有么?

果然,花城笑道:“我躺进去不就行了?”

虽然他是笑着的,谢怜心口却莫名微微一酸。

花城平摊掌心,弯刀厄命便出现在他掌心。说做就做,二人开始挑起了木材。因为并未深入森林,所以没遇到潜伏在暗处的东西,一会儿便砍倒了好几棵树。转眼,忙活了一日,天色渐暗。二人分工合作,有什么活都抢着干,效率奇高,晚间,棺材差不多就造好了。

谢怜一路上只吃了半个馒头,早已饥肠辘辘,但想着尽早做好棺材尽早走,看棺材成型了才找了个借口去抓鱼。但黑水鬼蜮的水里,怎会有鱼?无功而返,转而去了森林边缘,在不算危险的地带摘了些野果。谁知,回来的时候,花城已经生起了一堆篝火,坐在火边,一手托腮,一手拿着一根树枝,叉着一只野兔正在烤着。

那野兔已经处理干净了,烤得表皮微焦直流油,香脆金黄的,肉|香四溢,诱人至极。见谢怜回来了,花城微微一笑,挪开了手,递给他。谢怜接了,把果子递给他,道:“都能吃。”

二人都是湿淋淋的,除了在海水里浸泡过,也被汗水沾湿了衣裳,但都很有默契地没提脱衣服烤干的事。那野兔肉果然外焦里嫩,轻轻一咬,牙齿发烫,却不能停下,唇齿留香。谢怜还是分了一人一半,叹道:“三郎手艺很好。”

花城笑道:“是吗?那可谢谢哥哥夸奖了。”

谢怜道:“是的。无论是做木工还是做食物,我没见过比你更好的。那位金枝玉叶的贵人,真是几世修来的福缘啊。”

他说这话时,仿佛在很专心地吃兔,却没听到花城那边的声音了。半晌,才听花城淡声道:“我能遇上他,才是我几世修来的。”

“……”

谢怜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仿佛啃得更专心致志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花城在叫他:“哥哥,哥哥。”

谢怜茫然道:“什么?”

花城递了一方帕子过来,谢怜这才发现,他啃得用力过猛,半边脸上全都是油,滑稽至极,登时微窘,接过帕子擦掉。花城把另一半野兔也递过去,道:“哥哥想是饿得狠了,别急。”

谢怜接过,微怔片刻,还是没忍住,道:“三郎,那位贵人,究竟是怎样的人物?你怎会追不上?”

他是真心觉得,花城要是想得到什么人,世上绝没有谁能抵挡得住他的攻势。那日花城却说,他还没追上,不禁略感郁闷,心中对那位鬼王好逑之人生出一种异样的情绪。大概是觉得对方非常没有眼光,或者身在福中不知福。花城道:“说来不怕哥哥笑话。我不敢。”

不知是出于打抱不平的心,还是怕花城妄自菲薄,谢怜认真地道:“你有什么不敢的?你可是绝境鬼王,血雨探花。”

花城哈哈笑道:“什么狗屁鬼王,我要真这么厉害,早几百年就不会给人吊起来打还什么都做不了了,哈哈哈哈……”

谢怜道:“诶,话不能这么说,人人不都是这么练过来的嘛……”说完就想起,他当年飞升之前,好像并没有经历被人吊起来打的这个阶段,轻咳一声。花城道:“他见过我最狼狈不堪的样子。”

谢怜道:“那我很羡慕啊。”

听他这么说,花城望了过来。谢怜不吃了,温声道:“你这种想法……我算是能理解吧。”

顿了顿,他道,“我也有段日子过得不顺心,那时候就常想,如果有人见到我这样在烂泥地里打滚、爬都爬不起来的模样,还能爱着我就好了。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人,我也不敢给别人看。

“不过,既然是三郎向往之人,我想,即便见过你最狼狈不堪的样子,也不会说,啊,这人也不怎么样嘛,这种话。”

他凝神道:“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我,很……欣赏三郎,所以,想了解你的一切。所以,我觉得很羡慕,有人在那么早就看到过那样的你,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缘。而缘能续与否,三分看天意,七分凭勇气啊。”

篝火烧得噼啪作响,好半晌,两人都没再说话。谢怜轻咳一声,揉了揉眉心,道:“我是不是说太多了,不好意思。”

花城道:“没有。你说的很好,很对。”

谢怜松了口气,赶紧又抱着野兔啃了起来。花城道:“不光如此,还有很多缘故。”

谢怜自觉说了太多,只想赶紧结束这个话题。而且,他搞不明白刚才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么多,鼓励花城去勇敢追求他心爱之人吗?他又不是掌姻缘的神官,只道:“嗯……”

一席话后,两人之间气氛略显微妙,匆匆吃完,继续干活。不多时,棺材就正式完工了。

花城把崭新的棺材推下水,随即轻巧地翻了进去,坐在里面,这么长这么重的一块木头,果真浮在水面上没沉下去。那棺材打得不算宽,谢怜提着道袍下摆迈了进去,只觉无处可坐。这时,天边闷雷阵阵,乌云滚滚,紫色的闪电时隐时现,不知何时就会一个霹雳炸响耳边,空中飘下了细细的雨丝,且越来越密集,眼看着一场暴雨将至。

幸好二人干活时没偷懒,把棺盖也一起打了,不然这棺材推上海,不一会儿就灌满雨水,咕咚咕咚沉底了。

两人对视一眼,谢怜低声道:“得罪了。”

花城也不多说了,棺内躺下,谢怜也躺了进去,带上棺盖。仿佛吹熄了灯,陷入一片漆黑。

棺舟出海,浮浮沉沉地漂了一段路。棺外,暴雨狂敲棺盖,棺内,二人一语不发,挤在一处狭小的空间内,难免紧贴肢体,随波逐流,翻来覆去。谢怜一手撑着棺材边缘,想尽量多腾出一点位置,脑袋在木头上轻轻撞了几下,花城却一手伸出,放到他背上,压到自己胸口,另一手护住他的头。谢怜连喘气也不敢太急促,道:“三郎……要不然,我们换一换?”

花城道:“换什么?”

谢怜道:“……你在上面,我在下面。”

花城道:“上面下面不都一样么。”

谢怜怕压着他,道:“咱们这一路少说也得漂一天,你这身体只有十七八岁吧,我怎么说也是个武神,重得很……”

话音未落,他道:“三郎,你……别突然变大啊。”

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但他能感觉贴着他的花城起了变化,虽然这变化极其微妙,但他就是很敏锐地觉察到了,猜测花城大概是变回了他的本相。果然,花城开口,那笑低低的,的确是他本相的声音。谢怜趴在他胸口,无奈,不过这么一来,也冲淡了莫名的尴尬。他轻轻抬腿,想挪一下位置,改变姿势,花城却忽然不笑了,沉声道:“别动。”

谢怜定住,正在此时,一声巨响,二人所乘的棺舟突然猛地一沉。谢怜愕然道:“怎么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二人陡然间在棺内翻了一圈,竟是那棺舟整个儿地翻了一轮,幸好还没漏水,但再多来几下,也保证不了了。花城按着他,道:“有东西盯上这棺舟了。”

分享到:
赞(49)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怜怜在花花面前有好多小心思啊,和情妹一样了

    匿名2019/01/29 14:27:15回复
    • 有点吃醋了

      匿名2019/02/26 18:53:12回复
  2. 血雨怂花哈哈哈

    匿名2019/01/31 11:19:57回复
  3. 他凝神道:“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北宇2019/02/14 15:57:34回复
  4. 哟哟哟,怜怜知道自己在下面

    匿名2019/02/16 09:17:01回复
    • 哈哈哈哈你在上面,我在下面这个样的话很让人误会啊

      小长2019/02/16 12:52:20回复
  5. 到底谁该在上面啊!!!!为啥跟介绍里面不一样?

    巍澜 美人攻与雅痞受2019/03/08 23:08:49回复
  6. 话音未落,他道:“三郎,你……别突然变大啊。”
    这这这,我还以为要开车了呢

    匿名2019/03/29 22:02:32回复
  7. 谈心这段超喜欢,哈哈。

    匿名的我2019/05/13 11:52:09回复
  8. 怜怜有点吃醋了哈哈哈~你会在下面的不着急(ง •̀_•́)ง

    陈栎媱2019/06/03 13:11:48回复
  9. 这棺材里到底是个啥姿势,想象不出来

    匿名2019/06/04 23:26:37回复
  10. 啊呀呀呀我脸红了……

    匿名2019/06/22 14:30:28回复
  11. 疑车无据

    匿名2019/06/29 02:52:28回复
  12. 阔爱阔爱啊哈哈哈哈

    三郎与他的怜怜~2019/07/12 12:57:26回复
  13. 棺舟出海,浮浮沉沉地漂了一段路。棺外,暴雨狂敲棺盖,棺内,二人一语不发,挤在一处狭小的空间内,难免紧贴肢体,随波逐流,翻来覆去。谢怜一手撑着棺材边缘,想尽量多腾出一点位置,脑袋在木头上轻轻撞了几下,花城却一手伸出,放到他背上,压到自己胸口,另一手护住他的头。谢怜连喘气也不敢太急促,道:“三郎……要不然,我们换一换?”

    花城道:“换什么?”

    谢怜道:“……你在上面,我在下面。”

    花城道:“上面下面不都一样么。”

    谢怜怕压着他,道:“咱们这一路少说也得漂一天,你这身体只有十七八岁吧,我怎么说也是个武神,重得很……”
    话音未落,他道:“三郎,你……别突然变大啊。”秀秀一定是故意的

    一脸姨母笑的林秋石2019/07/12 22:30: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