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笑戏言乱我亦乱卿

师无渡猛地被他一推,堂堂水师,险些跌坐在地,狼狈不堪,愕然不已,半晌,才道:“青玄,是哥哥。”

师青玄吼道:“我知道是你!!!”

既然知道是师无渡,并非神智昏乱识人不清,那为何还这副反应?

师无渡又伸手:“没事了……”师青玄一把打开,道:“没事个屁!怎么可能没事!你别说话了,啊!我受不了!”

此言一出,不光师无渡,一旁的灵文和嘱咐了属下才回来的裴茗脸色都变了。裴茗道:“青玄,你别胡闹,你说这话不是往你哥脸上扇耳光、心里倒砒|霜吗。”

平素师青玄听到裴茗开口,非呛他两句不可,眼下却是抱头不语,根本不理,鬼上身一般自顾自喃喃道:“我什么都不想听。你也别说了。你让我冷静一下。你走吧。你赶紧走吧!!!”

师无渡终于忍不了了。

他喝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灵文也道:“风师大人,有事你就说出来,说出来也好解决……”

师青玄怒道:“你们听不懂我说什么吗?!你们都滚,都滚行不行!!!啊!!!啊!!!!”他疯了一样地咆哮着,喊着喊着,竟是吐出了一口鲜血,谢怜道:“风师大人!”

师无渡一把握住他的脉,探了片刻,霎时神色变得比鬼还恐怖,似乎当场也要吐一口血出来了。谢怜道:“水师大人,风师大人怎么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探,师无渡却猛地把他的手打开,怒目而视,似乎绝不能让谢怜探清师青玄身上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随即,他对弟弟道:“你病了,你被吓坏了,我带你回去治病。一定可以给你治好的。”

师青玄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我没病。我是不是病了,你应该最清楚!你不要以为我疯了,我清醒得很,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师无渡抓着他就往车上拖,喝道:“你不懂,不要瞎说。”

师青玄狂叫起来:“明兄,明兄救我,太子殿下救我!”

他伸出双手,一手抓一个,谢怜和明仪都握住了他伸来的手,师无渡却又将他蛮横地拖走了,道:“走吧,没事了,哥哥在这儿。”

师青玄仍在大喊大叫,裴茗和灵文帮着师无渡按住他。明仪道:“你弟弟不想跟你回去!”

谢怜也道:“那白话真仙还没解决,水师大人您打算……”

师无渡厉声道:“什么白话真仙,压根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他病了,脑子糊涂了,仅此而已!”

谢怜道:“可是风师大人……”

师无渡打断他们,道:“这是我弟弟,难道我不会为他好?我家里的事,不劳二位外人费心!烦请二位大人也别在外乱说,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说完,便在师青玄面前一挥手,拂面而下,拂晕了强行带上金车。他话虽然难听,却听得谢怜一怔,是这个理,毕竟,师无渡才是师青玄的亲哥哥,他难道还会害师青玄?况且,还有另外两个神官陪着一道呢,跟他们回去才是最安全的。人家家里人都出面了,外人又怎好再继续插手?

那裂为两半的风师扇落在地上无人问津,灵文将它拾起,对谢怜二人道:“太子殿下,地师大人,莫要见怪,水师大人也是关心则乱,这事属家事,家丑不可外扬,还望二位守口如瓶。他日定当给二位大人赔罪。”几句寒暄,也匆匆上了车。那金车轰隆轰隆,平地起飞,升腾起来。望着那一道烟霞渐渐消失在夜空中,谢怜这才确定,水师居然真的就这么把风师带走了,而他们,在折腾了这许久后,也居然真的就这么被丢在此地了。

明仪转身要走,谢怜回过神来,道:“地师大人!”

明仪顿足,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花城的事,我不会说。”

谢怜松了口气,道:“多谢。你上去看看风师大人么?”

明仪一点头,转身继续前行。虽然谢怜也很担心风师,但上天庭医仙大能都比他有用,而且师无渡必定不愿让外人见到弟弟的狂态,怎么想,眼下也不是探望的好时机。反倒是方才花城突然离去,更叫人难以放心,权衡片刻,还是决定先去找花城。打定主意,谢怜离开倾酒台,飞速赶起了夜路。可用不了缩地千里,也没有铜马金车,能靠的只有这一双腿,在山路上奔走。一边走一边心想:“三郎那边到底遇到什么情况了?方才瞧他神情、听他语气,似乎事态不轻。希望这次我能帮上他一点忙吧。”

行了不到一炷香,忽然,他觉察前路妖气弥漫,视物不清,不由放慢了脚步,心道:“不会吧。又遇到什么东西了?”

站在路边,静观其变,许久,前方妖气中,传来了一阵奇异的号子声。

“噫吁嚱、噫吁嚱。”

“噫吁嚱、噫吁嚱。”

前方道路尽头,影影绰绰地显出了一个极为高大的黑影。

那黑高高的,似还有虚影浮动,看不出究竟是什么,谢怜从没见过这种形状的东西,但的确是个庞然大物。他不由得警惕地退后一步,左手若邪蓄势待发,右手放到了芳心剑柄上。

须臾,那庞然大物从迷雾中缓缓现出了真形。谢怜微微睁大了眼。原来,竟是一抬华丽的步辇。

那步辇甚为瑰丽,金色华盖垂下精致的流苏和飘逸的纱幔,若是有谁坐在上面,定然会被遮挡在一片旖旎的红幕之中,只映出一个引人遐想的影子。抬着那步辇的,竟是四具骨架异常高大的黄金骷髅,“噫吁嚱”“噫吁嚱”地喊着号子,正在赶路。每一具骷髅头骨边都漂浮着几团悠悠的鬼火,转来转去,似乎是用于照明的,因为每当到了太黑的地方,那鬼火就忽然烧得极旺。

这景象太过古怪,妖里妖气的,谢怜不由瞠目,心道这莫非是遇上哪家的鬼小姐出去和情人幽会了?连忙退到路边,让开了道。谁知,那四具黄金骷髅却抬着那华丽的步辇,停在了他面前,齐刷刷转过了头骨。

一具黄金骷髅下颌骨咔咔作响,不知从哪儿发出了人声,哆哆嗦嗦地道:“城主大人让我们来接仙乐国的太子殿下。那位殿下是您吗?”

“……”

城主大人,应当是花城了。谢怜的手从剑柄上挪了下来,道:“是我。”

咔咔咔。骷髅们似乎极为欢欣,放低了步辇,道:“上来吧,出发啦!”

难道要让这四具黄金骷髅抬着他去见花城?谢怜硬着头皮道:“这……不太方便吧?”

“没有呀。哪里不方便,咱不就是干这个的。”

“殿下,请上来吧!城主大人等着您呢。”

于是,谢怜小心翼翼地迈上了那步辇,撩起纱幔,坐了上去,道:“有劳了。”

黄金骷髅们乐了,咔咔地不知在说什么,抬高步辇,这便在山路上颠了起来。

那步辇上设了锦缎软座,甚为舒适,谢怜正襟危坐于中央,总觉得一个人坐略宽。那些黄金骷髅们抬着步辇看起来颠来倒去摇摇晃晃,实际上坐上来之后,却是很稳,行得极快,比御剑飞行还快,且除了那些黄金骷髅喜欢喊些奇怪的号子,几乎毫无声息,比那轰隆轰隆的铜马金车安静多了,更显诡秘。

从前,谢怜为太子时,也偶乘步辇出行。那时年岁尚小,坐在父亲或母亲的腿上,由精挑细选的宫人们抬着,前呼后拥,甚是威风,长大一点就不怎么爱坐了,这还是第一次被这些东西抬着跑,不免感受奇特。跑了一阵,忽觉前方有一群幽绿色的鬼火透过纱幔映了进来,前方传来阵阵窃窃私语,道:“来者何人?要从这片坟地过,不得留下点什么吗?”

竟是遇到了拦道的野鬼,而且是黑吃黑、鬼吃鬼,还吃到花城头上来了,骷髅们咔咔地笑道:“你们想留下点什么?”

谢怜正想着要不要出去解决一下,却听那些细细的声音尖叫起来:“啊哟哟哟哟对不住!瞎了咱们的狗眼不知道是花城主他老人家的辇!回坟里去,都回坟里去!各位大人随便过,大人有大量,请随便过!”

黄金骷髅们道:“晚了晚了,城主大人交代过,坐在辇上的这位殿下一点儿也冲撞不得。眼下耽搁这位殿下赶路了,你们自己说说该怎么办吧!”

听四周登时一片鬼哭狼嚎,谢怜实在忍不住了,出声道:“那个,算了吧。既然赶路,就别管这些了。”

骷髅们道:“既然殿下这么说,那便放过它们好啦。便宜你们了!”

谢怜又道:“不过,切记不可拦路加害行人。”

野鬼们喜道:“没有没有没有,保证绝对从来没有!谢谢这位大人!”

骷髅们喝道:“走啰!”

过去时,谢怜隐隐听到从地下传来女鬼们嘀嘀咕咕的好奇声:“哎,你们说,这辇上坐的究竟是哪位殿下?我还从没听说花城主这抬黄金辇载过别的人呢。”

“若是女子,倒好想了。偏生是男子,真叫人奇怪。”

谢怜心想:“有什么奇怪的?”

下一刻,便听那些女鬼道:“是啦。我以前就说,这辇肯定是要给夫人坐的嘛!”

………………

连日奔波,谢怜坐在辇上,微觉困意,以手支额,小憩片刻,又过了一阵,觉察到步辇又停了,谢怜迷迷糊糊地道:“怎么了?”

他以为是又遇到拦道的野鬼了,话音刚落,那步辇微微一沉,却是一人上来了,挑起纱幔,轻声道:“哥哥?”

谢怜揉了揉眼睛,眯起眼,向外望去,道:“三郎?”

来人自然是花城。他见了谢怜这般方醒未醒、朦胧不清明的模样,微微一怔。谢怜有点不好意思地坐起来,轻咳一声,道:“一不小心睡着了。”

随即,花城笑了,也坐了上来,道:“哥哥是太累了。挤挤。哥哥莫怪。”

谢怜点头,努力往右边坐,想给花城多挪出一点位置,花城却伸手揽住他右肩,往回带了带,道:“不必了。够宽了。”

事实上,不够的。这步辇也是做得巧,一人坐宽了,两人坐却又有点挤了,除非像谢怜小时候那样,一个人坐另一个人腿上,那才刚刚好。谢怜道:“你方才离开的可巧,上天庭一下子下来了三个神官。”

花城哼道:“三颗毒瘤是么。我早料到了。”

谢怜开玩笑地问道:“莫非就是因为这个才跑的?”

花城也开玩笑地回道:“不,我是去叫车了。如何,哥哥,我这幽冥鬼车,是不是比上天庭神官那些铜马金车要有趣得多了?”

谢怜道:“有趣,有趣得很。”笑了几下,想起风师异状,又笑不出来了,正了颜色,道:“对了,三郎,方才你要跟我说的,是什么事?”

不经意间,二人对上了视线。花城还揽着谢怜右肩,未曾松手,仿佛正将他搂在怀里。若从外看,只能看到步辇纱幔内两个交叠的人影,依偎在一处,不分不离。而红幕之内,花城笑了笑。

他道:“哥哥,成亲吧。”

“……”

谢怜茫然道:“……啊?”

如此凝望,如此言语,近在咫尺,无处可避。登时,谢怜眼前五颜六色,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了。比僵尸还僵。

见他这幅形状,花城收回了手臂,嘻嘻地道:“开玩笑的。哥哥被吓到了吗?”

“……”

谢怜好容易才回过了神,道:“……你太顽皮了。怎么能拿这种话开玩笑?”

岂止是被吓到。简直吓得他险些心脏骤停。竟是带上了一丝连自己也没觉察到的微愠。

花城哈哈道:“我的错。”

他伸直了一双长腿,交叠起来,架在前方,晃晃靴子,银链相撞,发出叮当清响,果真顽皮得很。若在以往,谢怜会觉得他这少年心性很有趣,很可爱,现在却不知为什么,被那声音扰得静不下来,莫名其妙烦恼不已,怔了半天,忍不住在心里又说了一次:“怎么能拿这种话开玩笑呢……”

不过,想想也对。正是因为真的不在意,所以才能拿来开玩笑。

花城注意到他神色有异,一下子坐正了,道:“殿下,你别在意,刚才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

见他如此郑重道歉,谢怜反倒内疚了,心想:“莫不是傻了,一句玩笑话罢了,有甚大不了的。况且三郎只是说‘成亲吧’,又没说和谁成亲,你又是想到哪里去了。快回来!立刻!马上!!!”

在心里猛呼了自己几巴掌后,定定心神,谢怜笑道:“不不不,你有什么错的?别误会,我方才是在想风师大人那事,所以神情严肃了些。”

花城道:“哦?水横天都下来了,他那事应该解决了吧。”

两人都极为配合。谢怜认真思考起来,轻轻摇头,道:“三郎,你当真觉得,这事解决了吗?我总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师青玄一向对其兄敬爱有加,方才脱险,一见其颜,却是这个反应,不由让他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那个哄骗师青玄打开门的人,会不会就是师无渡?

虽然师无渡当时应该是和灵文、裴将军他们在一起的,但法力高强的神官,若要使用分|身术去做什么事,也不是特别困难。他正想继续对花城述说自己的一些疑虑和猜测,花城却道:“不。这事已经结束了。”

他语气笃定,谢怜不由一怔,道:“三郎?”

花城凝视着他,道:“哥哥,你信我吗?”

谢怜也凝视着他,道:“我信。”

花城缓缓地道:“那么,相信我:风师,水师,地师,灵文,裴茗。这些神官,你离他们越远越好。”

分享到:
赞(15)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花怂啊

    小长2019/02/16 10:58: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