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劫杀

蜡黄发青的肤色慢慢被洗去,他下巴上像是被削去一层肉一样,拿下了一个温客行从没见过的东西,刀刻一样的骨头轮廓便显露出来。
温客行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看着他十指如飞地卸着脸上的易容——

不像那洛阳城里笑靥如花一般的小公子,也不像那洞庭楼上黛眉香腮的清倌红人,这是一张男人的脸,谈不上颜色,只有黑白——苍白而削瘦脸颊,嘴唇薄如一线,也仿佛没有血色一般,眉眼的轮廓很深,睫毛浓密,半遮住他那双浓墨重彩的眼睛。
是的,那一瞬间温客行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词——浓墨重彩,那眼中像是沉淀了化不开的黑,只在角度变化的时候,才流过一层似有似无的、内敛的光华来。

他忽然发现,其实对方一辈子都不将那易容卸下来,在自己心里,也从来就应该是这样一副模样,如今看到他长得竟如自己想象中的感觉别无二致,就像是……已经认识了他很久很久一样。

温客行无意识地喉头滚动了一下,开口道:“阿絮……”
周子舒不在意地“嗯”了一声,将脸上遗留下来的最后一点易容抹干净,这么长时间一直带着这东西,他都快以为那就是自己的脸了,骤然将那些东西都抹下去,竟然还有些不适应。原本打算顶着这张脸就这么过了,谁知道麻烦这玩意简直如影随形,以后的日子难道又要三天两头换一张人皮面具么?
他顿时又心情不好了

温客行润润嘴唇,低声道:“我……有没有说过,我其实是喜欢男人的?”

周子舒用一种“废话,难道我不知道”的表情瞥了他一眼,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丢到温客行怀里,吩咐道:“不想继续麻烦就带上。”
那人皮面具做工甚是精良,若是平时,温客行还会大感兴趣地研究一番,然而此时,他却连看都没看那东西一眼,只是紧盯着周子舒不妨,口气极严肃正经地问道:“所以你这是打算色/诱我么?”

周子舒活了这么大年纪,自觉从头到脚都是个纯爷们儿,还真没被一个男人用这么猥琐的目光和这么郑重地口气调戏过,他一直觉着温客行不是眼神有毛病,就是心眼有点问题——要么是心上少开了俩洞,要么就是开豁了,不然怎么满大街的漂亮姑娘小伙子他不纠缠,专门绕着自己恶心人玩呢?
于是不理会他,边走,边又摸出另一张人皮面具扣上。

温客行眼前便上演了一场从美男子到一个猥琐斜眼中年人的乾坤大挪移,只觉他自己的五脏六腑也跟着翻了个跟头,恨不得把眼睛按在水里洗一洗,眼前所见简直是惨绝人寰,便叫嚷着:“太伤眼了,你给我换一个!”
说着,便伸手去要代劳,帮他揭下去。
周子舒觉得他是无理取闹,一侧脸闪了开去,谁知温客行执着极了,不依不饶地追上去——于是刚刚一致对外的两个人,在外患暂时已去的情况下,便又重新恢复到了内斗的状态里,你一招我一式地在原地难分难解地打了起来。

周子舒一拳打向温客行锁骨,温客行却不躲不闪,周子舒没打算真的把他打残了,电光石火间将拳头往上移了两寸,擦着他的肩膀过去,温客行却趁此机会抓住了他的手,眉开眼笑地说道:“哎,商量件事,我瞧你也是个光棍,咱俩就凑合了吧?”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那么一种笑嘻嘻的模样,眉眼弯弯,像是故意不让人看出他的眼神表情一样,故意不叫人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周子舒便不耐烦地问道:“我要你干什么用?”

温客行凑近了他,将他的手举起来到自己下巴的高度,轻轻地用自己的下巴尖蹭着,然后趁周子舒一身鸡皮疙瘩奋力抽手的时候,忽然出手将他脸上的面具摘了,丢在一边,压低声音问道:“你说干什么用?”

周子舒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地看了温客行片刻,忽然便笑了起来,他那脸苍白的地方太过苍白,浓重的地方太过深邃,总叫人觉得有那么一点薄情寡义的样子,唯有笑起来的时候,眉目舒展开,嘴角似留下一点刻痕,浅淡苍白的嘴唇浮上几乎看不出的颜色,竟不知为什么,显得有些可爱起来。这可爱的男人同样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反问道:“养着你,留着闹饥荒的时候宰了吃肉么?”

他低低沉沉如耳语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温客行几乎头皮一炸,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他说了什么,便重重地挨了一脚,膝盖一软,差点直接来个五体投地,周子舒甩开他大步离开,又摸出一张人皮面具带上——简直比刚才那个还要丑得天怒人怨。
大摇大摆得意洋洋地走了。

且说这两位大爷悠哉游哉地离开打情骂俏去也,张成岭正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思索人生,他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顾湘一把拎了后领丢在一边,随后温热的血扑在他脸上,四下尖叫炸起,顾湘一张俏脸上满是肃杀,手中的匕首正往下滴着血,脚底下是方才那拉着琴四处走的黑衣琴师的一只手……还有断成两截的一条小花毒蛇。

那琴师惨白着脸跳窗户逃走了,顾湘用心知此地不宜久留,便拉起张成岭,对曹蔚宁说道:“走,离开这里!”
她话音才落,只见不知从何处冒出十来号黑衣人,每个人手上都拿了一个钩子——这是第二批毒蝎死士到了!

酒楼里连店小二在内,所有人都在事情变得更加不妙之前撤退了,饭前都来不及收。曹蔚宁一叠声地问道:“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忽然冒出来?他们要干什么?”

顾湘手中握着匕首,一双眼慢慢地在毒蝎身上扫过去,感觉手心微微有些汗,便将手中匕首轻轻地转了一个弧度,心中暗暗叫苦。他们竟在这个时候遭遇毒蝎死士,冲杀出去容易,可万一她看着的时候,叫这小鬼有个三长两短,以她家主人的风格,还不得活活拆了她?

毒蝎们似乎对顾湘也颇为忌惮,慢慢地从四面八方靠近过来,顾湘余光扫到神色茫然的曹蔚宁和明显没什么战斗力的张成岭,真觉得风萧萧兮“二水寒”,这就是她人生中最倒霉的时刻。
便简短地对曹蔚宁道:“你忘了么?毒蝎的死士,要杀那小鬼。”

曹蔚宁“啊”一声,想起来了,高家庄的那几个死人,就是这造型,于是立刻戒备起来,抖出长剑,对一边的张成岭吩咐道:“别离开我身边。”

顾湘纤秀的双眉一拧,决定先发制人,手中扣上一把暗器,不要钱一样地便洒了出去,然后混战开始了——

周子舒怀疑顾湘是“鬼谷紫煞”,这小姑娘年纪不大,手段却不少,武功也绝对不弱,曹蔚宁虽然诗词歌赋上的本领让人蛋疼了一点,毕竟也是清风剑派这一代人里最拿得出手的高徒,而且从未因为不务正业的读书活动而耽误练功夫,两人联手,实力的确是不俗,即使对方是毒蝎的死士,也能放手一搏。
可毁就毁在,还要护着个小累赘张成岭。

顾湘这辈子杀人放火从没这么束手束脚过——只见曹蔚宁被一个死士缠住,不提防,叫另外一个绕过了他,向张成岭扑过去,情急之下,曹蔚宁一把拎起张成岭,扔给顾湘,顾湘“哎哟”一声,只得接住,可那怎么也是百十来斤重的个人,她被冲撞地往旁边退了三四步,好容易稳住,期间挑死了一个差点勾住她头发的毒蝎,鞋尖上弹出的暗器弹出在另一个毒蝎的小腹上,后者没死透,还不依不饶,又被她补了一下,这才去见了阎王。
刀光剑影擦着张成岭的头顶耳边而过,他隔一会就疑神疑鬼自己是不是被割掉了什么地方,须得伸手摸摸,然后忍受顾湘和曹蔚宁两个,把他像麻袋一样丢来丢去,在空中翩翩飞舞,简直头晕眼花。

等着一场混战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顾湘的裤脚已经被对方的血全染红了,她腰上还挨了一钩子,幸好闪得快,不然小美人就变成两半的小美人了,一张俏脸失了血色,曹蔚宁也比她好不到哪去,狼狈极了。
这一片地方,几乎就只剩下他们三个活物。
顾湘当机立断道:“立刻走,不然麻烦更多,快!”

曹蔚宁和张成岭对视一眼,都心有余悸,才要跟着她离开,然而只听墙角处有人呻/吟一声,张成岭回过头去,见那讨饭的老乞丐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已经吓得快要尿裤子,装着铜钱的破碗倒下,铜钱撒了一地,都叫血水泡了,老乞丐站都站不起来,声音变了腔调,颤颤巍巍地道:“杀、杀人啦!”

曹蔚宁毕竟是名门正派出身,从小受着仁义礼智的教育,当下就一皱眉,心道这可不好,方才一个不留神,竟然连累了这位老人家,便上前去,问道:“老人家,你可曾受伤?”
那老乞丐双目无神地抬头看着他,半晌,才张口道:“啊……”像是已经吓得不会说话了。

张成岭便也走上去,轻声道:“老爷爷,你快跑吧,坏人就要来了。”
他刚才给过老乞丐一个铜板,对方这会儿还认得他,便一边说着:“哎哟,哎哟,死人啦!”一边去抓张成岭的胳膊。顾湘冷眼旁观,忽然眼神一凝,闪电似的从旁边一步跃过来,手起刀落便砍向那老乞丐的胳膊。

曹蔚宁惊叫道:“阿湘不要!”

可已经晚了,顾湘手中的短匕首气势汹汹地袭向那老人,老人似乎吓了一跳,缩手却也缩得够快,顾湘却不给他这机会,忽然变招,反手将匕首往上一递,便送入了他的脖颈,戳破了大动脉,血喷出两尺高。

曹蔚宁和张成岭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浑身浴血、人间修罗一样的女孩子,都傻了。
顾湘面无表情地将匕首从那老人的尸体身上拔下来,随手抬起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抬眼见了他二人那有些害怕、恐惧甚至说不出意味的表情,便问道:“做什么?”

曹蔚宁指着老人的尸体,舌头都打结了:“他……他只是……只是个要饭的老头子,你……你杀他……”

哼,名门正派——顾湘眼神一冷,也不解释,转身将匕首收进鞘里,不由分说地拎起张成岭便走。
谁知曹蔚宁却小心翼翼地追了上来,半晌,才颠三倒四地小声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阿湘,我没说你做得不对,不是……也不是觉得你随便杀人,就是万一你错了,万一他就是个普通的老乞丐,万一……你将来知道了,我怕你心里肯定会难受的。”

顾湘脚步几不可查地顿了一下,她沉默了一会儿,才粗声粗气地说道:“狗屁,我有什么可难过的?”
曹蔚宁便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都会难过的,就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唉,咱们还是快点走吧,那周兄温兄两个人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再来一帮蝎子蛇的,恐怕就得别人为咱们难过啦!”

顾湘扁扁嘴,没言声,心里想,这曹蔚宁……虽然有点缺心眼,其实人还不错。

分享到:
赞(19)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咦?木有人咩?

    朝暮2019/02/11 12:33:10回复
  2. ……

    匿名2019/02/11 13:25:57回复
  3. 看见我家的宣叽了吗?

    盛灵渊2019/02/11 13:27: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