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施怪计开门盗鬼胎 2

谢怜道:“姑娘?!”

兰菖脸色煞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突然间,她肚子里仿佛什么东西爆炸了,原本还算平坦的小腹猛地膨胀成一个巨大的球形,几乎要把长裙撑裂,还有滚滚黑烟从衣缝间溢出!

众女鬼松了手微微散开,兰菖双手勉强死死抱着小腹,惊恐道:“不要闹了!”

竟是那胎灵在她肚子里闹腾了。花城从容地道:“哥哥退后。”

谢怜道:“无事!”

兰菖双膝猛地跪在地上,满脸痛苦地道:“听话!听话!你乖一点,你乖一点好不好!!!不要再闹了!!!”

谢怜道:“兰菖姑娘,你把它先放出来吧。”

兰菖忙疯狂摇头,道:“不行!不行不行!我一定会把他关在我肚子里好好养的,他再不会出去害人了!城主我求求你们不要带走我儿子。我找了他几百年了!不要带走我儿子!不要把他交到天上那帮人手里!!”

看来,鬼市群鬼果然都知道谢怜是天界人士了。兰菖尖叫一声,抱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她的肚子仿佛不再属于她身体的一部分,宛如一个活物,时而缩小,时而胀大,时而上下左右挪动,黑烟愈发浓烈,想来是这邪里邪气的胎灵回到母腹中养了一会儿,恢复了一点元气,又要作怪了。女鬼们散开了一会儿又上去压她,根本压不住,于是左边的妖魔鬼怪们纷纷嚷道:“看我们的!”上前来按。场面无比混乱,谢怜握紧了拳,道:“兰菖姑娘!你腹中胎儿的力量远比你强,而且它可以伤你但你舍不得伤它,你根本拿它毫无办法!你迟早会被它吸干破体而出的,快放它出来!”

若是兰菖不自己把她藏在肚子里的东西放出来,她迟早要被这凶残的胎灵吸干再撕成碎片,谢怜就不得不亲手剖开她的腹部。虽然比看着她被自己的儿子撕成碎片好,但如果没到万不得已的那一步,他哪里愿意做这种事?他不想做的,自然也绝不想花城代替他去做。可这女鬼兰菖性子执拗至极,就算痛得尖叫连连也不肯放那胎灵出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宁可自己来,一咬牙,道:“得罪了!”

谁知,他一把手放到芳心剑柄上,花城立即按住了他,沉声道:“不用。”与此同时,兰菖腹间忽然爆出一阵金光,刺得附近一堆妖魔鬼怪齐声大叫“哎哟!”,逃了开来,都道:“什么东西!”

谢怜定睛一看,那金光淡下去之后,那急着往外冲的胎灵仿佛被什么东西锁住了一般,兰菖的腹部也平了回去。而锁住它的,是她腰间一根腰带。

那腰带看似平平无奇不惹眼,可谢怜再仔细看,愕然道:“……这东西为何会在你身上?”

即便因为洗了太多次而褪色了,谢怜也能看出来,这条腰带,是天界的东西。

天界的许多东西,都是精巧的法宝。所以,在必要时,才显出了它护主应急之奇能。并且,就算这绣花纹路被磨损得厉害,谢怜也能确定,这一定是神官的才能用的“金腰带”。

看品阶,还是位上天庭的神官!

在天界,赠以金腰带,乃是一种颇为流行的风雅之举,是有特殊意义的。一位男性神官将自己的腰带赠与他人,这举动本身就带着暧昧含义,是什么特殊意义,可想而知,腰带这种东西,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赠送,也没那么容易遗失。谢怜道:“姑娘,莫非你这孩子……”

话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不管是不是魔窟,在大庭广众下问一个女子这种私密之事也十分不好,及时收住。兰菖立刻道:“不是!”

谢怜心想:“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干什么就说不是?”

他问道:“你这七八百年,可就是靠这根金腰带撑过来的?”

闻言,一众女鬼瞠目结舌:“……我的妈哟兰菖,你有这么大岁数了?!”

“你之前不都说你只有三百岁吗?”

“不对啊她还说过她两百岁的!!谎报年龄啊!!!”

这胎灵大约有七八百年的修为,那么,它的生母自然也差不多是这个岁数。可这女鬼兰菖又没那么深重的戾气,作为一只普通的女鬼,能留在这世上这么久,想来,这根带有法力的金腰带帮了她大忙。如果这胎灵的父亲是个神官,它这么凶残,也就愈发合理了。

一个神官,和一个凡间的女子私|通,结果不知是始乱终弃还是冷淡不理,这女子横遭惨事,腹中胎儿被人活生生剖出。如今母子两个都化为鬼类,那胎儿还很有可能杀人无数。无论怎么看,这事情的严重程度都不下于宣姬那桩,而且,似乎还有点眼熟。

那这事接下来该怎么解决,就很好想了。谢怜立即转身,对花城道:“三郎,这位姑娘……”

不消他多说,花城道:“你该怎么做便怎么做。不必问我。”

谢怜轻声道:“嗯。”

得了应允后,他转向兰菖。这时,群鬼都在追问:“兰菖兰菖,你这娃娃的爹是谁???”

“气呀!只管杀不管埋,只管生不管养吗?”

“究竟是谁呀?该上门找他算账啊?”

兰菖一咬牙,看着谢怜道:“……还能有谁?”

她没说出名字,谢怜也心领神会,道:“你跟我回上天庭吧。”

兰菖却立刻道:“不行!!!”

她说不行当然没用,行不行谢怜都是要带她走的。谢怜正了颜色,道:“这胎灵极为凶残,它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血,事到如今牵涉太多,你是护不住的,一定得到上天庭去对质和通报。那神官若是个磊落的,或是你们之间有误会,便让你们母子二人上去和他相认,再处理这孩子的事;那神官若是负了你,或是做了更大的错事,更要去向他讨个公道。不管怎么说,这胎灵是你儿子,也是他儿子,这事他父亲不管,旁人又怎么管?”

这一番话,群鬼颇觉有理。而且,让兰菖带子上天界大闹一番,听听都刺激得很,他们只怕闹得不大,越大越好,都劝道:“对啊兰菖,怕什么!找他算账去!”

“他敢不认账,咱们烧了他的庙!”

谢怜对花城道:“我先回一趟上天庭,速速通报此事。”

兰菖虽抗拒,但也知道没法阻拦,怔了怔,突然对花城拜了下去,道:“城主,多谢你收留的大恩大德!”

谢怜一怔,她接着道:“兰菖在极乐坊放火,实属无奈下策,坏了鬼市的规矩,对不住您!望您莫要见怪。”

她一贯泼辣浪荡,这时开口,却仿佛换了一个人,教许多素日面熟的妖魔鬼怪大惊。花城却是神色如常,对谢怜道:“哥哥此番走得匆忙,我等你下来,再好好款待。”

谢怜点点头,这便带了兰菖,直奔天界。

走在仙京大街街头,谢怜边走边在通灵阵道:“诸位!劳烦神武殿上见,有事商议。”说完一句便退了出来,不多停留一刻,先带了兰菖到神武殿。由于兰菖是女鬼之身,进不了那金殿,谢怜先和她在殿外等了一会儿,等君吾来了,亲自下了许可,兰菖才被放进来。

不多时,身在仙京的各位神官便都陆续赶到,一见谢怜身边跟着一只浓妆艳抹、和仙京仙风格格不入的女鬼,纷纷瞠目。一名黑衣神官迈入殿中,见了大殿中央的光景,顿了片刻,正是慕情。兰菖也望了他一眼,立即低头,嘴唇发颤。慕情却神色自若,只淡淡地道:“太子殿下,这女子是何人?”

听到“太子殿下”四个字,兰菖神色微变,看看谢怜,仿佛想起了什么,但不敢确定。这时,风水二师也到了,一对相貌有六七分相似的兄弟,一人一把纸扇轻摇,白衣广袖飘飘,画面甚为好看。师青玄边摇边道:“是啊观主,你今日怎么把女鬼也带上来了?”

谢怜莫名道:“观主?”什么观主?菩荠观?为何突然这么叫?再一想,多半是“千灯观主”!

他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假装没听到。师青玄得意洋洋,四下招呼一圈,又道:“咦?这位女鬼姐姐肚子里莫不是有东西???我怎么觉得……”

说着上去,似乎想摸摸。师无渡折扇一收,道:“青玄!”

师青玄马上缩了手,辩解道:“我只是感觉到很不好的邪气,想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师无渡斥道:“你是男子,又是神官,这里还是神武殿,怎能做如此有失体统之事?也不准变女相!女相做这种事照样有失体统,给我变回来!”

灵文摇了摇头,把文书夹在胳膊底下,上前来把手放在兰菖腹上。顿了片刻,撤手沉吟道:“好凶的胎灵。几百年了?”

谢怜道:“约七八百年了。”

他把如何两次遇到胎灵,胎灵如何残害孕妇,引出这女鬼的事说了。花城与鬼市一节隐了不提,兰菖自然也不会主动提。末了,谢怜道:“便是如此了。不知那位神官是否还在世或者在职,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他又是否知道这件事?所以我便带这位姑娘上来了。”

风信皱眉道:“如果没什么误会,也知道这对母子的事,还不闻不问放任了七八百年,也太不负责任了。”

裴茗抱着手臂,闲闲地道:“南阳将军这句话我同意,如此未免太不负责任。不知是哪位仙僚的遗果,要是还在任的话,还是自己站出来吧。”

话音刚落,他便觉有无数道目光扎了过来,神武殿上,一片无语凝噎。

半晌,裴茗才道:“……诸位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师青玄连扇子也不摇了,道,“我觉得没什么误解。应该说是对你太了解了。”

裴茗立刻道:“绝无此事!”

众人干笑一片,连师无渡和灵文的目光都不太信任。裴茗头都大了,扶额,恳切地道:“这……我是与一些鬼界女子交好过,但这位女郎,我当真从未见过。”

这话认真听听,倒也是可信的。跟哪个女子好过,难道他自己本人还不知道吗?裴虽花心遭人诟病,但不曾否认过任何一段情缘,做了就不会不认账,反正也不是玩儿不起。跟他交好过的女子,除非是像宣姬那样自己不愿跟他了,否则起码都是保证下半生衣食无忧,富贵蜜里泡着。若这女鬼生前当真曾与裴茗有过一露水姻缘,不至于沦落到被剖腹夺子、化为厉鬼的地步。

况且,裴茗看女人的眼光是很高的。跟他勾搭过的,无一不是姿容色艺非凡的女子,他还尤其好素颜美女。以殿上其他人所见,兰菖这般浓妆艳抹,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容貌底子、梳妆品位和言谈举止都远远没达到裴茗过往挑情人的标准,所以,他说没有这回事,大家心中隐隐还是信的。只不过,也只是“心中”和“隐隐”了。有机会看裴将军被将军,何乐不为?且袖手笑看他辩,信是不信,还不是看自己高不高兴?

原本,谢怜也觉得十有八九就是裴茗,毕竟他前科累累。但看裴茗神情,又觉不似作伪,便也动摇了。他想起花城似乎曾说裴茗这个人不玩儿阴的,不必害怕之类的,思索片刻,还是道:“之前兰菖姑娘含糊反问过一句‘还能有谁’,我也有点想当然了。不过,既然裴将军这么说,或许其中有什么误会,未必次次都是同一个人。不如问问……”

谁知,兰菖忽然道:“不是他。”

谢怜一怔,转身。兰菖又重复了一遍,道:“不是他。”

灵文冷漠地道:“什么。原来不是吗。”

师无渡也很客气地道:“居然不是吗。”

“……”裴茗对师无渡和灵文道:“我早说了不是。你们两个,落井下石。给我等着。”

众神官失望了一轮,随即更加兴奋了。裴茗毕竟是常年陷于桃色野闻的,便是他,也不新鲜了。而不是他,即是说,很有可能是在场或不在场的另一位男神官,恐怕要出来一位“后起之秀”了,怎能不兴奋?

之前在鬼市,兰菖分明有暗示是裴茗,现在却否决了,谢怜心中蹊跷,但面上不动声色,道:“嗯。那到底是谁?”

兰菖定定望着他,道:“你。”

谢怜以为她没说完,道:“我怎么了?”

兰菖道:“我说,那个人,就是你!”

分享到:
赞(1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风师娘娘年方二八,风师娘娘貌美如花

    匿名2019/02/09 22:48:15回复
  2. 风师娘娘被黑水压

    匿名2019/02/11 09:23:31回复
  3. fafa好宠怜怜啊!

    千千2019/02/14 17:29:04回复
  4. ??

    小长2019/02/16 09:47: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