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方寸乱莫道芳心乱 2

谢怜道:“我……”

话音未落,他只觉花城微一用力,一阵激痛倏地爬上,忍不住一缩。

虽然花城的动作已经极为克制,这点痛对他而言也根本不算什么,但不知为何,在花城面前,他似乎有点藏不住痛。也许是因为花城先和他说了一句,让他太想刻意憋住了,反而没成功。觉察到谢怜的退缩,花城立即握紧了他的踝骨,低声道:“没事。马上就好了。别怕。”

谢怜摇了摇头。那边花城动作更轻,下手神速,再举起手时,已取出了一枚小小的针,道:“好了,没事了。”

谢怜定睛一看,那针尖闪烁着恶毒的光芒,花城五指微微一合,便将它捏碎为一缕黑气,消散于空气中。见状,谢怜把不安都暂时搁置在了一旁,凝神道:“好重的怨气。一般的胎灵是不会有这么强的法力的。”

花城站起身来,道:“是。所以,一定不是正常流逝的胎灵。”

这时,一名面具人俯首进来,双手捧着一只陶罐,呈交给花城。谢怜下意识观察这人手腕上是否戴了咒枷,这次他的袖子却是扎得严严实实的。花城接了,单手托着陶罐看了一眼,转身递给坐在墨玉塌上的谢怜。谢怜还没凑上去,便听里面传来一阵闷闷的孩童啼哭声,还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疯狂乱撞,撞得陶罐微微摇晃,几乎有些站不住,戒备更甚。

而他接过陶罐,微微掀起陶罐封口的一个角落,只往里面看了一眼,背脊瞬间蹿上一阵寒意。

只见里面团着一摊坯胎一样的东西,虽然手脚都长出来了,但软弱无力,那颗头则隐没在黑暗中。整个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团畸形的内脏。

这就是它的真身!

谢怜立即重新封住了罐子,道:“原来如此。”

他曾听过,有人会寻找未足月的孕妇,将孕妇腹中的孩子生生剖出,做成小鬼来施行一些法术,驱使它害人,保护自己,或是镇宅保运。如此看来,这个胎灵就是那种邪术的产物,而他的母亲,还很有可能曾经是谢怜的信徒,否则不会把谢怜的护身符放在未出世的孩子的衣服里。

沉吟片刻,谢怜道:“这胎灵是你抓住的,三郎可介意我拿它去调查一番?因为之前我在与君山就遇到过它一次,此次是它第二次在我面前出现,不知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什么联系。”

花城道:“想拿走拿走便是了。即便我不出现,你也能一个人抓住它。”

谢怜笑道:“话虽如此,但三郎抓它,可比我抓它要轻松多了。”

他本是随口一说,却听花城道:“是吗?如果当时我没去,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抓住它?把它吃进肚子里,再把剑也吞下去吗?”

“……”

还真给他说中了。

花城脸上神色并无任何不悦,谢怜却莫名觉得他有点儿生气了。

直觉告诉他,这一句若是回答得不对,花城会更生气。正不知该如何应对,忽觉腹中微缩,谢怜不由自主地道:“……我有点饿。”

“……”

话出口才反应过来的谢怜都不好意思看花城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了,只能诚实地解释道:“这回是真饿了……”

半晌,花城终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谢怜面前彷如阴霾散去,顿时松了口气。花城则半是笑半是叹,点点头,道:“行吧。”

原本花城是要留他在极乐坊设宴的,但谢怜一听“设宴”二字,便知必然要大为铺张,主动提出出来走走,随便找点吃的,花城应了。

极乐坊中甚为温暖,两人湿淋淋的衣物进去后不久便都干了。但谢怜那身女装异常惹眼,他还是向花城借了一套衣服,换了身干净的白衣。之后二人出去,走出老远,居然也还能听到那胎灵的啼哭声,一声声喊着“娘”,可见其顽强。不过,鬼市里原本就到处都是鬼哭狼嚎,这哭声湮没其中,就一点儿也不稀奇了。

鬼市大街依旧热闹非凡,两边都是卖特色小食的摊子。虽然鬼还是那些鬼,但它们的态度跟谢怜上次来逛时可就大不一样了。花城和他并肩而行,那些长得十分奇幻的老板们都笑面相迎,争先恐后对二人招呼,几乎哈腰点头,令谢怜莫名其妙想到一个词:“狐假虎威”。

除了对花城行注目礼,还有几千几百双眼睛对谢怜投以更为灼热的目光,似乎在审视和猜测,能和鬼市之主并肩而行的,究竟是什么人,这让他又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置身于妖魔鬼怪的滚滚浊流中,万众瞩目前,花城却是习以为常,问他道:“想吃点什么?”

终于看到了一家卖的东西不是很奇怪的摊子,谢怜心想速战速决,道:“就这家吧。”

花城却道:“这家不行。”

谢怜奇道:“为什么?”

花城不说话,示意他看摊子里面。谢怜一瞧,那摊主见他们在此停留,激动得搓手,似乎在等待他们大驾光临,紧张得使劲儿猛擦桌椅板凳。然而,它用来擦桌椅板凳的东西,是他的舌头。

“……”

虽然被那宽大长舌舔过的锅碗瓢盆都挂着晶莹的水珠,反射着如新的光泽,但谢怜还是果断放弃了这家店,赶紧走了。走了几步,他又看到一家装饰得很是干净清新的鸡汤馆,门前牌子上写着“家养老土鸡,慢火老靓汤。现做现卖,保证干净”,停步道:“啊,有鸡汤,不如来喝一碗?”

花城又道:“这家也不行。”

谢怜了然,道:“是盘子有问题还是鸡有问题?”

花城带他进到店里,拉开一道帘子,示意谢怜去看。谢怜好奇地探进个头看了,登时无言。只见厨房后面放着一口大锅,锅下生着大火,锅上热气腾腾,锅里有个头上生着大红鸡冠的汉子正在沸水中欢快地洗澡。大锅旁边还摆着许多桶,装的都是盐、椒、香草等等调料。前堂有客人喊道:“老板咸一点!口味淡了!”

那汉子便一边泡澡,一边抓了一大把调料往自己身上搓,毛巾用力擦一擦背,更加入味。最后,响亮地打个长鸣:“喔喔喔——!”

谢怜放下帘子,默然退出。

走了一大圈,二人终于找到一家店,打的招牌是“地道人间美食”。虽然谢怜觉得这个“地道”有待质疑,比如,据他所知,人间的厨师并不会用难以猎杀的大型妖兽的肉来做烤串,但相对而言,这家已经是最正常的了。

二人一坐下,跟在后面多时的群鬼都围了过来,殷勤万分地贡献加餐小菜。那猪屠夫肩上扛着一条白生生的人腿,拍得啪啪作响,粗声道:“城主!新鲜的大腿肉要吗!刚到的货!”

群鬼骂道:“去去去!城主的朋友会吃那玩意儿吗?你当是青鬼?把你大腿剁了说不定还能吃!”

“血腥味儿这么大别把人家恶心到了!”

那猪还真把一只猪蹄子扬了起来,道:“城主和城主朋友要是看得起,这条腿算得了什么,剁就剁!我告诉你们,老子的腿肉,肯定劲道!”

谢怜忍俊不禁,低头喝粥。花城并不理会它们,群鬼一腔热血便都往谢怜面前送,纷纷道:

“本地特色小吃脑髓汁!精选上好妖脑,个个都是修了五十年以上的!您闻闻这香醇!”

“这个鸭血非常不错的嘎,你看看嘎,俺刚刚从自己身上割的嘎,尝尝吗嘎。”

“我们家的果子是正宗的坟头鲜果,不是死人身上长的我们根本不摘,童叟无欺……”

一堆一堆,送得谢怜目不暇接,不断道谢。不好拂了这般汹涌热情,但有些特色小吃又实在难以直视,手忙脚乱中见对面花城一手托腮,笑吟吟地望着他,谢怜左看右看,轻咳一声,小声道:“……三郎……”

花城这才道:“哥哥不必理会它们。人来疯罢了。”

有鬼立刻道:“城主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咱们也不是什么人来了都疯的,要是城主是咱们爷爷,那城主的哥哥就是什么,是咱们大伯公……”

“是啊大伯公来了当然要疯!”

谢怜哭笑不得,心想这都什么胡说八道乱七八糟的,花城也喝道:“少胡说八道。闭嘴!”群鬼连忙道:“是!城主您说的对。闭嘴了。不是大伯公!”

谁知,这时,有几个一直在嘻嘻嘿嘿的女鬼终于忍不住了,嘴快道:“哎!你……不就是上次跟兰菖说自己不举的那个道士哥哥嘛?”

“……”

谢怜当场一口粥没喷出来。

群鬼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炸道:“哎哟我的妈!真的!”

“是他是他就是他!兰菖到处跟人说了一圈呢!”

不少精明点的鬼都去捂那些嚷嚷起来的鬼的嘴了,然而,花城肯定听到了。谢怜则抬眼望去,只见花城挑起一边眉,正目光意味不明地看着他,似乎在思索“不举”二字和他联系起来是什么意思。那原本是谢怜上次遇到女鬼缠身时随口扯的一句托词,当时也是被群鬼围观嘲笑,但他就能泰然自若以对。现下给捅到花城面前来,他却是没法儿忍了,窘得恨不能一口粥把自己呛晕过去,道:“我……”

花城似乎在很有耐心地等着他说下去。但这事能怎么说?难道还一脸认真地辩解自己没有不举?

谢怜只好道:“……我饱了。”

他也的确是饱了,说完便起了身,匆匆出了摊子。身后群鬼捧着一堆精心准备的特色小吃嚎叫不止:“大、大人!您还吃吗!”

花城也追了上去,抽空回了个头,再次道:“滚!”

群鬼连忙再次滚了。谢怜在前面胡乱走了一阵,见没鬼再跟上来,放缓了步子等花城。少顷,花城负手走上前来,一本正经地道:“我竟不知哥哥还有这等隐疾。”

谢怜立刻道:“没有!”

又无奈道:“……三郎。”

花城点头,道:“好。三郎明白了。不会再说了。”

他一副状似很乖很听话的模样,却假得十分明显,谢怜道:“你真是好没诚意。”

花城笑道:“我发誓,上天入地你再找不到一个比我更有诚意的了。”

听到这熟悉的对答,谢怜也笑了。

须臾,他认真地道:“三郎,你知道千灯观在哪里么?”

分享到:
赞(36)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怜怜好可爱啊啊啊啊城城好苏啊啊啊抓紧难得的糖

    小长2019/02/16 09:33:03回复
  2. 花花太宠了

    匿名2019/02/19 21:12:04回复
  3. 怂花心想:“你不举没事,我举就行了”

    脆皮鸭女孩2019/03/11 22:43: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