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千灯观长明漫漫夜 2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第一次更新后凌晨在91章后面有加更,接不上的同学可以翻回去看看。看不到的话清理缓存即可。

在调整后面的大纲和存稿所以今天有点少_(:з」∠)_第三卷目测是最长的一卷,大家表急容我先给花总做个新造型……(?)

三千盏!

半晌沉默,陡然,四起轩然大波。

哪怕是首席之位稳如泰山的神武殿,也从来没在中秋宴上一夜摘得三千明灯。甚至从来都没有谁想过这个数字。哪怕是一千,也还勉强好说了,三千,这才是真正的史无前例,比前几甲神官加起来还要多!

可想而知,此刻,众位神官心中有多不可置信,当即便有神官脱口而出:“弄错了吧!”

“数错了吧……”

可是,且不说报幕神官数了这么多年的中秋宴斗灯,会不会恰好在今天出错,光是看一眼那组成了庞大光幕的灯流,即便是退一万步,真当是数目有误,那错误也只可能是数少了,不可能是数多了。于是,又有神官道:“会不会那灯并不是真的祈福长明灯?也许只是普通的灯?”

这话其实就等于“造假了吧?”,也有几人附和。师青玄却道:“怎么会是普通的灯?普通的灯和祈福长明灯规格完全不同,根本飘不上天来,怎么会不是真的?”

如果这句是谢怜辩的,众人大概还会继续质疑,但既然是师青玄说的,而且师无渡也在这里,旁人就不好说什么了。路被堵死,便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诸位,这个千灯观在哪里?什么时候建的?是谁建的?有哪位仙僚知道吗?”

报幕神官道:“不知……但是那些灯上,写着的就是‘千灯观’升上来的。”

“可我根本就没听过什么千灯观啊?!”

“对啊,我也从来没听过!”

谢怜总算是从一片震惊的空白中抽离出来了,听到这几句,诚恳地道:“诸位,实不相瞒,岂止你们没听过,我也没听过。”

总不可能这也是天生建的吧?

所有神官今晚都被这雷炸得晕头转向,根本不敢置信,七嘴八舌。谢怜真想说:“不过一个游戏罢了,大家何必太较真呢。”然而,首先,很多人心里并没把“游戏”当游戏,其次,他是这“游戏”的第一名,由他来说这话,不是欠揍吗?其他神官也不好说,因为其他神官名次都在他之后,说了仿佛在给自己开脱没拿第一也没什么大不了,便很尴尬。这时,裴茗笑道:“我就说血雨探花带走太子殿下非是为了找他麻烦,之前诸位还不信,现在可信了?”

经他提醒,众人这才猛然醒悟。

如果是花城,那么,他摆摆手就升了三千盏祈福长明灯,也不是不可能!

谢怜和花城到底有没有关系,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可谓是扑朔迷离。此前,众人都觉不怀好意说更可信。因为没理由对天界一向极不友好对花城突然就对谢怜另眼相看了。但是,依花城那种无法无天的做派,同样也没理由突然就对某人虚与委蛇起来。今日中秋宴过后,这不怀好意说,恐怕就有点站不住脚了。毕竟,三千盏祈福长明灯!即便是执掌财运的水师,也不是说拿出手就拿得出手的。纷纷乱乱中,忽然,从宴席上首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抚掌之声。

众神官循声望去,只见君吾一边抚掌,一边对谢怜笑道:“仙乐,恭喜。”

谢怜心知君吾有意解围,心中感激,对他俯首。君吾又叹道:“你总是能创造奇迹。”

见此往来,宴席上渐渐安静下来。迟疑片刻,终是在君吾的带领下,参差不齐地拍起了手,道起了贺。

至此,纵使再震惊,诸天神仙们也不得不承认了。这位太子殿下身上,历来都是奇迹倍出。从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中秋宴散了,一直轰隆轰隆的雷师也收了工。捧场最卖力的当然是师青玄,不管是谁的名次出来了,他都是第一个拍手捧场的。裴茗除外。谢怜原先还在想他横插一杠子,水师从屈居第二变成了屈居第三,会不会不悦,但看师无渡,却似乎并无不快,裴茗和灵文都对他道了贺,接下来三人就商量着到谁家小山上的温泉去推拿了。师青玄听了道:“哥,你们又出去玩儿了?”

师无渡收了扇子,道:“嗯。”

灵文抱着手臂笑道:“风师大人要不要也过来玩儿?”

师青玄道:“我不去。我约了人的。”

师无渡皱眉道:“你可别约些乱七八糟的人。”

灵文道:“再乱七八糟,有裴将军乱七八糟吗?”

裴茗警告道:“杰卿,住口了。”

谢怜等他们兄弟二人说了几句,便和师青玄一齐准备离席了。路上遇到慕情,他也不知到底有没在看谢怜,眉头不那么舒展了。风信却与他相反,起身离席时对谢怜道:“恭喜。”谢怜也对他一点头,道:“多谢。”

郎萤被安置在仙京的风师仙府上。那孩子眼下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只是依旧怕生,谢怜领了他下去,一路上他都没怎么说话。谢怜先到镇上买了点新鲜果子给他吃,没直接回菩荠村,而是先到一座小树林去看了一下。

果然,那小树林里现在热闹得很,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男人被一条白绫倒挂在树上破口大骂,满嘴污言秽语,一个小孩蹲在下面给他驱蚊子。谢怜让郎萤站在外面,自己慢悠悠走过去,那年轻男人见了他,大怒道:“谢怜你这狗玩意儿,还不他妈的赶紧把我放下来!死了死了,我要死了!”

谢怜却温声道:“你一定很多年没被蚊子叮过了,重新感受一下活着是什么滋味不好吗?”

此人正是戚容。谢怜料定到他不会安分,肯定要唆使谷子帮他割断若邪,所以早便叮嘱了若邪,要是他逃跑,就把他拖到这树林里爽一把。戚容仗着用的是别人的肉身,谢怜不能频繁殴打他,但让他受点小小的皮肉之苦还是可以的。谢怜在这一带砍过柴、拾过荒,饱受蚊虫叮咬之苦,眼下,戚容果然也被一堆蚊子叮得满身是包,生不如死,骂道:“你的雪莲之心呢!这时候怎么不做黏黏糊糊的好人了!”

谷子抱着谢怜的腿,哇哇哭道:“大哥,放我爹下来吧!他被挂了好久了!”

谢怜摸摸他的头,戚容当即“哎哟”“扑通”两声,掉在了地上。

要回菩荠村,就要经过那座枫林。谢怜手里提着个光膀子骂骂咧咧的年轻汉子,身后跟着两个小孩,一个哭哭啼啼,一个闷头不语,心想,这一行人可真是诡异至极。上了坡,他对身后二小道:“小心脚下。这里容易摔跤。”

是真话。谢怜有时候从镇上收破烂回来得晚了,黑夜里走这条路,不知是不是他体制原因,摔过不知道多少回。戚容听了立即叫道:“老天啊!求求你快让这个人赶紧摔死在这里吧!”

谢怜听了只觉得好笑:“你一只鬼,求什么老天?”

这时,他忽觉天边隐隐有暖光透出,地上黑漆漆的路似乎也被那光照的清楚了些,明朗了些。抬头望去,发现果然不是他的错觉。天边真的有光。

是那三千盏长明灯的光。

浮灯在夜空中流动,浩浩荡荡,连星月的光辉都被它们盖了过去。谢怜怔怔看着,半晌,小声叹道:“……谢谢。”

戚容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呵呵道:“你谢个屁?人家自己点着玩儿罢了,又不是专门给你点的,少自作多情了。”

谢怜莞尔不语,也不反驳,只道:“美丽的东西存在于世上,这一点本身就值得感谢了。”

他心有好风景,再不怕旁人煞风景。借这天边明灯的光芒,一路前行。

分享到:
赞(54)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怂怂好浪漫

    匿名2019/02/07 16:36:12回复
  2. 可惜就是太怂了,一直不敢表白

    匿名2019/02/10 23:00:16回复
  3. 暧昧也可以的,太早腻在一起我反而不喜欢……

    小长2019/02/16 09:12:09回复
  4. 这样很好,非常好,为我花花爆灯!

    匿名2019/02/19 21:00:00回复
  5. 嘤,突然想起林逐水直男式表白:抓个鬼都是爱你的形状肿么肥四

    被花花浪漫死的林秋石2019/07/12 00:59:45回复
  6. 依旧为绝美爱情落泪。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15 17:54: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