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镀金身鼎力挽天颓

谢怜怒不可遏,拔出他胸口的剑,正欲再刺一剑,却发现,剑上没带出一丝血迹。刹那,他心头雪亮,调转剑锋,一剑斩下这白衣少年的头颅。斩得是轻而易举,可这头颅和身体分离之后,两边都迅速瘪了下去,化为了一摊扁平的皮囊。

这副身体,竟是个空壳!

两次见到这东西,他都是用的假身,真身根本没出来过一次。虽然并不意外,但谢怜还是恨极,长剑在这软趴趴的头颅和身体上乱戳一气,锋利的剑气将一具皮囊划得粉碎他还不解恨。风信看不下去了,拦他道:“殿下!这就是壳子而已。”

但是,这壳子和谢怜少年时的相貌一模一样,所以看上去,就像是谢怜在残忍地屠戮自己,画面多少令人不适。谢怜喘了几口粗气,丢开剑,坐到一旁地上,道:“我知道!但他居然敢用我的脸!”

他真是气狠了,两人都在他身前蹲下,静默须臾,风信才道:“殿下,好点没?你别把这东西的屁话当真,作弄人罢了。”

谁知,谢怜却道:“不,他说了一些事,倒是没作弄我,只是……”

风信吃了一惊:“他真告诉你解除诅咒的办法了?!”

谢怜右手抓进头发里,道:“他没告诉我解决人面疫的办法,他告诉我的是……制造人面疫的办法!”

二人皆愕然:“制造?”

谢怜点了点头,望望四野,觉得还是不要留在背子坡,决定先行离开。他现在不想看到士兵们躲躲闪闪的目光,也不想听到病人们的哀嚎和不满,于是,回了皇宫中谢怜空置多年的太子寝宫。

关了门,谢怜才勉强平定了心神,坐了下来,沉声道:“那些长在人身上的‘人面’,全都是永安人的亡魂。一部分是战场上死去的,更大一部分,是在大旱中死去的。”

慕情并不意外,道:“难怪永安人对人面疫绝缘,自己人当然不打自己人。”

风信皱眉:“那些死于大旱的又不是被皇城的人弄死的,就算是有怨念,也不该冲着这边发啊?”

谢怜叹了口气,道:“话虽如此,但你们知道,人一死,魂魄是有混沌期的。”

人在死去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魂魄就犹如新出生的小儿一般,懵懵懂懂,半昏半醒,不知自己是谁、身在何方、在做何事,期限有长有短,全看各人以及机缘,这种状态,就被称之为“混沌期”。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生前的亲人或爱人,可以引导这些亡魂,或是对他们产生影响。民间的头七叫魂等习俗,便是基于此理。

谢怜道:“他……告诉我,永安士兵对皇城这边都有着极强的怨念和攻击之意,而他们的父母、妻子、孩子很多都在大旱中死去了。

“这些亡魂无所凭依,会受亲人情绪的感染,他就是利用这些士兵尖锐的意志,给亡魂们灌输对皇城仙乐人的敌意,驱使它们寄宿在活人的肉体上,争夺活人的养分。

“因为,这些混沌期的亡魂已经被反复了告知一个念头:如果没有他们,你们本来是可以活下去的。”

风信道:“这是什么鬼念头?谁是该活的,谁又是该死的??”

谢怜捂住额头,道:“郎英之前无意在皇城里埋下的他儿子的尸体,这成为了他作法的引子。我让他告诉我解决的办法,他说了半天,却是把这一套诅咒的术法都告诉我了。这是什么意思?”

并不是知道术法就可以破解诅咒的,风信骂道:“就是在捉弄你。什么玩意儿,我|操了!”

慕情却道:“他不是捉弄你。他的确已经告诉你办法了。”

谢怜和风信一个抬头,一个转首,道:“什么办法?”

慕情道:“解决的办法!”

他双眼发亮,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道:“永安那边的诅咒能生效,是因为他们对仙乐有怨念。但是,仙乐这边,对于永安,又何尝没有怨念?”

谢怜微微睁眼,呼吸微滞。慕情又道:“他既然把诅咒的方法告诉你了,那么,你就可以用同样的方法,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制造出只感染永安人的人面疫!你想想,要使人面疫的诅咒生效,就必须有活人支持。只要让他们感染瘟疫自顾不暇,甚至一个活人都没有了,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谢怜还从没想过这种方法,听他侃侃而谈,一时愕然,半晌,脱口道:“绝对不行!”

慕情道:“为什么不行?别忘了,先一步下诅咒的人可是他们。”

谢怜霍然起身,道:“不行就是不行。还有,你错了,永安的士兵肯定也很难感染人面疫,就和仙乐的士兵一样。别问我为什么,我……”

慕情极快地道:“那么就算只感染平民也是好的!他们没有皇城这边齐全的防护设备和人手,一旦爆发人面疫,疫情必然传播的更快,绝无还手之力!以他们背后平民的安危威胁他们停止诅咒投降也是一样的,他们比皇城更耗不起!”

谢怜立刻否决:“更不行!你别忘了他们攻击皇城无辜平民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说他们的?卑鄙。如果我们也跟他们做一样的事,我们不就变成了自己口中的卑鄙之人?这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慕情敛了激动之色,道:“殿下,你别忘了,以死诱你中温柔乡的是什么人。就是你口中的‘无辜’平民。”

此句一出,谢怜犹豫了片刻。

说实话,心中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最后,他还是道:“是,的确有那样的人。但那是因为,这样的人往往冲在最前面,最狂热,所以你眼中只看得到这样的人。可事实上,更多平民是根本什么都不懂的,你多去背子坡上看看就知道了,很多人连为什么要打都不清楚,哪里有吃的就往哪里走,求个活命罢了。慕情,你现在建议我做的事,就是为了救一批无辜的人,去杀另外一批无辜的人。我……”

他叹了口气,道:“我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慕情语气有点不好了,略为讥讽地道:“我干什么要去背子坡关心敌方百姓是怎么过日子的。算了吧。太子殿下,你这般为别人考虑,别人却不曾为你考虑过,岂不是个冤大头?”

谢怜心中一闷,低头不语,脑海中却浮现了那条挤满人脸、被切下来后还在抽搐蠕动的腿。踌躇许久,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道:“归根结底,我不是为别人考虑,就算是只为我们自己考虑。诅咒,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伤己。为了诅咒别人,活着的人要满心怨毒,死去的百姓也不能安息。他们生前受尽痛苦,死后还要寄居在别人的肉体上,变成那种怪物,你看到那天那个人腿上的东西了,那些苟延残喘的‘人面’,比受感染的人又好多少?诅咒都是终有一天会反噬,得不到好下场的。”

再三被否决,慕情也快失去耐性了,道:“不等他们得不到好下场,你这边就得不到好下场了!你没有第三条路,也找不到第二杯水,醒醒吧殿下!你没有时间了。”

谢怜觉得头有点热,闭上眼,道:“……你先别说了,让我再想想。”

“……”

慕情终于忍不住,喃喃骂开了,“你这人真是……痛苦纠结的也是你,现在办法都摆在你面前了,不肯做的也是你。你这人真的是……有完没完,这副鬼样子,看得人烦死了。你的信徒,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风信闷头听他们争论了半晌,因为拿不出什么好主意,一直没插话,此时突然抬手就是一掌,骂道:“你有完没完!”

慕情被他一掌拍得倒退了几步,谢怜道:“风信?”

风信道:“殿下你别理我!”又对慕情道:“你烦什么?你说说,你有什么好烦的?我忍你很久了,但是今天我忍不住了。我他妈真是很看不惯你这样的,明明是个副将,没殿下提拔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喝西北风,干什么总是一副你最聪明、你最明白、你比他强的样子?你要真这么能耐,怎么你没飞升殿下飞升了?”

慕情道:“我……!”

谢怜拉他:“算了风信,慕情也是着急局势……”

风信打断道:“他着急个屁!殿下我告诉你他根本就是想找机会教训你罢了,一切能显示他比你厉害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因为他心里就是真觉得他比你能耐!这么薄凉一人平时也没见他多爱仙乐国,这个时候知道着急了?”

说完又转向慕情:“你当我看不出来你心里就觉得殿下是个傻瓜?平时阴阳怪气暗地翻白眼我忍了,上天庭从来不站自己该站的位置我也忍了,你爱现呗,反正不是第一回,行,让你现,反正你就那点斤两翻不了天,殿下不跟你计较我也懒得理你。但你既然都蹬鼻子上脸了,别怪我不客气!听好了:你喜欢用那种卑劣的手段,我也不奇怪,但殿下就是殿下,不管他怎么做,你都给我放尊重点,少指手画脚,少他妈认不清自己是谁!”

风信说这话期间,谢怜拦了好几次,但大概因为他憋了太久了,根本拦不住,他一股脑儿全骂出来了。慕情每听一句,脸色就白上一分,原先似乎还想动手,听到最后,却是一语不发,目光森森然地盯着风信。谢怜怒道:“说完没有?是不是要我把你们两个都踹下去!”

风信满脸通红,一看就是热血上脑了,梗着脖子道:“踹就踹,我无所谓。神官算个屁!要不是殿下点的,老子还不稀罕当了。可我就是被踹下去成了个凡人,我还是对殿下你忠心耿耿,你说一句我第一个往上冲,我最看不起白眼狼!但这个人,他要是沾不了你的光做不成神官了,未必还乐意跟着你,我看估计一句好话都没有。说完了!”

慕情原本抿嘴不语,隐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回骂道:“沾你妈的光!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懂什么!”

谢怜疯了,道:“都给我闭嘴!!!闭嘴!!!”

两人勉强闭嘴。这次吵得太大,怕是接龙也救不回来了,谢怜好容易渐渐止住了怒意,头痛地道:“……总而言之,诅咒是绝不可行的。”

慕情冷笑一声,但还是道:“嗯,决定权在你。”

风信则言简意赅道:“听你的。”

慕情恢复了淡淡的神情,道:“有什么后果,殿下肯定也自己扛就是了。”

风信嗤而不语。紧接着,谢怜道:“自然。我已经想到……”

正在此时,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颤动,身形摇晃中,谢怜愕然道:“怎么了?”

风信最先反应过来,道:“地动了!”

一旦地动,必有死伤。谢怜喊道:“救人!”

谁知,三人正要冲出去,却见床底下忙不迭滚出一人,伸手道:“表哥!表哥不要忘了我!!!带上我啊!”

谢怜一见此人,更是惊愕:“戚容,你怎么在我宫里?!”

他哪里能理解戚容每日诡异的生活,就是整天到处搜罗谢怜相关的一切。也不知他偷偷摸摸躲在这里听了多久,眼下情况危急也顾不得再问,谢怜抓了戚容就跑,出去丢到空旷之处,见皇宫内乱成一片,无数宫人从雕梁画栋的宫殿之中尖叫着奔出,他高声道:“有没有人受伤!有没有人被困!”

万幸的是,不一会儿,地动就停止了,一番询问,似乎也没有死伤。但他一颗心还没放下,忽的又听一阵尖叫,许多人抬手指他身后的天空。谢怜猛一转头,瞳孔骤缩。只见皇宫的中心,有一座高大华丽的宝塔,正在缓缓向一侧倾斜。

天塔要倒了!

这座天塔,全称是“天人之塔”,有数百年的历史,乃是仙乐皇宫的象征之一,也是整个仙乐皇城最高的建筑,坐落于皇宫和皇城的中心地带,是一处名胜。这塔一倒,必然死伤无数,皇宫内的宫人、宫外大街上的行人逃窜得更为疯狂。谢怜见状,右手迅速化出几个法诀,向着太苍山的方向呼道:“来!”

那塔继续缓缓倾倒,在它歪下三分之一的时候,众人忽然感觉到了另一阵震颤。

这震动也是从大地上传来的,然而,和地动的震动不同,这震颤一顿一顿,有自己的韵律,并且越来越快、越来越近。待到那天塔又倾斜几许,众人终于发现,那震动,原来是什么东西的脚步声。

一座逾五丈高的巨大金像,一手仗剑,一手执花,正身披霞光,大步流星地朝皇宫这边踏来!

立即有人惊呼道:“这不是皇极观仙乐宫里的太子像吗!”

果然,越来越多的人认了出来:“当真!就是那座金像!你们看,它是从太苍山上跑下来的!”

那金像每一步都迈出数丈,却没有踩到一人,咚咚,咚咚,飞一般踏入皇宫,一举扶住了正在倒下的天塔,止住了颓势。

日落之下,金光流转,那灿灿金身扬起双手,以一己之力,奋力顶住了即将倒下的高大宝塔。这真是一副神乎其神的奇景,引得在下无数人瞠目结舌,惊叹不已。谢怜则缓缓收回了手,仰头望那神像,望到那俊美平静的金塑面容,心中一丝迷惑闪过。

分享到:
赞(17)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