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谎言永远是谎言

这问题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斩魂使却开了口。

他说:“那是因为当时你是不顾一切,真的想让她活过来,有时候……只要人的意念足够强烈,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可哪怕你心里有再大的执念,也并不能证明它就是对的。”

李茜的眼圈红了,她很快倔强地看向别的地方,好像那一点突如其来的委屈也见不得人似的。

过了一会,她声音沉闷地说:“对啊,我就只是个凡人,不管生活强加给我什么东西——唯一的亲人突然离世,只剩下讨厌我的父母,徒劳而没有人承认的努力,每年都要费尽心思去弄的学费,以及这样的努力了,在龙城却连个像样的工作也找不到,在别人眼里,一定很可怜吧?这些我都要一一承受,这么看来,我确实不该让我奶奶活过来,也许我该跟她一起去死。”

赵云澜平静地看着她,并不打断。

李茜冷笑了一声:“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乌龟,在地上艰难缓慢地爬,一个人经过,轻轻踢一脚,我就四脚朝天了,然后他看着我痛苦地挣扎,最后用了吃奶的力气翻过身来,再轻轻一脚,方才所有的努力就又白费了,是不是很好笑?”

这个女孩身上有无法言喻的愤懑和不满,即使她看起来已经拼命克制过了。

郭长城脸上有些发烧,他觉得自己既不聪明也不努力,一直都浑浑噩噩,却不劳而获地得到了一份工作,于是他站起来,吭吭哧哧地带着一点讨好说:“我……我给你倒杯水吧。”

李茜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理他。

赵云澜问:“轮回晷给了你回应,你奶奶被抢救回来了,但是之后身体一直不好,是你在照顾她吗?”

“还能有谁,”李茜面无表情地说,“我父母肯把她接回来,已经是为了面子做了天大的牺牲了。”

赵云澜点点头:“你要读书,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还要照顾老人,日子过得很辛苦吧?”

直到这时,林静终于有些诧异地看了他的上司一眼,他本以为,赵云澜进门的时候打手势让他配合,是因为李茜在饿死鬼那件案子上说了谎,打算从这小女孩身上诈出点内情来,然而问询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林静却已经摸不准赵云澜到底想知道什么了。

这话题怎么拐了那么远?

可是斩魂使一直端端正正地坐在旁边,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林静也不好多嘴,只好满腹狐疑地坐在一边听着。

郭长城屁颠屁颠地倒了一杯不凉不热的温水,递给李茜,女孩接了过来,却没有道谢,只是神经质地抽动了一下眉毛,目光盯着杯子,她看起来镇定,捧在手里的水的水面却一直在颤动。

“她每天凌晨四点半起来,总想给我做早饭,后来人越来越糊涂,有一次煮的牛奶溢出来了,她也不知道,把火浇灭了,差点煤气泄漏,之后就不敢让她弄了。但是说她也不管用,头天说了,第二天还是要去做,我只好也四点半起来,把早饭做好。我白天不在,有时候上课,有时候帮导师做项目,有时候要做实习,不管去哪,中午都要坐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公交赶回去,给她做午饭,给她倒好热水让她吃药,来不及吃饭,再一路狂奔地往回赶。”李茜说,“晚上回去,我要安顿好她才可以看一会书,效率不高,她年纪大了,总是不分场合地要拉人说话,我会经常被她打断,等她睡下,大概十点左右,我才可以开始做一些外面接的翻译的活,一般要到十二点钟以后,有时候实在困得受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桌子上睡着了。”

“辛苦?”她说到这里,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透出说不出的疲惫,好像连说话都已经给她造成了很大的负担,然后她飞快地苦笑了一下,低头喝了口水,掩饰住表情,冷淡地说,“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别浪费时间了,关于案件,还有什么想问的,快点问吧。”

赵云澜的手指轻轻地点着卷宗:“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近人情,但是你奶奶过世以后,你的日子轻松多了吧?”

李茜飞快地抬起眼,盯着他口气不善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云澜不为所动地回视着她:“字面意思。”

李茜的嘴唇颤动了一下,她猛地站了起来,杯子里的半杯水洒了一桌子:“警察就是这样办公的吗?你们可以无缘无故拘留无辜市民,然后随便污蔑吗?”

“坐,别激动。”赵云澜抽出几张纸巾擦去桌上的水,“我说得是人之常情,没有污蔑你任何事,你就算心里想炸五角大楼,只要没做出来,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人能说你有什么错。”

李茜口气生硬地说:“我要回家,你们没权利扣留我。”

赵云澜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那好,那我们暂且不提无关的事,就说今天上午,你跟我说过,在校门口看见了卢若梅,和跟着她的一个‘影子’,能再回忆一下它是什么样子的吗?”

李茜皱皱眉:“我没看太清楚,不太记得了。”

赵云澜笑了起来,这一回他的酒窝露出来了,眼角却没有笑纹,眼神显得有些尖锐,他微微垂了一下眼,把目光落回自己搭在桌上的手指上,用那种慢悠悠的口气说:“你可能记不住跟你擦肩而过的人,记不住车祸现场肇事司机是男是女,这都是正常的……可是把你吓成这样的东西,你会不记得?不记得,为什么你在发抖?”

李茜明显地呆了一下,纤细的手指神经质地收紧。

赵云澜语气严厉了些:“就在今天上午,我记得你还和我说过,它大概有多高,是怎么样的黑黢黢,身体看起来有点矮,还有点胖。”

李茜的脸色忽然煞白。

赵云澜眯起眼:“同学,随口翻供可不是个好习惯啊,你看到的黑影到底是不是那样的?”

林静配合他的经验丰富,趁着李茜不明原因地受到了惊吓,精神非常不稳定时,立刻逮住空挡,猛一拍桌子,大喝一声:“说!”

赵云澜层层紧逼,就像是把李茜的神经拉到了极致,林静一下剪断了它。

“是……是又怎么样!”李茜脱口而出。

“哦,不高,有点胖。”赵云澜慢吞吞地重复着方才的话,身体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桌上,“那么它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啊?”

在场除了李茜,每个人都知道饿死鬼是什么样的——它压根谈不上男女老少,根本就不是个人形,瘦骨嶙峋,大腹便便,一人多高,上肢如螳螂。

林静和郭长城看向她的表情立刻充满了疑惑,斩魂使一如既往地散发着他无与伦比的吓人的存在感,李茜毕竟涉世未深,城府不够,她觉得自己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全都表情冷漠,全都揶揄地窥视着她,全都知道她自以为隐蔽的秘密。

这让她恐慌起来。

赵云澜把声音放得更低,几乎降低到了耳语的水平,他说:“我刚才说的话是骗你的,人的记忆确实会模糊,尤其是受到惊吓并且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目击者提供的信息并不准确。那东西吓到你了,你的大脑认为自己无法承受这种恐惧,于是出于自我保护,你的记忆有了一瞬间的空白,而后想象会自动填充那段空白,所以你脱口而出的,只是你想象出来的……最害怕的东西。”

郭长城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在经历的不是什么“例行问话”,而是一场真正的审讯,而他愚蠢又敏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

他快被一边不动如山的斩魂使和这迫人的审讯节奏压得喘不上起来了。

李茜的脸色由惨白转向灰败。

赵云澜收敛了脸上和煦的笑容:“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今天早晨想从八楼跳下去吗?”

李茜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昨天一宿没睡着吧,你跑上楼顶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瞬间在想,如果你豁出去死了,就什么也不怕了,以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能一笔勾销了?”赵云澜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又像冷笑、又像唏嘘的表情,“小姑娘,我比你大几岁,叫你一声孩子——很多像你一样大的孩子都觉得自己不怕死,因为年轻,所以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死亡,尤其你又是一个……性格那么强硬、那么有决断、那么冲动的年轻人,你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畏惧死亡。”

李茜本能地反唇相讥,但声音却微弱得很:“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怎么知道别人不理解什么叫死亡?我明白那种感觉,我亲眼见过!头天还在一直说话的人,一转眼,就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蜷缩成了一团……心跳停止、呼吸停止,慢慢的……慢慢的变冷,变成一具尸体,一个不是人的东西,你再也找不到她去哪了,再也见不到她了,再也……”

“李茜。”赵云澜打断她,“你理解的、惧怕的东西并不是死,而是分别,你只是接受不了奶奶突然离开你而已。”

整个审讯室里一片沉默,李茜的身体像秋风卷起的落叶一样瑟瑟发抖。

赵云澜再次开口问:“那天夜里,你在学校门口看见的,跟着你的同学的那个影子,它……她是不是年龄很大,穿着一身棉布衣,头上还带着个假发髻?”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表情立刻从疑惑转成了震惊。

李茜短促而嘶哑地发出了一声尖叫,五官似乎已经扭曲了,露出一个骇人的表情。

她疯了么?郭长城目瞪口呆地想,他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他回头去看自家领导的时候,他看见赵云澜的手指无意识地捻着,好像很想去摸一根烟叼在嘴里,在尽量忍耐着。

赵云澜的目光深邃而安静,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以及他那身已经发皱、但依然雪白的衬衫上,他看起来突然有点像另一个世界的人。

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照片,是一个老太太的遗照,慈眉善目,嘴角含笑,面容安详。郭长城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她,这就是那个在最危险的时候扑过去挡在李茜病床前的老太太。

赵云澜把照片推到李茜面前,十指相抵,撑在自己因为连续加班已经冒出了一点胡茬的下巴上:“这是王玉芬女士,生于1940年春,上个月底去世,死因是误食口服用降血糖药。”

李茜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张遗照,郭长城简直怀疑她的眼睛要脱出眼眶。

赵云澜继续说:“你从小在祖母身边长大,与她的感情非常亲密,为了她动用轮回晷,把一半的寿命还给她,之后她的智力慢慢消退,也一直是你在照顾,我的同事告诉我,你在网络上的消费记录,几乎全是老年用品,而根据医生的说法,即使她的智力减退之后,也从未表现出对任何人的攻击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东西让你觉得,老祖母死后会害你?你为什么那样害怕她?”

李茜像是成了一具人形的蜡像。

赵云澜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柔和,就像是给幼儿讲睡前故事一样:“为什么不说话?李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不说实话,这辈子就再也没有说实话的机会了,你想要解脱,可是你永远也不会解脱,谎言永远是谎言,草率地背上,就一辈子也卸不下来。”

今天有一个人……有一个人和他说过差不多的话。

李茜呆滞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抬起来。

赵云澜的上身微微往前倾了一些,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的同事告诉我,通过轮回晷链接的两个人,会同生共死,而现在奶奶去世了,你还活着,那么她多半死得阳寿未尽,我一直想不通,这是怎么个阳寿未尽法,是阴差出了差错,还是有人非法拘了生魂?”

“后来我发现自己真笨啊,明明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连着她生命的轮回晷和她意外断开了,对,也就是说,给了她生命的那个人,亲手杀了她。”

“智力退化的老人会像孩子一样,没出息,也馋,喜欢抓放在家里的小零食吃,你告诉我,那瓶降血糖药,是谁放在她常常去吃的糖盒子旁边的?”

审讯室里连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几秒钟之内,李茜的脸上先是极度的惊恐,那种惊恐就像是一个不停被吹大的气球,而后在膨胀到顶点的时候突然爆裂……她表情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平静了下来。

郭长城屏住了呼吸。

他听见李茜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死寂的沉默,那女孩轻声说:“是我。”

分享到:
赞(291)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当他问她是不是奶奶走后生活轻松多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小魔女2018/07/28 20:54:01回复
  2. 18楼。。。8楼。。。

    o2018/08/20 14:44:38回复
    • 啥?

      小笼包小宇宙2018/09/29 14:23:23回复
  3. 总觉得小说中的李茜更真实一些,这才是人性。其实她还是孝顺的。

    斩魂使2018/08/28 18:12:44回复
    • 小笼包小宇宙2018/09/29 14:23:50回复
  4. 书上沈教授和赵处长的每句话,每个表情,都会浮现龙哥和白叔

    匿名2018/10/28 23:05:00回复
    • 对对对,我也是哈哈哈

      匿名2019/02/04 17:52:50回复
    • 一样一样

      匿名2019/02/18 00:02:11回复
  5. 剧版毕竟是给人们看的,所展现出来的的人性只能是美好的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29 22:42:56回复
  6. 。。。

    匿名2018/11/10 18:11:34回复
  7. 看了n遍,全靠脑补北老师和居老师的画面。实在点说,还是小说剧情更胜一筹啊

    北老师的领结2018/11/18 10:52:21回复
  8. 还是小说看得爽,

    匿名2018/11/20 19:09:23回复
  9. 要是剧版把这段也拍成这样就好了,而不是在天台简单的问几句,唉,真的大的名场面啊

    龙哥快来我怀里2018/12/10 10:29:23回复
  10. 匿名2019/01/05 21:09:24回复
    • 电视剧剧情太…一言难尽了,感觉明明可以更好,可惜那么好的演员了

      陈栎媱2019/01/12 12:28:39回复
  11.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2/09 21:28: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