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温柔乡苦欲守金身 4

谢怜左手已被自己刺得鲜血淋漓,但毕竟只是在“伤”,没做到“杀”,欲|望就始终得不到彻底的满足。那布塞咬不住了,从嘴边落下,他下手愈狠,下一剑刺入左腿。这一剑刺得颇深,剑刃入|肉声清晰,那少年士兵再也忍不住,夺步冲来。听到那嗵嗵嗵的脚步声,吓得谢怜连连后退,退到背抵洞壁还拼命往后缩,道:“不不不!不要过来,不要、不行……”

那洞口的第二道血线,是谢怜专门为拦住自己而设的,拦不住那少年,他还是可以再躲回安全区的。但眼下温柔香已开始了第二轮发作,只要那少年一进来,谢怜恐怕就要当场结果了他性命,哪里还会容他再逃出去?他生怕自己失手杀了这孩子,只能躲避。那少年士兵听出了他语气里流露的惶恐,怔怔地道:“殿下……”

杀|虐之意在谢怜血中暴|动。他哆嗦着手,提起了把那破剑,心中一个声音反复喝道:“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不会死!!!”

下一刻,当机立断,倒转剑锋。

黑暗中,那少年士兵隐约见有冷光一闪而过,大叫道:“殿下!!!”

而谢怜已经一剑下来,将自己穿腹而过,死死钉在了地上!

一阵尖锐的剧痛从腹部爆炸开来,蔓延至全身,将热|潮尽数驱散。谢怜双手紧紧握住剑柄,双眼猝然大睁。轻咳一声,唇边逸出一丝鲜血,连呼吸也凝滞,一动不动了。而那少年士兵似乎惊呆了,“扑通”一声,跪在了他身旁。

正在此时,洞外尖叫连天:“什么人!”

花妖们细嗓娇音,叫得甚为刺耳,然而,有个人吼得比它们还刺耳,盖过了它们所有的声音:“什么鬼!!!”

听到这一声怒吼,谢怜突然又吸了口气。

风信!

另一个声音闷闷地道:“温柔乡。不想中招就赶紧捂脸。”

这自然是早已遮了口鼻的慕情。风信捂了脸,似乎又看到了什么,闷声怒道:“那是……殿下?殿下?!我|操了!我真操|了!!这是想干什么!”

慕情也“咦”了一声,道:“真是不成体统,太不像话!”不过,语气倒不似风信那般生气,倒是有点像听谁讲了个拙劣的笑话。谢怜躺在山洞中,不知他们在说什么,大概猜出他们不满女妖在自己面前赤|身|裸|体,有伤风化。风信连连大骂,道:“赶紧的烧了!不要被别人看到!”

紧接着,只听一片烈火喷薄、灼烧之声,熊熊火焰中,女妖们的尖叫咒骂之声渐渐消失。慕情道:“烧干净点,这种女妖香气有毒,留下种子长大了要坏大事。”谢怜提气待出声,只咳了一下,那两人便听出了他的声音,冲山洞喊道:“殿下,你在里面吗?”

谢怜道:“……我在这里……”

虽然他尽量平稳声音了,但还是比平时虚弱。二人立即过去,在洞口被血线挡了一下,不过,因为他们对谢怜设障的习惯了然于心,也知道该怎么解开。风信托起一道掌心焰,走了几步,还没照亮山洞最深处,忽然道:“谁?”

慕情也警惕道:“洞里还有其他人?”

谢怜道:“没事。一个小兵。”

二人这才放心,走了过去。明亮的火光映得整个山洞呈温暖的橘黄色,而谢怜躺在地上,长发铺散,上衣尽褪,一柄长剑穿过他的腹部,将他钉在了地上。

见状,二人皆是惊骇交加。风信俯身道:“谁干的?!”

谢怜道:“我自己。”

慕情愕然道:“怎么回事?”

谢怜摇头道:“别提了,万般无奈,出此下策。赶紧把我弄出来吧。”

慕情上前,皱着眉头把那剑拔了,哐当一声丢在旁边,被那少年士兵捡起。风信扶谢怜坐起,给他披了外衣,谢怜这才把遇到温柔乡后的惊魂一夜的经过大致说了,道:“你们来得比我想象的要快。戚容呢?”

风信道:“戚容被国主关皇宫里去了,他是老是在外面招摇过市,所以才那么容易被人盯上。不过他回去后还知道要先找我们,还算他拎得清。”可见戚容虽然极度讨厌谢怜这两个侍从,但也知道他们的厉害。二人原本想留一人守城,但因戚容鬼吼鬼叫,还拿着一把谢怜的血开过光的宝剑,恐危险超出预期,还是一齐来了。背子坡中这一带妖气甚重,并不难寻,很快便赶过来。

虽然谢怜是飞升之体,寻常的刀剑伤不到他根本,这么捅自己一剑绝不会死,但是,在过往的二十年里,他几乎从未在真正的战斗和生死搏杀中输过一回,这是他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难免要缓一缓,于是,风信背了他准备回皇城。腹部传来阵阵陌生的剧痛,谢怜频频蹙眉,但尽力克制,道:“你们在来的路上,没遇到什么东西吗?”

慕情道:“没有。”

谢怜提着一口气,道:“当心,有非人之物……”

他本想说了那哭笑面白衣人的事,但因实在已精疲力尽,眼角瞥到那少年士兵抱着血迹斑斑的铁剑跟在后面,安了心,这便闭上了眼睛,养精蓄锐,沉沉睡去。

自他自请下凡以来,谢怜已将近一个月没有合眼,连日积压,在这一次爆发,导致他一休息就是三日。三日后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室内,上方天花富丽堂皇,竟是皇宫,一下子坐起:“风信!”

风信在室外试弓,闻声进来,道:“殿下!”

谢怜腹部的伤早已愈合,当即下了床,道:“我是不是休息了许久?可有什么事发生?”

风信道:“安心吧。几天而已,这几日内没有敌军进犯。有的话,我难道不会叫你么?上床去,你又没穿鞋。”

谢怜这才放了心,坐回床上。顿了顿,他问道:“慕情呢?”

慕情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给他备好的衣物,道:“在这里。”

他侍奉太子殿下穿衣,风信在一旁道:“不过,虽然这几天没打起来,我们却查出了点事。”

谢怜道:“什么事?”

慕情道:“之前不是说永安那边蹊跷,怀疑有外援吗?我们去背子坡探了情况,见到有几个人,虽然是本国人打扮,但口音很怪,不像仙乐人。那几个人我捉来了,果然有别的国家在暗中支援他们,悄悄运送粮草和兵甲。”

否则,永安那么多大活人挤在一座荒山野岭,根本不可能靠吃野菜剥树皮撑到现在!

风信骂道:“妈的平时假惺惺交好,现在这个关头搅浑水,就想仙乐越乱越好!”

仙乐国地大物博,矿产丰富,盛产黄金珠宝,周边国家垂涎多年,谢怜早已料到此节,低头摇了摇,想起另一事,又道:“那孩子呢?”

风信道:“哪个?那个小兵吗?那天忙着带你去见国师看情况,没人理他,大概自己归队了。”

谢怜穿好了衣服,放下手臂,端坐床上,道:“那孩子身手不错,我看他是个使刀的绝好材料,若是调|教得好,长大必定惊艳。回头慕情记得把他找出来,好好安顿,可以提一提。”

谢怜这个人就是看到身手好的便爱,一定要提到身边天天看着才美滋滋的,这也不是头一回了,但他还是头一次这么评价一个小孩子。慕情听他夸奖“使刀的绝好材料”、“长大必定惊艳”云云,神色有些微妙,把谢怜换下来的发带在手里揉作一团,转身丢到一旁去了。风信则道:“我看那小子才十四五岁的样子,也太小了吧,能提来干什么。”

慕情也淡淡地道:“不太合适吧。不合军中规矩。”

谢怜道:“天神尚能下凡,军中还讲究那么多规矩作甚。”又赞道,“你们真该看看那孩子杀鄙奴的架势,漂亮极了。”

说到鄙奴,那诡异的白衣人又在他眼前一闪而过。风信道:“殿下,背子坡上为什么会出现温柔乡这种女妖?从前从没听说过吧。”

谢怜站起身来,道:“这是我那天就想告诉你们的。”

他得了空,终于把那哭笑面具人的事说了。三人埋头讨论几句,皆是不敢大意,均觉还是往上天庭通报一声比较好。于是,谢怜出了门,先匆匆去见了国主与皇后,再上太苍山神武殿。

若在以往,谢怜必然直接回仙京,当面告知君吾了。然而眼下情况不同,他是主动离开仙京,等于主动把钥匙交了回去,眼下要回去也打不开门了,再加上那天走的太急,神武殿上语音铿锵,感觉也对君吾有些不好意思,因此,他只在神武殿恭恭敬敬地请了几炷大香,向神武大帝的神像传了讯,等君吾空了就会听到了。然而,每日向君吾敬香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积压无数,其中不乏一些大信徒,什么时候会听到,那真是得看缘分了。他也不敢抽身太久,立即回到战场前,继续守城。

也许是因为第一场战斗耗损太大,外援也被风信和慕情频频暗中切断,永安那边转换了策略,不再一味猛冲。几个月下来,小规模打了几场,输得也不算太惨。比起第一场,简直是小打小闹,那诡异的白衣人也没有再出现,因此,仙乐皇城这边逐渐松懈下来,谢怜也难得地能从前线下去,到皇城里走一走,放松一下心情了。

他过了一座小石桥,拨一拨桥边垂柳,看一看桥下流水里红艳艳的鲤鱼儿甩着尾巴欢快地游过,甚是羡慕。发了一会儿呆,忽然觉得有谁在背后盯着自己,一转头,却没见到人,颇觉奇怪,但因并没觉出杀气或恶意,也不在意。

下了桥,沿着神武大街慢慢走,一路上行人皆向他或兴奋或恭敬或欣喜地行礼,称太子殿下,谢怜一一含笑点头,走了一阵,感觉那背后盯人的目光又来了。

这一次,他心下有了计较,蓦然回首,果然抓个正着。只见一颗柳树后,闪回了半个身影。谢怜走上去,一伸手正要抓人,却见躲在树后的是个头缠绷带的少年,不禁一怔,道:“你是……?”

那少年满头绷带,却还双臂交叠挡着脸,只从打着补丁的袖子后露出一只漆黑的眼,干巴巴地道:“太、太子殿下,我不是故意的。”

谢怜指他道:“你是那天晚上……”

话音未落,他立刻想起几个月前的那一晚发生了什么,自己有多狼狈。脑海中画面翻涌,脸上一红,微觉尴尬,赶紧轻咳一声,道:“原来是你。我之前一直想找你来着,事情太多给忘了。咳,你不是军中士兵吗?怎么在城里?”

那少年闻言一愣,闷声道:“我现在不在军中了。”

谢怜诧异,道:“啊?为何不在了?”

那少年比他更诧异,道:“我……被撵出来了,殿下你……你不知道吗?!”

谢怜一派懵然,道:“知道什么?”

他分明早就对慕情说过,这孩子是颗好苗子,要好好安顿、提一提他的。怎么特地叮嘱过后,这少年反倒被撵出军队了???

那少年却像又是激动,又是高兴,一下子放下了双臂,道:“原来殿下你不知道!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谢怜越听越奇,道:“来,你来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被撵出来的?谁撵的你?为什么你觉得我会知道?还有,你以为什么?”

那少年向他迈了一步,还未开口,正在此时,神武大街上,传来一声惊恐万状的尖叫声:“啊——!!!”

谢怜猛地回头望去,只见一人捂着脸,跌跌撞撞朝这边冲来。

分享到:
赞(12)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慕情是吃醋了嘛?hhhhh…

    hhh2019/02/24 01:52:39回复
  2. 赶紧的烧了,不要被别人看见。
    所以,是花妖化成了怜怜果体的样子吗?

    匿名2019/03/04 22:06: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