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世中逢尔雨中逢花 2

谢怜想起了点什么,轻轻“咦”了一声。

那张缠着层层绷带的脸,不可避免地让他想到了三年之前遇到的那个小孩子。但他也不能确定。悲观地想,那幼童只身逃下太苍山之后,真的还能再活三年吗?

这时,那少年走过来,踮起脚尖,把泥塑像手里的花朵取下,换上了自己手里的那一束。谢怜就坐在神台上,看得清楚,新换上的这一束花,花瓣更为娇嫩、饱满、水灵,香气也更加馥郁,一定是刚刚才采来的。莫非,他每天都来到这座不起眼的庙里,给这尊泥塑像的左手换上一束新摘的鲜花?

而且,奉上鲜花后,那少年站在泥塑太子像下,合掌结印,默默祈福,竟是没有像旁人那般不分青红皂白地跪了再说,当真是把谢怜的话听进了进去。

三年了。那么多参拜过谢怜的信徒,有达官贵人,有当世名流,有惊世之才,然而,让谢怜真正觉得“用心”的,居然是这样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而且是个衣着寒碜,那些华美贵丽的金殿都不会放进去的小孩子,所以才只能到这草根神庙来参拜。

这可真不知是何滋味。

这时,庙门口传来一阵啪啪的踩水之声,一群孩子撑着雨伞,嬉闹奔过。原本谢怜以为他们只是路过,谁知这群少年跑过去后,又跑了回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稀奇一般,拍手道:“呜哇呜哇,丑八怪又被赶出来了!”

这群少年与庙里这名小信徒年纪相仿,却个个都比他高大,看样子被父母养得很好。大概是节日将近,都穿着新衣新鞋。他们在庙门口踩水打闹,笑容天真活泼,不带一丝一毫的恶意,仿佛并不觉得“丑八怪”是个坏话,也不觉得自己话语伤人,就真的只是觉得这么喊好玩儿。那少年握紧了拳,然而拳头太小,毫无震慑力,门外又喊:“丑八怪今天又要睡庙啦,当心回家你娘打死你!”

谢怜皱眉。那少年绷带下露出的一只眼睛爬满血丝,扬拳怒吼:“我没有家!!我没有娘!她不是我娘!都滚!都滚!再喊我打死你们!!!”

那群孩子却有恃无恐,吐舌头道:“你敢打我们,小心我们再告诉你爹,让他教训你。”

有的则挤眉弄眼,道:“是啊,你没有娘,因为你娘不要你啦。你也没有家,你家里人都嫌弃你。所以你只能在这个破庙……”

到这里,那少年突然大叫一声,扑了过去。

他个头虽小,气势却足,一声暴喝,吓得几个孩子要跑,然而跟他扭打作一团的那少年喊道:“怕什么!我们人多!”于是又都回来,七手八脚地去拉他打他。谢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挥手,空气中一阵突如其来的怪力分开了两拨孩童。随即,地上飞起一泼强劲至极的水花,掀了那群少年一排跟斗。

毕竟是孩子,被莫名其妙摔了个诡异的跟斗,又喝了一口泥巴脏水,身上的新衣也全都湿了,变得比他们嘲笑的对象还脏还丑,登时从哈哈大笑变成了哇哇大哭,从地上爬起来,哭哭啼啼抓着伞一溜烟跑掉了。

谢怜摇了摇头。他堂堂武神,斩邪魔鬼怪,保出行平安,还是第一次介入这种幼儿纷争,即便是赶跑了坏的一方,也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他回头去望那少年,微微一怔。

混乱中,那少年头上绷带被扯下了一半,露出的半张脸上都是瘀青肿紫,显然不是方才被打的。谢怜还没来得及细看,他便一声不吭地缠好了绷带,抱着膝盖,坐到了泥塑像脚边。

谢怜到这间太子庙来,本意是想就个近,在这里召集风信和慕情,传令商议要事,谁知遇到了这么个小朋友,忍不住在意起来,发完了召令,便蹲在旁边盯着他看。蹲了没一会儿,那少年腹中传来咕咕的声响。供盘里有几个果子点心,虽然看着干瘪,不大好吃,但聊胜于无。谢怜便择了一个,轻轻往他身上一丢。

那少年被果子砸中,一下子双手抱头,蜷成一团,呈现一个防御姿态,仿佛丢到他身上的是一块石头,而且马上会有更多石头砸来。良久,四下望望,发现只是个果子、也没有第二个人在场之后,他迟疑片刻,捡起果子,在衣服上擦了两下,放回了供盘,竟是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吃盘子里的供品。

接着,他走到门口,望了望庙外的大雨,似乎想出去找吃的。但雨实在太大,不想再淋了,便又回来,在泥塑像脚边蜷缩着睡下了。

这时,风信和慕情接令赶到。二人从庙后转出,风信郁闷道:“殿下,你上哪儿找了一间这么小的太子庙?为什么要在这里传令?”一低头,忽然看到一团人缩在地上,险些踩中,脱口道:“妈的这怎么有个小孩儿?!”

慕情也低了头,仔细看了两眼,立刻问道:“殿下,这是三年前从太苍山上跑了的那个小孩儿吗?”

谢怜摇头:“不能确定。不知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脸长什么样子。”

三人围着一个浑然不觉的小孩儿说了几句,那少年在地上辗转反侧,抹了一把脸,竟是在口鼻嘴角边抹出了血。见状,谢怜越发觉得不能任由他继续躺下去了,道:“先让这孩子离开吧。天色暗了,这庙可不是什么过夜的好地方。”

风信道:“他是不是没地方去?如果是这样,恐怕也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谢怜道:“他有家,但家里可能不太好。但这庙也不好,先离开才能给他找吃的。这孩子身上还有伤的。”

慕情却道:“殿下,恕我直言,眼下没空管这种小事了。您召我们来,可是有什么决断了?”

上天庭的神官,从来没有那一位是对所有信徒的祈愿都照单全收的。须知世上信徒千千万,每个人都管,岂不是烦也烦死了,因此有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微不足道或微妙的祈愿则会假装没听到,可以省去许多麻烦。然而,大抵是谢怜太年轻,精力充沛,还没有到认可这种灵活应变的时候。他想了想,携着路人所赠的那把伞,走到小庙外。

谢怜缓缓撑开那伞,雨珠噼里啪啦地打在伞面之上。地上那少年听到这声音,以为有人走近,微微一动。但可能想到有人来了也不关他的事,又躺了回去。谢怜把打开的伞放在门口,那少年听声音一直没有消失,大概终于奇怪了,起身出来一看,就看到了一把红伞斜斜搁在雨中地面上,仿佛一朵孤零零盛开的红色的花,当即愣住了。

看到那少年冲过去抱起了伞,慕情道:“殿下,到这一步就可以了吧。做太明显给他发现,就多生枝节了。”

谁知,谢怜尚未答话,那少年又冲了回来,在他们身后大声道:“太子殿下!”

三人齐齐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只见那少年抱着伞,赤红着眼,激动至极,仰头对那泥塑像喊道:“太子殿下!是你吗?!”

风信不知谢怜之前已经帮他赶走了一群孩童,还丢了果子,奇道:“这小孩儿还挺灵光,居然被他发现了。”慕情却似乎猜到了前景,看了一眼谢怜。

那少年道:“如果你就在这里,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坐在高高在上的神坛上时,谢怜每天都要听到无数次的“请您显显灵吧”。任何声音听多了,都会麻木。可是,每当他听到这样的声音,还是会忍不住为之注目,为之驻足。慕情在一旁提醒道:“殿下,不用理了。”

谢怜不语。那少年双手紧紧抱着那把伞,咬牙道:“我很痛苦!我每天都恨不得死了才好,每天都想杀光这世界上的人,再杀死我自己!我活得很痛苦!”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大声喊出这一席话,这画面大约真是又可笑、又可怜。可是,那副小小的身体里,却有一种爆发的东西,支撑起了他的愤怒和嘶吼。

风信皱眉道:“他这是怎么了?杀光这世上的人,这是小孩儿会说的话?”

慕情淡淡地道:“太小了而已。长大一点他就知道,现在经历的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顿了顿,他看着谢怜,道:“这世上痛苦的人太多了。就说永安大旱,哪个永安人不比他痛苦。殿下不必在意。该做什么做什么吧。”

谢怜轻声道:“或许吧。”

一个人的痛苦,对另一人来说,大概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烦恼罢了。

那少年仰头望他,一只眼睛红得厉害,却没有流泪,一手抱伞,一手伸出去,抓着泥塑像的衣摆,质问道:“我到底是为什么还活在世上?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静默半晌,无人应答,那少年似乎也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慢慢垂下了头。

谁知,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在他上方响起:“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谢怜身旁的风信和慕情都没料到他当真会回答,而且还是这种回答,皆瞪大了眼,道:“……殿下?!”

那少年猛地抬头,却没看到任何人,只听到一个轻柔缥缈的声音从那泥塑像上传来:

“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如果不知道你活下去有什么意义,那么,不如姑且把我当做那个意义吧。”

风信和慕情的脸都裂了,双双伸手去堵谢怜的嘴,大叫道:“别说了殿下!你违规了!违规了!”

在被他们捂住之前,谢怜还是抢着又喊了一句:“谢谢你的花!很美,我很喜欢!”

分享到:
赞(44)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花花到底是对自己的外貌有多不自信

    花怜2019/01/03 07:25:06回复
  2. 为了怜怜活下去

    小长2019/02/14 00:27:49回复
  3. 花花小时候好像是异瞳叭

    千千2019/02/14 00:54:50回复
    • 哪一章说的是异瞳?我一直没找到

      匿名2019/06/11 00:37:28回复
  4. 被别的小朋友嘲笑多了大概自己心里也就慢慢被影响了

    千千2019/02/14 00:56:06回复
  5. 好喜欢花花

    二狗2019/04/07 10:53:42回复
  6. 而且国师给花花算命格,还是个天煞孤星命,另外真的是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啊,花花的痛苦对慕情来说就是小孩子发牢骚而已,吼吼吼等着挨揍吧慕情╭(°A°`)╮

    陈栎媱2019/06/02 00:15:15回复
  7. 脑补一下风信和慕情拽着怜怜要把他拖走捂住嘴不让他说 怜怜一边挣扎一边“不我还可以!我还要说!”hhhh

    匿名2019/07/13 23:25: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