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孰假孰真难解难分

作者有话要说:不是纯背锅,也不是纯粹给人冤枉了,那就没意思了。坑都会填的,不要急。

然而,待到另一半面具也落下,戚容整张脸都暴露出来,便会发现,又不大像了。虽然这两人口鼻下颌线条轮廓相似,可是,眉眼却截然不同。谢怜的眉目,平静温和。戚容的眉峰却高高挑起,双眼也更为细长。虽也绝对算得上是个英俊少年,但一看这面相,便知道这种人必然极难对付。他被打得一双眼鲜血长流,好容易能睁开,却模模糊糊见这抓住他的人已是另外一副形貌,隐约是个红衣少年。戚容虽没见过花城真容,但一见红衣,又惊又怒:“是你。是你!”

花城已现出真容,道:“你还没回答方才的问题。安乐王怎么死的?”

因他此刻的眼神着实骇人,谢怜抢上前去,道:“三郎!”

洞中人人鬼鬼已散得七七八八,谢怜抢到他身旁,道:“你怎么了?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没事了。你先冷静一下,没事了……”

他在花城肩头轻轻抚了几下,声音越说越低。谢怜年纪小的时候,生气或是难过了,父母都是这般,一边在他后背轻抚,一边柔声安慰,因此,他把这个法子也用在花城身上了。没想到当真有效,方才花城目光里有几丝混沌之色,被他抚了一阵后,嘴唇微微一动,终于慢慢冷却沉淀下来,显露清明。

见状,谢怜松了口气。谁知,一口气还没松到底,下一刻,花城突然出手,在他肩头也轻轻拍了一下。

这一拍之下,谢怜瞬间给定住了身形。

他完全没有防备花城会对他动手,因此才给他定住了。他不知花城究竟要做什么,但并不担心自己,只担心花城又像方才那样失控。张口想问,却发现不光动弹不得,也出声不得,不由略感不妙。

那戚容虽然打起来完全不行,一张嘴却硬得很,满头鲜血地骂道:“你这条犯癫疯病的狗独眼龙!老子在家里吃饭惹着你了?!”

花城面带微笑,再次把他的头一掌拍进地里。拍完,又提起来,道:“安乐王怎么死的?”

戚容道:“他妈的关你什么事……”

花城又是一掌,道:“安乐王怎么死的?”

如此反反复复,花城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将他一颗脑袋当成皮球,狠狠往地里拍了将近十次。虽说这么拍,戚容是死不了,但就是因为死不了,所以才够呛,就算是一颗铁铸的头颅也受不了如此拍法,戚容终于撑不住,改口了:“你没事自己不会翻史书?!”

花城冷笑道:“史上要是写的都是真事,我来问你这废物做什么?”说着又扬起了手。戚容大叫一声,道:“是郎千秋!被郎千秋杀的!!!”

谢怜怀中的不倒翁一震,随即剧烈摇晃起来。

他晃得太厉害,谢怜又不能把他按下去,终于眼睁睁看着那千秋不倒翁跌落出来,在地上骨碌碌地疯狂打转。花城头也不回,却是解了咒术。一阵红色烟雾爆开,郎千秋的身形从雾中一跃而起。

他天潢贵胄,一辈子不曾受此冤枉,指戚容怒道:“你干什么含血喷人、信口就来?我和安乐是朋友,你说谁杀了他!”

戚容见他忽然蹿出,也是一惊,道:“你是郎千秋?他妈的怎么你也在这里?!”

郎千秋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被带到这里,只是被戚容方才的指控气倒了,非要跟他讲清楚不可:“安乐王分明是病逝,你为何莫名其妙说是我杀他!”

花城冷眼旁观,没再动手把他的脑袋当球拍,戚容便也跟他扯上了,道:“狗屁的病逝,也就只有你信。鎏金宴过后没多久他就死了,肯定是给你们暗杀的!不是你杀的也是你们永安那些老狗杀的。”

他胡搅蛮缠,郎千秋气得脸色发青,道:“难怪大家都说青鬼戚容低劣,今日一见,你当真低劣至极。”

他这脱口一句,可是刚好触到了戚容的逆鳞。戚容成名之后,几百年都被各路天神鬼怪明里暗里嘲讽品位低劣,深恨此节,当即勃然色变,道:“我低劣,总好过你愚蠢。张口闭口朋友,什么和平共处,仙乐人和永安人能成朋友?存在和平共处?你跟你那爹妈一样爱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听他讽刺自己父母,郎千秋怒道:“住口!我父皇母后一片赤诚,才不是惺惺作态,你不可侮辱他们!”

戚容呸道:“不过是一群叛军贼子之后,好大的狗脸!赤诚在哪里?给仙乐人封王封地?好不要脸,拿着从别人那里偷抢来的东西施舍别人。你们拥有的一切,本来就全都是我们仙乐的!”

郎千秋本就不善辩驳,道:“你!你……”竟是卡住了。戚容见他气得结巴,甚感快意,决意要气他更狠,哈哈道:“不过虽然你们杀了安乐,这孩子也死得赚了,仙乐死他一个,你们永安赔了一个鎏金殿。只可惜没把你也一起弄死,教你们也尝尝绝后的滋味!”

闻言,郎千秋一呆,道:“……你说什么?”

谢怜心中暗暗叫苦。

他恨不得跳起来像花城那样一掌把戚容再拍回地里去,让他闭嘴,然而花城定住了他的身形,他怎么挣也挣不开这法术。郎千秋道:“什么叫没把我一起弄死?”

戚容一心报他评己低劣之仇,得意洋洋地道:“果真是什么人生什么种,阁下之愚蠢跨越百年,令我大开眼界。你也不想想,仙乐人可都恶心死了你们永安,要是有哪个不恨你们的,那就不配为仙乐人!你真当仙乐皇室后人会与你永安皇室后人交好??不过是为了套你皇宫的底细,方便布置计划,血洗你生辰的鎏金宴罢了!”

谢怜尚在勉力挣扎,郎千秋则是整个人都呆住了。半晌,他才磕磕巴巴地道:“……安乐王,和国师,是,是一路的吗?”

他只当恩师和朋友串通起来欺瞒他,满心都是悲愤,难受至极。谁知,戚容却道:“国师?你说那个什么妖道芳心?谁跟他是一路?”

郎千秋听他反问,又糊涂了:“你……你说安乐要血洗鎏金宴,可血洗鎏金宴的,明明是国师,那难道他们不是一路的吗?我……”理不清了。

戚容道:“鬼知道那妖道什么来路,关他屁事!郎千秋,你听好了:你永安国的鎏金宴,是仙乐人血洗的!本来安乐已经按计划把宴会上的狗叛军后人杀光了,谁知你那古里古怪的国师突然闯了进来。安乐还以为事情败露,急忙逃回来问我被人看到了怎么办,谁知当夜就听说血洗鎏金宴的是你国国师,已经全国通缉了。”

郎千秋怔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怎么没早说出去??”

戚容嗤道:“你莫不是脑子有毛病?我为什么要说出去?有人帮忙顶锅不好吗?我撒这个谎你能升我做绝?”说到这里,他幸灾乐祸起来:“啊哟哟,我懂了,你是不敢信吧?听说后来你把你那师父钉死在棺材里了,哈哈哈哈哈哈,你这糊涂蛋,你杀错人啦!”

谢怜闭上眼睛,听着他那满是恶毒的畅快大笑,心中骂了一声。

郎千秋给他气得骨节咔咔作响,道:“……假的!”又猛地转身,冲谢怜道:“如果是真的,就算他不说,那你呢?你又为什么不说?!”

戚容吐出了一颗被打落的牙,道:“这他妈的又是谁?你们这么多人是到我洞府里来开宴会的???”

没人理他,郎千秋对谢怜质问道:“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分明没杀人,为什么承认?!”

这时,谢怜周身一松。

花城终于解开了定住他的法术,然而,怕是已经有些迟了。郎千秋等着他的回答,谢怜缓缓站起,活了活手腕的筋骨,半晌,吐出了几个字:

“一派胡言!”

原本,郎千秋以为他会说“真的,就是他说的那样”。然而,谢怜只是语气冷然地说了这四个字,竟是完全否认戚容所言的对他有利的说法。戚容不乐意了,道:“你说谁一派胡言?”

谢怜道:“你。”

他居高临下俯视戚容,道:“扯来扯去,全是空口无凭,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血洗鎏金宴的是仙乐皇室后裔?”

戚容仿佛觉得好笑,道:“杀了便是杀了,要什么证据?况且这都几百年过去了,还能有什么证据?”

谢怜道:“所以我说你是一派胡言。仙乐和永安都是旧朝,早就灰飞烟灭了,到现在你还揪着那点陈年旧事使劲儿挑拨,有什么意义吗?”

他说话的口气听得戚容一怔,仿佛记起什么,眯起了双眼。谢怜又转向郎千秋,口气平和地道:“我杀你父,是你亲眼看到的。那时离我第二次被贬没过多少年,心有不甘,铸成大错,是我之过。但我以为没必要牵扯不相干的人,这人信口胡编,不惜给安乐王泼脏水,不过是要报复你方才说他低劣罢了。”

若教旁人来听这番对话,不免好笑。一桩残忍凶案的凶手头衔,还要争来争去,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血洗鎏金宴是什么了不得的丰功伟绩。郎千秋思绪混乱,抱头想了半天,道:“对……是你,不是别人。”

分明是他亲眼所见的。那夜,他兴冲冲地奔进鎏金殿,看到黑衣的国师将纤长的剑身从他父亲胸口拔|出,血花飞溅。而那一刻,他的父皇,永安国的国主还向他伸出了手,尚未气绝。是在他扑上去之后,才垂下了手。

这时,躺在地上的戚容忽然道:“太子表哥,是你吗?”

分享到:
赞(41)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戚容很喜欢怜怜

    秀秀家的都是我后宫2018/12/06 09:44:00回复
  2. 我不禁要赞叹一声花城打得好!

    樱酒2018/12/20 19:41:24回复
  3. 戚容承包了笑点~

    陈栎媱2019/06/01 10:15:30回复
  4. 口阿哈哈哈哈那位绿色的公子,想想fafa拍戚容脑阔的画面……噗哈哈哈哈

    今天又是笑死的林秋石2019/07/10 20:04:00回复
  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继续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嘤嘤怪2019/07/13 22:34:14回复
  6. 哈哈哈,戚容委屈坏了,人家就想在家里吃顿饭

    好可爱的花花啊2019/07/14 15:58: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