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劫仙宫三语吓诸神

银光乱闪,不及思索,谢怜第一个反应便是以手遮挡,那手腕上缠着若邪,情况危急时会自动迎击。然而,那些银蝶却根本没有袭向他,而是绕过了他,扑向他身后刚刚还扭打作一团的那两人。

风信和慕情早就吃过这死灵蝶的大亏,深知它们的厉害,怎会大意?几乎是瞬间便一齐举起了手,喝道:“盾开!”

成千上万只银蝶朝他们扑去,拍翅如疾风,在两人面前被一道无形的壁挡住,暴雨一般打得砰砰作响,撞出激烈的白光,犹如火星四射。原来,他们在身前展开了两面法盾。但这些死灵蝶即便被法盾挡住,也势不可挡,并且无穷无尽,如飞蛾扑火,疯狂已极,即便开了法盾,两人也被这阵炮火般的蝶雨打得隐隐有后退之势。

一时大意被占了先机,不开盾要被死灵蝶近身,开了盾又抽不出手取兵器,风信与慕情都是暗自叫苦,咬牙支撑。风信一眼瞥见谢怜还低头站在前方,立即喝道:“殿下当心不要站在那里,快到盾后来!”

谁知,谢怜一回头,毫发无伤,皱眉道:“啊?”

两人定睛一看,几乎当场要飞出一口凌霄血。只见谢怜手心托着一只死灵蝶,脸上表情还有点懵。方才那阵汹涌的蝶风刮过时,有一只飞得格外慢,跟不上大队,在谢怜面前扑翅浮沉了几下。谢怜看它似乎格外努力,总觉得这只小银蝶是不是就快飞不动了,便不由自主伸出了手掌,虚虚地托在它下方。那只银蝶便在他手心上欢快地乱拍,不走了。见状,风信额头青筋暴起,道:“不要用手碰那玩意儿!!!”

正在此时,谢怜手腕忽然一紧,竟是有人一把抓住了他,用力一拉。他整个人便被拉进了大门后的一片漆黑里。

然而,虽身处黑暗之中,他却没有丝毫的不安或警惕。这黑暗似乎是一层温柔的铠甲,非但没有危机,反而令人莫名安心下来。

虽然黑暗背后那人尚未现身,可银蝶已至,来人究竟是谁,还会不知吗?慕情不可置信地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上仙京来捣乱,未免太猖狂了!”

一个声音笑道:“彼此彼此,你们上天庭在我的地盘不也挺猖狂的吗?”

即便是早就料到抓着自己的人是谁了,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从咫尺之处传来,谢怜依旧是心中一震。随即便听风信道:“花城,帝君就在仙京,你把人放下!”

花城嗤道:“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落地,那扇大门随即重重关上!

谢怜感觉花城一只手紧紧攥着他,带他一路疾行。四面八方黑黝黝的,耳边都是那黑靴银链上叮叮的清响,脚下高低起伏不平,果真不是坦荡明亮的仙京大街,而是一片荒野山谷。

花城必然是用缩地千里把仙乐宫的大门连接到了这座山谷里。可是,要把仙京的某一处用缩地术和其他的地方相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至少非天界的神官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谢怜正想开口,突然一声暴喝炸开在耳边:“殿下!你在哪里?!”

这一声怒喝正是风信。声音虽在耳边,人却不在眼前。他这一声,是在通灵阵里吼的。谢怜被他吼得耳膜隐隐作痛,许多神官也都被炸出来了,胆战心惊地道:“怎么了南阳将军!出什么事儿了吗?”

慕情也进了通灵阵,道:“出事了!灵文何在,快通报帝君,谢怜跑了!”

他平素说话都是轻轻柔柔、斯斯文文的,此时却带了一丝气急败坏。灵文道:“什么?我去仙乐宫看看!”

有神官惊道:“三……太子殿下跑了?他不是在仙乐宫禁足吗?!”

师青玄也进通灵阵了,道:“我刚才明明还瞧见仙乐宫外面一大堆中天庭的小武神都在看着,只能进不能出的,怎么会跑了?”

风信又道:“不是跑了,是被人劫走了!殿下你还听不听得到我们说话?你现在在哪儿?!”

一听说是被劫走的,众人更惊:“这里可是仙京,谁人这么嚣张!”

一时之间,人人都要高声说话,人人都要求个回答。芳心国师跟郎千秋的事还没扯干净呢,君吾禁了谢怜的足,人却没了,这不是平白的再生事端、多惹口舌吗?无论如何先赶紧地找回来再说。于是灵文去查看情况,查探谢怜此刻的方位,风信和慕情在阵内高声喊话,找能腾出手的武神官出来一道追击,师青玄又散了好几波功德。通灵阵内人仰马翻、七嘴八舌,乱得谢怜根本插不进去,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也大吼一声请诸位镇定,花城却忽然转身,探了两根手指过来。那冷冰冰的指节轻柔地搭在他太阳穴上,花城笑道:“哈哈,许久不见了,各位好啊?”

他这二指轻轻一搭,便通过谢怜,搭进了上天庭的通灵阵。这泰然自若的一句,不光在他身旁的谢怜听到了,所有在上天庭通灵阵内手忙脚乱的神官们也听到了,并且在听到之后,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

众人心中,一片无声的咆哮。

难怪如此嚣张,我道是谁,原来是这位啊!

花城又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我,反正我一点也没有想你们。”

“……”

这边天界确实有不少神官每天都在暗暗想他,但是一听他说没想他们,纷纷默默念诵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谢谢谢谢今后请继续不要想我们。这时,花城嘻嘻地道:“不过,我近来闲得很,要是有人也很闲,想跟我切磋一下,那是非常欢迎的。”

“……”

这个情形下,他说这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你们谁要是够胆敢追上来,下次我就去找这个人挑战。”

这挑战,接了必输无疑,不接颜面扫地。岂非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方才一听说谢怜居然跑了或是被劫走了,通灵阵内简直沸腾了一般,毕竟是难得一遇的骚乱,都极为关心,还有几个武神官原本已经主动响应,准备加入追击了。结果,花城三句话说完,顷刻尽数消失了。若是君吾发命令下来委派谁去正面追击,那是没办法,公事公办,可眼下事情才刚发生,正一片混乱,自然谁都不想往身上揽事。没谁想给花城记住。于是都一边假装自己不在,一边竖起耳朵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同时心内惊涛骇浪不断:这血雨探花也太肆无忌惮了,居然跑上天庭来劫人,劫的还是那位三界笑柄——这到底是有深仇大恨还是有什么玩意儿???

那边陷入了沉默,只有风信怒声连连,而这边花城说完就移开了那两根手指,对谢怜道:“别理他们。”

谢怜脱口道:“三郎……”

花城却放开了他的手,道:“这里离仙京不远,快走。”

他声音低低的,听不出情绪。而他放开谢怜手腕的动作极快,几乎像是甩开了。谢怜一下子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碰他却被甩开手的那一幕,当场便怔住了。

他本想问花城,为何会忽然出现。虽然没细想,但模糊觉得也许是来救他的,所以方才那一声三郎喊的时候,心里隐隐有点高兴。可花城这么一丢手,谢怜才猛地反应过来:为什么会觉得花城是来救他的?且不说花城会不会这般密切关注他的动向,他可是前不久才把极乐坊给烧了逃出鬼市的,难道不更有可能是来找他问罪问责、讨债算账的吗?

那地师去鬼界卧底,被花城抓住了一通关押拷问是不假,但这事原本就是到别人那里去卧底的人理亏。而他潜入鬼市,在极乐坊挖地三尺到处找人,还放了一把火。虽然最终大半个极乐坊烧起来是因为师青玄带了风加了把火,但最初兵器库的第一把火还是他起的,不然说不定别人根本想不到要放火,怎么说也是他得负主要责任。

两人一前一后行着,谢怜越想越歉疚,越想越惭愧,忍不住道:“……三郎,对不起。”

花城却是忽然脚下一顿,道:“你为何要说对不起?”

谢怜也顿住了,道:“我去鬼市,原是为查地师失踪之事,之前没对你说实话。你盛情款待,我却烧了你的极乐坊。我心里当真好生过意不去。”

花城没说话。谢怜也知道,他一句“好生过意不去”,真的没有多大分量,更觉惭愧,轻咳一声,道:“不过我估计马上就要被贬了,下来之后,我一定想办法赔罪,看要怎么样才能……”

花城却道:“为什么你要给我赔罪?”

他的口气有些生硬,像是再也听不下去了,猛地转过身来,道:“你忘了我一刀震伤了你一条手臂?是我伤了你不是你伤了我,你干什么要给我赔罪?”

谢怜根本没觉得右手怎么痛,现在更是几乎完全忘了这手还受过伤了,怔了怔才想起来,道:“你说右手?我右手没事啊,很快就好了。而且是我自己上去迎击才会变成这样,本来就怨不得你啊?”

花城定定望着他,左眼里的眸光异常明亮。而谢怜忽然觉察,他好像在发抖。

再过片刻,他却发现,不是花城在发抖,而是花城腰间的弯刀厄命在发抖。

那银色的弯刀悬在红衣之上,颤抖不止。那只银线勾勒而成的眼睛也是。若它长在一个孩子脸上,那这个孩子,此时此刻,肯定就是在哇哇大哭了。

分享到:
赞(62)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厄命好可爱

    花从心2019/01/10 20:37:11回复
  2. 我总觉得厄命的情绪和花城是直接关联的

    匿名2019/02/19 19:05:29回复
  3. 嗯嗯嗯我也觉得

    陈栎媱2019/06/01 09:54:34回复
  4. 厄命是旁白哈哈

    匿名2019/06/05 21:34:06回复
  5. 为什么要丢开谢怜的手?为什么花城不喜欢谢怜碰他?

    匿名2019/06/10 18:04:11回复
  6. 因为花花害羞了吖

    魏氏文和2019/06/20 21:47:34回复
  7. 等等等等等等等,花花觉得自己伤到了怜怜所以没有当场反应过来抢人,后来反应过来直接上天庭抢人,把人抢出来害羞的把人手给甩开?哭唧唧的给人安慰道歉??甜哭惹好嘛!!不行窒息了。

    今天就是爱花花的一天。2019/06/21 00:05:00回复
  8. 楼上说的的花花真是好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2019/07/10 03:02:38回复
  9. 嘤,好萌

    突然被萌死的林秋石2019/07/10 19:23:35回复
  10. 哭唧唧,7楼说得仿佛是大哥,要笑死我

    猫丞的x指导2019/07/22 22:30: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