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借运道夜探极乐坊 2

谢怜从玉盘中抓了骰子,与师青玄对视一眼,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朝地洞深处走去。

师青玄走在前面,打个响指,托起了一道掌心焰,照亮了脚下的台阶。谢怜轻轻关上门,在后断后。两人大约下了五十多级石阶,终于踩到了平地。

这是一条可容五六人并行的单行地道,只有一条路,前方是漆黑一片,后方是通往地面的楼梯,左右两侧都是厚实的墙壁,因此,不需纠结该怎么走,只管往前走便是了。只是,延这条地道走了两百余步后,一堵冷冰冰的石墙出现在两人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师青玄道:“这就没路了?不可能吧。”他一手托着火焰,另一手在那墙壁上摸索,似要查找其上有什么机关,又施了几个破除障眼法的法诀,墙壁毫无动静,他没辙了,道,“我把它打穿?”

谢怜道:“那样就动静太大了,整个极乐坊都会被惊动的。”

师青玄把手贴在石壁上,送出一阵灵力,半晌,收了手,道:“要打也打不穿,这墙怕是至少有十丈厚了。”

可谢怜分明就是亲眼看着那面具人进来这里的,总不至于他鬼鬼祟祟的,就为了进到这样一个死胡同里打坐冥想吧?其中定然还有别的法门,于是二人四下细察。不多时,谢怜道:“风师大人,你看地上,似乎有东西。”

他指向地面,师青玄立即放低手掌,两人一起蹲了下来。

这地道的地面是以无数块方形砖石铺就的,每一块方形砖块都有一扇小门那般大小。而在这面石壁前,他们踩着的那块方形砖上,画着一副图。图案不大,是一个小人,正在丢骰子。

师青玄抬头,道:“莫非这里也和开上面那道门的方法一样,必须要丢出正确的点数,才能打开这道石壁?”

谢怜微一颔首,道:“看来是这样了,不过,我并没跟那面具人一起进来,不知此处通关的点数是多少。”

师青玄道:“都到这里了,再撤回去打探也不太实际,先胡乱丢一个看看吧。”

谢怜也赞同,道:“风师大人,你试试吧,我……不知我借来的这把运气,能撑几次。”

师青玄也不推辞,接了骰子便往地上一丢,道:“如何?”

他丢出了一个“二”,一个“五”。两人等了片刻,没等到石壁打开,谢怜收了骰子,道:“果然不行。”

师青玄却忽然道:“太子殿下,你看脚下,图案变了!”

闻言,谢怜立即低头。果然,地上那块方形砖上的图案,原本是一个小人在玩骰子,此时颜色却渐渐淡去,又渐渐深入,变成了另外一幅画面,看上去像是一条浑圆肥硕的黑色长虫。师青玄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谢怜猜测道:“地龙?水蛭?长得很像,田里很多,见过不少。”

师青玄道:“你究竟是干了啥才见过不少……”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就消失了。

不光是他,谢怜也消失了。原来,方才他们说到“玩意儿”几个字时,二人同时感觉脚下一空,下一刻,便掉进了一个地洞中。

原来,那堵石壁根本不是门,它就是一面货真价实的石壁,而他们踩在脚下的这块方形砖,才是真正的门。丢了骰子之后,那门突然打开,又立即合上,谢怜与师青玄在空中下落片刻,重重摔落到一片地面上。还好这地面松软至极,虽然压出了两个深深的人形坑,但两人倒并不觉得摔得如何疼痛,立即就要站起。谁知,这一站,两人的头却双双撞了顶,一齐“啊”了一声。谢怜一手捂头,一手在上方摸索,只摸到了与脚下地面同样松软潮湿的泥土,没有石板。那扇石门,早已消失不见了。

方才下落时,师青玄手里的掌心焰熄灭了,此时他重新燃起,照亮了四周。二人这才发现,他们竟是身处一条土道地洞之中。

这地洞呈圆形,洞壁全是泥土,不像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师青玄揉着额头道:“这又是什么地方?是不是因为我丢错了点数,咱们就被扔到这里来了?”

沉吟片刻,谢怜道:“极有可能。那石门已经不见了,即是说不给咱们回去的机会了。先想办法出去再说。”

两人略一商量,便顺着地洞前行了。这地洞曲曲折折,成年人若想在这条地洞里站直了,怕是有点困难,只能勾腰行走,或是在洞内爬行,速度缓慢,还颇为辛苦。并且,这洞中空气潮湿温暖,泥土也是一般的难缠,走一步陷一脚,拖泥带水。偶尔,还会踩到一些腐烂在土中的小动物植物的尸体。谢怜倒是颜色不变,师青玄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谢怜越走越觉得不对劲,道:“风师大人,咱们怕是得加紧快走。这地方怕是……”

正在此时,一阵“轰隆轰隆”的怪异巨响传了过来。

巨响传来,整个地洞也随之微微震颤,上方零星泥土被震得啪啪落地。二人对视一眼,一句不说,朝巨响的反方向飞速奔去。

然而,那阵巨响和震动横冲直撞,速度竟是比他们要快得多,不断逼近。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在弯弯曲曲的地洞中连滚带爬,但始终不见这地洞的出口,连一丝光亮也没有。非但如此,在他们奔跑的方向,居然也传来了一阵与身后同样的巨响和震颤!

前路后路都被堵住,二人只得停步。伴随着那“轰隆轰隆”、沉重庞大的躯体从泥土中拖过的噪声,两条巨虫蠕蠕而动,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两条巨虫硕大臃肿无比,身呈紫黑色,表皮微微透明,虫身一节一节,无眼无足,两颗头就是两个肉尖,不是两条奇长无比的地龙,又是什么?

那石门打开,居然把他们丢到了一个地龙怪的老巢里!

谢怜举起一手拦在前方,若邪蓄势待发。师青玄则不知从哪儿摸出了风师扇,可惜在这狭窄的地底带不起狂风,带起了狂风说不定还会吹晕自己,如此上品法宝恐怕难以发挥作用。这时,谢怜想起地龙畏光畏热,道:“风师大人,劳烦借我一点法力,再把掌心焰起大点!”

师青玄依言,左手与他清脆相击,右手手中火焰窜高了几寸。谢怜也迅速起了一道明亮的掌心焰。果然,那两条地龙感受到炙热的火光,往后缩了缩,拉开了一丈之隔。于是,两人借着火焰之威,继续一边慢慢行走,一边逼着两条地龙和他们保持距离,指望能找到出口。

然而,地洞狭窄,大火这么一烧,不光两条地龙怪怕了这热,时间一久,谢怜和师青玄也热得汗流不止,仿佛置身烤炉,颇为难受。而且,更可怕的是,师青玄虽然极力以法力加持火焰,那掌心焰还是似乎越来越小。觉察到这一点的两条地龙退避的时候,也没有那般避之不及了。

谢怜又走了几步,觉得呼吸微有滞涩,道:“风师大人,这掌心焰怕是撑不了多久。虽然这些泥土潮湿疏松,但毕竟还是地底深处,再过不久,可能气流不通,火要灭,人也要晕了。”

师青玄一咬牙,道:“那就只能用一个缩地千里了。”

虽然眼下两人都腾不出手画阵,地势也极为不利,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谢怜道:“我找一片平坦之处。”

恰在此时,他感觉脚下踩中了一片不那么潮湿的地面,似是一块石板。谢怜心中一动,立即俯身查看。果然,这又是一面石门!

这石门上也是画着一个小人在丢骰子的图案。师青玄也踩到了它,大喜过望,道:“快快快,快丢骰子打开它!”谢怜正要丢,忽地又想:“可别让我丢出了一个错得更离谱的点数,打开门又到了一个更可怕的地方。”把骰子递给他,道:“你来!”

师青玄二话不说,抓过就丢。滴溜溜,这次,是一个“三”和一个“四”。谢怜立即收起骰子,两人齐齐站到门板上。师青玄手上的掌心焰已经又小了一圈,两条地龙蠢蠢欲动。谢怜仔细盯着那门板上的图案,它渐渐淡去,又渐渐化为另一幅图,是一片树林,几个穿得古怪的小人似乎正在围着中间一人跳舞。

这时,一条地龙似乎终于按捺不住了,口器微张,拖着沉沉的身躯,冲了过来!

万幸,就在它距离两人只有三尺之隔时,石门顿开!

这一次,两人又掉进了一个狭窄的洞里。只不过,这一次的地面是硬邦邦的,狭窄又干燥。两人摔得生疼,撞作一团,谢怜惯来忍痛,一声不吭,师青玄却是大吼了起来。谢怜被他喊得耳朵生疼,担心他出了事,道:“风师大人,你还好吧?”

师青玄头在下,脚在上,道:“我也不知道我好不好,我以前从没摔成这样过。太子殿下,跟你一块儿干活,可真是太刺激了。”

闻言,谢怜忍俊不禁。他这才发现,两人是摔进了一个树洞中。他先艰难地跨出洞来,再把手递给师青玄,道:“这可真是辛苦你啦。”

师青玄道:“不客气。”

他拉了谢怜的手,钻出树洞,灰头土脸的,一身纱衣已经破破烂烂,出来被外面的日光刺得在眉头搭了个架子,道:“这又是哪里啊?”

谢怜道:“如你所见,一片深山森林。”他四下望望,又道,“我瞧这石门,其实作用等同一个专门施放缩地千里术的法器。投出了不同的点数,就会被送到对应的不同地方。不知这次投出来的点数是不是对的。”

师青玄赤着两条胳膊,抱起手臂,严肃地道:“施展一次缩地千里就要耗费大量法力了。那血雨探花为了防止旁人窥探他的秘密,竟然做出这样的石门法器,可见其法力之强,心机之深。”

他虽然表情严肃,但这么一副赤脚赤膊的狼狈模样,实在严肃不起来,反而好笑。谢怜辛苦忍住了笑,心头却浮现花城那副轻翘嘴角的神情,摇了摇头,心想:“与其说他心机深,倒不如说……只是顽皮罢了。”

两人出了树洞,刚走了没几步,四周灌木丛后突然跳出了一堆赤|身裸|体的人,围着他们跳了起来,边跳边大声叫道:“哦哦哦!”

“……”

二人都极为震惊。师青玄道:“这回又是什么!”

谢怜举手道:“不要紧张,都不要紧张。我们先看看。”

他定睛一看,这群人并非当真赤|身裸|体,只是身上只穿了兽皮树叶,一副茹毛饮血之态,手持树枝长矛,矛头扎着尖锐的石头,对两人一笑,满嘴利齿,皆是锯齿状的尖牙。

两人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师青玄边跑边道:“我哥以前常跟我说!南方深山处有许多野人精食人为生!让我一个人不要到这种地方来!该不会现在我们遇到的就是吧?!”

谢怜逃跑已是轻车熟路,姿态和风度都比他从容得多,淡定地道:“嗯,很有可能!总之先找门,先找找看还有没有石门吧!”

那群野人在他们身后大呼小叫,穷追不舍。原本,谢师两人是只能逃,不能还击的,因为天有天规,神官若下凡间,在面对凡人时不得擅自以法力压制,这一条规定,为的是避免神官恃法欺人,仗势为祸。但他们不时冲两人投些尖锐的石块、树枝,冷不防,一根树枝贴着师青玄的脸颊擦过。

这下,可触了大霉头。师青玄一摸脸,摸到了极淡的一缕血痕,当场勃然大怒。

他“呔”了一声,刹住步子,转身道:“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深山野人,见了本风师,不但不折服,居然还敢乱我仪容!!真是岂有此理!!!”

喝完,他猛地抖出风师扇,刷的展开,霍的一扇——那群野人登时平地起飞,被他扇到数丈之外,挂在树上,嗷嗷大叫。两人终于能停下脚步,大口喘气了。喘着喘着,谢怜那个念头又出现了:“做神官,真是辛苦啊……人鬼神,谁也不比谁容易……”

师青玄吐出一口恶气,对谢怜道:“太子殿下,你看到了,这是他们自找的!不是我恃法欺人。”

谢怜道:“不错,我看到了。”

师青玄又摸摸他那张脸,嘀咕了几句“我哥都不敢”云云,转身道:“咱们去找石门吧。”

谢怜默默点头。眼见师青玄一振衣衫,整了整头发,真真一派潇洒之姿。奈何,他身上穿的是一件破烂不堪的紫色纱衣,这一派潇洒之中,不免掺上了十分诡异的味道,当真使人见之难忘。谢怜心中不禁感慨万千。遥想半月关初见,风师大人何等神仙姿态,教他以为不是绝世妖道,便是一代高人。谁知,这根本是他的错觉……

两人在森林里没头没脑地转了几大圈,最后,终于在另一个树洞旁找到了一扇石门。这回,师青玄却不肯再丢骰子了,挠了挠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我的运气就算不是次次都好,可也不至于次次都差。但我今天好像手气不好,丢了两把,一次到了地龙洞,一次遇到了野人精,下次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

谢怜轻咳一声,心中歉疚:“说不定是因为我在你旁边,所以把你的手气一起带衰了……”

这时,又听师青玄道:“还是你来吧。说不定你那位三郎借你的手气还剩下一点儿呢。”

不知为何,谢怜听到“你那位三郎”时,莫名有点不好意思。想解释点什么,可再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非要解释,反而怪怪的,便也不多说了,执了骰子,轻轻一滚。

两个“六”。

屏息片刻,谢怜留神看着那石门上图案的变化,好对接下来要遇到的东西有个心理准备,可这一次,那图案没有任何变化,石门便轧轧地打开了。

门后的,又是一道黑黢黢的石阶,通往地底深处,飕飕冒着冷气。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心想:“难道闹了一大圈,又绕回原地了?”

纵是绕回了原地,也比待在其他地方要好,于是,两人果断下了石阶。那石门在身后又沉沉关上,伸手去推,却摸到一片光滑的石壁。谢怜道:“还是往下走吧。”

两人再次沿着这条四四方方的地下石道朝前走去。走了两百余步,谢怜渐渐觉察,道:“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走的那条地道。”

师青玄道:“不错。当时我们走了两百步就遇到石壁了,现在却没遇到。”

谢怜轻声道:“看来,这一次,是走对了。”

正在此时,两人同时顿住脚步。

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血腥味。

与之伴随的,还有一个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分享到:
赞(18)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你的那位三郎

    秀秀家的都是我后宫2018/12/06 09:08:13回复
    • 啊哈哈哈

      小长2019/02/07 13:51: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