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各有各路

魏无羡道:“棺材自然是用来放死人的, 我猜,这里原先埋的, 应该是金光瑶母亲孟诗的尸体。他今晚到这里来, 就是为了取走母亲的尸体,一并远渡东瀛的。”

蓝曦臣怔然不语,聂怀桑“啊”了一声,恍然道:“对喔, 听起来很有道理。”

魏无羡又道:“你觉得, 那个人把金光瑶母亲的尸体挖走了,会怎么处置呢?”

聂怀桑道:“魏兄你干啥老是问我, 你再怎么问, 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

顿了顿,他道:“不过嘛……”

聂怀桑慢条斯理拢起被暴雨淋湿的头发, 道:“我想, 既然这个人这么恨金光瑶, 对他视若性命的东西, 应该会毫不留情, 格外残忍吧。”

魏无羡道:“比如五马分尸, 弃尸数地, 就像对赤锋尊做的那样?”

聂怀桑大惊, 倒退了几步, 道:“这这这……这也太毒了吧……”

魏无羡盯了他一阵, 最终还是移开了目光。

推测毕竟只是推测,谁都没有证据。

聂怀桑此刻的满脸茫然和无奈, 也许是伪装。他不愿承认自己把旁人当做棋子,视旁人性命如无物,或者他的计划不止于此,他要隐藏真实面目做更多的事、达成更高的目标;也有可能根本没那么复杂,送信、杀猫、将聂明玦身首合一的另有其人,聂怀桑根本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脓包。

也许最后金光瑶的那几句话,根本就是他被聂怀桑喊破了偷袭的企图后临时编来的谎话,意在扰乱蓝曦臣的心神,趁机拉他同归于尽。毕竟金光瑶是个劣迹斑斑的大谎话家,什么时候撒谎、撒什么谎都不奇怪。

至于为什么他在最后一刻又改变了主意,推开了蓝曦臣,谁又能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蓝曦臣扶额的手背上筋脉突起,闷声道:“……他究竟想怎样?从前我以为我很了解他,后来发现我不了解了。今夜之前,我以为我重新了解了,可我现在又不了解了。”

没有人能回答他,蓝曦臣惘然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可是,连和金光瑶最亲近的他都不知道,旁人就更不可能会有答案了。

沉默一阵,魏无羡道:“咱们也都别干站着了。抽几个人出去找人来,留几个人,守在这里看着这东西吧。这口棺材加这几根琴弦,没法封住赤锋尊多久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判断,那口棺材里又传出了阵阵巨响,带着一股无名的怒火,聂怀桑一个哆嗦。魏无羡看他一眼,道:“看到了吧?得立刻换一口更牢固的棺材,挖个深坑,重新埋进去。起码一百年之内是不能打开了。一打开,保证阴魂不散,后患无穷……”

他还没说完,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嘹亮浑厚的犬吠。

魏无羡登时色变。金凌则是勉强精神一振,道:“仙子!”

惊雷已逝,瓢泼大雨也化作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最深的夜已经过去,天光微亮。

湿淋淋的黑鬃灵犬撒开四条腿,一道黑风般刮了进来,扑向金凌。一双圆溜溜的狗眼湿漉漉的,前爪离地人立起来,扒在金凌腿上呜呜低叫。魏无羡看见它鲜红的长舌从雪白的利齿间伸出,不断舔舐金凌的手,脸色发白眼睛发直,张了张嘴,觉得灵魂都仿佛要变作一团青烟从口里飞上天了。蓝忘机默默把他挡在了身后,隔开了他和仙子的视线。

紧接着,数百人众将观音庙团团包围,个个拔剑在手,神色警惕,仿佛准备大杀一场。然而,等率先冲入庙中的数人看清了面前场景后,却都愣住了。躺着的,都死了;没死的,半躺不躺,要站不站。总而言之,尸横满地,狼藉满地。

持剑冲在最前的两位,左边是云梦江氏的主事,右边赫然是蓝启仁。蓝启仁尚且惊疑满面,还未开口问话,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和魏无羡几乎贴成一个人的蓝忘机。刹那间,他什么话都忘了问了,一彪怒气杀上面庞,长眉倒竖,吭哧出了几口气,胡子颤颤向上飞飘。主事赶紧上前去扶江澄,道:“宗主,您没事吧……”蓝启仁则举剑喝道:“魏……”

不等他喝完,从他身后冲出几道白衣身影,纷纷嚷道:“含光君!”

“魏前辈!”

“老祖前辈!”

蓝启仁被最后一名少年撞了一下,险些歪倒,七窍生烟道:“不许疾行!不许大声喧哗!”

除了蓝忘机对他喊了一声“叔父”,没人理他。蓝思追左手抓着蓝忘机的袖子,右手抓着魏无羡的胳膊,喜道:“太好啦!含光君魏前辈,你们都没事。看仙子急成那个样子,我们还以为你们遇上棘手得不得了的状况了。”

蓝景仪道:“思追你糊涂啦,怎么可能会有含光君解决不了的状况嘛,早就说你瞎操心了。”

“景仪啊,一路上瞎操心的好像是你吧。”

“走开啦!少胡说八道。”

蓝思追眼角余光瞥到终于能从地上爬起来的温宁,立刻把他也抓了过来,塞进少年们的包围圈里,七嘴八舌地诉说前景。

原来仙子咬伤苏涉之后,一路狂奔,找到了在这镇上附近驻扎的一个云梦江氏的附属家族,在人门前狂吠不止。那家族的小家主见了它脖子上的特殊项圈、黄金标识和家徽等物,知道这是颇有来头的灵犬,主人必然身份高贵,又看它齿爪皮毛上都有血迹,明显经过了一场厮杀,怕是那位主人遇到了危险,不敢怠慢,立即御剑送往莲花坞通知这片地区真正的老大云梦江氏。那名主事立即认出这是小少主金凌的灵犬仙子,立即派人出发援救。

当时姑苏蓝氏众人也即将离开莲花坞,蓝启仁却被仙子挡住了去路。它跳起来,咬下蓝思追衣摆一片窄窄的白色布料,用爪子将它拱在头上,似乎想把这条白布顶成一个圈圈在脑袋上,然后躺在地上装死。蓝启仁莫名其妙,蓝思追却恍然大悟:“先生,它这样子,像不像在模仿我们家的抹额?它是不是想告诉我们,含光君或者蓝家的人也遇到了危险?”

于是,云梦江氏、姑苏蓝氏和另外几个尚未离开的家族这才集结了人手,一同前来施救。

蓝景仪啧啧赞道:“一直都仙子仙子的叫,没想到它还真是一条灵犬啊!”

可不管有多仙多灵,对魏无羡而言,它说穿了还是一条狗,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即便有蓝忘机挡在身前,他也浑身发毛。自从蓝家这群小辈们进来后,金凌一直偷偷地往那边瞅,瞅他们围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吵吵嚷嚷,见魏无羡脸色越来越白,拍拍仙子的屁股,小声道:“仙子,你先出去。”

仙子摇头摆尾,继续舔他,金凌斥道:“快出去,不听我的话了?”

仙子哀怨地望他一眼,甩着尾巴奔出庙去,魏无羡这才松了口气。金凌想过去,又不好意思过去,正在犹豫,蓝思追忽然看到了魏无羡的腰间,整个人愣了一瞬,道:“……魏前辈?”

魏无羡道:“嗯?怎么?”

蓝思追怔怔地道:“您……您这把笛子,能让我看一看吗?”

魏无羡取下道:“这笛子怎么了吗?”

蓝思追双手取过笛子,微微蹙眉,面上神色有些迷惘。蓝忘机看着他,魏无羡则看向蓝忘机,道:“你们家思追怎么了?喜欢我这笛子吗?”

蓝景仪惊道:“咦?你那五音不全的破笛子终于丢了?这只新笛子很不错嘛!”

他却不知道,这只“很不错”的新笛子,就是他念念不忘想一睹尊容的法宝、传说中的鬼笛“陈情”,只是暗暗高兴:“太好了!这下至少他今后和含光君合奏时看起来不会太丢含光君的脸。天哪!他原先那只笛子真是又丑又难听!”

蓝忘机道:“思追。”

蓝思追这才回过神,双手把陈情还给魏无羡,道:”魏前辈。”

魏无羡接过笛子,想起这是江澄带来的,转向那边,随口道:“谢了。”他扬扬陈情,道:“这个,我……就留下了?”

江澄看他一眼,道:“本来就是你的。”

迟疑片刻,他嘴唇微动,似乎还想说什么,魏无羡却已转向了蓝忘机。见状,江澄也默然无言了。

在场众人,有人清扫现场,有人加固棺木的封禁,有人正在考虑如何稳妥地将它转移,有人则在生气。蓝启仁怒道:“曦臣,你究竟怎么了!”

蓝曦臣压着额角,眉间堆满难以言说的郁色,疲倦地道:“……叔父,算我求您了。别问了。真的。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说。”

蓝启仁就没见过自己一手带大的蓝曦臣这种烦躁难安、失仪失态的模样。看看他,再看看那边和魏无羡一起被包围的蓝忘机,越看越窝火,只觉得这两个原本完美无瑕的得意门生哪个都不服他管了,哪个都让人不省心了。

那口封着聂明玦和金光瑶的棺材不光异常沉重,还须千万小心对待,因此自告奋勇来搬运它的是几名家主。一名家主看到了观音像的面貌,先是一怔,随即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玩意儿,指引旁人来看:“你们看这脸!像不像金光瑶?”

旁人瞧了,皆是啧啧称奇:“果真是他的脸!金光瑶做这样一个玩意儿干什么?”

姚宗主道:“自封为神,狂妄自大呗。”

“那还真是够狂妄自大的。呵呵呵。”

魏无羡心道,那可不一定。

金光瑶的母亲被人视为最下贱的娼|妓,他就偏要照着母亲的模样雕一座观音神像,受万人跪拜,香火供奉。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没人比魏无羡更清楚了,不会有人关心的,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和金光瑶有关的一切,都会被予以恶意最大的猜测,在众人口中广为流传。

再过不久,这口棺材就会被封进一口更大、更牢固的棺椁,被钉上七十二颗桃木钉,深埋地下,立起警戒碑,镇压在某座山下。

被封在里面的东西,也将在重重禁制和万千唾骂中永世不得超生。

聂怀桑倚在门边,看着几名家主把这口棺材抬出了观音庙的门槛,低头拍拍衣襟下摆肮脏的泥土,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定了一定,魏无羡也望了过去。落在地上的,是金光瑶的帽子。

聂怀桑弯下腰把它捡了起来,这才悠悠地朝门外走去。

仙子在外边等主人等得心急,嗷嗷叫了两声。听到这声音,金凌忽然记起,当仙子还是一只不到他膝盖高的笨拙幼犬时,就是金光瑶把它抱过来的。

那时他才几岁,和金麟台上的其他小孩子打架,打赢了却也不痛快,在房间里边疯摔东西边嚎啕大哭,侍女家仆都不敢靠近他,怕被他丢中。他的小叔叔笑眯眯地钻出来问,阿凌,怎么回事啊?他立刻把五六个花瓶砸裂在金光瑶脚边。金光瑶说:“啊哟,好凶,吓死了。”边摇头边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走了。

第二天,金凌赌气不出门不吃饭,金光瑶就在他房门口晃来晃去,金凌背靠着门大喊道别烦我,忽然从门外传来一声小奶狗的嗷嗷叫声。

他打开门,金光瑶半蹲在房门前,怀里抱着一只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黑毛小狗,抬头对他笑道:“我找来这么个小玩意儿,不知道该叫什么,阿凌你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那笑容温柔真切,金凌不能相信金光瑶是假装的。

忽然之间,又有泪水从他眼眶中滚滚落下。

金凌一向觉得哭泣是软弱无能的表现,对此嗤之以鼻,但除了汹涌地落泪,没有别的方式能宣泄他心中的痛苦和愤怒。

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好像不能怪任何人,也不能恨任何人。魏无羡,金光瑶,温宁,每一个都或多或少该对他父母的死亡负责任,每一个他都有理由深恶痛绝,但又好像每一个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让他恨不起来。可是不恨他们,他还能恨谁?难道他就活该从小失去双亲吗?难道他不光报不了仇下不了手,连恨都不能恨得纯粹彻底、肆无忌惮吗?

总觉得不甘心。总觉得委屈。恨不得一起死了一了百了才好。

姚宗主见他盯着棺材无声哭泣,道:“金小公子,你哭什么?为金光瑶哭?”

见金凌不说话,姚宗主用长辈数落自家小辈的责备口气道:“哭什么?收起眼泪吧。你叔叔这样的人,不值得人为他哭。小公子,不是我说,你可不能这般软弱!这是妇人之仁,你得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该正正你的……”

若是在以往兰陵金氏家主还是一统百家的仙督之时,给他们一百个胆子,这些别宗家主都绝对不敢以长辈自居,教训金家子弟。此时金光瑶已死,兰陵金氏无人可撑大梁,名声也差不多坏透了,估计今后也起不来了,敢的就来了。金凌心中原本已是千头万绪,五味杂陈,听姚宗主指手画脚,一阵怒火涌上心头,大吼道:“我就是想哭怎么样!你是谁?你算什么?连我哭都要管吗?!”

姚宗主没想到教训不成反被吼,他也算是个不大不小、有点名声的家主,登时拉下了脸,旁人低声劝道:“算了,别跟小孩子计较。”

他这才收起那几分恼羞成怒,冷哼一声,道:“那是当然。呵,何必跟乳臭未干不懂是非不辨黑白的毛头小子计较?”

蓝启仁看护着棺材运上了车,回头一看,愕然道:“忘机呢?”

他刚刚还盘算着把蓝忘机抓回云深不知处后要跟他促膝长谈一百二十天,实在不行就再关他一阵禁闭,谁知一眨眼人就不见了。他走了几圈,扬声道:“忘机呢!”

蓝景仪道:“方才我说我们把小苹果带来了,就拴在庙外,含光君就带着……带着……一起去看小苹果了。”

蓝启仁道:“然后呢?”

然后怎么样,不用说了。观音庙外,哪还有魏无羡、蓝忘机、温宁的影子?

蓝启仁看看慢吞吞跟在自己身后,仍在走神的蓝曦臣,狠狠叹一口气,拂袖而去。蓝景仪四下望望,惊道:“思追?怎么回事,思追什么时候也不见了?”

金凌听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不见了,急急奔出,险些在观音庙的门槛上绊了一跤。然而再急,也追不到这两个人的影子了。仙子绕着他开心地打转,哈哈吐舌。江澄站在观音庙内一棵笔直参天的树木之下,看了看他,冷冷地道:“把脸擦擦。”

金凌用力一擦眼睛,抹了抹脸,奔回来道:“人呢?”

江澄道:“走了。”

金凌失声道:“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江澄讥讽道:“不然呢?留下来吃晚饭?说完谢谢你再说对不起?”

金凌急了,指着他道:“难怪他要走的,都是因为你这个样子!舅舅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闻言,江澄怒目扬手,骂道:“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口气?你找打!”

金凌脖子一缩,仙子也尾巴一夹。江澄那一巴掌却没落到他后脑上,而是无力地收了回去。

他烦躁地道:“闭嘴吧。金凌。闭嘴吧。咱们回去。各人回各人那里去。”

金凌怔了怔,迟疑片刻,乖乖地闭嘴了。

耷拉着脑袋,和江澄一起并肩走了几步,他又抬头道:“舅舅,你刚刚是不是有话要说?”

江澄道:“什么话?没有。”

金凌道:“刚才!我看见的,你想跟魏无羡说话,后来又不说了。”

沉默半晌,江澄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

要说什么?

说,当年我并不是因为执意要回莲花坞取回我父母的尸体才被温家抓住的。

在我们逃亡途中经过的那个小镇上,你去买干粮的时候,有一队温家的修士追上来了。

我发现得早,离开了原先坐的地方,躲在街角,没被抓住,可他们在街上巡逻,再过不久,就要撞上正在买干粮的你了。

所以我跑出来,把他们引开了。

可是,就像当年把金丹剖给他的魏无羡无法告诉他真相一样,如今的江澄,也没办法再说出来了。

分享到:
赞(72)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唉,江澄这个人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匿名2019/02/20 01:32:50回复
    • 这就是魔道祖师的魅力所在,角色鲜活,每一个角色让人又爱又恨。就连应该称为反派的角色也让人恨不起来

      匿名2019/04/05 20:42:23回复
  2. 舅舅和虞夫人一样骄傲,好的话都是骂出来的

    匿名2019/04/01 19:53:40回复
  3. 就奇怪比羡羡还虚弱怎么那么快跑回去的呢……不过已经时过境迁……

    匿名2019/04/02 15:01:30回复
  4. 每一个人,都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作者大大真的是太厉害了,佩服佩服

    超级可爱的汪叽哥哥2019/05/02 16:18:30回复
  5. 舅舅呀舅舅,赶紧找个舅妈吧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2 18:28:51回复
  6. 舅舅太让人心疼了(ಥ_ಥ)

    陈栎媱2019/05/24 11:10:04回复
  7. 爱死舅舅了,死傲娇啊

    西北一枝花2019/06/01 15:07:22回复
  8. 舅舅啊!我哭得好大声!

    匿名2019/07/02 23:04: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