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大家一起打聂大

金光瑶咬牙在断臂上拍中几处, 失血过多,头昏眼花, 忽见聂明玦朝他迈出了一步, 双目直勾勾地盯着他,登时魂飞魄散。一旁的苏涉又咳出一口血,嘶声力竭喝道:“蠢货!还愣着干什么!拦住他!拦住门口那东西!”

早已神游天外许久的众名兰陵金氏的修士这才持剑围了上去,头两个立刻被聂明玦单掌击飞。金光瑶左手在断手处撒了药粉, 可药粉立刻就被血流冲走。他几乎是眼含热泪地去撕自己的衣襟, 想包扎止血,可他左手原本就被棺材和黑箱里的毒烟灼伤, 使不出力, 颤抖着撕了半天也撕不下来,只是徒增痛苦。苏涉连滚带爬扑过去, 撕下自己的白衣给他包扎, 恰巧蓝曦臣护着聂怀桑退到安全处, 苏涉在身上到处摸多余的药膏药粉, 摸不到, 对蓝曦臣道:“蓝宗主!蓝宗主, 你有药吗?帮帮忙吧, 宗主他对你一直以礼相待的, 你就当帮个忙吧!”

蓝曦臣见到金光瑶几乎快晕过去的惨相, 眼中流露出微微不忍。正在这时, 只听那头阵阵惨叫,聂明玦重拳出击, 将三个修士一口气砸成了腥红的肉泥!

魏无羡和蓝忘机挡在江澄和金凌之前,魏无羡道:“温宁!你是怎么遇上他的?!”

温宁接完了手,又去接折了的腿,道:“公子……抱歉……你让我回去找蓝公子,我去了客栈没找着,只得出去在大街上找。还没碰到蓝公子,就看见赤锋尊在街头行走,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有一群流浪乞儿见了他,不知道厉害,上去缠闹。赤锋尊神智全无,险些徒手把他们……我只能和他一路打到这里……”

为什么他在客栈没找到蓝忘机,魏无羡根本不用问。他在蓝忘机隔壁睡不着,难道蓝忘机在他隔壁就睡得着吗?必然也是出去胡乱走跑了,然后才遇到夹着尾巴出去搬救兵的仙子。这阵来得突然的雷雨,必然也是从温宁和聂明玦打起来之后开始的。

“尸”这种东西,原本就召阴聚邪,何况还是两具非同一般的凶尸!

那群兰陵金氏的修士虽不敌聂明玦,却不断奋勇前冲,然而他们的剑斩到聂明玦身上,犹如斩中精钢,竟然一道血口也砍不出来。聂怀桑从蓝曦臣身后探出小半个身子,恐惧又期待地道:“大大大哥,我,我是……”

聂明玦没有瞳仁的双眼怒目圆睁,猛地抓向他,蓝曦臣微微俯首,裂冰一声呜咽,聂明玦身形一僵。

蓝曦臣道:“大哥,这是怀桑!”

聂怀桑道:“大哥连我也不认得了……”

魏无羡道:“他何止是不认得你,他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认得!”聂明玦已然是一具被滔天怨气所驱使的死尸,暴躁且凶悍,攻击不分对象,温宁修整片刻,再次上前缠斗。可温宁怨气不如他深重,身形也没有他高大,加上魏无羡笛子已裂,无法为他加持,微落下风。躺在地上的金光瑶断手流血之势好容易止住,苏涉爬起来就把他往背上背,想趁乱逃跑,这动作使聂明玦又警惕地注意到了他们,掀飞温宁,大步朝金光瑶走去。金凌失声道:“小叔!快跑!”

江澄见他竟然出声提示敌人,一巴掌拍到他后脑上,怒喝道:“闭嘴!”

金凌挨了一巴掌才清醒,可那毕竟是看着他长大的小叔叔,过去的十几年里,金光瑶对他也不能说不好,见他很可能就要惨死在这具凶尸手下,情急之下这才脱口呼出。而聂明玦听到他这一声,像是有些疑惑地转过了头。魏无羡心中一紧,低声道:“坏了!”

聂明玦现在已成凶尸,当然是对着他的仇人金光瑶的怨气最大。可凶尸辨人,不是靠眼睛的!

金光瑶和金凌有很近的血缘关系,在阴煞死物看来,这两个大活人的呼吸和血气都有些相似之处。若是处于混沌状态的阴煞之物,则更难分清。此时此刻,金光瑶断了一臂,血流如注,气象虚弱,半死不活,而金凌却活蹦乱跳,聂明玦那并没有在思考的死人脑子,自然对他的兴趣要更高一些。

蓝忘机斥出避尘,直击聂明玦心口,果不其然,剑尖刺中他胸膛便止步不前。聂明玦低头看见这把亮晶晶的长剑,咆哮一声,伸手去抓,蓝忘机立刻召回避尘,铮的一声飞入鞘中,让他抓了个空,随即左手一翻,将忘机琴翻出,托在掌中,刻不容缓,泠泠奏了几响。蓝曦臣也重新把裂冰送到唇边。魏无羡一把挥出五十多张符篆,尽数冲聂明玦抛洒而去。然而那些符篆还没近聂明玦的身,便被他的怨气点燃,在空中烧成了灰烬!

聂明玦怒吼着朝金凌抓去,江澄和金凌都已退至墙角,退无可退,江澄只得把金凌塞到身后,自己拔|出暂时无法使用灵力的三毒,硬着头皮迎击。琴箫已齐齐奏响,可恐怕是要来不及了!

聂明玦的重拳打穿了一具身躯。

可是这具身躯,不是江澄,也不是金凌。

温宁挡在墙角,挡在他们两人面前,两只手抓着聂明玦那条钢铁打造般的手臂,慢慢将他从自己胸膛中拔|出来,留下了一个硕大的透明窟窿,没有流血,只掉出了一点点黑色的内脏碎渣。

魏无羡道:“温宁!!!”

江澄则看上去恨不得当场疯了才好。

他道:“你?你?!”

这一拳力道太大,不光打穿了温宁的胸膛,还连带着震碎了他一部分声门,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便倒了下去。

这个位置,他刚好倒在江澄和金凌身上。躯体暂时动弹不得,而眼睛还睁着,一眨不眨地瞅着他们两个。

金凌原本恨极了这个当年将自己父亲一掌穿心的凶手、凶器,他从小就无数次发誓,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把魏婴和温宁千刀万剐寸寸凌迟。后来他不想恨魏无羡,便成倍地用力去恨温宁。可此时此刻,看着这个凶手、凶器在他们面前同样被一拳穿心后,他却连动手把温宁粗鲁地推出去、让他不要靠在他们身上都做不到。

明明知道他是个死人,别说是被打穿一个窟窿了,就算是被腰斩成两截也未必有事,但不知为什么,泪水就是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打出这一拳后,聂明玦的动作也凝滞了。

蓝忘机和蓝曦臣双人齐奏,琴如冰泉流淌,箫如高风肃杀。发出的都是让聂明玦憎恨的声音,合奏的刺耳程度更是成倍增长,让他周身有一种滞涩之感,仿佛有人用一根无形的绳子在绑住他,绳子越收越紧,他也愈来愈怒,最终突然爆发,强行冲破破障音的束缚,击向抚琴之人。蓝忘机从容不迫地旋身一转,错开了他的攻击,琴音连片刻的停滞都没有。聂明玦这一拳又打穿了墙壁,正欲转身,忽然听到两声明快的啾啾之声。

他把拳头从墙壁中拔|出来,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

魏无羡又吹了两声口哨,笑道:“你好,赤锋尊。认得我么?”

聂明玦全白的狰狞眼球静静地对着他,魏无羡道:“不认得也没关系。你认得这哨声就行了。”

藏锋第二十二

蓝曦臣将裂冰微微挪开,道:“魏公子!”

他本意是要提醒魏无羡,他现在这具身体原本是属于莫玄羽的,而莫玄羽和金光瑶也有血缘关系,并且比他和金凌的还要近。若聂明玦因此将怨气撒在他身上,只会更难以对付。可他还没接下一句,蓝忘机的目光便移了过来,看起来淡然又镇定地摇了摇头。

蓝曦臣立即明白,这是在示意他:不必担忧。

蓝忘机相信,魏无羡没问题。

魏无羡嘴上吹着溜溜的哨子,脚下踩着随便的步子。哨音轻松而惬意,然而,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尸横遍地的观音庙中,这声音纵使清越,却格外诡谲。倒在角落里江澄和金凌身上的温宁听了,似乎有一股异常强烈的冲动在驱使他站起来,不知是忍住了还是暂时没恢复行动能力,挣扎两下,又歪倒了。江澄和金凌同时下意识伸手接他,可接住了之后,又同时露出一副神似的想立即把他扔下的纠结表情。

魏无羡一边笑吟吟地吹着堪称诙谐的调子,一边负着手,不快不慢地退后。聂明玦站在原地,魏无羡退第一步的时候,他反应冷漠;第三步的时候,依旧无动于衷;而退到第七步,他似乎再也按捺不住那股冲动了,朝着魏无羡后退的方向迈了一步。

魏无羡驱使着他前进的方向,正是观音庙殿后的那具甚为华丽的空棺。

只要让他先进去,魏无羡就有办法封住他。

那些白色的毒烟早已消弭殆尽,稀薄得不成威胁。铁青着一张脸的聂明玦被引到空棺之前,本能地对这样东西很是抗拒。魏无羡绕着棺材走了一圈。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盯着这边,尤其是蓝忘机。魏无羡一边悠悠吹着哨子,一边悠悠地把目光送了过去。视线一经撞上,他便表情轻佻地对蓝忘机眨了一下左眼。

好像被一根糖丝小针刺了一下,蓝忘机指底的琴音泛起一缕微不可查的波澜,瞬息平静。魏无羡有点得意地回过头,在聂明玦面前,拍了拍棺材口。

终于,聂明玦慢吞吞地俯下了身。

可就在他快要把上身翻进去的时候,忽然从蓝曦臣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聂明玦立即止住附身之势,和其他人一样,猛地回头。只见苏涉背着半昏半醒的金光瑶,一手托着他的腿,一手持着一把剑,剑身见血。而聂怀桑躺倒在地,抱着自己的腿痛得打滚。

见状,朔月的一道剑气重重击在苏涉持剑的手上。苏涉满脸错愕,长剑脱手。那剑已经刺伤了聂怀桑,空气中飘来一丝血腥味,魏无羡心中大骂:“岂有此理,关键时刻坏我的事!”

聂怀桑和聂明玦乃同父异母兄弟,聂明玦嗅到他的血气,不会引发杀气,但会让他十分好奇。而他一好奇,被吸引过去,必然又会使得他注意到那边的金光瑶。而杀了一个金光瑶之后,他的凶性必然会更大、更难牵制!

果然,聂明玦喉中咕咕作响,身体也转离了空棺,他一下子辩出了那个低头伏在苏涉背上的人是谁,魏无羡的哨音也牵不住他了。聂明玦一阵罡风般的冲了过去,手掌往金光瑶天灵上落去!

苏涉猛一侧身,足尖挑起方才被击落在地的长剑,运起全部灵力刺向聂明玦的心脏。兴许是生死关头,这一剑奇快奇狠,剑身被他的灵力灌满,光华流转,璨璨生辉,比他以前那看似优雅的无数剑都来得精彩惊艳,连魏无羡也忍不住想赞叹一声漂亮。聂明玦也被这爆发一剑逼得退了一大步。灵光微消,聂明玦便再次上前,不依不饶地抓向金光瑶。苏涉左手将金光瑶朝蓝曦臣那边抛去,右手划向聂明玦的喉咙。

纵使聂明玦全身上下犹如钢铁般刀枪不入,可缝住他脖子的那根线却不一定!

分享到:
赞(2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