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鬼面

周子舒兴趣缺缺,别说是打成狗脑袋,就是打成猪脑袋也不关他什么事,他现在唯一想干的事,就是找个酒楼,把他那喝空了的酒壶灌满,然后找个窝昏天黑地的睡一觉,以把自己满脑子的红孩儿如何劈山救白蛇的故事晃荡干净。
便使了个巧劲,轻轻挣开曹蔚宁,解释道:“咱们还是先得把这孩子送回赵大侠那里的好。”

曹蔚宁一拍脑袋,说道:“是是,把这码事给忘了。”
他转过脸看了看张成岭,不大会掩饰情绪的脸上浮现了一点古怪的悲悯之色,竟叹了口气,拍拍张成岭的肩膀,说道:“小小年纪的,倒是难为你了,以后可得多加小心啊。”

张成岭和他不熟,懵懵懂懂,温客行却反应过来,插嘴问道:“怎么,那些人还在吵吵关于琉璃甲的事?难不成他们怀疑张家的……”
他扫了张成岭一眼,语音顿住。

曹蔚宁也不拿他们当外人,便口无遮拦地解释道:“这等时候你们竟还乱跑,昨日可热闹极了,那封晓峰一提到‘琉璃甲’三个字,当场简直便炸开了锅,高大侠和慈睦大师两个人才勉强压住了场子。有不少人动了别的心思,华山掌门于丘烽第一个站起来,质问赵敬赵大侠是不是吞了张家那片琉璃甲,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害得他儿子惨死。”

曹蔚宁想了想,语气跟背书似的平铺直叙道:“于丘烽一把鼻涕一把泪那样子,简直专程来洞庭号丧似的,快要失心疯了,峨眉、崆峒、苍山等门派,平日与华山派交情不错的,这回都站在于丘烽那边,硬是要赵家庄外发生的事给个说法,还有封晓峰一帮子煽风点火,闹哄哄争吵不休,最后你一拳我一脚地揍起来了,还有人要高大侠就鬼谷中人为何忽然重出江湖,以及琉璃甲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给个说法。”

温客行和周子舒一起感兴趣地看着曹蔚宁,心道这傻小子怎么一天不见,嘴皮子变利索了?
曹蔚宁干咳一声,道:“这是我师叔他老人家说的,具体怎么回事,其实昨日闹哄哄的,我也没听明白。”

难怪跟背书似的……

周子舒忽然转过脸去,问张成岭道:“小鬼,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不然怎么先是被烧房子,又有人买通毒蝎对你下手?”
张成岭茫然地看着他,傻愣愣的摇摇头。

周子舒对天翻了个白眼,实在看不得他这副蠢样子,便不再理会他,对曹蔚宁说道:“还劳烦曹兄将他送回赵大侠处,多谢。”
言罢转身走了,分明没兴趣去凑天下英雄乱成一锅粥的热闹。

张成岭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抿抿嘴。
忽然只觉头顶抚上一只手,一抬头,正看见温客行对着他笑,便讷讷地说道:“前辈。”

温客行道:“你可知他为什么对谁都人模狗样的,偏对你这样没耐心么?”
张成岭低下头,小声道:“大概是我太笨了吧……”
温客行笑道:“你只是一般笨,也没有‘太’笨,他不跟你文绉绉人五人六地扯淡,说明他愿意和你亲近,又不好意思说,我瞧他是害羞呢。”

张成岭一愣:“真的?”

温客行笑眼弯弯地望着周子舒的背影,漫不经心地道:“生他者,父母也,知他者,本人也。世上能做他知己的人,恐怕也只有我了,自然不骗你。”
——那人身上的内伤,那人的易容,那人平日里有意无意隐没自己形迹的习惯,那身功夫,还有那江湖陈年旧事都如数家珍般的模样,除了“天窗”,他想不出第二个解释。
可真是“天窗”,他又是怎么逃过那鬼见愁的七窍三秋钉的制裁呢?
温客行百思不得其解数日后,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重点不是那人怎样逃过七窍三秋钉,而是他知道该如何逃过七窍三秋钉——

他想,自己恐怕还真的是跟上了一个大人物。

张成岭还没来得及体会这句话的深意,便听见一边不明真相的曹蔚宁感慨道:“我虽然一直觉得,二位同为男儿,这样子有些古怪,可如今看来,人之一生,如有这样一个只言片语便知深意的知己左右,岂不比神仙眷侣还要快活,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言罢还径自摇头摆尾地念叨:“有道是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不及什么他说不出了,只觉得那句话就在嘴边,死活想不起来,十分尴尬,便支吾过去,末了还点评道,“这位杜甫先生写的诗,虽晦涩难懂了一些,细细品之,还是十分有深意的。”

张成岭和温客行一起脸色古怪地看着他。
好半晌,温客行才说道:“清风剑派高徒果然能文能武,佩服佩服。”

曹蔚宁脸皮薄,感觉被人这样夸奖有些不好意思,便讪讪地笑道:“哪里哪里,师父他老人家说了,咱们武林中人,读书也没用,又不指望谁去考状元,认得几个字不是睁眼瞎子就行了,把功夫练好了才是正理,我也不过读过两天的文章,不求甚解罢了。”

温客行觉得那句“不求甚解”真是太绝妙了。

两人将张成岭送了回去,赵敬险些急疯了,拉着他问东问西,温客行冷眼旁观着,觉得赵敬这老东西,虽然也狡猾得很,对这故人之子倒也不是漠不关心的,便悄无声息地转身要走,才一转身,便觉得有一道目光盯住了他。

温客行脚步一顿,转头看去,那位和他目光对上的瞬间便目露凶光,一副很想扑上来的疯狗模样,温客行见曹蔚宁正毕恭毕敬地跟他说话,心里猜到,这便是他师叔——清风剑派出了名不是东西的老刺头莫怀空。

莫怀空一边听着曹蔚宁嘴碎舌碎三纸无驴地说话,一边顺着他的指引对着温客行的方向看过去,先是觉得这人竟有几分眼熟,之后那幽深的眼眸竟让他有些心惊的感觉,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一时诧异,刚好看见温客行挑起嘴角对他笑了笑,耳畔听见曹蔚宁感慨他和另一个男人如何深情相交,不由便哼了一声,心里感觉这姓温的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像好东西。

于是转过头呵斥曹蔚宁道:“你还没完了么?”
曹蔚宁说了一半的话立刻咽了回去,得令闭嘴,简直恨不得把两片嘴皮子缝上。

这天傍晚,周子舒才吃饱喝足,正靠在酒楼栏杆上小口小口地喝着他新打的酒,忽然只见一个人进来,对邻桌的几个人说了什么,那几个人立刻便结账走了。周子舒挑起眼皮,发现酒楼中瞬间少了一半的人,便随便拉住一个少年,问道:“这是怎么了?”

“刚才传来消息,说高家庄捉住了一个鬼谷的恶鬼,要示众呢!”

周子舒自己微微皱起了眉,高崇捉住了一个青竹岭的恶鬼?如今他已经不怀疑那鬼众们是重入江湖了,他本人就已经见到了两只,可鬼谷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恶鬼们在人间都是难以立足大奸大恶之人,才进入鬼谷寻求庇护,这样跑回朗朗乾坤之下,便不怕么?

难不成那“琉璃甲”中还真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不得了到让鬼谷倾巢出动,让那高崇高大侠三缄其口讳莫如深,甚至在这时候用这样一个笨拙的噱头,来转移人们的视线?

周子舒一边想着一边走,下楼的时候,不留神迎面撞上一个人,他嘴上说着“对不住”,一边抬头看去,只见那人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古僧后人,便是一愣。
心里忽然不着边际地冒出一个念头来,原来他竟也是要吃饭的?

古僧后人道了句“不妨事”,便整整衣襟,看了看他,主动道:“我听那清风派的小兄弟说起过,阁下便是那位护送张家后人去太湖的吧?你见过我,我叫做叶白衣。”
他从不像高崇那样喜欢和人高谈阔论,基本上处于一种不干己事不开口的状态,十分没有存在感,也不知为什么,整个人透着一股子诡异的违和感。

周子舒一愣,不知为什么这人会忽然找自己搭话,便驾轻就熟地应付了他一些场面话。
叶白衣却没理会,只是表情漠然地盯了他一会,下一句又冒出来:“我见你气息凝滞,举止沉重,像是已经快病入膏肓的样子,只是为什么一个快死的人会有你这样的精神?实在是古怪得很。”

周子舒默然,觉得这位兄台多半是在长明山待得时间太长了,跟着他那师父修出一身仙气,所以不怎么会说人话。

叶白衣想了想,又问道:“你还能活多长时间,三年?两年?”
周子舒只觉这个话题,他是点头也不对,摇头更不对,便僵硬地笑了一下:“叶兄好眼力,不愧是……”

叶白衣耳朵上似乎长了个过滤网,直接把他懒得听的废话都过滤下去了,也不等周子舒说完,便径自道:“天人将死尚有五衰,苦不堪言,你竟还能活蹦乱跳吃喝玩乐,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什么时候中原武林竟也有了这么多这样的人物——”他说着说着还就转身便走,也不管周子舒。
走出老远去,才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他说道:“你若有闲,不妨来请我喝酒。”

——好像请他喝酒是给对方极大的面子一样,周子舒默默无语。

他跟着大多数人去高家庄围观了一下传说中的“恶鬼”,其实什么也没看出来,只是见了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中年人被五花大绑着架到所有人面前,有些游街示众的感觉,那恶鬼上身裸着,特意露出腰上那狰狞地鬼面,以示此人乃是个如假包换的正品。

周子舒正对着这人出神,忽然肩膀上无声无息地搭上一只手,温客行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呲着一口白牙谄媚地对他笑了笑,说道:“寻了你一整天了,哪去了?”

周子舒没理会,只指着那杯五花大绑的人问道:“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唔?”温客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颇为不以为然地说道,“腰上刺上恶鬼的纹身,表示从此不能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没事谁去弄个假的出来?不过也可能是这倒霉蛋得罪了谁,被人陷害,扔在这里示众。”

他说得轻巧,可周子舒却恰好知道一些事,比如那鬼面刺青所用的一种颜料是一种叫做“阴司草”的植物叶子磨出来的,只在鬼谷才有。
比如并不是每一个进了鬼谷的人,都能变成恶鬼活下来——就好比不是每一个蹬腿翘辫子的魂魄都能再入六道轮回或者化身厉鬼,说不准便魂飞魄散了。那是个人吃人、鬼咬鬼的极恶之地,弱肉强食是唯一的法则,进去了,便须得提防所有人,强横过所有人,才有资格活下来,得到这么一个刺青。

周子舒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带着刺青的人,此刻群情激奋,华山派已经有人站出来说要将此人活活烧死了。
他忽然转过身,排开人群,大步往外走去。

分享到:
赞(70)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杜甫:不知道,不认识,不是我

    杜甫2018/10/14 16:12:17回复
  2. 这标题。。。。面面!鬼面本面啊!巍巍和澜澜呢?

    最爱P大的2018/10/30 00:02:16回复
  3. 又见鬼见愁

    眼镜度数900多2019/02/12 21:27:06回复
  4. 不能正视《赠汪伦》这首诗了

    匿名2019/02/15 11:30:32回复
  5. 李白:我和汪伦没有那种关系!
    杜甫:我没写过这种诗!

    匿名2019/04/02 13:42:17回复
    • 笑死我了

      匿名2019/05/21 23:01:22回复
  6. 鬼面。。。。面面,是你吗,,,,

    匿名2019/04/02 23:18:38回复
  7. 没人关注鬼见愁吗

    夷陵撩祖2019/04/11 22:36:29回复
    • 有,我算一个。

      P大一生推2019/08/04 20:03:56回复
  8. 鬼见愁你好,鬼见愁再见

    夷陵撩祖2019/04/16 22:26:18回复
  9. 杜甫:笔给你,你来写

    匿名2019/04/26 14:08:33回复
  10. 人之一生,如有这样一个只言片语便知深意的知己左右,岂不比神仙眷侣还要快活,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说得好!作者的心语吧!

    入戏的过客2019/05/23 08:52:18回复
  11. 鬼见愁?澜澜来客串了

    大爱巍澜2019/06/03 19:01:00回复
    • 还有骆队哦哦哦哦哦

      P大一生推2019/08/04 20:03:08回复
  12. 千丈深渊,未及心上一抹桃花潭。

    匿名2019/06/09 10:54:42回复
    • 六爻!

      幼清2019/06/27 00:59:10回复
  13. 言罢还径自摇头摆尾地念叨:“有道是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不及什么他说不出了,只觉得那句话就在嘴边,死活想不起来,十分尴尬,便支吾过去,末了还点评道,“这位杜甫先生写的诗,虽晦涩难懂了一些,细细品之,还是十分有深意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哈哈哈,这位同学,你简直了!!!

    冥洺2019/07/23 09:18:15回复
  14. 可真是“天窗”,他又是怎么逃过那鬼见愁的七窍三秋钉的制裁呢?

    鬼见愁,,,,,又出现了,,,,,所以子舒和小澜孩、骆闻舟他们一样是鬼见愁???

    P大一生推2019/08/04 20:02:06回复
  15. 我现在对鬼见愁好亲切。。。还有,封晓峰=疯小疯???hhhhhhh

    下一章题目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2019/08/07 13:27:10回复
  16. 《摸鱼儿雁丘词》和《赠汪伦》的合体……

    卿栀2019/08/15 19:55: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