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表白

这根琴弦太细了, 还涂上了特殊的色料,导致肉眼几乎捕捉不到, 再加上魏无羡方才心神大乱, 根本没心思注意别的,这才让它套上了自己的要害。

魏无羡道:“蓝湛,别!你别退!”

可蓝忘机顷刻间便毫不犹豫地退了五步。金光瑶道:“好极了。那么接下来,请你把避尘收回鞘中。”

铮的一声, 蓝忘机也立即照做了。魏无羡怒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金光瑶道:“我这就叫得寸进尺了?我接下来还要叫含光君自己动手封住自己的灵脉呢, 那这样叫什么?”

魏无羡怒道:“你……”

话音未落,喉间传来一阵皮肉被切割的剧痛, 有液体顺着他脖子滑落, 蓝忘机面色煞白,金光瑶道:“他怎么能不听我的呢?魏公子你也不想想, 他的性命可悬在我手里啊。”

蓝忘机一字一句道:“你别碰他。”

金光瑶道:“那含光君知道该怎么做。”

须臾, 蓝忘机道:“好。”

蓝曦臣叹了一声。他举起手, 重重两下, 锁住了自己的灵脉。

金光瑶微微一笑, 轻声道:“这可真是……”

蓝忘机死死盯着他们, 道:“放开他。”

魏无羡却道:“蓝湛!我, 我有话对你说。”

金光瑶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

魏无羡道:“不行, 很急。”

金光瑶道:“那这样说也可以。”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句, 谁知, 魏无羡恍然道:“说的也是。”

说完,魏无羡便声嘶力竭地吼道:“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 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

“……”

“……”

“……”

金光瑶手一松,琴弦一撤,感觉颈项间的细微刺痛一消失,魏无羡便迫不及待地朝蓝忘机扑去。

方才他那石破天惊的一句剖白犹如苍雷贯体,轰得蓝忘机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一向波澜不惊的面容上竟然难得现出了几丝茫然和懵懂。他不是第一次被魏无羡这样双臂拦腰、死命搂住,可这一次,蓝忘机的身体却仿佛变成了一块笨重的木头,僵硬得连双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魏无羡道:“蓝湛,我刚才说的,你都听清了吗?!”

蓝忘机的嘴唇动了动,半晌,道:“你……”

他说话一向言简意赅,干脆利落,从来没有断断续续的时候,此刻却断得无比迟疑。须臾,又道:“你方才说……”

似乎是想重复一遍确认自己没听错。可那种话对蓝忘机而言,确实太难以启齿了。魏无羡立刻毫不迟疑地准备再说一次:“我说我是真心想和你……”

“咳咳!”

蓝曦臣站在一旁,右手握成拳,抵到了唇边。斟酌片刻,他叹道:“……魏公子,你这话说的时机真对,场合也真对啊。”

魏无羡半点诚意也没有地道歉:“真是对不住,蓝宗主,可我真的一会儿都不能再等了。”

金光瑶也像是一会儿都不能再等了。他转头道:“还没挖到吗!”

一名僧人道:“宗主,您当初埋得太深了……”

金光瑶脸色忽青忽白,极其难看。饶是如此,他也没有责骂属下,只道:“加快速度!”

话音未落,天边忽然一道惨白的闪电爬过,片刻之后,惊雷乍起。金光瑶望了望天,脸色微沉。不一会儿,空中飘起了斜斜的细小雨丝。魏无羡抓着蓝忘机,原本还在试图将爆|满|胸口的万语千言喷薄而出,冰冷的雨丝飘到脸上,这才让他稍稍冷静了些。

金光瑶对蓝曦臣道:“泽芜君,下雨了,进庙去避一避吧。”

即便蓝曦臣已经受制于他手,他对蓝曦臣却依旧礼数周全,不苛待半分,相处种种都与往日无异,只是格外客气一些,叫人即便是有脾气也很难冲他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蓝曦臣原本就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金光瑶率先迈过门槛,步入主殿中,其他人随之而入。魏无羡和蓝忘机白天就来进过。这座主殿内部宽敞,颇为大气,红墙金漆都完好如新,看得出时常有人精心打理。那些修士和僧人在大殿后方掘土,不知已掘得有多深了,仍然没能挖出当初金光瑶埋的那样东西。魏无羡无意间抬头一看,却是怔了怔。

神台上供奉的观音像眉目如画,比之寻常的观世音像,少了几分慈眉善目,多了几分清秀和美。而让他微怔的,是这尊观音神像,居然隐隐约约有些面善,像一个人。可不就是一旁的金光瑶么?

乍看还好,对比一旁的金光瑶却是越看越像,几乎有五六分相似了。魏无羡心道:“难道金光瑶是个这么自恋的人?坐到督统百家的仙首都不够,还要按着自己的模样雕一座神像接受万人跪拜和香火供奉?还是说这是什么我不知道的修炼邪术?”

蓝忘机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坐。”

魏无羡的思绪立即被拉回。蓝忘机找来了庙中的四个蒲团,两个给了蓝曦臣和金凌,两个留给他和魏无羡。但不知为何,蓝曦臣和金凌都把蒲团挪得离这边甚远,而且不约而同地在眺望远方。

金光瑶等人已绕到殿后,去察看掘地情况。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在蒲团上坐了下来。不知是不是还有些心神恍惚,蓝忘机被他拉得身形一晃,这才坐稳。魏无羡略略平复心绪,凝视着蓝忘机的脸。

他垂着眼帘,看不出来什么情绪。魏无羡知道,光凭方才那几句话,蓝忘机恐怕还没相信他。被一个劣迹斑斑却毫不知情的人笑着凌迟了这么久,他不相信才是人之常情。想到这里,魏无羡胸口闷闷的,心疼得有些发颤,不敢再继续深想。只知道,得给他再来几剂猛药。

他道:“蓝湛,你,你看着我。”

他声音还有点发紧,蓝忘机道:“嗯。”

深吸了一口气,魏无羡低声道:“……我记性是真的很差。从前的事,有很多我都想不起来了。包括不夜天那次,那几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闻言,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

魏无羡猛地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双肩,接着道:“但是!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对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都会记得,一件也不会忘!”

“……”

魏无羡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

“……”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

魏无羡并起三指,指天指地指心道:“还想天天和你上|床。我发誓我不是什么一时兴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更不是因为感激你。总之什么别的乱七八糟都没有,就真的只是喜欢你喜欢到想和你上床。除了你谁都不想要,不是你就不行。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爱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都喜欢,只要你愿意和我……”

话音未落,忽然有一阵狂风呼啸而入,扑灭了观音庙内的排排烛火。

不知不觉间,细雨变成了暴雨,观音庙外摇摆碰撞的灯笼也早已被雨水浇熄。四周蓦地陷入一片漆黑。

魏无羡发不出声音了。黑暗之中,蓝忘机已猛地将他抱紧,堵住了他的嘴。

蓝忘机的呼吸凌乱而急促,他沙哑着声音,在魏无羡耳畔道:“……心悦你……”

魏无羡搂紧他,道:“是!”

蓝忘机道:“……爱你,想要你……”

魏无羡大声道:“是!”

蓝忘机道:“没法离开你……除了你谁都不想要……不是你就不行!”

他一遍遍重复着魏无羡对他说过的话,声音和身体一起颤抖,甚至给魏无羡一种他就快哭出来了的错觉。

每说一句,他在魏无羡腰间的手便收紧一分。魏无羡被箍得生疼,但环在他背上的双臂也越来越紧,几乎要让自己喘不过气,却仍甘之如饴,恨不能更用力。

什么都看不清。

但他们的胸膛彼此紧密相贴,两颗心避无可避。魏无羡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蓝忘机那颗正在疯狂跳动的心,那份就快破心而出的炙热,还有落在他颈间、悄无声息消失、不知是不是错觉的一点泪滴。

这时,一阵偏快的足音步入前殿,方才去了殿后察看的金光瑶又带着几名修士折了回来。两名僧人顶着大风,一左一右,卯足力气才把庙门重新关了,重重闩上。金光瑶则翻出一枚火符,轻轻一吹,符纸燃了,便用它重新点起红烛,一派幽幽的黄焰成为了夜雨孤庙中的唯一光亮。忽然,从门外传来了两声清脆的叩叩之响。

有人敲门。庙内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朝门外望去。关门的两个僧人如临大敌,无声无息把剑对准了门。金光瑶不动声色道:“哪位?”

门外一人道:“宗主,是我!”

苏涉的声音。

金光瑶比了个手势,那两名僧人拔了门闩,苏涉挟着一阵狂风骤雨入内。

那一排红烛火光险些被这阵风雨波及,忽明忽暗,飘忽不已,两名僧人立刻重新顶上大门。苏涉周身已被暴雨淋湿,面色冷峻,冻得嘴唇发紫,右手持剑,左手里提着一个人。进了门,刚要把这人扔下,便看到了坐在一边两个蒲团上还没分开的魏无羡和蓝忘机。

苏涉前不久才吃了这两人的大亏,当即脸色一变,立即拔剑去瞅金光瑶,见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心知这两人此刻必定已受制,这才镇定下来。

金光瑶道:“怎么回事?”

苏涉道:“我在途中遇到的他,想来应当有用,顺手抓了。”

金光瑶走近低头一看,道:“你伤了他?”

苏涉道:“没伤。吓晕过去了。”说着把手中那人扔到地上。金光瑶道:“悯善你下手别这么重,他不禁吓也不经摔的。”

苏涉忙道:“是。”这便把他方才乱丢的人提起,动作小心地放到蓝曦臣身旁。蓝曦臣一直紧盯着这人,拨开这人脸上湿淋淋的乱发一看,这个吓晕过去的,果然是聂怀桑。应当是在莲花坞调养完毕、折返清河的途中,被苏涉拦下抓来的。

他抬头道:“你为何要扣下怀桑?”

金光瑶道:“多一位家主在手,总能让其他人更忌惮些。不过二哥请放心,你知道我过往对怀桑如何的,时机一到,我定会毫发无伤地放你们离去。”

蓝曦臣淡淡地道:“我应该相信你吗。”

金光瑶道:“随意吧。相信不相信,二哥你也没办法啊。”

这时,苏涉把凉凉的目光转向了魏无羡和蓝忘机。

他哼地笑了一声,道:“含光君,夷陵老祖,真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而且形势已经完全反转了。怎么样,滋味如何?”

蓝忘机一语不发。对于这样无意义的挑衅,他一向从不理会。魏无羡心道,哪里反转了。乱葬岗上你们是落荒而逃,如今不也是在落荒而逃?

可苏涉的大抵是憋了多年,不需要人刺激也能怨气冲天地自说自话。他对着蓝忘机打量一番,讥讽道:“到这时候了,你还是摆着这样一副自以为镇定冷静的架子,准备端到什么时候?”

蓝忘机仍旧默然不语。蓝曦臣则开口道:“苏宗主,你在我姑苏蓝氏门下学艺期间,我们应当没有亏待过你,何必如此针对忘机。”

苏涉道:“我哪敢针对从小就天资傲人的蓝二公子?我不过看不惯他那副总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样。”

虽说魏无羡已经不是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恨意可以来得毫无理由,却也忍不住一阵莫名其妙,道:“含光君有说过他觉得自己了不起吗。没记错的话,姑苏蓝氏的家训不是有‘禁骄矜自傲’这一条?”

金凌道:“你怎么知道姑苏蓝氏的家训内容?”

魏无羡摸摸下巴,道:“这不抄多了就记得了么。”

金凌脱口道:“没事你抄姑苏蓝氏的家训干什么,你又不是……”他本想说“你又不是他们家的人”,话音未落便觉察不对,收住话头黑了脸。魏无羡笑道:“莫不是含光君从小就板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所以苏宗主才这么想?若是这样,那含光君可真是冤死了。他分明对谁都是这样一张脸。苏宗主你应该庆幸你不是在云梦江氏学艺的。”

苏涉冷声道:“为什么?”

魏无羡道:“不然你早就被我气死了。我小时候每天都由衷地觉得自己是个惊世奇才,真他妈了不起。而且我不光心里面这么觉得,我还到处说呢。”

苏涉额头青筋暴起,道:“你闭嘴!”他似要一掌打来,蓝忘机却将魏无羡往怀中一搂,用臂弯将他牢牢护住。苏涉动作一滞,正在犹豫该不该下手,魏无羡马上从蓝忘机背后探出个头道:“还是别下手了吧苏宗主,敛芳尊对泽芜君还是尊敬有加的,你若是伤了含光君,你猜猜敛芳尊高兴不高兴?”

苏涉原本也是顾及这个才倾向于收手,可魏无羡一说,他就格外憋屈。到底心有不甘,还要再讽刺几句:“想不到传说中叫阴阳两道都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也会怕死!”

魏无羡毫不羞愧地道:“好说好说。不过,我不是怕死,只不过还不想死。”

苏涉冷笑道:“咬文嚼字,可笑至极。怕死和不想死,有区别吗?”

魏无羡窝在蓝忘机的臂弯里,道:“当然有区别了。比方说我现在不想从蓝湛身上起来,和我害怕从蓝湛身上起来,这能是一回事儿?”

想了想,他又道:“对不起,我收回。我感觉好像的确差不多就是一回事。”

苏涉的脸都绿了。魏无羡本意就是要气他,这时,忽然从他的上方,传来轻轻的一声笑。

很轻很轻的一声,几乎让人怀疑是听错了。

可魏无羡猛地抬起头,却是真真切切地,在蓝忘机的嘴角边,看到了那抹还没来得及消散、仿佛晴光映雪的浅淡笑意。这下,不光是苏涉,连蓝曦臣、金凌都怔住了。

众所周知,含光君永远都是一副冷若冰霜、不苟言笑、仿佛了无生趣的面孔,几乎没人见过他笑起来的样子,就算只是略略地勾一勾嘴角。谁都没料到,看到他的笑容,竟然是在这样一个场景之下。

魏无羡的眼睛瞬间睁得又大又圆。

半晌,他咽了咽喉咙,喉结上下滚动了一轮,道:“蓝湛,你……”

正在此时,观音殿外又传来了叩叩之响。

苏涉一把抽出剑来,握在手中,警惕道:“谁?!”

无人应答,大门猛地向两边弹开!

破门而入的风雨之中,一道灵光流转的紫电正面击中苏涉的胸口,将他向后掀飞。苏涉重重撞到一只红木圆柱上,当场喷出一口鲜血。守在庙内大门左右的两名僧人也被余波震及,趴地不起。一道紫衣身影迈过门槛,稳步迈入大殿之中。

庙外风雨交加,这人身上却并未被如何淋湿,只是衣摆的紫色稍微深一些。左手撑着一把油纸伞,雨点噼里啪啦打在伞面上,水花飞溅,右手紫电的冷光还在滋滋狂窜。他脸上神色,比这雷雨之夜更加阴沉。

分享到:
赞(34)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舅舅来了

    匿名2019/02/10 14:42:01回复
  2. 蓝二哥哥……笑了(=^▽^=)

    天天就是天天2019/02/20 22:58:44回复
  3. 舅舅来救场了

    你的墨墨到货啦!2019/03/03 14:30:36回复
  4. 晴光映雪般的美好。阳光总在风雨后啊……

    匿名2019/03/05 10:29:58回复
  5. 不知道舅舅能不能打的赢

    匿名2019/04/01 19:51:47回复
  6. 天天就是天天

    匿名2019/04/24 07:19: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