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现在的魏无羡,离开了蓝忘机就不行

迈进房里, 反手关上了门,魏无羡靠在门框上, 等听到外边传来蓝忘机不轻不重的关门声后, 立刻提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他重重坐到木榻上,把还烫得厉害的脸埋进手掌里,埋了好一会儿热度也没有退下来。脸上的也是, 身体里的也是。拿起桌上茶壶里的水泼了自己一头一脸, 也毫无作用。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蓝忘机的味道。

魏无羡知道,他若是继续留在这里, 想着蓝忘机就在距离他一墙之隔的地方, 想着不久之前他们还在做什么事,怕是今晚都别再想有片刻的安宁了。今晚这个地方是绝对不能待了。

他推开了木窗, 蹬上窗棂, 轻飘飘地一跃而出, 像只黑猫一般, 无声无息地落在客栈外的一条街道上。

夜已深, 街上无人, 正好方便魏无羡一个人发足狂奔。

奔过方才蓝忘机醉酒时涂鸦过的那面墙, 他才驻足, 停了下来。

墙上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兔子、山鸡、小人头。看着看着, 魏无羡又想起蓝忘机画它们时全神贯注的模样、画完之后拉着自己要他来欣赏的模样, 忍不住牵了牵嘴角。

一股无与伦比的后悔涌上心头。

若是他没趁酒心恣意妄为就好了。

起码现在还能装作正直无比、心无旁骛,死皮赖脸地蹭在蓝忘机床上, 挤在他身旁怡然装睡或者安然入睡,而不是深夜里不得安眠,冲出客栈在大街上无头苍蝇一样狂奔发泄。

魏无羡伸出手,拂过墙上那两个正在噘着嘴亲吻的小人头,来到上方的“蓝忘机到此一游”。这几个句子是要擦掉的,在擦掉之前,他在“蓝忘机”这个名字上,用指尖描摹了一遍这三个字的轨迹。

一遍,两遍,三遍。

越是描摹,越是难舍。

忽然,他听到一阵嚓嚓声响,时值夜半,心中警觉,绕过墙角一看,竟看到一个黑衣身影扒在墙上,拿着一把小锉刀,正在全神贯注地铲平墙上的涂鸦痕迹。

魏无羡:“……”

温宁一回头,满面白灰,道:“公子,你怎么来啦。”

魏无羡道:“你在干什么?”

“哦。”温宁道:“我看蓝公子写了好多,明天这边的人醒来看到,估计会给人家添麻烦,所以我先擦掉一些……”顿了顿,他奇怪道:“蓝公子呢?”

魏无羡低头道:“他休息了,我出来随便转转。”

温宁觉察他情绪不对,停下了动作,道:“公子,是出了什么事吗?”

他朝魏无羡走近几步,忽然一怔,连连倒退。魏无羡一愣:“你又干什么?”

温宁像是吓到了,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没有怎么!”

魏无羡一看便知道他是窘迫了,无意间扫了一眼,发现自己手腕上有几道红红的指印,是蓝忘机抓着他往床上压的时候留下的。碰碰嘴唇,也还微微有些红肿。当时他们神志不清地抱着在榻上打滚,恨不得揉作一团,蓝忘机更是在他身上又咬又啃,想必颈间也是精彩得很。若是温宁脸上有血色,估计现在脸已经红得要淌出血了。魏无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道:“你……唉!”

他在墙角边坐下来,叹道:“我想喝酒。”

温宁立刻道:“我去买。”

魏无羡道:“回来!你跑什么。”

温宁又回来了:“找酒……”

魏无羡道:“我说你啊……我就随口说一句而已,你还真去找,你又不是真的是我的仆人。”

温宁道:“我知道啊。”

魏无羡道:“再说了,你有钱吗?”

温宁道:“没有……”

魏无羡道:“看吧!我就知道!”

温宁羡慕地道:“不过,蓝公子身上就有好多……好多钱……真好。”

“唉。”魏无羡把后脑在墙壁上磕了几下,一连“唉”了好几声,道:“算了。我今后再也不喝酒了。”

温宁怔然:“为什么?”

魏无羡道:“喝酒坏事。我要戒酒。”

温宁嘴角抽了抽。魏无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吗。”

温宁嗫嚅道:“没有,没有……不过,当年姐姐不是想尽了法子,也没让公子你戒酒吗……”

“哈哈、哈哈。”魏无羡想起来了,道:“她想的法子不就是三天两头拿针往我身上扎窟窿吗?”

笑够了,魏无羡忽然道:“温宁,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过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温宁一怔,道:“怎么办?”

如今这世上,温宁已经不剩什么亲近的人了,甚至连认识的人都没几个。他从前就不擅长自己拿主意,更没什么断决力。不是跟在温情身后,便是跟在魏无羡身后,除了这样,他大概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还能够去哪里。但魏无羡还是一直希望,他能够找到自己的路。可说出来,就好像在赶他一样。

再一想,温宁不知道去哪里,他又何尝知道?原先和蓝忘机在一起,他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理所当然地觉得,会一直这样下去,没有改变。可今夜之后,也许他和蓝忘机再也回复不到那种关系了。离开蓝忘机,一个人逍遥四海游荡八方似乎也不是不行。

可魏无羡心中有个声音在清楚地告诉他:不行的。

当初他在金麟台上胡说八道的话当真应验了。现在的魏无羡,离开了蓝忘机就不行。

魏无羡长叹一声,生无可恋地道:“我想喝酒。”

他越想越是颓丧郁结,无处发泄的焦灼最终化为满腔怒火,一跃而起,道:“妈的。温宁,走!”

温宁道:“去哪里?”

魏无羡道:“找晦气去!”

分享到:
赞(2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