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摸枣偷鸡

对于他浮夸的赞美, 蓝忘机安然受之,拉开魏无羡的袖子, 一边把偷来的枣子通通倒进去, 一边道:“给你。都给你。”

魏无羡配合地道:“谢谢。”

可是,蓝忘机突然撤了手。袖子一挥,一堆枣子都掉了出来,骨碌碌滚得满地都是。魏无羡忙弯腰去捡, 捡了几个, 捡不过来。蓝忘机道:“不给了。”

他把魏无羡左臂底下夹着的母鸡也抢了过来,自己一手抱一只。魏无羡拉着他抹额的飘带尾巴, 把他拽回来, 道:“哎,不许走!刚才还好好的, 怎么又生气了?”

蓝忘机扫了他一眼, 道:“不要拽。”

听起来, 他的语气不怎么高兴, 还有点警告的意味。魏无羡不由自主松了手。蓝忘机低下头, 把两只惊呆了的母鸡都挪到左手, 这才腾出右手, 整了整自己的抹额和头发。

魏无羡心道:“以前我怎么玩他的抹额他都不拦的, 今天真生气了?”

他觉得很有必要补救一下, 指了指母鸡, 道:“好吧,枣子就算了, 你把这个给我吧。不是说好了要送给我的吗?”

蓝忘机抬起眼睛,审视一般地看着他。魏无羡诚挚地道:“求你了,我真的很想要,给我吧。”

闻声,蓝忘机垂下了眼帘。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把原先那只母鸡递还给他。魏无羡接了过来,拿出一只枣子在胸口的衣服上擦了擦,咔嚓咬掉半个,心想既然蓝湛想玩儿,那就陪他玩儿好了,道:“接下来你想干什么?”他忍住了,才没说“想祸害谁家呢?”

蓝忘机微一皱眉,纠正道:“我们。”

魏无羡:“好好好,我们。”

蓝忘机一点头,还是把枣子又给他了。魏无羡一边在衣服上擦了擦,一边随手咬了几口,心想深更半夜的含光君要夷陵老祖陪他扰民害人,这说出去可真是夭寿了。

两人走到一堵墙前,蓝忘机左看右看,确定四下无人,将避尘从腰间抽|出。刷刷刷地几道炫目的白光闪过,在墙壁上留下了一行大字。

魏无羡凑过去一看,写的却是九个大字:“姑苏蓝忘机到此一游。”

魏无羡:“……”

他叼着一颗枣子,惊呆了。蓝忘机则收回避尘,观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须臾侧首问道:“如何。”

魏无羡道:“嗯?什么?如何?……好,很好。我是甘拜下风了!”

这可是大实话。即便是正醉着,含光君的字迹依旧是端严无比的正楷,魏无羡自愧不如。蓝忘机点点头,把避尘递给他。

魏无羡:“?”

蓝忘机再次把避尘递给他,魏无羡接过,一看墙上“蓝忘机”三字后还有许多空白,明白了。

蓝忘机这是等着他把自己名字也写上去呢!

蓝忘机一直盯着他,魏无羡实在被他盯得受不了了,道:“好好好,写写写。”认命地在姑苏蓝忘机后写上了“云梦魏无羡”。这下,两个人的大名并排挂在墙上了。

“姑苏蓝忘机、云梦魏无羡,到此一游!”

蓝忘机像是很满意,终于取回了避尘,凝神片刻,又提起手来。这次却不是写字,而是画画了。几道剑芒划过,两个小人的画像出现在墙壁上,亲亲密密地头挨着头,似乎正在亲|嘴。笔法之严谨,内容之污秽,看得魏无羡低头,一巴掌拍到自己脑门上。

偷鸡躲狗搞破坏、乱写乱画乱涂鸦……这下他确定了——

之前在莲花坞,魏无羡对蓝忘机述说了许多自己孩童时干的趣事。姑苏蓝氏家教严格,蓝忘机小时候一定没怎么这样疯玩儿过,大概听魏无羡说了就记住了,现在醉后便一桩桩地来重复。一定没错,毕竟连涂鸦的内容都和魏无羡告诉他的差不多!

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后,他心中哭笑不得:“可这些都是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才会做的事情啊!”

看蓝忘机越画越起劲,画的内容也越来越诡异离奇,魏无羡一面心疼避尘,一面头疼墙壁:“待会儿必须得把咱们俩写在墙上的名字涂掉,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是谁干的。不不不,还是把整面墙都拆了更快……”

“汪汪汪汪汪嗷嗷嗷!”

突然,一阵狂恶的犬吠爆发,魏无羡像是炮仗在耳边炸了,当场大叫一声,神智不清地就跳到了蓝忘机身上:“蓝湛救我!!!”

这户人家竟然养了狗!

说实话,寂夜之中,魏无羡的鬼吼鬼叫比狗叫声令人悚然多了。他魂飞魄散,蓝忘机神色不变,一手托着魏无羡安抚地拍了一下,另一手持剑,飞身跃上墙头,居高临下俯视那看门恶犬,神情冷冷似乎在与之对峙。魏无羡四肢把他缠成麻花,一张脸深深埋在他颈项之间,浑身都僵硬了,咆哮道:“别对峙了!走啊快走吧!!!蓝湛快带我走!!!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这边要叫疯了,那狗却一见蓝忘机露面便夹起了尾巴,伸长舌头低头趴在地上呜呜咽咽,不敢再乱叫。蓝忘机大获全胜,这才又拍了魏无羡两下,抱着他跃下墙头。

走出好一段都没听到那狗再叫,魏无羡终于能把自己从蓝忘机身上撕下来了。他两眼发直,还两腿打战,蓝忘机拍了拍他的肩,神情专注地凝视着他,似乎在问他有没有事。魏无羡惊魂未定,好容易缓过一口气,随口夸奖道:“含光君,你真是神勇无比!”

闻言,蓝忘机似乎笑了一下。

那一缕波动转瞬即逝,魏无羡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愣住了。

须臾,他吁了一口气,摸了摸下巴,抬头微笑道:“蓝湛,现在知道后悔当初不跟我一起去莲花坞了吧……等等你又要去哪儿!别乱走!”

费了好大的功夫,魏无羡才把蓝忘机拉回了客栈。老板娘看他们居然深更半夜地捉了两只花母鸡回来还丢给自己,神情当真一言难尽。魏无羡拖着蓝忘机上了楼,关了门,转过身。方才在外边,夜色暗淡瞧不仔细,可到了屋里,就着灯光一看,只见蓝忘机的衣服上、脸上、头发上,都沾着鸡毛、碎叶、粉白的墙灰,实在是有失仪表。魏无羡边帮他拍打,边笑道:“这么脏!”

蓝忘机道:“给我洗脸。”

魏无羡忍不住又拽了他抹额一下,道:“你还会使唤我了!”

他第一次喝醉的时候,魏无羡给他洗脸,蓝忘机表现得特别喜欢,果然这次又主动要求了。整个人都折腾成这样了,光洗脸是万万不够的,于是魏无羡道:“干脆给你洗个澡怎么样?”

闻言,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睛。魏无羡仔细瞧着他的神色,道:“要不要?”

蓝忘机缓缓点头,道:“好。”

客栈的伙计都是女子,魏无羡自然不会麻烦她们做苦力。他叮嘱蓝忘机在房里坐好,自己下楼烧了水,一桶一桶提上来。装满了浴桶,试了试水温,转身正要叫蓝忘机脱衣服,一回头,却见蓝忘机已经自觉地把衣服脱光了。

虽说他二人年少时便在云深不知处的冷泉裸|裎相对过,可那时两人都是心无杂念的少年。他之前撞见蓝忘机沐浴时也是根本没有其他心思。再加上两次蓝忘机的大半个身体也都埋在水里,是以,此刻突然看到一个坦诚相待的含光君……不得不说,魏无羡受到了巨大冲击。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是该顺从本心肆无忌惮看个够好,还是该给蓝忘机遮点什么东西佯作君子好,头皮发麻,不由自主连连后退。可他在后退,蓝忘机却在不断前进。魏无羡整个人都已经退到了墙角,避无可避,只得硬着头皮看蓝忘机面无表情地越靠越近。明晰的喉结、白皙的皮肤、流畅而优美的肌肉线条逼到他眼前晃,晃得他不敢直视,目光微微闪躲,无意识咽了咽喉咙,竟觉得口干舌燥。

魏无羡心中简直要绝望了,咬了咬牙,佯作若无其事道:“我就帮你倒个洗澡水,好了,其余的你自己来吧。”说着就要闪开,蓝忘机却突然出手,扯断了他的衣带。

他脸上仍是一本正经的,动作却十分粗鲁。魏无羡没料到他会突然有此一举,吓了一跳,忙护住自己衣领道:“打住打住!我不洗!我不洗的!你来吧。”

蓝忘机皱了皱眉,魏无羡道:“你先洗吧,我喜欢,呃,大浴桶。这个浴桶两个人挤有点勉强。”

蓝忘机漠然看了一眼浴桶,确认的确不够大,这才勉强作罢,慢腾腾地摸进浴桶里,缓缓沉进去,把自己泡在热水中。魏无羡松了口气,道:“那你自己慢慢泡,我先出去。”说完便要落荒而逃出去吹风冷静一下,却听哗啦一声,他回头一看,道:“你怎么又出来了!”

蓝忘机冷着脸道:“不洗了。”

魏无羡道:“为什么?不洗多脏啊?”

蓝忘机闷闷不乐的,也不说为什么,走到屏风边要去穿脱下来的衣服,魏无羡忙折了回去,大致猜出了为什么,道:“你是不是想我给你洗?”

蓝忘机垂着眼帘,不承认也不否认。

看他这幅样子,魏无羡心头莫名一软,又觉得好笑,这人真是从小就这样,想要什么总是嘴上不说,行动上却穷追猛打的。于是他把蓝忘机往浴桶那边拖,道:“好啦,我帮你洗,过来。”心想:“输了输了。好吧,我就帮他擦几下,别的什么也不干。”

蓝忘机这才被他拖了回去,重新泡进水里。魏无羡也挽起袖子,走到木桶旁边。

蓝忘机皮肤白皙,长发乌黑,水汽缭绕蒸腾,恍惚间好一个瑶台仙池中如冰似雪的俊美仙神。魏无羡看得可惜,觉得应该给蓝忘机弄点花瓣什么的在水上漂着,景色更佳。他舀起浴桶中的木勺,细心地让温热的水流往蓝忘机头上均匀浇下。因为蓝忘机一直一眨不眨地盯着魏无羡看,魏无羡担心水流进他眼睛里弄得难受,道:“把眼睛闭上。”

分享到:
赞(37)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这么劲爆居然没人??

    匿名2019/04/15 22:38:00回复
    • 都忙着看他俩恩爱呢。

      匿名2019/04/23 21:37: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