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偷莲蓬

温宁连忙噤声。在划桨行船的水流声中, 魏无羡头痛欲裂地睁开双眼。

他整个人都倚在蓝忘机身上,发现置身之地已不是莲花坞, 半晌都没弄清状况, 直到看见蓝忘机的左手,袖子上点点血迹,仿佛雪地里落下了一串梅花,这才想起他气昏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 脸上登时一阵惨不忍睹的神色变幻, 倏地坐了起来。蓝忘机过来扶他,可魏无羡的耳鸣还未消退, 胸膛里也堵着一股血腥之气, 难受极了。

他担心自己又一口血吐到生性|爱洁的蓝忘机身上,连连摆手, 转身侧到一边, 扶着船舷忍了一阵。蓝忘机知道他现在不好过, 默默的一句话也没问, 一手抚在他背上, 一股温和的细细灵流输送入他体内。

等忍过了喉咙间那阵铁锈味, 魏无羡才回过头来, 请蓝忘机撤手。静坐片刻, 他终于试探着开口了:“含光君, 我们怎么出来的?”

温宁神色立刻紧张起来, 定住了船桨。蓝忘机果然信守承诺,只字不提他捅出来的事, 但也没有撒谎编个说辞,只简单道:“打过一场。”

魏无羡抽出一只手揉了揉心口,似乎想揉散胸中那股郁结之气,半晌,不吐不快般地吁道:“我就知道江澄没那么容易放咱们走的。这个混小子……真是岂有此理!”

蓝忘机眉峰一凝,沉声道:“别提他。”凤囚凰小说

听他语气不善,魏无羡微微一怔,立刻道:“好,不提他。”

斟酌片刻,他又道:“那啥。含光君,你不要在意他说的话啊。”

蓝忘机道:“哪句。”

魏无羡眼皮跳了跳,道:“哪句都是。这小子从小就这幅德性,一生气说话就口不择言,特别难听,风度教养通通不管不顾。只要能教人不痛快,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骂得出来。这么多年都没半点长进。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他一边说,一边暗自留心蓝忘机的神色,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

魏无羡本以为,或说期望着,蓝忘机不会把那些话放在心上,但意料之外的是,蓝忘机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连“嗯”也没有说一声。

看来,对于江澄方才的恶言,蓝忘机比他预想的还要不快。或许是他单纯地不喜江澄为人,又或许……是他对被斥责为“不知检点”、“没有廉耻”、“乱七八糟的人”格外不容。毕竟,姑苏蓝氏是家训为“雅正”的名门世家,含光君本人也从未和这些词语牵扯到一起。

虽然这些日子走下来,他觉得,蓝忘机对自己应该是颇为看重、有所不同的,但终归不敢揣测这“看重”究竟有多重,“不同”又是不是真是他以为的那种不同。魏无羡从来不觉得自信是什么坏事,并常常为此得意轻狂,世传夷陵老祖游戏花丛桃色芬芳,可实际上,他从未经历过这种手忙脚乱的心情。他以往觉得蓝忘机这个人特别好猜,可现在却摸不透了,生怕只是他一个人在想入非非,一厢情愿,自信过头。

蓝忘机沉默不语,魏无羡本想用自己最擅长的插科打诨来蒙混过关,可又怕强行调笑陷入尴尬,卡了一会儿,突兀地道:“咱们这是往哪儿去?”

这话题转得很生硬,蓝忘机却配合地接了,道:“你想去哪。”

魏无羡揉了揉后脑,道:“泽芜君还不知安危如何,也不知那群人到底打算怎么办。不若我们先去兰陵……”忽然,他想起一事,道:“不,先不去兰陵,去云萍城。”

蓝忘机道:“云萍城?”

魏无羡道:“是。云梦的云萍城。我对你说过吧?之前在金麟台的时候,我在芳菲殿的密室里看到了我的手稿,跟我手稿放在一起的还有一份房契地契,是云萍城的一个地方。兰陵金氏财大势大,我想如果不是有什么隐情,金光瑶不会特地收好这份房契地契的。也许在那里能有什么发现。”

蓝忘机颔首。这时,温宁道:“公子,那云萍城是往这个方向走吗?”

魏无羡:“什么?!”

他和蓝忘机都是背对着船尾而坐的,因此一直没看到温宁。冷不防船尾有人出声,吓得他头皮一炸当场打了个滚,回头悚然道:“你怎么在这儿?!”

温宁仰着脸,愣愣地道:“我?我一直都在这啊。”

魏无羡道:“那怎么不说话?”

温宁道:“我看公子你和含光君在说话,所以我就没……”

魏无羡道:“那总该出个声??”

举了举手里的船桨,温宁辩解道:“公子,我一直在划船,一直都在发出声音啊,你没听到吗?”

“……”魏无羡摆手道:“没留意。算了算了,别划了。这边夜里江流水急,不用划也走得快。”

他在云梦长大,自小在这一带的水里翻江倒海,自然熟悉。温宁闻言应是,放下船桨,拘谨地坐在船尾,距离蓝魏二人尚有六尺之隔。抵达莲花坞时是寅时,一番折腾,此时已天光微明,天幕蓝中透白,两岸山水终于显露轮廓。

四下打量一番,魏无羡忽然道:“我饿了。”

蓝忘机抬起眼来。魏无羡当然一点都不饿,他可是不久前才在莲花坞大门外的小摊前吃过三个饼。但蓝忘机只吃了一个。而且,这是将近两天的时间里他吃过的唯一东西。魏无羡惦记着这件事,观前路人烟杳杳无望,怕是还要走好长一段时间的水路才能遇到城镇,休息进食。

蓝忘机沉吟道:“靠岸?”高智商犯罪小说

魏无羡道:“这附近岸上都没什么人,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去。”

温宁连忙拿起船桨,朝他指的方向划去。未过多久,渡船拐入一条分流,又行了一阵,驶入一片莲湖。

湖中莲叶高低错落,亭亭如盖。细长的渡船破开挨挨挤挤的莲枝,往莲塘深处划去。从上空看,渡船经过的地方,带起一线的碧叶摇摆。在掩映的碧伞之中穿行,拨开一片宽大的荷叶,蓦地看见一只又一只饱满的大莲蓬藏在底下,那一刹的心情,仿佛是忽然发现了一笔小小的宝藏。魏无羡笑吟吟地正要伸手去摘,蓝忘机却忽然道:“魏婴。”

魏无羡道:“怎么了?”

蓝忘机道:“这片莲塘,可有主人。”

魏无羡一脸问心无愧:“当然没有。”

当然有。打从魏无羡十一岁起,就常常在云梦的各片湖里里偷莲蓬菱角。原本已洗手不干多年,但眼下要弄点口粮继续赶路,不得不重出江湖了。

蓝忘机却淡声道:“听说这一带的莲塘都是有主的。”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哈哈是吗,这也太可惜了。你听说的事情真多,我都没听说过呢。那咱们走吧。”

既被戳穿,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叫蓝忘机和他一起做这些胡闹的事,堂堂含光君去偷人家的莲蓬吃,怎么听怎么不像话。正讪讪的要去把桨,蓝忘机却举起手,带头摘了一个莲蓬下来。

他把这个莲蓬递给魏无羡,道:“下不为例。”

分享到:
赞(21)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惊!含光君竟盗取莲蓬,还与夷陵老祖做这事……

    魔道晚报2019/02/15 22:40:05回复
    • 明天到uc来上班,uc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uc浏览器人事部经理2019/02/19 11:49: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