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金丹的真相

江澄指责自己, 他没法辩解什么,可他却没法忍受蓝忘机被恶语相向。魏无羡道:“江澄, 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这些话, 都是些什么?能听吗?别忘了你的身份,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在江叔叔他们灵前出言侮辱世家名士,你的教养和礼数呢?”

他本意是要提醒江澄, 好歹对蓝忘机留有三分敬意, 可江澄最是敏感,在这话里隐隐听出了暗指他不够格做家主的意思, 当即一抹黑气爬上面容, 看起来和虞夫人的怒容竟是有些相似。他厉声道:“在我父母灵前侮辱他们的究竟是谁?!我请你们二位弄清楚,这是在谁家的地盘上。在外面拉拉扯扯不知检点就够了, 别到我家祠堂我父母的灵前乱来!好歹他们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我都替你害臊!”

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猝不及防一记重拳打来, 魏无羡又惊又怒, 脱口喝道:“你给我闭嘴!”白鹿原小说

江澄指着外面道:“你爱怎么胡来到外面去胡来, 随便你在树下还是在船上, 要抱还是要怎么着!滚出我家, 滚出我的眼前!”

听他提起“树下”,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莫非是被江澄看到了他扑进蓝忘机怀里那一幕?

他猜得不错。江澄的确是亲自出去找魏无羡和蓝忘机了。他循码头小贩指的方向追去, 心中似乎隐约有个声音告诉他, 魏无羡一定会走哪些地方,寻了一阵便追上他们。谁知刚好就看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棵树下紧紧地抱作一团、半晌都不肯分开的画面。

江澄当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虽然曾经恶意揣测过蓝忘机和莫玄羽原身的关系, 但那只是为了让魏无羡难堪的攻击言语,并非是真的怀疑。他从没想过魏无羡真的会跟男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牵扯,毕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魏无羡从未表现过这方面的兴趣,一直都极其热爱美貌少女。蓝忘机则更不可能了,出名的清心寡欲,不管男人女人他都好像没兴趣。

可这种抱法,怎么看都不正常,至少绝对不像正常朋友或者兄弟。他马上回想起来,魏无羡回来之后就一直和蓝忘机粘得死紧,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态度也和他前世截然不同,几乎立刻确定这二人真的是那种关系了。他不能转身折返,又不想出来和这两个人说任何一句话,便继续藏身跟着他们走,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动作和眼神在他眼里都不可避免地变了味。一时之间,心头的不可思议、怪异感、还有轻微恶心感加起来,居然超过了恨意。直到魏无羡把蓝忘机带进了祠堂,压抑许久的愤怒才重新被唤醒,吞没了他的理智和礼数。

魏无羡强忍着什么东西,道:“江晚吟你……马上道歉。”

江澄冷嘲热讽道:“道歉?为什么道歉?为撞破你们的好事吗?”

魏无羡怒道:“含光君不过是我的朋友而已,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我警告你马上给我道歉别逼我揍你!”

闻言,蓝忘机神色一僵。江澄则嗤笑道:“那我还真是没见过这样的‘朋友’。你警告我?你拿什么警告我?但凡你们两位有点廉耻,都不该到这个地方来……”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神色变化,以为他被江澄的话刺中,气得浑身都抖了起来。他不敢细想,受了这样的侮辱之后蓝忘机心里会怎么想,心头怒火一蹿,脑子一热,甩手飞出一道符篆:“你够了没有!”

那道符篆又快又狠,打中江澄右肩轰的一炸,炸得他一个踉跄。江澄并没料到魏无羡会突然出手,自身灵力也没完全恢复,因此被轰了个正着,肩头见血,脸上一闪而过不可思议之色,紫电旋即从他指间飞出,滋滋地乱闪着抽了过去。蓝忘机避尘出鞘,挡下了这一击。三人在祠堂之前混战,江澄眼里爆出血丝,狞声道:“好!要打便打!怕你们两个吗!”

谁知胡乱地拆了几招,魏无羡突然惊醒:这是云梦江氏的祠堂,他刚刚还跪在这里,向江枫眠夫妇祈求他们的保佑,现在却居然当着他们的面前,和蓝忘机一起攻击他们的儿子!

仿佛被冰冷的瀑布当头浇中,他眼前突然一阵忽明忽暗。蓝忘机看他一眼,猛地转身抓住了他的肩膀。江澄也面色一变,收住鞭势,目光闪了闪,神色警惕。蓝忘机道:“魏婴?!”

他低低的声音在魏无羡耳朵里嗡嗡作响,震荡不止,魏无羡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坏了,道:“怎么了?”

他觉得有东西从脸上爬过,举手一摸,摸到了满手的猩红。伴随着阵阵头晕目眩,鲜血还在从他的口鼻之中滴滴答答地滑落,坠到地上。

这次终于不是装的了。

魏无羡抓着蓝忘机的臂弯勉强站立,见蓝忘机刚换过的白衣又被他的血染红了一片,不由自主伸手去擦,心里不合时宜地犯愁:“又把他衣服弄脏了。”

蓝忘机道:“你怎么样?!”

魏无羡答非所问道:“蓝湛……我们走吧。”

马上走。

再也不要回来了。

蓝忘机道:“好。”

他完全无意再与江澄缠斗,一语不发,背起他就走。江澄又惊又疑,惊的是魏无羡突如其来七窍流血的惨状,疑的是这是魏无羡装出来遁逃的法子,毕竟过往魏无羡常常用这招来恶作剧,见两人要走,道:“站住!”

蓝忘机怒道:“滚开!”

与之同来的还有气势陡转狂怒的避尘,一道紫电旋即游出,两样神兵相击,发出刺耳长鸣。被这长鸣声一震,仿佛一团将熄不熄的烛火终于被扑灭,魏无羡一阵头痛欲裂,双目闭上,头也垂了下来。觉察肩头重量,蓝忘机登时从混战中抽身,立即去查探他的呼吸,避尘失了主人的施力,紫电攻势立即向前逼近。江澄并不想真的打伤蓝忘机,立即撤鞭,可眼看着就快来不及了。正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一旁跃下,挡在了双方中间。

江澄定睛一看,这突然插|进来的不速之客竟然是温宁,登时勃然大怒:“谁让你到莲花坞里面来的?!你怎么敢!”

别的人他都还能勉强忍,这条亲手把金子轩一掌穿心、断送了他姐姐幸福和性命的温狗,他却是万万容忍不得。光是看他一眼都有杀之而后快的冲动。他竟然还敢踏足莲花坞内部的土地,当真是找死!西夏死书小说

因为这两条人命和种种原因,温宁心中有愧,因此对江澄总抱着一份畏惧,从来都自觉地避他而行,此刻却挡在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之前,直面着他,挨了狠狠的一鞭子,胸膛爬过了一条骇人的焦痕,也没有退缩。

探得魏无羡只是疲倦至极加气急攻心,暂时昏迷,蓝忘机这才转开目光。只见温宁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递到江澄面前。江澄右手间的紫电炫亮得几乎成了白色,和他心头杀意一样高涨,怒极反笑:“你想干什么?”

那东西正是魏无羡的佩剑随便。魏无羡一路都嫌拿着麻烦随手乱扔,最后扔给温宁保管了。温宁举着它,道:“拔|出来。”

他口气坚决,目光坚定。全然不是以往那副呆呆怔怔的模样。

江澄道:“我警告你,不想再被挫骨扬灰一次,就立刻把你的脚,从莲花坞的土地上挪开,滚出去!”

温宁几乎要把剑柄捅到他胸口里去了,声音高扬,喝道:“动手,拔!”

江澄心中一阵躁怒,心脏无端狂跳,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真的照着温宁所说的,左手握住随便的剑柄,用力一拔。

一把雪白到刺目的剑身,从古朴的剑鞘里脱鞘而出!

江澄低头盯着自己手里这一柄闪闪发光的长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这把剑是随便。是魏无羡的佩剑。在乱葬岗围剿之后,被兰陵金氏的人作为战利品收藏了。它早就自动封剑了,每个后来见过它的人,没有一个能把它从剑鞘里拔|出|来。

可为什么他拔|出|来了?难道封剑解除了?

温宁道:“不是封剑解除了!直到现在,它还是封住的。若你把它插回鞘中再换人来拔剑,无论换谁都拔不出来的。”

江澄脑中和脸上都一片混乱,道:“那为什么我能拔得出来?”

温宁道:“因为这把剑,把你认成了魏公子。”

蓝忘机背着已经失去知觉的魏无羡,站起身来。全职高手小说

江澄厉声道:“什么叫把我认成了魏无羡?怎么认!为什么是我?!”

温宁更厉声地道:“因为现在在你身体里运转灵力的这颗金丹,是他的!”

分享到:
赞(28)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又要虐吃醋的舅舅了

    匿名2019/04/11 22:46:22回复
  2. 为什么江橙从来没念及过温宁的救命之恩

    匿名2019/04/15 22:13: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