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大战凶尸

他转身往血池方向奔去, 蓝忘机寸步不离,与他并肩而行。那白衣上血红的召阴旗果然是最好的靶子, 没有一只凶尸理睬旁人, 对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活人视若无睹,全都双目血红地直朝魏无羡一个人冲去!

尸群前赴后继,温宁开出来的道总是迅速被新的走尸填补上去,他便冲回来, 再开一次。伏魔洞内尚有大半都来不及撤离, 甚至有人依旧无力行走,他们见到洞内避尘剑光乱扫, 一排凶尸被扫成尸块, 紧接着下一排涌上,哭号惨叫震天响, 几乎要冲破伏魔洞的穹顶。这波尸群不多时便将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团团围住, 使他们难以靠近血池。四周尸山越堆越高, 而包围圈也在越缩越小。众小辈见状心急如焚, 纷纷又拔剑折了回来, 蓝景仪见有人挥剑杀尸往外冲, 道:“您能帮个忙吗?还拿得动剑的话能不能来帮个忙!就算帮一点忙也是好的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那人道:“滚!!!”

蓝思追道:“算了景仪, 我们靠自己就行了!”

听到他们的声音, 魏无羡吼道:“温宁!!!把他们扔出去!!!”

温宁道:“是!”他一手抓住蓝景仪, 另一手正准备抓蓝思追, 蓝思追却冲他道:“鬼将军,我不能出去, 你让我留下吧!!!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与他正面相对的一瞬间,温宁的身形僵住了,蓝思追见他不来抓自己了,立即提剑往回杀。蓝景仪等人也趁机越过了他。金凌被江澄半拽半提往外拖,与数具凶尸擦肩而过。这些凶尸被魏无羡身上的召阴旗所吸引,两眼发红地盯死了那一个方向,对他们视若无睹,金凌叫道:“舅舅!我……”

江澄冷声道:“你要是敢回去,就别认我这个舅舅!”

金凌猛地望向他,江澄把他往外一扔,喝道:“呆着!”自己则提着三毒,冲回了伏魔洞中。金凌一怔,道:“舅舅等等我!”仍是跟了上去。

而伏魔洞内,魏无羡和蓝忘机四周的包围圈已经缩到不足一丈见方。

避尘剑光依旧清亮,符火也熊熊不绝,然而,这些凶尸实在是太多了!

魏无羡刚掷出一把符咒,敏锐地感应到有危险,侧目一看,果然有一只凶尸爬上了近人感的尸堆,张嘴朝他扑来。魏无羡两手空空,骂了一声,探入袖口,然而探了个空,一颗心猛地吊了起来。

他的符咒竟然已经耗光了!

蓝忘机也注意到他这边危急,正欲反手一剑刺出,忽听一声尖叫,那凶尸,居然在半空中裂成了两半。

不。它是被撕成两半的。而撕裂它的那个东西,就在所有人眼前!

一具血淋淋的红色凶尸站在齐人高的尸山血海之上,一左一右两只手还各拖着一半尚在抽搐的尸块,正低头俯瞰魏无羡与蓝忘机。

蓝景仪的嘴张得已经合不拢,欧阳子真喃喃道:“……先祖啊……这是什么东西?”

所有看到它的人,心内都是同一个念头——这是什么东西?!

这具仿佛凭空出现的不明凶尸和他们见过的所有凶尸都不一样,从头到脚都是血淋淋的猩红色,仿佛刚从血池中爬出来,看上去瘦骨嶙峋,异常狰狞。

那些被阴虎符操控的尸群也被这奇怪的同类吸引了注意力,都放弃了围攻魏无羡,而是犹犹豫豫地望着那边。

这具血尸走了两步。

它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一边骨节里发出喀喀之声,仿佛是在舒展筋骨。暗红色的血从它的四肢和躯体上滴滴答答落下,一路蔓延。

一股极为凄厉狠戾的阴气和怨气从它身上流溢出来,随着它渐渐靠近,其他凶尸开始蠕蠕后退。不少人都面如土色,噤若寒蝉。

蓝忘机挡在魏无羡身前,魏无羡却把他握着避尘的手按下,低声道:“……等等。”

他死死盯着那具血尸,心中有了一个猜测,胸口狂跳,重复道:“等等。”

那血尸停在他们身前约一丈处,忽然仰头,两声高啸。

啸声一声比一声尖锐,众人纷纷捂耳。

血池的表面泛起了轻微的涟漪。

最初只是仿佛一颗石子投下一般,然而,这圈涟漪不断扩散,越来越大,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粘稠的血浆之下躁动。

突然,一只手破血而出!

这只手猛地抓到岸边,五指深深抠入地面。跟在其后浮出水面的,则是一张半腐不腐、看不清五官和面容的猩红色面孔。

第二只血尸,从血池里爬上来了。

紧接着,整个血池的水面都开始旋转,激荡,仿佛沸腾一般,咕咚咕咚,越来越多的头颅浮出水面。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

每一只都带着一身骇人的血污,狰狞的脸,还有尖声的咆哮。而在它们爬出血池之后,立刻便与其他的凶尸展开了厮杀!

被阴虎符控制的尸群,仿佛被一把红色的尖刀乱搅一气,搅成了漫天的碎肉、尸块和黑血!

金凌震惊地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血池里为什么还会有凶尸?不是说乱葬岗上的凶尸都被焚毁了吗?!”

一旁护着儿子的欧阳宗主道:“有的没有!”

蓝景仪道:“哪些没有?!”

欧阳宗主道:“那些……那些……”

他说不出口,那些当年在乱葬岗上的温氏残部,在围剿者将他们杀死之后,那五十多具尸体,正是全部都被投进了血池啊!

忽然,金凌喊道:“小心!”

一团血淋淋的红色身影落到他身前,蓝思追举剑倒退两步,那具血尸缓缓起身。

这是一只格外瘦小佝偻的血尸,头颅似乎被人砸破了一个洞,白发稀疏,被血水浸泡后稀稀拉拉地贴在脑门上,加之周身皮肉半腐,极其恶心骇人,使人见之不适。它爬起来后,一拐一瘸,慢慢朝蓝思追走近,众小辈胆战心惊,连忙都围了过来。

生人一多,血尸警惕不已,喉底呼呼。众少年越发如临大敌,蓝思追忙道:“别动!”

虽说他也有些紧张,但不知为什么,却并不害怕。

这只细瘦伶仃的血尸若有眼珠,应当是在盯着他,歪过头,还伸出了一只手,缓缓向蓝思追探去,似乎想触碰他。

那手满是血污,犹如被啃得残缺不全的鸡爪,众少年俱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金凌举剑欲挡,蓝思追脱口道:“金公子,不要!”

金凌道:“那怎么办!”

蓝思追道:“你们……你们都先别动。”

那血尸细细叫了两声,他定定神,也朝那只血尸缓缓伸出手。

就在他即将触碰到那只血尸时,新一波尸群涌至,血尸猛地回头,长声嘶吼,跃上空中,扑入尸群左撕右咬,状似疯癫,血肉横飞。其吼声之洪亮可怖,动作之敏捷凶残,与方才在蓝思追面前的模样天差地别。温宁掀翻数具凶尸,浑身颤抖,对那具凶尸喊道:“是你吗?!”

对方并没有理他。

所有的血尸都在疯狂地厮杀,温宁大喊道:“是你们吗?!”

整个伏魔洞里都是高低不一的尖锐嘶鸣,没有一个回答他,也没有一个能回答他。

不到半个时辰,所有的声音都渐渐止息。

一切结束之后的伏魔洞,俨然画卷中地狱的场景。

这些血尸开始陆陆续续朝魏无羡和蓝忘机那边聚拢。

高矮不一,男女不一,长幼不一,都是血淋淋的修罗恶鬼。可在这些身影之上,魏无羡却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影子。

温宁喃喃道:“四叔……”天火大道

“婆婆……”

他一个一个念过,越念声音越是颤抖。

温宁道:“你们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若他是个活人,那双眼睛一定已经发红了,流泪了。

魏无羡嘴唇微颤,想说什么,然而,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他深深低头,郑重其事地行了一礼,哑声道:“……多谢。”

蓝忘机亦行了一礼。

这群血淋淋的凶尸们方才厮杀时凶悍至极,此时面对他们,形容狰狞依旧,动作却略显笨拙,也参差不齐、前后不一地躬身举手,向二人还了一礼。

然后,仿佛被什么东西抽取了身体中的精魂和生气,它们全都倒下了。

血色的躯体仿佛易碎的瓷器,寸寸裂开,越碎越小。仿佛再一阵风吹过,便会什么都没有了。

温宁扑到地上,用手去拢这些赤红的骨灰。抓住之后,一把一把往自己衣服里塞,很快便塞满了。见状,蓝景仪抓抓头发,解下了自己的一只香囊,倒掉里面的香料,蹲下递给他,道:“喏!”

见状,其他几名少年也纷纷效仿。只有金凌看看他们,看看温宁,神色复杂,没有动作,眉染寒霜,走得远了些。而那边七八只手举着香囊和布袋递到温宁面前,他反倒不知所措了。

蓝思追道:“鬼将军,需要帮忙吗?”

温宁忙道:“不用,你们……”

蓝景仪道:“这么多骨头和灰,你一个人捡得完嘛!”

魏无羡和蓝忘机走了过来,道:“你们不要乱捡啊,没带手套,要中尸毒的。”

众少年一听,这才打消念头。蓝思追道:“魏前辈,含光君,还有鬼将军,这次多谢你们……”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谢什么?”

蓝思追等人回头望去,发话的人,又是那方梦辰。

只见他站了起来,一脸愤怒地道:“这算什么?”

蓝思追迷惘:“什么算什么?”

魏无羡和蓝忘机也望向他,方梦辰厉声道:“我问你这算什么?赎罪吗?!你们心里该不会都真的开始感激他了吧?!”

而伏魔洞里,一片死寂,连窃窃私语都听不到。

众人此时心头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大张旗鼓来围剿,结果反倒被围剿了。摇旗呐喊要除害,最后还要靠“害”来救自己的性命。

真不知究竟该说是滑稽、是诡异、是尴尬、还是莫名其妙。只觉得在这场大戏中义愤填膺、上蹿下跳的自己,着实不怎么风光体面。

对着魏无羡说感激?似乎太不像话;可毕竟是为之所救,直接说完全没有感激,仿佛也不合适。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好像只有保持沉默了。

见无人应答自己,方梦辰更加愤怒了。他一剑刺出,道:“惺惺作态地做点好事,表示自己悔过了,就可以一笔勾销你手上的累累血债了吗?!”

魏无羡闪身避过。旁人有来劝解的:“方兄!你别激动,算了吧……”

那人话一出口,立即觉察自己说的不对,方梦辰果然双目发红了。他道:“算了?!什么叫算了?杀亲之仇,你说算了就算了?!”

他大声质问道:“魏无羡杀了我父母,这是事实,可为什么他现在却好像变得像个英雄一样?!做点好事,转眼就能让人忘掉他干过什么吗?那我父母算什么?!”

人群之中,金凌握紧了拳,忽然肩头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江澄搭在他肩膀上的五指渐渐抓紧。

金凌看不清他的神情,低声道:“舅舅……”

江澄那边传来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

这时,魏无羡出声了。

他道:“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方梦辰一怔。魏无羡道:“你究竟想要什么?无非是要我下场凄惨以消自己心头之恨罢了。”

他指了指人群中昏迷的易为春,道:“他没了一条腿,我碎尸万段;你失去双亲,而我早就家破人亡,被家族驱逐是条丧家之犬,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

魏无羡又道:“还是恨温氏余孽?你们口中的温氏余孽,十三年前就死过一次。而就在这里,就在刚才,他们为了我,为了救你们,又死了一次。这次是灰飞烟灭。

他道:“请问你们究竟还要怎么样?”

方梦辰死死瞪着他,半晌,咬牙道:“没用的。我告诉你,魏无羡,无论你做什么,你都不要指望我会原谅你,或是忘记我父母的仇。”

他大声道:“永远不会!”

魏无羡道:“没谁让你原谅我。我做过的事,不光你们记得,我也记得。你不会忘,我更不会忘!”

与他直直对视一阵,方梦辰只觉心头百感交集,万念俱灰。

他的性命的的确确是魏无羡等人救的,但要他就此化解恩怨又不甘心。可若他想找魏无羡报仇,势单力薄的他又无能为力。最终,他只能大叫一声,转身冲出了伏魔洞。

在他冲出去后,一人道:“不会再有尸群来了吧?我们这次是真的安全了吧?!”

一听这个声音,众人头都大了:“又是他!”

聂怀桑四下看了看,见没人回答他,又问了一句:“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这话倒是问对了。现在每个人都巴不得立刻插上翅膀踩着剑飞回自己家里去。一名女修道:“两个时辰应该差不多了,现在诸位的灵力恢复了多少?”

分享到:
赞(20)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尸体都比这些人温暖

    匿名2019/04/07 18:17:41回复
  2. 1楼的我赞你

    匿名2019/04/15 20:50: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