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乱葬岗尸群

魏无羡一下子把那两张纸折了重新收入怀里, 讶然道:“我没看错吧?你居然还有灵力傍身!恭喜恭喜。不过,敢问如果不是图谋不轨, 你为何要隐瞒自己没有失去灵力的事实?”

这两张纸自然不是什么从金麟台上搜来的《乱魄抄》残页, 而是蓝忘机在禁书室时手写的金光瑶弹奏过的古怪旋律。当时,蓝忘机留了一份给蓝曦臣对照察看,魏无羡则顺手把他和蓝忘机的那两份收了起来,带在身上。方才刚好拿出来骗人, 让苏涉疑虑焦躁。再加上此前他故意言语嘲讽, 反复刺激苏涉,果然令他心浮气躁。最后, 不需魏无羡言语提醒, 蓝忘机突发一试,苏涉便漏了底。

众人纷纷闪避。其实倒也不必, 因为蓝忘机动起手来就和魏无羡说起话来一样, 步步紧逼, 不留余地, 苏涉不得不全力应对才能不落于下风。他踉踉跄跄退至台阶前, 低头一看, 脚下正是红色的咒阵。蓝忘机神色一凛, 魏无羡心道:“要糟!他要破坏这个刚刚补好的阵法了!”如懿传小说

果然, 苏涉咬破舌尖, 含了一口血, 往地上一喷,密密麻麻的血迹遮盖住了黯淡不清的红色痕迹。蓝忘机顾不得再去与他缠斗, 左手在避尘锋芒上一划,试图重绘阵法。苏涉趁机摸出一张符咒,往地下一摔,一阵蓝色的火焰和烟雾滚滚冒起。

传送符!

在栎阳常氏墓地中的那名掘墓人熟悉姑苏蓝氏的剑法,而苏悯善是蓝家外姓门生出身,符合这个条件。那多次出现的雾面人,就是苏涉!

魏无羡蹲到蓝忘机身边,道:“怎么样?”

蓝忘机用流着血的手指在地面上描画了一阵,摇了摇头。新血已彻底覆盖破坏了原来的咒印,补不回来了。魏无羡把他的手拿起来,用自己的袖子擦去了上面的血和灰,道:“没用就别画了。”

阵法将破,摇摇欲坠。秣陵苏氏那群门生面色茫然,看来苏涉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弹的是错误的曲子,也没告诉他们避免失去灵力的法子。也就是说,在原本的计划里,这群秣陵苏氏的门生,和旁人一样,都是要去死的。他们生怕旁人心生怨恨,要找他们报复发泄,挤成一团。然而伏魔洞内已一片惶恐,没几个人顾得上报复他们。几名家主抓住自己的儿子,叮嘱道:“待会儿群尸一冲进来,你护住自己,想办法逃出去,无论如何也要活着!知道吗?!”

金凌听了,一阵肉酸,然而心底也有点期待自己舅舅也说这句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表示,忍不住使劲儿瞅他。他瞅得太用力,江澄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阴霾微散,却皱起了眉:“你眼睛怎么了?”

“……”金凌颇为不快地道:“没怎么!”

魏无羡撕下一端干净的袖子给蓝忘机清理包扎手上伤口,背后突然冲出一道身影,劈剑斩来。蓝忘机右手伸指一弹,一声金石之响,徒手弹开了那鲁莽的剑锋,魏无羡定睛一看,道:“怎么又是你?”

那人被这一弹之力震得倒退数步,倒在地上,正是易为春。他双目血红,持剑道:“魏无羡,你刚才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魏无羡道:“事情败露,苏涉都亮剑逃跑了。你还有什么不信?”

易为春又是一剑劈来,大吼道:“我不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不信!”

仇恨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让他绝不肯承认任有利于自己仇人的东西。

正在此时,前方传来数声惊恐万状的大叫:“破了!”

“阵法破了!”笑傲江湖小说

“冲进来了!”

温宁徒手掀飞了一排衣衫褴褛的凶尸,然而他终究只得一人之躯,失去了血阵屏障的伏魔洞,终究是抵挡不住如黑潮般汹涌的尸群。腐臭之味和咆哮之声瞬间灌满了整个空旷的洞穴!

金凌从没有见过这么多凶尸、而且距离这么近,忍不住毛骨悚然,握紧了岁华剑柄,然而忽然被人掰开掌心,塞进一样冰冷的事物。他低头一看,愕然道:“舅舅?”

江澄撑着没有灵力的三毒站起身来,身形微晃,道:“你要是敢把紫电弄丢了试试看!”

蓝思追、蓝景仪等人挺剑上前,道:“鬼将军!我们来助你!”

欧阳宗主拉不住儿子又站不起来,咆哮道:“子真回来!”

欧阳子真一边奋力挥剑,一边回头道:“爹别怕!我保护你!”

谁知这一回头,便有一只枯爪朝他喉咙探去,欧阳宗主肝胆俱裂,惨叫道:“子真!!!”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锋削断了那只枯爪。蓝启仁抓住欧阳子真,扔回人堆里,自己率了一群姑苏蓝氏的剑修上前厮杀。他休息了许久,体力恢复较好,剑法凌厉,不少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蓝思追运剑如风,忽听身后一声金石之响,一人帮他挡了背后一击。蓝思追惊道:“金公子,你怎么也来了?”

原来金凌方才见其他同龄人都冲上去了,也忍不住了。趁江澄一个不留神,他把紫电银戒又塞了回去,蹿出人群,冲到了洞口那最危险的一带。江澄欲追,踉跄几步中勉强斩了几剑,只觉手上三毒仿佛重逾千斤。一左一右两具女尸扑来,江澄骂了一声,举剑再战,却有另一双手将这两具女尸撕得粉碎,道:“江宗……”

江澄一听这个声音便暴怒,一脚踹开温宁,骂道:“你他妈给我滚开!”旋即咆哮:“金凌!!!”

蓝景仪一个哆嗦,道:“你还是回去吧!你舅舅要吃人了。”

金凌无视了江澄那边比这头凶尸还可怕的哮声,道:“你才回去!”

欧阳子真被父亲抓了没一阵,又提剑冲了上来,道:“哇,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蓝启仁先生会用剑,剑法还这么厉害!”

蓝景仪大声道:“那是当然,你们以为含光君和泽芜君十六岁以前的剑术启蒙老师是谁!”

欧阳宗主硬着头皮挥着剑,对伏魔洞内其他尚且在呆滞的人吼道:“你们等什么!不杀就是死路一条,这群小辈都在战,你们还坐着干什么!”

在这一群奋力厮杀的少年的感染下,越来越多的人拔出了剑,拼着所剩无几的灵力和体力加入战斗。渐渐地,围堵在洞外的尸群从原先的水泄不通,被冲击到勉强成排,大约半个时辰后,变成了三三两两。形势居然真的开始逆转了!

当蓝忘机把最后一只扑上前来的凶尸一剑斩为两截时,伏魔洞内已尸堆成山,血流如何。

每个人周身都是结成壳的黑色血污,胸腔都溢满了浓烈呛人的血腥味。一场苦战下来,许多人已经瘫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与尸体无异,只有几个家主与那些体力充沛的少年还能勉强仗剑站立。

蓝景仪两眼发直,脸色发白,道:“我……我从没杀过这么多走尸……我一个人,起码杀了三十,不,四十多只……”

欧阳子真道:“我……也……是……”

说完,几个少年便像约好了一般,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再也不想起来了。

江澄强撑着走到金凌面前,一把抓住他,道:“有没有受伤!”

金凌喘的粗气都带着铁锈味,道:“没有,我……”

江澄立刻一巴掌把他拍到地上去,骂道:“没有?!没有就让你受点伤长点教训!臭小子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吗!”

然而,拍完这一掌,他也站不住了,重重坐下来,一边吸气,一边把目光游离到站在伏魔洞最靠近外侧的两人身上。

魏无羡和蓝忘机周身都是一片狼藉。魏无羡因为是黑衣,看起来还好,而蓝忘机一身白衣已被染成深浅不一的黑红,骇人至极,全身上下只有那条意义非凡的抹额还算干净。避尘握在他手中,依旧稳定地维持着灵力流转。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含光君如此仪表不整的模样,但这时都已自顾不暇了。一人道:“是不是……完了啊……”

一听这个声音,众人心道,聂怀桑竟然在这样的战斗下还没死,而且说话还中气十足,当真是奇事一桩。没人有力气回答他,聂怀桑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谢天谢地,这群走尸,终于被杀完了!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真是列祖列宗保佑!”

被他一人情绪所感染,几名少年也欢呼起来,陆陆续续的,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欢呼声中,姑苏蓝氏那边有人低声惊呼:“先生!”

蓝启仁的声音随即传来:“不必扶我!”

蓝忘机向那边望去,只见蓝启仁又咳出几口鲜血,摆摆手,盘足坐地,开始调息。

他迅速近前,为蓝启仁把脉片刻,正要输送灵力,蓝启仁又道:“不用!灵力尚未恢复,此举不过泥牛入海徒然无功。”

蓝忘机收手起身,几名客卿习惯性地问道:“含光君,这该怎么办?”

问完之后,他们才觉察此举不妥。然而蓝启仁闭目养神,似乎并没有理会的意思。蓝忘机道:“平息片刻,察看伤亡。救治伤者,不得拖延。”

他素来在姑苏蓝氏中极有威慑力,数名门生仿佛吃了一剂定心丸,齐声应道:“是!”连气息都足了不少。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动作,魏无羡忽然道:“安静。”

他面色凝重,众人立即噤音。原本正在欢呼振奋的数人也一个接一个安静下来,不安地凝望着他。整个伏魔洞中,除了微弱的呼吸声,鸦雀无声。

在这寂静的衬托下,另一个声音越来越明显。

那是从伏魔洞外传来的,踏碎枯枝败叶的脚步声。

而且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而是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脚步声。

这下,伏魔洞内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喘了,无数道惊恐的目光投向洞外。只见黑色的树林里,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晃动、蠕动,灰蒙蒙、黑压压的一片瞧不真切,但伴随着拖沓的脚步声,这些晃动的东西越来越清晰,直到连他们惨白的脸颊、枯瘦的双手、红黄不一的獠牙也一览无遗。

新一波尸群。

而且,比上一波,更多!

伏魔洞内众人方才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可就在下一刻,一股巨大的绝望便席卷了整个山洞,阴影笼罩了所有人。连金凌、蓝思追等少年的心里,都被这股令人头皮发麻的绝望感彻底包围,四肢僵硬。有些人似是无法接受这种希望之后绝望,直接晕了过去,还有的人也气若游丝地哭了出来,但是,没有一个人还有力气拿着剑爬起来再战了。

就算温宁又一次挡在了洞口,可凭他一个,又能挡住多久?

忽然,魏无羡道:“含光君!”

蓝忘机回头看他,魏无羡喘了口气,道:“我想做一件事。”

其他人也被他的话吸引去了目光。魏无羡道:“你陪不陪我?”

蓝忘机定定望着他,吐字清晰、斩钉截铁地道:“陪。”

魏无羡展颜一笑,脱下了黑衣。

黑衣之下是一层白衣,已经被染得半红,然而并不妨碍他提起沾血的手掌,低头在上面抹出几道纹路。

随着纹路越来越清晰,看着他动作的人目光也越来越不可置信,仿佛在看着什么怪物。方梦辰直接站了起来,满面愕然道:“你要做什么?”

魏无羡没理他,继续埋头画。

等到他停下来时,穿在他身上的,已经不是一件白衣,赫然是一面旗帜。

一面将所有凶邪妖煞之物、尽数吸引到一人身上的,召阴旗!

魏无羡和蓝忘机站到一起,对蓝思追等人招招手。众小辈围了上来,金凌也想爬起来,却被江澄按了回去。

魏无羡道:“待会儿第二波尸群闯进来了,我把它们往血池引,含光君负责击杀。这儿,”他拍拍心口,道:“有个靶子,它们不会理你们的。不要恋战,只往外冲。”

蓝思追难得声音大了一回,道:“这怎么行!这绝对不行!”

欧阳宗主已经放弃拉住儿子了,欧阳子真道:“魏前辈,我们也要杀走尸!我还能杀一百个!”

蓝景仪却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我也要在身上画旗子!”

魏无羡哭笑不得,连忙拦住他,道:“行了都别瞎搞了。靶子一个就够了,含光君一个人配合我击杀走尸就行了,其他人少添乱。”

伏魔洞中,所有人都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情形了。

召阴旗是做什么用的,没有人不知道。可是,就算现在有一个人愿意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吸引即将冲破阵法的尸群,来换取其他人的安全,这个人,也绝对不应该是魏无羡!

蓝思追等人还要说话,蓝忘机却道:“听他的。”

随即,他转向蓝启仁,深深一礼。蓝启仁睁开眼睛,没有说话。蓝思追道:“蓝先生!含光君他……他……”

蓝启仁淡淡地道:“本当如此。”

蓝思追还要说话:“可是……!!”魏无羡喝道:“温宁!开道!”

温宁脖子上延伸出来的黑色纹路瞬间暴长,几乎爬满了大半个脸颊,他不再拦截尸群,喉中发出长啸,生生在层层叠叠的尸群里冲出了一条血路来。

而失去了障碍的第二波尸群,终于也踏进了伏魔洞。

魏无羡猛地推了一把蓝思追,道:“走!”

分享到:
赞(21)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金凌听了,一阵肉酸,然而心底也有点期待自己舅舅也说这句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表示,忍不住使劲儿瞅他。他瞅得太用力,江澄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阴霾微散,却皱起了眉:“你眼睛怎么了?”
    不愧是江宇直

    匿名2019/02/16 19:18: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