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阴影

金夫人眉峰一凛, 斥道:“子勋!”

听到这一句,魏无羡的笑容忽然消失了。

他道:“家教?”

他缓缓回头, 道:“邪魔歪道?”

蓝忘机沉声道:“魏婴。”

金子勋等人也觉察到不同寻常的氛围, 屏气望他。魏无羡又笑了一下,道:“想知道我为什么不佩剑吗?告诉你们也无妨。”

他转过身来,一字一句道:“因为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即便是不用剑, 单凭你们口中的‘邪魔歪道’, 也能一骑绝尘,让你们全都望尘莫及。”

此句一出,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种狂妄至极的话, 还从没有哪个世家子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半晌,金子勋终于回过神来, 大喝一声:“魏无羡!不过一个家仆之子, 你也太猖狂了!!!”

听到那四个字, 蓝忘机目光一凝, 魏无羡瞳孔骤缩, 右手似乎就要扶上陈情了。正当空气中满是□□味, 一触即发, 忽然一人道:“阿羡!”

听到这个声音, 魏无羡心头一松, 转头道:“师姐?”

江厌离冲他招了招手, 道:“阿羡,你站到我身后来。”

魏无羡一怔, 还未动作,金夫人忙拉着她的手道:“阿离,他们的事,你不要出面了。”江厌离却对金夫人歉然一笑,走上前去,挡在魏无羡身前,对金子勋等人一礼。

金子勋等人也不知该如何应对,稀稀拉拉有人回礼,有人不回。江厌离细声细气地对金子勋道:“金公子,听您方才的意思,是阿羡他把百凤山里三成的猎物都一个人占了,不守规矩,太过狂妄。我……也从未听过这种事情,想来的确是给诸位添麻烦了,我代他向诸位道歉。”

说罢,果真又是躬身一礼,看起来是个郑重其事的道歉。魏无羡道:“师姐!”

江厌离不起身,望向他,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魏无羡只得握紧了拳不说话。

金子轩远远注视这边,神色复杂。金子勋等人则根本没有掩饰脸上得意之色的意思,痛快极了。

金子勋哈哈道:“江姑娘真是大方得体,明白事理。您师弟干的事的确是大大的不妥,也确实添了不少麻烦。不过既然你知道不妥,看在江姑娘和江宗主的面子上,道歉就不必了,云梦江氏和兰陵金氏两家原本便情同手足嘛。”

他就差趾高气扬地放声大笑了。魏无羡心头怒火直飙,紧握的拳头骨节喀喀作响,正要说话,江厌离一躬鞠完,直起身来,又认真地道:“可是,纵然我没参加过围猎,有一点却是知道的——古往今来的历代围猎,从未听过有一条规矩,是不允许一个人猎得太多。”

一圈人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没刹住便凝固了。

江厌离道:“所以,您说阿羡不守规矩,不守的究竟是哪一条规矩?”

这回,轮到魏无羡哈哈笑出声来了。

金子勋脸色发青,却没出声反驳。原因有二,第一,他从没见过江厌离站出来说话,不好把握回应分寸,金夫人和江澄都对江厌离看重非常,他不敢随意冲撞,第二,则是追究起来——还真找不出这条规矩!

这时,人群中有人忍不住了。在这种时候,姚宗主总是第一个跳出来的,他道:“江姑娘,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有些规矩虽然没有写出来,但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并且都很遵守这个规矩。”

一人嚷道:“百凤山里总共才多少猎物,五百有没有?参加围猎的有多少人?五千不止!原本就抢破了头,他一个人就用恶意手段占走了这么多猎物,让别人怎么办?”

魏无羡嗤的一笑,正要说话,江厌离拦住他,低声道:“你别说啦。”

一人不满道:“是啊,要不然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抓住一只!”

江厌离道:“可是……别人猎不到,并不是他的错啊。”

那人一噎,她又道:“围猎不是只关乎实力吗?就算鬼类已无,不是还有剩下的妖类和怪类吗?就算他不占走那三分之一,甚至不参加围猎会,猎不到的人,也还是猎不到啊。阿羡所用的法子虽和别人不一样,但也是他修炼出来的本事。总不能因为旁人无缘那三分之一的猎物,就说他是邪魔歪道吧。”

那些随金子勋起哄的人登时不少都和金子勋一样脸色铁青,偏生顾忌江厌离身份,又不敢直接斥驳她。

江厌离又道:“况且,围猎是围猎,又为何要拿家教说事?阿羡是我云梦江氏的子弟,同我姐弟二人一齐长大,情逾手足。对他脱口而出‘家仆之子’,恕我不能接受。因此……”

她挺直了腰,扬声道:“还希望金子勋公子,能向我云梦江氏的魏无羡,道歉!”

倘若此刻说这话的不是江厌离,而是随便一个其他什么人,只怕金子勋早就一掌打去了。他脸色乌青,闭口不语。江厌离也静静地盯着他,绝不转移目光。金夫人道:“阿离,你这么认真做什么,都是小事,可别生气啊。”

江厌离轻声道:“夫人,阿羡是我弟弟,旁人辱他,于我而言,不是小事。”

金夫人看了金子勋一眼,冷哼道:“子勋,听到了吗。”

金子勋道:“伯母!“

若要他向魏无羡道歉,那是万万不能够的。金夫人又何尝不知他的性格?但眼下局面已是不快,想到金子勋道歉之后回到金麟台肯定又要大闹几场,越发心烦无比,恨不得按着他的脖子让他赶紧道歉了事。恰在此时,两道剑光飞至,却是金光瑶与蓝曦臣来了。

蓝忘机道:“兄长。”

蓝曦臣奇道:“忘机,你怎么也在这里?”

金光瑶则道:“诸位,这边是又有什么情况?”

他一来,两人心头憋屈的怒火都在顷刻之间找到了发泄对象。金光瑶甫一落地,金夫人便骂道:“你还笑!出了这样大的事,你怎么还好意思笑!这就是你操办的围猎会,废物!”

金光瑶一贯都是这样的一张笑脸,谁知刚来便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忙收敛笑容,老老实实道:“母亲,究竟怎么了?”

金夫人乜眼道:“究竟怎么了你不会自己看?你不是挺会察言观色的吗?”

金光瑶不语,金子勋道:“整个百凤山猎场里三分之一的猎物都没了,这五千多人还猎什么东西?!”他趁机将对魏无羡道歉之事蒙混过去,还待再斥,蓝曦臣却道:“敛芳尊已在着手布置扩大猎场范围了,诸位请稍安勿躁。”

泽芜君发话,金子勋自知言语不妥,也不好再冲金光瑶发火,把弓箭往地上一摔,冷笑道:“这次的围猎简直就是一场闹剧!罢了,不参加也罢,我退出。”

金光瑶一怔,道:“子勋,马上就快安排好了,最多再等半个时辰……”

姚宗主也道:“金公子,大可不必啊!”金子勋道:“围猎已毫无公平可言,还等什么等?恕不奉陪!”说罢就要率领手下修士御剑离去,金光瑶连忙上前劝导,有的起哄要跟着金子勋一起走,有的还不甘心就此放弃,踌躇难定,顿时乱成一团。江厌离摇了摇头,对金夫人道:“金夫人,给您添麻烦了。”

金夫人摆手道:“你跟姨说什么添麻烦,你想骂子勋那傻小子尽管骂,我才不管他。还不解气我帮你打他。”

江厌离道:“不用不用……那,我就先回去啦。”

金夫人忙道:“回观猎台吧?我叫子轩来送我们回去。”

她一边说,一边一个劲儿地朝远处站了半天的金子轩使眼色。江厌离低声道:“不用了。我有话和阿羡说,他送我回去就好了。”

金夫人眉梢吊起,打量几眼魏无羡,眼神略带警惕,似是微觉不快,道:“你们两个年轻男女,没人看着怎么好老呆一块儿?“

江厌离道:“阿羡是我弟弟。”

金夫人道:“阿离,你可千万别生气啊。你跟我说这又臭又硬的死小子又干了什么蠢事,我叫他给你好好赔罪。”

江厌离摇头道:“真的不用。金夫人。不要勉强他。”

金夫人急道:“哪里勉强呢!不勉强的!”

魏无羡颔首,道:“少陪了,金夫人。”

他与江厌离一通微一欠身,转身欲离去,金夫人死命拖着江厌离的手不让她走,正拉拉扯扯间,忽然,金子轩奔了出来,大声喊道:“江姑娘!!!”

魏无羡假装没听到,拉着江厌离道:“师姐快走。”

金子轩又喊道:“不是的江姑娘!!!”

这下可无论如何也装不了没听到了,魏无羡只得和江厌离一起回头。连那边起哄的金子勋等人也被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在疑惑金子轩说的“不是的”是什么意思。金子轩抢了几步,似乎想追上来,又停住了,远远站在原地,喘了几口气,额头青筋暴起。

半晌,他突然大吼道:“不是的江姑娘!不是我母亲!不是她的意思!不勉强,我一点都不勉强!!”

憋了片刻,他咆哮道:“是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你来的!!!”

江厌离:“……”

魏无羡:“……”凰权弈天下小说

金夫人:“……”

金子勋:“……”

吼完这几句,金子轩一张白皙的脸霎时变成了几欲滴血的鲜红色。

他踉踉跄跄后退几步,扶着一棵树才站稳,抬头一看,愣住了,像是刚刚才发现这里还有很多人,才想起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什么话,呆滞了好长一阵,突然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拔腿狂奔而去。

半晌静默,金夫人大怒,道:“这个蠢货!你跑什么!”

她拽住江厌离道:“阿离待会儿咱们观猎台上再继续说话!我先去抓他回来!”说走就走,带着一批修士急急御剑而起,朝金子轩逃跑的方向边追边喊。魏无羡也是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被这么一闹,只觉哭笑不得,道:“他搞什么鬼!师姐,我们走吧。”

江厌离怔了怔,点点头。魏无羡对蓝忘机挥挥手,道:“蓝湛,走了啊。”

蓝忘机微一颔首,并不言语,默然凝视着他和江厌离的背影一同慢慢消失在林间。那边,金光瑶也终于拦不住金子勋等人了,一群人七嘴八舌抱怨着御剑离去,原先乌压压聚集的人群瞬间便少了大半,剩下的没热闹看了之后也在逐渐散开。金光瑶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苦笑道:“这真是……”

蓝曦臣拍拍他肩,道:“今日之事,非你之过。”

金光瑶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道:“我恐怕一个时辰还办不妥。”

蓝曦臣道:“为何?”

金光瑶道:“其实不光那位魏公子把三分之一的猎物都占了,大哥一个人也几乎把妖兽类的猎物横扫了大半。”

闻言,蓝曦臣笑道:“不愧是大哥。”蓝忘机则是若有所思。金光瑶头痛地道:“所以猎场的范围,恐怕还得扩大。”

蓝曦臣道:“那我们现在便着手去办吧。”

金光瑶歉然道:“不好意思二哥,你是来参加围猎的,还要劳烦你临时过来帮我。”

蓝曦臣莞尔:“无妨。忘机,是我们先行一步,还是你也来帮忙?”

蓝忘机默默召起了避尘,道:“助力。”

待他们御剑离去之后,树林之中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人,还在谈天说地。不久之后,一人从林中大步踏出,见此情形,微微一怔。

来人正是江澄。他在百凤山中听人讨论空中出现了蓝忘机和金子轩的剑芒,似是这两人打起来了,担心江厌离也在金子轩身边,前来查看,谁知错过了时机,人都散光了。江澄见这几人中唯有姚宗主是还算眼熟的,道:“姚宗主,方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姚宗主看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江宗主,贵宗的魏无羡,实在是个人物啊。”

江澄皱了皱眉,道:“什么意思?”

姚宗主哈哈一笑,道:“我可不敢说什么意思。江宗主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江澄沉下了脸,心知不会是什么好话,心道待会儿非得找魏无羡好好算账不可,无心再和故弄玄虚之人虚与委蛇,转身便出了树林。走着走着,隐隐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似是怕被他听见,压得极低极低,但他五感灵敏,仍是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

一名家主酸溜溜地道:“这回莲花坞好出风头啊,几乎所有的凶尸和怨灵都被召到云梦江氏的阵营里去了。肯定很多修士都会冲他家去了。”

姚宗主道:“有什么办法,谁叫我们家没有魏无羡嘛。”

“有魏无羡又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我可不想家里有这么个人天天给我惹事。”

“这魏无羡也太狂妄了……反正今后只要有他参加的夜猎,我都不去了。”

一人冷笑道:“嘿?冲江家去?不见得吧,说白了,不就冲魏无羡去的吗。射日之征不也是全靠一个魏无羡,云梦江氏才声名大噪吗……”

江澄整个人都阴沉沉的。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脸上和心上都投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分享到:
赞(2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舅舅……

    匿名2019/01/11 22:52:32回复
  2. 哈哈,傲娇的子轩

    匿名2019/02/05 10:47:06回复
  3. 傲娇子轩在线脸红逃跑~

    r2019/02/12 11:19: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