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挖坟吃瓜

那妻子又道:“只盼他晓得冤有头, 债有主。他要报仇雪恨,就去找那些修仙的报仇雪恨吧。可千万别祸害咱们这样的普通人家。”

她丈夫道:“这事谁又能说得准呢?他在岐山一口气杀了三千多个人的时候, 我还很小, 但还记得,当年不只是那些修玄的仙人,连普通人家都怕他。他可是个六亲不认的嗜血狂魔啊。”

魏无羡的笑容渐渐敛了起来。

原先听这对小夫妻闲闲碎碎聊家常的时候,他还饶有兴味, 可忽然之间, 他的头似乎变得沉逾千斤,抬不起来, 没法去看蓝忘机此刻脸上的神情。接下来这对夫妻说了些什么, 他一句也听不到了。

正在此时,农舍之外忽然传来一声恐怖至极的咆哮。院子里的一家三口原本在有说有笑地夹菜吃饭, 被这突如其来的非人咆哮吓得碗都摔了一个, 那孩子哭了起来。那青年抄起一把锄头, 道:“别怕!别怕!”

不光他们吓到了, 连蓝忘机和魏无羡都微微一动。蓝忘机意欲起身。魏无羡却心中一动, 抓住他胸前衣物, 道:“别动。”

蓝忘机双目微睁。那咆哮之声一听就是极为凶残的邪物, 若是让那农户主人单独去应付, 非命丧黄泉不可。魏无羡却又说了一次:“别动。”

院子里传来一声尖叫, 还有更狂声的非人咆哮, 极近极近,那东西已经进了门, 蓝忘机躺不住了,避尘出鞘如电,却听农舍家三人已夺门而逃,一路惊呼着逃走了。草垛被避尘劈得纷纷扬扬,漫天稻草乱舞中,一个浑身黑漆漆的东西站在院子里,披头散发的还在龇牙咧嘴,身上生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角,看起来既骇人,又滑稽。蓝忘机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微微一怔,魏无羡已经开口了,道:“温宁啊,多年不开嗓,你叫得真是越发吓人了。”

那个黑漆漆的怪物嘴里发出了人声,无奈道:“公子……我毕竟是凶尸。凶尸叫起来……都是这个样子的。”

魏无羡拍拍他肩,道:“声势威猛。”

温宁看了一眼蓝忘机,约莫是想起姑苏蓝氏的人都极为不喜衣冠不整者,忐忑地把头发捋了捋。魏无羡看他在头上身上插了一堆树枝,一脸惨不忍睹之色,拔下一根道:“你怎么突然跳出来了?还搞成这副样子,你被打劫了?脸上是抹了什么东西?”

温宁道:“脸上抹了地上的灰和泥巴……我看你们进去之后,半天没出来……”

魏无羡道:“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温宁道点头,魏无羡明白了。温宁不敢见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于是在他们下了云深不知处后偷偷尾随,看他们进了农舍许久没动静,凑过去听墙根,听到那对小夫妻在讨论他,觉得尴尬,于是想把他们吓走,好让他和蓝忘机出来。大概是觉得自己原先的模样没有威慑力,于是往脸上身上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魏无羡几乎要被他笑死了,温宁一脸惭愧地猛擦泥巴,谁知,魏无羡忽然发现他双手沾血,道:“怎么回事?”

温宁道:“哦,没事……”

蓝忘机道:“血腥。”

魏无羡这才注意到,温宁身上确实散发着一股血腥味,心中一咯噔。温宁看连忙摆手,道:“不是血腥!不不,是血腥,不过不是活人的血腥。”

魏无羡道:“不是活人的?你跟什么东西斗过吗?”

温宁带他们前行一段路,来到了一片野林,林中有二三十个新鲜的土坟,一旁还有个挖了一半的坑,坑旁还有一堆尸体,之所以说是堆,而不是具,因为这些尸体都已经七零八落了。魏无羡上前察看,有的手臂断肢还在五指张合,有的头颅牙关仍在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磨牙声,已经尸变了。

魏无羡道:“你这打得挺碎的。”

温宁道:“不打得这么碎,他们还要去咬人,根本无法制止。一路上都是这样的凶尸……”

魏无羡道:“一路上?你一路上都赶在我们前面把这些东西解决了吗?”

温宁讷讷点点头。他识别同类的能力比活人强,范围也比活人广,若是如此,难怪他们一路过来都风平浪静了,魏无羡还奇怪,不是说现在有大批凶尸在朝夷陵聚集吗,为何他们没有遇见半只,原来都被温宁抢先扫平障碍了。魏无羡道:“你什么时候跟在我们后面的?”

蓝忘机道:“金麟台。”

魏无羡看向温宁,蓝忘机道:“那日众家修士拦截厮杀,他助了一臂之力。”

魏无羡叹道:“我不是让你找个地方藏起来,先什么都别管吗。”

温宁苦笑道:“可是公子……我能藏到哪里去呢。”

从前他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还有其他可以追随的人,但如今在这世上,除了魏无羡,所有人对他而言,都无比的陌生。

沉默片刻,魏无羡站起身来,拍拍衣襟下摆的灰尘,道:“埋了吧。”

温宁连忙点头,继续挖那个挖了一半的坑。蓝忘机抽出避尘,剑气一出,泥土飞扬,地上被劈开了一道裂缝,魏无羡道:“含光君,你也来挖坟吗?”

蓝忘机一回头,刚要说话,就见温宁站在他身后,努力提着僵化的嘴角,挤出一个笑容,道:“……蓝公子,要帮忙吗?我这边挖好了。”

蓝忘机看了看他身后,一排排的土坑黑洞洞,堆起的土堆又高又齐整。温宁维持着“笑容”,补充道:“我经常干这种事。有经验。快。”

至于究竟是谁让他“经常干这种事”的,不言而喻。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不必。你去帮……”

一句未完,他忽然发现,魏无羡根本就没有动,一直蹲在旁边围观,他刚才离开农舍时顺手抱了个瓜,现在似乎正在思索怎么切开。见了蓝忘机审视的目光,他道:“含光君,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这不是手里没东西,灵力又低吗?术业有专攻,这是真的。挖坟,他最快。我们不如讨论一下怎么吃这个瓜。避尘挖了坟土暂时应该不能用了,你们谁身上还有多余的刀啊剑啊什么的吗?”

温宁摇头:“对不起,我没有带。”

魏无羡道:“含光君,那个,随便是不是带在你身上。”

蓝忘机:“……”

最终,他还是从乾坤袖中抽出了随便。魏无羡一手抄瓜,一手抄剑,挽了个剑花,刷刷地把小西瓜切成了八瓣,切完就蹲在地上,一边吃瓜一边围观他们勤勤恳恳地挖坟。

那边的温宁在一炷香之内挖出了一排大小完全一致的坑,一边把被他打散的尸体放进去,一边道:“诸位十分抱歉,你们的尸体我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的了,如果有埋错了的,还望不要见怪……”

吃完这个瓜,埋完了剩余的尸体,魏无羡和蓝忘机继续出发。

几日后,二人抵达夷陵。

乱葬岗就在这个小镇前方不到十里处,虽然不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可魏无羡能预感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蓝忘机就在他身边,步履沉稳,目光淡然。魏无羡原本就不怎么有危机感,看着这样一个人,更是无论如何都紧张不起来。在夷陵小镇上穿行,满耳乡音,神清气爽,亲切无比,明明不买东西,却总忍不住开口用本地话和街边商贩搭讪。念到心满意足,这才转过身来道:“含光君,你记得这个镇子吧。”

蓝忘机浅浅颔首,道:“记得。”

魏无羡笑道:“就知道你记性肯定比我好。就在这个镇上,咱们以前遇到过一次。刚巧碰上你来夷陵夜猎,我说要请你吃饭,这个也记得不?”

蓝忘机道:“记得。”

魏无羡道:“不过很惭愧,最后还是你付的账,哈哈!”

他盘腿坐在驴子上,边晃悠,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道:“说起来,含光君你有没有归隐的打算啊?”

蓝忘机微微一顿,似乎思索了一下,魏无羡趁热打铁道:“有没有想到归隐之后做什么?”

蓝忘机看着他,道:“尚未想到。”

魏无羡心道,没想到正好!我帮你想好了。他要找一个人烟稀少的山清水秀之地,建一座大房子,可以顺便帮蓝忘机建一栋在隔壁,每天两菜一汤。当然,最好是蓝忘机做饭,不然就只能吃他做的了。帐最好也交给蓝忘机管。他眼前甚至浮现出蓝忘机穿着粗布衣服,胸口膝盖打着补丁,面无表情地坐在一张手工木桌边一个一个数钱的模样,数完了之后再扛着锄头出去干活,而他就……他就……他就干什么?

魏无羡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他该干什么,人说柴米油盐,织布耕田,地有人种了,那么就只剩下织布。想想自己翘着二郎腿坐在织布机前抖腿的模样那真是瘆的慌,还是让他去扛锄头罢,叫蓝忘机织布比较合适。白日里打鱼种地,晚上提剑出去夜猎,斩妖除魔,过腻了再假装根本没有归隐这回事,重新入世也是一样的。但是果然,还是差个小的……

蓝忘机忽然道:“小什么?”

魏无羡道:“啊?”

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把最后一句又说出来了,立即正色道:“我说,小苹果差个小伙伴。”

小苹果扭头,用力吐了一口唾沫。魏无羡拍了它的驴头一掌,拉着它的两只长耳,笑了两声,却忽然笑不出来了。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还想起来了。当年,他倒是真的带着个小朋友的。若是好好活到如今,也有十几岁了。

乱葬岗坐落于夷陵群山深处。

人说乱葬岗是一座尸山,漫山遍野,随便找个地方一铲子挖下去,都能挖到一个死人,此话不假,乱葬原本就是古战场,后来许多年内,人们又习惯把无名尸体扔到这里,导致阴气怨气常年不散,最终成为了夷陵一带所有人的噩梦。

仿佛为怨念所深深浸染,这座山岗上的树林,枝叶都是漆黑的。从山脚起便筑起了一道逾丈的高墙,墙面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防止人或非人出入。这堵围起了整个乱葬岗的咒墙,最早是由岐山温氏第三代家主建的,由于无法净化此地势如排山倒海的怨灵,只得退而求其次,选择围堵隔绝之法。这面墙曾经被魏无羡推倒过一次,现在这一道,是由兰陵金氏率人重建并加固的新墙。

然而他们抵达时,却发现高墙长长的一段,再次被推倒了。

———-

作者有话说:

乱葬岗副本要打的不过不是最终副本_(:з)∠)_

分享到:
赞(18)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但是果然,还是差个小的……

    匿名2019/02/05 08:47:57回复
  2. 羡羡说的小的是思追吗

    匿名2019/02/14 19:38:26回复
  3. 羡羡说的小的是思追吗

    醉雨嫣然2019/02/14 19:38: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