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出发

蓝忘机走近, 将天子笑交给他。魏无羡抱着坛子进门去,蓝忘机对着他的背影, 摇了摇头, 目光却甚为柔和。蓝曦臣看他一眼,道:“你从你屋里拿来的?”

蓝忘机点头。

蓝曦臣道:“你……最好不要碰酒。当心,像当年那次那样。”

他视线落在蓝忘机锁骨附近的衣物上。蓝忘机也垂首,看了一眼自己心口之处, 道:“不会再那样了。”

蓝曦臣勉强一笑, 又叹了口气。

蓝曦臣走后,蓝忘机才进入屋中来, 轻合上门。魏无羡一边拆酒封, 一边还在琢磨姑苏蓝氏立家先祖蓝安和青蘅君的故事,心中道:“姑苏蓝氏真是个玄妙的家族, 虽说先祖是和尚, 家风又刻板, 却当真是……出情种呢。”

如此回味, 他忍不住望向屋里另一位姑苏蓝氏的后人。

蓝忘机正低头看书, 书案角落有一盏纸灯, 淡淡的灯火映得他脸庞越发美如冠玉, 冷淡的神情和浅色的眸子也被镀上一层暖色, 俊雅得不似真人。一时之间, 魏无羡竟晃了神, 迷了眼,不由自主往那边靠过去。

蓝忘机抬起眼帘, 问道:“何事?”

魏无羡迅速回过神,道:“没事。看你书签挺漂亮的。”

蓝忘机的书签是一枚浅色的干花,保存得极好,色泽鲜艳依旧,花瓣脉络细腻如有生命,夹在书页之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魏无羡举手将这枚书签拈了出来,道:“芍药?”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把玩儿了两下便将书签还给了他,道:“你哥哥受的打击挺大的。”

蓝忘机细心地将那枚芍药干花夹进书里,合上书页,道:“找到证据,他不会姑息。”

魏无羡道:“那是。毕竟是你的哥哥。”

就算蓝曦臣和金光瑶关系再好,他也是姑苏蓝氏的人,有自己的原则。

魏无羡拆开一只酒坛,心道:“上上次蓝湛喝醉了的时候,老实回答过我,说他没有偷喝过屋子里的天子笑,那他藏这些天子笑干什么?总不至于是专门留着给我来喝的,这么想可有点儿不要脸了。话说回来,我该不该为抹额的事给他道歉?毕竟我都玩儿了那么多次了。可他万一恼羞成怒赶我出去怎么办?不过我都胡搞这么久了他还没生气,可见涵养越发好了,估计再闹一闹也不会生气的。不对,我不应该问他,干脆假装我不知道抹额有什么含义,这样下次还能故意拉一拉,他要是生气了,我再无辜地说我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嘛……”

魏无羡心中得意,蓝忘机道:“怎么了。”

他回头正色道:“没怎么。我高兴。”心不在焉地打开了一只小坛,提起来仰头一喝,登时“噗”的喷了出来。

蓝忘机一下子放下了书卷,道:“又怎么了。”

魏无羡摆手道:“没事!没事没事!”杨凌传小说

他一面说着没事,一面把这只坛子放了回去,满脸晦气地换了另一坛。

上次他偷喝完之后,故意兑了白水进来,想着等蓝忘机自己喝的时候喝到白水吓他一跳。谁知运气如此不好,蓝忘机拿的两坛里刚好就有这一坛清水,还被他自己喝到了。

自从回来之后,他每次想戏弄蓝忘机,都是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下场,真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睡去的,昏昏沉沉到凌晨,忽然醒来。一个激灵,爬起来一看,蓝忘机衣衫未除,背了琴剑,把放在他肩头的手收回,凝神望着掌中一样玉白事物,道:“有不速之客。”

魏无羡眯眼一看,那样事物正是姑苏蓝氏的通行玉令。他记得蓝忘机那块品级颇高,若有外人入侵云深不知处的结界,会受到警示。

可云深不知处已经十几年没人敢随意入侵了。魏无羡跳下床来,发现自己外衣不知什么时候被脱了,他边穿衣边道:“什么人?”

蓝忘机摇摇头,示意魏无羡随他走。二人潜行直一处绿竹隐隐的居所,纸窗里透出灯光,魏无羡瞅一眼庭院前的木匾,道:“寒室?”

果然,屋内正襟危坐着蓝曦臣,见二人入内,并不吃惊,与蓝忘机对视一眼,彼此了然。蓝忘机携魏无羡坐到屏风之后。

过了一阵,寒室的竹帘被人掀开,一道轻足音步入室中,似乎在蓝曦臣对面坐了下来。

半晌,只听一声玉石相触之音,似乎有人放了一样东西在桌上,推了过去。

率先开口的是蓝曦臣:“此为何意?”

一人道:“还与二哥。”

正是金光瑶。

蓝曦臣道:“此物我已赠与你。”

金光瑶道:“这枚通行玉令许多年来都没有失效过,如今既已失效,便该让它物归原主了。”

魏无羡明白了。因泽芜君与敛芳尊私交甚好,蓝曦臣把云深不知处的通行玉令也给了金光瑶一枚,容他出入畅通无阻,但恐怕他这几天内把云深不知处的结界禁制修改了,或是收回了金光瑶那枚玉令的出入权,金光瑶方才来访,被拒之门外了,于是主动奉还玉令。

与蓝忘机一样,蓝曦臣也不懂得如何虚与委蛇,金光瑶以退为进,他则沉默不语,须臾,道:“此来何事?”

金光瑶道:“这边仍是没有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消息。我不让人排查云深不知处,许多家族已经疑惑重重,很有异议,二哥若你什么时候方便,还是开门一个时辰,那时我再带人前来应付一番。”

魏无羡本以为他此来是要求盘查的,谁知金光瑶却说出了这样的话,似乎对搜索夷陵老祖的下落并不感兴趣,不由略微诧异。屏风外,金光瑶又道:“二哥,你怎么了?”

蓝曦臣道:“无事。”

金光瑶道:“若是担忧忘机,你可不必。含光君为人雅正端方,多年以来百家有目共睹,他会这么做一定是只是受了蒙骗,况且他还没做下什么不可挽回之事,到时候说清楚了便行。我不会让旁人有闲言碎语的机会的。”

蓝曦臣道:“到时候?何时?”

金光瑶道:“清剿完乱葬岗后。”

魏无羡一怔。蓝曦臣道:“乱葬岗?”

金光瑶道:“自那日金麟台一场乱斗后,秣陵兰陵云梦等地出现多起异象。墓地被捣毁,尸体不翼而飞。有迹象表明,大批尸群正在往夷陵方向赶。恐怕是去乱葬岗了。”

蓝曦臣道:“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金光瑶道:“不知。推测可能是魏无羡发动了什么邪阵,或者使用了阴虎符。”

蓝曦臣道:“当时在金麟台,他被金凌刺了一剑,还能发动这些东西?”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金光瑶道:“二哥,当年魏无羡叛出云梦江氏和江宗主的那一战,他伤成什么样,不是照样回去呼风唤雨号令群尸,对夷陵老祖而言,有何难事?”

魏无羡摸摸下巴,心道:“太看得起我了……”

金光瑶道:“所以,过不久恐怕会有第二次乱葬岗围剿。我已通知其他一些家族,赴往金麟台共议此事。二哥,你来吗?”

半晌,蓝曦臣道:“来。你去雅室稍候,我随后同你前往。”

金光瑶离开后,蓝曦臣便转到屏风之后,与蓝忘机相对片刻,道:“我去金麟台,你们去乱葬岗。分头行动。”

蓝忘机缓缓点头,道:“好。”

蓝曦臣道:“若他当真有异心,我决不姑息。”

蓝忘机道:“我知。”

二人从小路下云深不知处,途中,白石小径旁的草丛簌簌而动,忽的分开,钻出一个雪绒球般的小脑袋和一对长长的耳朵。

这只兔子粉色的鼻子缩了缩,看到蓝忘机,垂下的耳朵忽然立起,一蹬腿便朝他弹去。他们来到那片青草地上,小苹果卧在一颗树旁,几十只圆滚滚的白兔子围在它身边,大多数都闭着眼睛,睡得正安稳,少数几只还在拱动。魏无羡走到树边,搔了搔小苹果的驴头,小苹果一个激灵,鼻孔喷着粗气惊醒了,看到魏无羡,正要大喊大叫,扎堆的兔子们也被惊醒了,抖抖长耳,纷纷朝蓝忘机那边蹦去,一团一团,聚在他雪白的靴子边,绕着他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

魏无羡牵着小苹果的缰绳,边拽边威胁着它走,兔子们后腿站在地上,人立起来,一条一条地扒在蓝忘机腿上,都想往上爬。蓝忘机岿然不动。二人走动起来之后,那些白兔便磕磕绊绊跟着这双白靴子,任魏无羡怎么驱赶也不离开,蓝忘机弯腰提起一只抱在臂弯里,脸上冷淡依旧,手上动作却温柔,修长的手指搔了搔一只兔子的下巴,那只兔子甩了甩长长的耳朵,扭过头去,红宝石般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似乎被搔得惬意极了。魏无羡过去挠,它却扭开了头。魏无羡道:“这么嫌弃我,只爱你一个,真是认主的。”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把白兔送到他怀里。魏无羡嘻嘻笑着接了过来,那只兔子在他的臂弯里扭来扭去,奋力挣扎,魏无羡扯扯它的耳朵,道:“不喜欢我?讨厌我?你逃啊,再怎么逃也没法逃掉的,还是乖乖喜欢我吧。”

魏无羡掐着那只兔子逗了一阵,等他们快出云深不知处的大门,才将这只白毛都被他揉得乱糟糟的兔子放了。这些兔子不能继续跟着了,这才伤心地垂下耳朵,坐在原地,目送主人离去。

魏无羡回头看看,道:“都舍不得你呀,含光君,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讨这些小东西的喜欢,你养的时候一定对它们很温柔细心,我就不行啦。”

蓝忘机道:“不行?”

魏无羡得意道:“是啊!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看到我都转身就跑。”

蓝忘机摇了摇头,意思太明显了:一定是魏无羡先作恶了,才不讨他们的喜欢。

分享到:
赞(2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不喜欢我?讨厌我?你逃啊,再怎么逃也没法逃掉的,还是乖乖喜欢我吧。

    匿名2019/02/05 08:23: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