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风雨欲来

他还是没有听清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一阵血燥冲上面庞, 脑袋和四肢关节烧得疼痛不已,嗡嗡的耳鸣声挥之不去。

再醒来的时候, 魏无羡睁开眼, 看到的竟然不是漆黑的地洞穹顶,也不是蓝忘机那张苍白而俊美的脸,而是一面木板,木板上画着滑稽的一串亲嘴小人头。

这是莲花坞里他画在自己床头的涂鸦。

魏无羡躺在他的木榻上, 江厌离低头正在看书, 见他醒来,淡淡的眉一下扬起, 放下书叫道:“阿羡!”

魏无羡道:“师姐!”

他勉强从榻上爬起来, 四肢不烧了,依旧在发软, 嗓子微干。魏无羡问道:“我回来了?我什么时候从地洞里出来的?是江叔叔带人来救的我吗?蓝湛呢?江澄呢?”

木门一开, 江澄单手拖着一只白瓷罐子走了进来, 喝道:“叫什么叫!”

喝完之后, 他转向江厌离:“姐, 你熬的汤。我帮你拿过来了。”

江厌离接过罐子, 将里面的内容舀出来盛在一只碗里。魏无羡道:“江澄, 你小子, 过来!”

江澄道:“过来干什么?你要跪下来感谢我吗?”

魏无羡道:“七天才带人来你存心弄死我啊?!”

江澄道:“你死了吗?那现在跟我说话的人是谁?”

魏无羡道:“你从暮溪山回云梦最多只要五天吧!”

江澄道:“你傻?只算回的时间, 不算去的时间?何况去了之后, 我还要领着人漫山遍野地找那棵老榕树,挖开被温晁他们堵死的那个地洞, 七天把你救出来,感恩戴德吧!”

魏无羡一想,竟然真的忘了算上去的时间,一时无语,道:“好像是这么回事。可是蓝湛怎么没提醒我?”

江澄道:“他光是看到你就够烦的了,还指望他仔细听你说话?”

魏无羡道:“说的也是!”

江厌离盛好了汤,送到他手里。汤里是切成块的莲藕和排骨,都是肉粉色的,熬得表皮微烂,香气浓郁,滚烫滚烫。魏无羡在地洞数日未进食,不能一下给他吃太实的东西,这个刚好,道了声谢谢师姐便抱着碗喝起来,边吃边道:“蓝湛呢?他也被救出来了吧?在这儿吗?还是回姑苏他家里去了?”

江澄道:“废话。他又不是我们家的人,到我们家来干什么,当然是回姑苏去了。”

魏无羡道:“他一个人回去的?姑苏那边他家里……”

话音未落,江枫眠迈了进来。魏无羡放下碗,道:“江叔叔!”

江枫眠道:“坐着吧。”

江厌离递了一放手帕给魏无羡擦嘴,道:“好吃吗?”

魏无羡不去接手帕,夸张地撅起嘴,道:“好吃!”

江澄道:“你自己没长手吗!”

江厌离笑着给魏无羡擦了嘴和下巴,很高兴地拿着碗出去了。江枫眠坐到了她刚才坐过的位置,看了看那只白瓷罐子,似乎也想尝尝,奈何碗已经被江厌离拿走了。江澄道:“父亲,温家的人还是不肯把剑还回来吗?”

江枫眠收回目光,道:“近日他们正在庆贺。”

魏无羡道:“庆贺什么?”

江枫眠道:“庆贺温晁以一人之力,斩杀了屠戮玄武妖兽。”

闻言,魏无羡险些从床上滚了下来:“温家杀的?!”

江澄嗤笑道:“不然呢?你还指望他们说是你杀的?”

魏无羡道:“温狗胡说八道臭不要脸,明明是蓝湛杀的。”

江枫眠微微一笑,道:“是吗?可巧,蓝家二公子却对我说,是你杀的。那到底是谁杀的?”

魏无羡道:“算咱们俩都有份吧。但是主杀是他。我就是钻到妖兽的壳里把它赶了出去。蓝湛一个人在外面守着,跟它磨了三个时辰才拖死它。”

他对江澄父子讲述这几日里主要发生的事。江澄听着,神色复杂,半晌才道:“跟蓝忘机说的差不多。这么算来,是你们俩合力杀了它。是你的就是你的,都推给他一个人干什么。”

魏无羡道:“不是推。就是觉得比起他来,我确实没出什么力。”

江枫眠点头道:“做的不错。”

十七岁便能斩杀四百余岁的巨型妖兽,又岂止是“做的不错”的程度。

江澄道:“恭喜你了。”

这声恭喜的语气颇为怪异,看他抱起双手、挑起了眉,魏无羡就知道,他这是酸劲儿又泛上来了。此时的江澄,心中一定颇不服气地在计较,为什么留在地洞中斩杀妖兽的不是他,如果是他,肯定也能怎么样怎么样。魏无羡哈哈笑道:“可惜了你不在。不然这颗头也有你一份了。你还能跟我说说话解闷,我的妈这几天跟蓝湛对坐着把我活活憋死了。”

江澄道:“憋死你活该。你就不应该强出头,不应该管这件破事。要是你最初没有动……”

突然,江枫眠道:“江澄。”

江澄一愣,方知刚才说得过了,立即噤声。

江枫眠并无责备之色,但神情却由方才的平和转为凝肃了。他道:“你知道方才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妥吗?”

江澄低下头:“知道。”

魏无羡道:“他就是随口说说的气话罢了。”

看着江澄口不对心、略不服气的模样,江枫眠摇了摇头,道:“阿澄,有些话就算生气也不能乱说。说了,就代表你还是没明白云梦江氏的家训,没……”

一个冷厉的女声从门外传来:“是,他不明白,有什么关系啊,魏婴明白就够了!”

犹如一道紫色的闪电一般,虞夫人带着一阵冷风刮了进来。她站在魏无羡床前五步之处,双眉扬起道:“‘明知不可而为之’,可不就是像他这样,明明知道会给家里添什么麻烦,却还要闹腾!”

江枫眠道:“三娘子,你来做什么?”

虞夫人道:“我来做什么?可笑!我竟然要被这样询问。江宗主还记得不记得,我也是莲花坞的主人?记得不记得,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地界?记得不记得,这躺着的和站着的,哪个才是你儿子?”

这样的质问,这么多年来已经听到过无数次了。江枫眠道:“我自然记得。”

虞夫人冷笑道:“你是记得,但光是记得也没什么用。这个魏婴,真是一天不惹事浑身就不痛快!早知道还不如就叫他老实待在莲花坞禁止出门。温晁难道还真的敢把姑苏蓝氏和兰陵金氏的两个小公子怎么样?就算敢怎么样,那也是他们运气不好,轮得到你去逞英雄?”

在江枫眠面前,魏无羡总要给他夫人一些面子,一句也不顶,心道:“不敢把他们怎么样?那可不一定。”

虞夫人道:“我把话放在这里了,你们等着看,他总有一天非给咱们家惹出大乱子不可!”

江枫眠起身道:“我们回去说话。”

虞夫人道:“回去说什么?回哪里说?我就要在这里说。反正我问心无愧!江澄,你过来。”

江澄夹在父亲和母亲中间,犹豫了片刻,站到母亲身边。虞夫人抓着他的双肩,推给江枫眠看:“江宗主,有些话我是不得不说了。你好好看清楚,这个,才是你的亲生儿子,莲花坞未来的主人。就算你因为他是我的生的就看不惯他,他还是姓江!——我就不信你不知道外边那些人怎么传的,说江宗主这么多年了还对某某散人痴心不改视故人之子为亲子,都猜测魏婴是不是就是你的……”

江枫眠喝道:“虞紫鸢!”

虞夫人也喝道:“江枫眠!你以为你声音高点儿就怎么样了吗?!我还不清楚你!”

两人出门理论去了,一路虞夫人的怒声越发高涨,江枫眠也是强压火气与她争辩。江澄怔怔地站在原地,半晌,看了一眼魏无羡,突然也扭头走了出去。

魏无羡道:“江澄!”

江澄不应,匆匆数步已转上了走廊。魏无羡只得滚下了床,拖着又酸又僵的身体追上去道:“江澄!江澄!”

江澄只顾埋头往前走,魏无羡大怒,扑上去一把掐住他脖子:“听到了还不应!找打!”

江澄骂道:“滚回你床上躺着去!”

魏无羡道:“这可不行,咱们得把话说清楚!那些乱七八糟的鬼话你可千万不能相信。”

江澄冷冷地道:“哪些乱七八糟的鬼话?”

魏无羡道:“那些话说出来都脏了人嘴的。我爹妈都是有名有姓的人,我见不得别人给我瞎落户!”

他搭着江澄的肩,硬是把他拉到走廊边的木栏上一起坐下,道:“咱们摊开了说,不要别别扭扭的心里藏着东西。你是江叔叔的亲生儿子,未来的江家家主。江叔叔对你自然是要更严厉的。”

江澄斜着眼睛看他。

魏无羡又道:“可我就不一样,我是别人家的儿子,爹妈都是江叔叔的好朋友,他对我当然要客气一些。这个道理你肯定明白吧?”

江澄哼道:“他对我并不是严厉,只是不喜欢。”

魏无羡道:“哪有人不喜欢自己亲生儿子的?你别瞎想了!那些嘴碎传谣的我见一次打一次,打得他们妈都不认识。”

江澄道:“就是有。他不喜欢我阿娘,连带也不喜欢我。”

这一句,还真是难以反驳。

仙门世家皆知,虞三娘子与江枫眠是少时同修,十几岁便认识了。江枫眠性情温雅,虞紫鸢则强势冷厉,二人交集并不深,因此虽然门当户对,却一直没什么人把他们联想作一对。后藏色散人出世,途径云梦,偶与江枫眠结识交友,还一同夜猎过数次,彼此都极为欣赏对方。人人猜测,藏色散人极有可能成为莲花坞下一代的女主人。

谁知,不久,眉山虞氏忽然向云梦江氏提出了联姻。

当时的江家宗主对此颇感兴趣,江枫眠则无此意。他并不喜虞紫鸢的品性为人,认为二人并非良配,婉言谢绝了数次。而眉山虞氏却从多方入手,对当时尚为年轻、尚无根基的江枫眠强力施压,再加上不久之后,藏色散人与江枫眠身边最忠心的家仆魏长泽结成道侣,远走高飞,云游在外,江枫眠终于败下阵来。

江虞二人虽然成亲,却成一对怨侣,常年分居,话不投机。除了家族势力得到巩固,也不知究竟还得到了什么。

云梦江氏立家先祖江迟乃是游侠出身,家风崇舒朗磊落,坦荡潇洒,虞夫人的精气神与之完全背道而驰。而江澄模样和性子都随母亲,天生便不投江枫眠之好,从小诸般教导,始终调不过来,是以江枫眠一直表现得似乎不是太青睐他。

江澄掀开魏无羡的手,站了起来,发泄道:“我知道!我不是他喜欢的那种性格,不是他想要的继承人。他觉得我不配做家主,不懂江家的家训,半点没有江家的风骨。是!”

他扬声道:“你和蓝忘机合力斩杀屠戮玄武,浴血奋战!了不起!可是我呢?!”

他一拳砸在廊柱上,咬牙道:“……我也是奔波数日,精疲力竭,一刻都没有休息过!”

魏无羡道:“家训算什么!有家训就一定要遵守吗?你看姑苏蓝氏的家训,三千多条,条条都要遵守,人还活不活了?”

他跳下木栏,道:“还有,做家主就一定要受家风、从家训?云梦江氏历代这么多位家主,我就不相信人人都是一个样。就连姑苏蓝氏也出过蓝翼这种异类,可谁敢否认她的实力和地位?论及蓝家的仙门名士,谁敢略过她?谁能略过她的弦杀术?”

江澄默然不语,像是稍稍冷静了些。魏无羡重新搭上他的肩,道:“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姑苏蓝氏有双璧算什么,我们云梦就有双杰!所以,闭嘴吧。谁说你不配做家主?谁都不能这么说,连你也不行。敢说就是找揍。”

江澄哼道:“就你现在这个样?能揍谁?”说着他就在魏无羡心口拍了一把。那铁烙烙出的伤口虽然已经涂过药、包扎过了,可冷不防被这么一拍,哪能不疼。魏无羡咆哮道:“江澄!!!死来!!!”

江澄闪身躲过他的劈空一掌,喝道:“现在疼得要死,当初为什么逞英雄!活该!给你长记性!”

魏无羡道:“我是逞英雄吗!我也是迫不得已,动的比想的快!别跑了,饶你一条小命,问你个事!——我腰带里塞着一个香囊袋子,空的,你看见没?”

江澄道:“那个绵绵给你的?没看见。”

魏无羡叫一声可惜,道:“下次再找她要个。”

江澄皱眉道:“你又来了。你不会真的喜欢她吧?那丫头长的是还可以,但是一看出身就不怎么样。恐怕连门生都不是,像是个家奴之女。”

魏无羡道:“家奴怎么了,我不也是家仆之子吗。”

江澄道:“你跟她能比吗?谁家的家仆像你这样,主人还给你剥莲子、熬汤喝,我都没喝到!”

魏无羡道:“你想喝叫师姐再熬呗。对了,之前说到蓝湛。蓝湛他没留什么话给我吗?他哥哥找到没?家里情况怎么样?”

江澄道:“你还指望他留话给你?不留一剑给你就不错了。他回去了。蓝曦臣还没找到,蓝启仁忙得焦头烂额。”

魏无羡道:“蓝家家主呢?怎么样?”

江澄道:“去世了。”

分享到:
赞(45)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汪叽和羡羡

    匿名2019/02/04 17:57:22回复
  2. 心疼

    汪叽最帅2019/03/29 23:24:46回复
  3. 香囊被醋溜叽拿走了啊 忘记这个反差真的萌死个人

    匿名2019/04/09 19:28:26回复
  4. 好想一直看忘羡甜蜜蜜甜蜜蜜甜蜜蜜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1 18:01:33回复
  5. 醋溜汪叽后来把香囊当钱袋了~还是回到了羡羡手里(๑•ั็ω•็ั๑)

    陈栎媱(今天也很心疼舅舅)2019/05/21 15:56:23回复
  6. 虞紫鸢为什么要来魏无羡的住处呢?
    真的是为了来跟江枫眠吵架的吗?
    而且正好在魏无羡醒来的时候去,所以,虞紫鸢应该是想去看魏无羡的,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穆慕沐2019/06/23 16:26:22回复
  7. 啊哈 是嘞 没想过这个问题 楼上说的有道理(´▽`ʃƪ)

    匿名2019/07/16 17:53: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