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密室,头颅

金麟台百家清谈盛会之期, 转眼即至。

各大世家的仙府大多都是建立在山清水秀之地,而兰陵金氏的金麟台却是坐落在兰陵城最繁华之处。欲登台拜访, 正途是一条长达二里的长坡辇道, 只在开宴、举办清谈会等大场合开放。依兰陵金氏规矩,此道不允许疾行,辇道两侧绘满了彩画浮雕,皆是金家历代家主和名士的生平佳迹, 其间会有驾车的兰陵金氏门生讲解一二。

其中, 本代家主金光瑶占有最醒目的四幅,分别是“传密”、“伏杀”、“结义”、“恩威”。内容自然是射日之征中金光瑶卧底岐山温氏传递情报、暗杀温氏家主温若寒、三尊结义佳话、以及金光瑶登位仙督后推行仙督令的四景。画师颇能把握人之神韵, 乍看只精不奇, 然而细细观看,却能发现, 影壁上金光瑶的人像即便是在背后刺杀、脸沾鲜血之时, 依旧眉眼弯弯, 带着三分温柔和款款笑意, 令人头皮微微发麻。

紧接着金光瑶的便是金子轩的壁画。通常, 家主为了强调绝对权威, 都会刻意减少平辈名士的壁画数量, 或者换一位技艺稍次的画师, 使自己不被压一头, 对这种行为大家都心照不宣, 表示能理解。然而金子轩也占有四幅,竟与身为家主的金光瑶平起平坐。画中的俊美男子神采奕奕, 傲气骄人,魏无羡下了车,驻足在前,看了一阵,蓝忘机也停了下来,静静等他。

不远处有门生道:“姑苏蓝氏,请此处入场。”

蓝忘机道:“走吧。”

魏无羡没说什么,与他同行。

甫登金麟台,便是一片铺着细墁地面的宽阔广场,来来往往满是行人。兰陵金氏这些年来怕是又扩建翻新了不少次,此等铺张,比当年魏无羡所见更甚。广场远处,九阶如意踏跺层层托起一尊汉白玉须弥座,一座重檐歇山顶汉殿气势恢宏地俯瞰下方,金星雪浪聚成一片花海。

金星雪浪正是兰陵金氏家纹上的花徽,本是一种品相极佳的白牡丹。花妙,名也妙。花瓣有双层,外一层大花瓣,层层叠叠,如雪浪翻覆,内一层小花瓣,纤细秀丽,抽着缕缕金丝花蕊,似金星璨璨。一朵便富丽无双,万千朵齐齐怒放,那般壮美景象,又岂是言语所能赞叹?

广场前分有数条大道,不断有家族入场,井然有序,有条不紊:“秣陵苏氏,请此处入场。”

“清河聂氏,请此处入场。”

“云梦江氏,请此处入场。”

江澄一露面便放出两道锐利的眼刀,走过来不冷不热地道:“泽芜君,含光君。”

蓝曦臣也颔首道:“江宗主。”

二人都心不在焉,敷衍几句,江澄道:“过往可没在金麟台的清谈会上见过含光君,这次怎么有兴趣来了?”

蓝曦臣和蓝忘机都不说话,好在江澄原本也不是真心要问这个问题,目光已转向了魏无羡,用一种仿佛随时能喷出一柄飞剑钉死他的口气,道:“二人过往外访不是从不带闲杂人等吗,这次怎么回事,破天荒啊?这是哪位名士大能,可否为江某引见一二?”

这时,一个笑吟吟的声音道:“二哥,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忘机也要来?”

金麟台的主人,敛芳尊金光瑶亲自迎出来了。

蓝曦臣向他报以微笑,蓝忘机与之相互颔首示礼,魏无羡则细细打量着这位统领百家的仙督。

金光瑶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肤色白皙,眉心一点丹砂。眼珠黑白分明,灵活而不轻浮,面相很是干净伶俐,七分俊秀,三分机敏,嘴角眉梢总是着带微微的笑意,一看就是个灵巧乖觉的人物。这样一张脸,讨女人欢心绝对足够,却又不会让男人产生反感和警惕;年长者觉得他可爱,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就算不喜欢,也不会讨厌,所以说“很占便宜”。虽说个子是小了点,但胜在气度从容,头戴软纱罗乌帽,身穿兰陵金氏礼服,圆领袍衫的胸口上是一朵怒放的金星雪浪家徽,佩九环带,着六合靴,右手往腰间的佩剑上那么沉沉的一压,竟压出了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势。

金凌是跟在金光瑶身后一起出来的,他还是不敢单独见江澄,躲在金光瑶身后哼哼地道:“舅舅。”

江澄厉声道:“你还知道叫我舅舅!”

金凌连忙扯金光瑶衣服后摆,金光瑶这个人仿佛天生就是为化解干戈而生的,道:“哎呀,江宗主,阿凌早就知道错了,这些天怕你罚他怕得都吃不下饭,小孩子顽皮,你最疼他的,不要跟他计较嘛。”

金凌忙道:“对对对,小叔叔作证,我这几天胃口都不好!”

江澄道:“胃口不好?气色这么好,怕是也没少吃几顿!”

金凌还要说话,一眼瞥见蓝忘机身后的魏无羡,瞬间愕然,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魏无羡道:“来蹭饭。”

金凌微愠道:“你竟然还敢来!我不是警……”金光瑶揉了揉金凌的头,把他揉到身后,笑道:“好啊,来了便是客,金麟台别的不敢说多,饭是一定够吃的。”他对蓝曦臣道:“二哥,你们先坐,我去那边看看。顺便叫人给忘机安排一下。”

蓝曦臣点头道:“不必太麻烦。”

金光瑶道:“这怎么叫麻烦?二哥到我这里还拘束什么,真是。”

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金光瑶都能记住对方的相貌、名字、年龄和称号,隔多少年再见也能立刻准确无误地叫出来,并且很热络地迎上去嘘寒问暖。若是见过两次面以上,他就会记住对方的所有喜好与不喜,事无巨细,投其所好,避其所恶。这次因为蓝忘机突然上来金麟台,金光瑶原本并没有专门为他准备桌席,现在立即去置办了。

入斗妍厅之后,沿鲜红软毯施施然而行,两侧的檀木小案边都侍立着点翠佩环的美貌侍女,皆是微笑大方得体,胸口饱满,腰肢盈盈不堪一握,连身材都相近,瞧来美观而和谐。魏无羡见了貌美女子便总也忍不住要多看两眼,落座之后,在那侍女斟酒时冲她勾了勾嘴,道:“多谢。”

谁知,那女子似是受了惊吓,窥他一眼,却又连连扑睫目光闪躲。魏无羡先是略觉奇怪,旋即了然,随眼一扫四周,果然诡异的目光不止这一道,几乎过半的兰陵金氏门生看他时神色都不太对劲。

他倒一时忘了,这里是金麟台,莫玄羽就是在这里骚扰同门然后被赶出去的。谁能料到他还敢大摇大摆恬不知耻地回来,而且还跟着姑苏的蓝氏双璧混了个上等席呢……

魏无羡往一旁的蓝忘机那边凑了凑,低声道:“含光君,含光君。”

蓝忘机道:“何事。”

魏无羡道:“你可不能离开我。这里应该有不少人认识莫玄羽,不然待会儿要是有谁要跟我叙叙旧,我就只能继续胡说八道装疯卖傻了。万一到时候丢了你的脸,可别见怪。”

蓝忘机看他一眼,淡声道:“只须你不主动招惹旁人。”

这时,金光瑶携着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一齐款步入殿。这女子行止虽端庄,神色中却带着一股天真烂漫之感,秀美姿容里也略显稚气。正是金光瑶的正室夫人,金麟台的女主人秦愫。

多年以来,这二人都是玄门百家之中恩爱夫妻的代表,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众所周知,秦愫出身兰陵金氏的附属家族乐陵秦氏,而乐陵秦氏家主秦苍业是追随金光善多年的老部下。虽说金光瑶是金光善之子,但因他母亲出身,二人原本是多少有些不登对的。但当年射日之征中,秦愫蒙金光瑶所救,对其倾心,始终不离不弃,执意嫁与他,终于落成一段良缘佳话。而金光瑶也没有辜负她,虽身居仙督之要位,作风与其父当年却有天壤之别,从不纳妾,更不曾与任何别的女子有染半分,这一点让不少宗主夫人着实羡慕。此刻,魏无羡看金光瑶一路牵着夫人的手,神色举止皆是十二分的温柔体贴,似乎还担心她走路不小心碰了玉阶,心道果真不假。

二人落座首席之后,宴会便正式开始了。坐在他们下首的便是昂首挺胸的金凌,目光扫到魏无羡那边,瞪他不止。魏无羡向来是被围观惯了的,全程若无其事,觥筹交错间,该吃吃,该喝喝,顺便听斗妍厅中赞声一片,形势大好。

宴毕已是晚间,清谈会第二日才正式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离开斗妍厅,门生们为诸位家主和名修指引了客居。因蓝曦臣瞧上去有些心事重重,金光瑶似乎想问他怎么回事,然而他刚走过来,开口说了一句“二哥”,一人便横冲过来,撕心裂肺地道:“三哥!!!”

金光瑶被他扑得险些倒退,忙一手扶住帽子,道:“怀桑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如此不成体统的家主,自然只有清河聂氏的一问三不知了。而喝醉了的一问三不知,更不成体统。聂怀桑满脸通红,抓着他不放,道:“三哥啊!!我该怎么办!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金光瑶道:“上次那事我不是已经找几个人帮你解决了吗?”

聂怀桑大哭道:“上次的事解决了,这次还有新的事啊!三哥,我该怎么办啊!我不想活了!”

看他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的样子,金光瑶只得道:“阿愫,你先回去吧。怀桑过去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说,你别急……”

他扶着聂怀桑往外走,途中蓝曦臣过去看个究竟,也被喝晕了头的聂怀桑一把拽住。秦愫向蓝忘机施了一礼,道:“含光君,你好像很多年没来过兰陵参加清谈会了,这次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她嗓音软糯,实在是个教人心生怜爱的美人。蓝忘机颔首示意回礼。秦愫的目光又落到魏无羡身上,犹豫片刻,小声道:“那我失陪了。”便与侍女一起退下了。

魏无羡疑惑道:“这金麟台上每一个人看我的眼神都好怪啊,莫玄羽到底干了什么?一|丝|不|挂当众示爱?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兰陵金氏的人真是没见识。”

蓝忘机听他胡说八道,摇了摇头。魏无羡道:“我去找人探个话,含光君你帮我盯一下江澄。他不来找我是最好,万一来了,你帮我挡一下。”

蓝忘机道:“别走远。”

魏无羡道:“行。走远了就晚上房里见。”

他目光在斗妍厅内外一阵搜索,并未见到要找的人,心说奇怪。离开蓝忘机后,一路找,路过一座亭子时,一旁花圃的假山石里忽然冒出一个人,道:“喂!”

魏无羡心说:哈!找到了。他转过身,幽幽地道:“喂什么喂,这么没礼貌,上次咱们分开的时候不是还亲亲热热的吗,这次见面又这样绝情。我伤心了。”

金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道:“快住口!谁跟你亲亲热热了!我不是老早就警告过你不许再纠缠我们家的人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魏无羡道:“天地良心,我一直规规矩矩跟着含光君,我就差让他拿根绳子把我绑他身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纠缠你家的人?纠缠你舅舅?明明是他在纠缠我好不好。”

金凌大怒:“你走开!我舅舅那是怀疑你!你少胡说八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是贼心不死,想对……”

这时,四面传来几声呼喝,花园里忽然又跃出七八个身穿兰陵金氏家袍的少年,金凌刹住了话头。

这七八人缓缓向他们围近,为首的是个和金凌差不多年纪,身材却壮实了一圈的少年,道:“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原来真是他。”

魏无羡指了指自己:“我?”

那少年道:“不是你还能有谁!莫玄羽,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金凌皱眉,道:“金阐你过来干什么?这里没你的事。”

魏无羡心道:“哦,大概是和金凌一辈的哪个小朋友。”而且看样子,是和金凌不太对付的一帮小朋友。

金阐道:“没我的事难道有你的事了?你管我想干什么。”

说着却已有三四个少年上来,似乎要去按住魏无羡。金凌一个错步,挡在魏无羡身前,道:“别乱来!”

金阐道:“什么叫乱来,我教训教训我们家一个不知检点的门生怎么了?”

金凌哼道:“醒醒!他早就被扫地出门了!根本不是咱们家的门生。”

金阐道:“那又怎么样?”

这句“那又怎么样”可谓是理直气壮,听得魏无羡瞠目结舌。金凌道:“怎么样?你忘了他今天是跟谁来的吗?你要教训他?敢不敢先去问问含光君?”

“含光君”一出,众少年面色齐齐犯怵。就算是蓝忘机不在场,也没人敢叫嚣说我才不怕含光君怎么样怎么样呢。憋了半晌,金阐道:“呵,金凌,你以前不也是很讨厌他的吗?怎么今天忽然变脸了?”

金凌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讨不讨厌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金阐道:“这人不知廉耻纠缠敛芳尊,你还给他说话?”

魏无羡当场便犹如被一道苍雷贯体。

纠缠谁?敛芳尊?敛芳尊谁?金光瑶?

万万没想到,莫玄羽骚扰纠缠的那个人——就是敛芳尊金光瑶啊?!

他这头还没缓过神,那头金阐与金凌你来我往几句,却不知怎么的就要打起来了。双方原本就彼此看不惯,眼下一点就着。金凌道:“要打便打,怕你们吗!”

一名少年道:“来啊!反正打起来他也只会叫一条狗来帮忙!”

金凌正要吹哨子,听了这一句,却生生咬住了牙,吼道:“老子不叫仙子来,照样能徒手把你们打趴下!!!”

虽说他喊得中气十足,然而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打起来就力不从心了,隐隐有节节败退之象,不一会儿便被逼到魏无羡身前。金凌见他还站在原地,气道:“你还呆站着干什么?!”

魏无羡忽然一把捉住他的手,金凌还来不及叫唤,便感觉一阵无法抵抗的力量从手腕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跪地翻倒。他气得大叫:“你想死吗!!!”

他忽然出手扳倒护着他的金凌,金阐等人一时都怔住了。魏无羡却道:“会了吗?”

金凌也是一愣:“什么?”

魏无羡手上又是一转,道:“学会了吗?”

金凌感觉一阵麻痛从手腕传至全身,又是一声大叫,眼前却浮现出他方才那一个极快极小的动作。魏无羡道:“再来一次,看好了。”

恰巧一名少年冲了上来,魏无羡一手负在背后,另一手眼疾手快地捉住他手腕,瞬息之间便又把那少年撂到了地上。这次金凌看得清清楚楚了,手腕上隐隐作痛的部位也告诉了他该往哪个穴位打入一股灵力,他一跃而起,精神抖擞道:“会了!”

形势瞬间倒转,不一会儿,花园里便响起一片少年的大呼小叫和气急败坏之声。最终,金阐大叫道:“金凌你给我等着!”

那七八个少年落败而逃,一路骂声。金凌则在他们身后放声狂笑。待他差不多笑够了,魏无羡道:“这么高兴,第一次打赢?”

金凌道:“呸!单打独斗我从来都赢的,但是这个金阐每次都找一大堆人来帮手,忒不要脸。”

魏无羡刚想说,你也可以找一大堆人来帮,打架又不是非要单打独斗,有时候拼的就是谁人多,可转念一想,金凌好几次外出都是一个人,没有同龄的家族子弟跟随,恐怕根本没有可帮手的人选,又收住了。

金凌道:“喂,你怎么会这招的?”

魏无羡毫无愧色地把责任甩给了蓝忘机,道:“含光君教我的。”

对此金凌毫不怀疑,反正他都亲眼看到蓝忘机的抹额系在魏无羡手上了,只是嘀咕道:“他还教你这个?”

魏无羡道:“教啊。不过这只是个小把戏,你是第一次用,他们没见过,所以效果好。多用就会被破解,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多学几招?”

金凌看他一眼,忍不住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小叔叔从来都是劝我,你居然还怂恿我。”

魏无羡道:“劝你?劝你什么?不要打架,要跟人好好相处吗?”

金凌道:“差不多吧。”

魏无羡道:“别听他的。我跟你说,等你今后长大了,你会发现想打的人更多,但是更要勉强自己和他们好好相处,所以趁你还小,想打什么人就打个痛快吧。你这个年纪不跟人轰轰烈烈打上几场,你这辈子就是不完整。”

金凌脸上神色似乎有点向往,但口里仍不屑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小叔叔是为我好。”说完忽然想起,从前的莫玄羽对金光瑶是视若神明,绝不敢说金光瑶半句不对,现在却说“别听他的”,莫不是当真对金光瑶没有非分之想了?

魏无羡看他目光,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痛快地道:“看来是瞒不住你了。没错,我已经移情别恋了。”

金凌:“……”

魏无羡声情并茂道:“在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认真地想了很久,终于发现其实敛芳尊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也不太适合我。”

金凌往后退了两步。

魏无羡道:“以前是我看不清自己的心,但是遇到含光君以后,我确定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已经离不开他了,我不想要除了含光君以外的任何人……等等你跑什么,我还没说完呢!金凌,金凌!”

金凌转身拔腿狂奔而去。魏无羡在他身后喊了几声,连个头也不回。他得意洋洋,心道,这下金凌该不会再怀疑他对金光瑶还存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了。谁知回头一看,只见月下白衣如霜人如雪,在他身后不足三丈之处,蓝忘机正神色波澜不惊地望着他。

魏无羡:“……”

若是换了他刚回来的那段日子,比刚才那段羞耻十倍的话他都敢当着蓝忘机的面说出口,然而现在,被蓝忘机这么一盯,他竟然破天荒地生出了些两辈子都从没有过的微妙廉耻心。

魏无羡迅速压下这几丝难得的廉耻之心,走过来坦然自若地道:“含光君,你来了!你知道吗,莫玄羽竟然是因为纠缠金光瑶才被赶下金麟台的,难怪看我眼神都这么一言难尽呢!”

蓝忘机没说什么,转身与他并肩而行。魏无羡道:“你和泽芜君都不知道这件事,而且根本都不认得莫玄羽,看来兰陵金氏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掖着藏着干的。这样就说得通了,莫玄羽毕竟是有宗主血脉的,金光善如不想要这个儿子,也不会把他接回来,若只是单纯地骚扰同门,应该最多教训教训了事,不至于扫地出门。但如果骚扰的是金光瑶,那就不同了,这可不光是敛芳尊,还是莫玄羽的异母兄弟。真是……”真是一桩十足的丑事,非得断了根不可。而要断当然不能拿敛芳尊开刀,所以,只能赶走莫玄羽了。

魏无羡想起之前广场相会时,金光瑶全然若无其事,一派谈笑风生,仿佛根本不认得莫玄羽,心道这人果真厉害。而金凌的态度就藏不住了,之所以他对莫玄羽格外厌恶,不光因为讨厌断袖,恐怕更因为莫玄羽骚扰的是自己的小叔叔。

想到金凌,魏无羡无声地叹了口气,蓝忘机道:“怎么了。”

魏无羡道:“含光君,你有没注意到,金凌每次出来夜猎,都是独来独往。别跟我说江澄跟着他,他舅舅不算。十几岁了,身边居然没有一个平辈的同龄人跟着前呼后拥,咱们以前……”蓝忘机眉尖微微一挑,见状,魏无羡改口道:“好吧,是我,我以前。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蓝忘机淡声道:“那是你。并非人人都如你一般。”

魏无羡道:“但是小孩子都是喜欢热闹喜欢人多的嘛。含光君,你说,金凌这孩子会不会是特别不合群,在家族里一个朋友都没有啊?云梦江氏不提,我看兰陵金氏的小辈,好像没有一个跟他玩儿得来的,刚刚还打了一架。难道金光瑶就没个差不多大的儿子女儿跟他亲近的?”

蓝忘机道:“金光瑶曾有一子,为人所害,幼年夭折。”

魏无羡奇道:“那可是金麟台的小少主,如何能为人所害?”

蓝忘机道:“瞭望台。”

魏无羡道:“怎么说。”

原来金光瑶当初为修建瞭望台,反对者自是为数不少,也得罪了一些家族。反对者中有一位家主辩论不胜,竟是恶向胆边生,杀害了金光瑶与其夫人秦愫的独子。此子性情温顺,夫妻一向疼爱有加。悲怒之下,金光瑶将该家族连根拔起,为子复仇。但秦愫伤心过度,自此以后,再未能有所出。

沉默一阵,他道:“金凌这个脾气啊,张口就得罪人,出手便捅蜂窝。你家景仪说他大小姐,真是没说错。前面好几次要不是你我护着,他现在哪里还有命在。江澄根本不是个会教孩子的人,至于金光瑶……”

想到他们这次是为什么来金麟台的,魏无羡又是一阵头疼,按按太阳穴。那边蓝忘机一直静静看着他,不出声安慰,但始终在听,有问必答。魏无羡道:“不提了,咱们先回房吧。”

二人回到兰陵金氏为他们安排的客居中,房间极为宽敞奢华,桌上还摆着一套精致温润的白瓷酒盏,魏无羡在一旁坐下,赏玩几把,至深夜,才开始有别的动作。

他翻箱倒柜,翻出一叠白纸和一把剪刀,三两下剪出一张纸片人。这张纸片人只有成人一指之长,圆圆的脑袋,袖子剪得宽大异常,仿佛蝴蝶的两只翅膀。魏无羡又从桌上取了笔,画了几画,把笔一扔,提起酒盏喝了一口,倒头便往榻上一躺。而那纸片人则忽的一震,抖了抖,两片宽大的袖子羽翼一般带着轻飘飘的身躯飞了起来,翩翩然的,落到了蓝忘机肩头。

蓝忘机侧首去看自己肩头,纸片人一下子扑到他脸颊上,顺着往上爬,一路爬到了抹额上,对它爱不释手一般,拉拉又扯扯。蓝忘机任由这张纸片人在他的抹额上扭了半天,伸出一手,要取下他。纸片人见状,赶紧哧溜的一下滑了下来,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在他的嘴唇上撞了一下头。

蓝忘机动作顿了顿,两只手指终于捻住了它,道:“不要闹。”

纸片人软绵绵地把身子一卷,卷上了他纤长的手指。

蓝忘机道:“此去千万小心。”

纸片人点点头,扑扑翅膀,扁扁地贴到地上,爬过门缝,鬼鬼祟祟溜出了客居。

金麟台守备森严,一个大活人自然无法出入自如,好在魏无羡曾研习过一门邪术:剪纸化身。

此种术法好用是好用,然而限制颇多,非但有严格的时效,而且纸人派出之后必须原样归位,不得有分毫损伤。如若途中被人撕裂或者以任何形式毁坏,魂魄也将受到同等损伤。轻则失去意识一年半载,重则终生痴呆,须得千万小心。

魏无羡附在纸人身上,时而贴在一名修士的衣摆下,时而压扁身体穿过门缝,时而展开双袖,伪装成一片废纸、一只蝴蝶在夜空中飞舞,俯瞰下方。忽然,他在半空中隐隐听到下面传来哭声,低头一看,下方是金光瑶的一处别馆,绽园。

魏无羡飞到屋檐下,看见三人坐在会客厅里,聂怀桑一手抓蓝曦臣,一手抓金光瑶,醉得晕晕乎乎,也不知在哭诉什么。会客厅后是一处书房,魏无羡趁书房里没人,进去看了看。桌上铺满了有朱笔注释的图纸,墙壁上挂了春夏秋冬四景,魏无羡原本没打算细看,可一眼扫过,忍不住为作画者技艺拍案叫绝。落笔用色尽皆温柔,却是一派开阔之境。纸上分明一处风景,却似有万水千山。魏无羡心道,此般手笔,可以与蓝曦臣比肩了,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谁知一看之下才发现,四景的作者,竟然真的全都是蓝曦臣。

飞出绽园,远远的魏无羡看到了一座宽广的五脊殿。殿顶铺着灿金琉璃瓦,殿外设有三十二金柱,美轮美奂。那里,应当就是整个金麟台守卫最严的地方之一,兰陵金氏历代家主的寝殿,芳菲殿。

除了身穿金星雪浪袍的修士们,魏无羡还能感觉出芳菲殿地上和天空中都设满了密密麻麻的阵法。他飞到金星雪浪柱础旁,休息片刻,废了一阵力,才从吭哧吭哧地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与绽园相比,芳菲殿才是典型的金麟台建筑,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寝殿之内,层层叠叠的纱幔垂地,香几上的瑞兽香炉轻吐兰烟,奢华之中带着一股慵懒又甜腻的颓靡之感。

金光瑶在绽园会见蓝曦臣和聂怀桑,芳菲殿里没人,恰好方便他在这里仔细察探。纸片人在芳菲殿内飞来飞去,搜寻可疑之处,忽然,看到了桌上的一只玛瑙纸镇,纸镇下压着一封信。

这封信已经被人拆过,信封上没有写任何人的名字,也没有任何纹章,但看厚度,明显又不是一只空信封。他扑扑袖子,落到桌边,想看看这封信里究竟放了什么东西,但他双“手”拽住信封边缘往外拖,拖了好一阵也纹丝不动。

他现在的身体是一张轻飘飘的纸片,根本挪不动这只沉甸甸的玛瑙纸镇。

纸人羡绕着玛瑙纸镇走了好几圈,又推又踢,蹦蹦跳跳,奈何它就是岿然不动。无法,只得暂时放弃,查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可疑之处。正在这时,寝殿内一道侧门被人推开了一条缝。

魏无羡倏地掠下了桌子,贴着桌角一动不动。

进来的人是秦愫。原来芳菲殿里并不是没有人,而是方才秦愫在里间没有作声。

金麟台的女主人出现在芳菲殿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然而,此刻看上去不正常极了。因为她的脸色雪白,毫无血色,人也摇摇欲坠,仿佛刚刚遭过重击,从昏迷中醒过来,随时能再昏迷一次。

魏无羡心道:“怎么回事?她方才在宴厅里分明还气色很好。”

秦愫倚着门,发呆半晌,这才扶着墙壁慢慢向桌边走来,望着玛瑙纸镇压着的那封信,伸手似乎想拿起它,最终却又缩回。灯火之下,能清晰地看到她嘴唇不住颤抖,而那张原本端庄秀丽的脸,已经快要扭曲了。

突然,她尖叫一声,一把抓起那封信扔到地上,另一只手则痉挛着抓紧了胸前的衣衫。魏无羡眼前一亮,却忍住了立刻飞出去的冲动。若是只被秦愫发现他尚可应付,但万一秦愫大喊大叫召来了其他人,这张纸片若是有半点损伤,他的魂魄也会遭受波及。

忽然,一个声音在寝殿中突兀地响起:“阿愫,你在干什么?”

秦愫猛地回头,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身后几步之外,那张熟悉的脸也与往常一般地正在对她微笑。

她立刻扑到地上抓起了那封信。魏无羡只能紧紧贴着桌角,眼睁睁地看着那封信又脱离他的视线。金光瑶似乎走近了一步,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他的语气温柔可亲,仿佛真的什么异样也没觉察到,没看到秦愫手里那封古怪的信,也没看到秦愫扭曲的面孔,只是在问一件添衣加食般无关紧要的小事。秦愫手里抓着信,没有答话。金光瑶又道:“你神色不太对劲,怎么啦?”

他的声音关切无比,秦愫把信举了起来,哆嗦着道:“……我见了一个人。”

金光瑶道:“什么人?”

秦愫恍若未闻,道:“这个人告诉了我一些事,还给了我这封信。”

金光瑶哑然失笑,道:“你见的是什么人?难道对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

秦愫道:“他不会骗我的。他绝对不会。”

魏无羡心道:“什么人?”虽然听到了“他”,但也不知是男是女。

秦愫道:“这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

金光瑶道:“阿愫,你不把信给我看,我怎么知道上面写什么?”

秦愫把信递给他:“那好,你看!”

为了看清那封信,金光瑶又往前走了一步。他在秦愫手里一目十行、走马观花地扫完了这封信,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连一丝阴影也看不出来。而秦愫几乎是在尖叫了:“你说话啊,说话吧!快说,这不是真的!全都是骗人的谎话!”

金光瑶语气笃定地道:“这不是真的,全都是骗人的谎话。无稽之谈,构陷之词。”

秦愫哇的哭了出来:“你骗我!事到如今了你还想骗我,我不信!”

金光瑶叹了一口气,道:“阿愫,是你让我这么说的。我真的这么说了,你又不信。真叫人为难。”

秦愫把信扔到他身上,捂起了脸:“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你——你真的……你真的太可怕了!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她说不下去了,捂着脸退到一旁,扶着柱子,忽然呕吐起来。

她吐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内脏都吐出来。见此剧烈反应,魏无羡为之瞠目,心道:“恐怕她刚才在里间也是在吐。那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金光瑶杀人分尸?可金光瑶在射日之征里杀人无数,谁都知道,而且她父亲手上人命也不少啊。难道是莫玄羽的事?不对,金光瑶没可能真和莫玄羽有什么,没准莫玄羽这个私生子被赶下金麟台就是他一手策划的。总之无论如何反应都没可能这么激烈,恶心到吐。”他虽与秦愫不熟识,但同为世家之后,也见过几次。秦愫是秦苍业的掌上明珠,为人单纯,但养尊处优,家教极好,从不曾作此种撕心裂肺的疯狂之态,真是哪里都不对劲。

金光瑶听着她的呕吐之声,默默蹲下去,把散落在地上的几张纸捡了起来,随手一举,在一旁的九盏莲枝灯上一点,让它们慢慢地烧了起来。

看着灰烬一点一点落到地上,他略带忧伤地道:“阿愫,你我夫妻多年,一直琴瑟和鸣,相敬如宾。作为一个丈夫,我自问待你很好,你这样,真的很伤我的心。”

秦愫呕不出东西了,伏在地上,呜咽道:“你待我好……你是待我好……可是我……宁可从来就不认识你!难怪你自从……自从……之后,就再也不……你做出这种事,还不如干脆杀了我!”

金光瑶道:“阿愫,你不知道这件事之前,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吗?今天你知道了,你才呕吐,觉得不适,可见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根本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实质性影响,只是心里作怪而已。”

秦愫摇了摇头,脸色发灰道:“……你实话实话。阿松……阿松他是怎么死的?”

阿松是谁?

金光瑶怔然道:“阿松?你为什么要这么问我?你不是早就知道吗?阿松是被人害死的,害死他的人我也已经清理掉为他报仇雪恨了。你忽然提他干什么?”

秦愫道:“我是知道。可我现在怀疑,我以前知道的,全都是假的。”

金光瑶脸现疲倦之色,道:“阿愫,你在想什么?阿松是我的儿子,你以为我会做什么?你宁可相信一个藏头藏尾的人,一封来历不明的信,也不肯相信我么?”

秦愫崩溃地扯着自己的头发,尖声道:“就是因为是你的儿子,所以才可怕!我以为你会做什么?你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你还有什么事不敢做?!你现在还要我相信你!天哪!”

金光瑶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告诉我,今天你去见了谁?谁给你这封信的?”

秦愫抓着头发,道:“你……你想怎样?”

金光瑶道:“那个人能告诉你,就能告诉其他人。能写第一封信,就能写第二封、第三封、无数封信。你打算怎么办?任这件事被人捅出去吗?阿愫,算我求你了,求你无论是看在什么情分上,你告诉我,信里这几个人现在在哪里?叫你回来看这封信的人,是谁?”

是谁?魏无羡也很想听到秦愫说出来,究竟是谁。一个能接近仙督夫人并使她信任的人,一个揭穿了金光瑶某种不可告人之秘辛的人。信中所写,一定不会是单纯的杀人放火之类的恶事。能够令秦愫看了之后恶心或者恐惧到呕吐,并且难以启齿到就算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依旧连质问都只敢断断续续的不敢明言。但若是秦愫真的老实交代了送信人是谁,那就太蠢了。因为一旦说出来了,金光瑶除了会去对付那个人,同时也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封住秦愫的口。

好在秦愫虽然从年少时就一派天真不谙世事,甚至有些傻乎乎的,现在却已经不再信任金光瑶了。她呆呆凝视着正襟危坐在桌边的金光瑶,万人之上的仙督,她的丈夫,此时此刻,在烛光之下,依旧一派眉目如画,神色冷静。他站起身来,似乎要俯身去扶她,秦愫猛地一把打开他的手,伏地忍不住又是一阵剧烈的干呕。

金光瑶的眉尖抽了抽,道:“我真的这么让人恶心吗?”

秦愫道:“你不是人……你是个疯子!”

金光瑶看她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一种悲戚的温情。他道:“阿愫,当初我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原本我也打算瞒你一辈子,不让你知道这件事的,现在已经彻底被告诉你的那个人毁了。你觉得我脏,觉得我恶心,这都没什么,可是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了,你是我的妻子,别人会怎么说,怎么看你?”

秦愫抱头道:“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不要再提醒我了!!!我真恨不得从不认识你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当初是为什么要接近我?!”

沉默片刻,金光瑶道:“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了,但是当初我是真心的。”

秦愫呜咽道:“……你还在花言巧语!”

金光瑶道:“我说的是实话。我始终记着,你从不曾对我的出身和我的母亲说过半点什么,我这辈子都感激你,也想敬你,怜你,爱你。可是你要知道,别人不害阿松,阿松也必须死。他只能死。如果让他再继续长大,你跟我……”

提到儿子,秦愫忍无可忍,举手扇了他一耳光,道:“那这一切究竟是谁害的?!你为了这个位置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金光瑶不闪不躲,生生受了她一耳光,白皙的脸颊上立刻浮现出一个殷红的掌印。

他闭上眼,片刻之后,道:“阿愫,你真的不肯告诉我?”

秦愫摇头道:“……我告诉你,让你好再去杀人灭口?”

金光瑶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看来是病糊涂了,岳丈已经外出云游修养了,这段时间我就把你也送去,和岳丈共享天伦之乐吧。我们快点处理完这件事吧,外面还有很多客人,明天还有清谈会。”

到了这种地步,他竟然还惦记着外边的客人和明天的清谈会!

他口里说着要送秦愫去休养,手上却无视秦愫的推拒摔打,将她扶了起来,不知动了什么手脚,秦愫瞬间瘫软无力,他便这样从容不迫地,把自己的妻子半抱半拖进了层层纱幔之中。纸人羡蹑手蹑脚地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跟了进去。只见金光瑶把手放在一面巨大落地铜镜上,片刻之后,他的手指竟然穿进了镜子,仿佛穿透了水面。秦愫的双眼睁得大大的,还在流泪,眼睁睁看着丈夫把自己拖进了镜子,却说不出话也喊不出声。魏无羡心知这镜子一定只有金光瑶本人才能打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粗略一估算时间,猛地蹿了进去。

铜镜之后,是一件密室。在金光瑶进入之后,墙壁上的灯盏自燃,幽幽的光照亮了四面墙壁上形状不一的多宝格,格子里有书册,有卷轴,有宝石,有兵器。还有几样刑具,黑黝黝的铁环,尖锐的倒刺,银色的钩子,造型奇特,但光看样式,便觉森然。魏无羡心知,这多半是金光瑶的手笔。

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性情残暴,喜怒无常,极为嗜血,有时以折磨罪人为乐。金光瑶当初就是因为投其所好,总能做出一些五花八门,残忍又有趣的刑具,这才入了温若寒的法眼,渐渐越爬越高,直至成为心腹。

随便哪个仙门世家都会有两三个藏宝室,因此,芳菲殿里有这样一间密室,并不稀奇。

密室里除了一张书案,还摆着一张黑黝黝、冷冰冰的长方铁桌,可以躺人。桌面上似乎有些凝固的黑色痕迹。魏无羡心道:“在这张铁桌上杀人分尸,再适合不过了。”

金光瑶把秦愫轻轻地扶到这张铁桌上躺好,秦愫面如死灰,金光瑶给她理了理微微凌乱的发丝,道:“别害怕,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方便到处乱走,这几天人多,你就休养一下吧。只要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你就可以回来了。肯说的话你就点点头,我没有封住你身体的全部经脉,点头你还是可以做到的。”

秦愫的眼珠转向她依旧如此温柔体贴的丈夫,目光里满是恐惧、痛苦和绝望。

正在此时,魏无羡忽然发现,有一间格子被一道帘子挡住了。那道帘子上画满了血红的狰狞咒文,是一种极其霸道强劲的封禁纹。

一张纸片人贴着墙根,慢慢地往上挪去。半寸半寸,挪得极慢。那头金光瑶还在温声软语地求秦愫,突然,像是觉察到什么,警惕地回头。

密室内除了他和秦愫,再无第三人。金光瑶站起身来,仔细地四下察看一番,并未看到异样,这才走了回去。

他自然不会知道,方才他回头时,魏无羡已经爬到了一格书册之前。他一见金光瑶颈部微动,就倏地把自己薄薄的纸片身躯插了进去,像一片书签一样,扁扁地夹在一本书里,眼睛紧贴着前后两张书稿的纸张。万幸,虽然金光瑶警觉性非比寻常,却也没警觉到要翻翻这本书、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个人的地步。

忽然间,魏无羡觉得眼睛所见的这几个字好生熟悉。使劲儿瞅了半天,心里骂了一声:能不熟悉吗,这是他的字!

江枫眠对他字的评价,是“潦草轻浮,但有秀骨”,这绝绝对对就是他的手迹。魏无羡再仔细看,大概辨出了“……异于夺舍……”、“……复仇……”、“……强制结契……”还有一些破损和模糊之处,最后终于确定了,他把自己夹进去的这本书,是他自己的手稿。手稿所记内容,是他当年四处搜集整理资料,再加上自己的推断后写的一份关于献舍禁术的文章。

当初他写过不少这样的手稿,都是随手写随手扔,丢在夷陵乱葬岗上他睡觉的那个洞里。这些手稿有的在围剿之中被战火销毁,有的则像他的佩剑一样被当作战利品被旁人收藏了起来。

他原先疑惑过莫玄羽是从哪里学来的禁术,现在有答案了。

既然是禁术手稿残本,魏无羡绝不相信金光瑶会随随便便让闲杂人等看到这种东西。看来,原先金光瑶和莫玄羽就算不是那种关系,也绝对不差。

正想着,金光瑶的声音传来:“阿愫,我时间到了,要去主持场面了,之后再来看你。”

魏无羡已经从他自己写的那叠手稿里一点一点扭了出来,闻声又迅速插了回去。这一次,他看到的却不是手稿了,而似乎是两张……房契和地契?

魏无羡觉得十分奇怪,房契地契这种财物,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和夷陵老祖的手稿放在一起保存吗?然而看来看去,这的确是两张毫无特殊之处的房契和地契,规规矩矩,没有机关暗号,纸张发黄,还有墨渍。但他不觉得这会是金光瑶随手放进来的,于是记下了地址,位于云梦的云萍城,心想着日后若有机会,说不定能在那里探查到什么。

好一阵没听到外面的声音,魏无羡这才继续贴墙上行,终于爬到了那间被封禁咒帘挡住的格子里。可他还没看清这间格子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忽的眼前一亮。

金光瑶走了过来,掀起了帘子。

有一刹那,魏无羡以为他暴露。可是,微弱的火光从帘子外透进来后,他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前方有个圆形的东西,刚好挡住了他。

金光瑶定定地不动,似乎在与这间格子里装的东西对视。

半晌,他问道:“刚才是你在看着我么?”

当然,不会有任何回应。静默一阵,金光瑶便放下了帘子。

魏无羡消无声息地贴上了这个东西。冷冰冰,硬邦邦,似乎是一个头盔。他转到前方,意料之中的,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孔。封印者要叫这颗头颅看不到、听不见、说不得,因此,这张脸苍白的皮肤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双目和口耳都被牢牢封住。

魏无羡心中默默道:“久仰了,赤锋尊。”

分享到:
赞(5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记住这个地契!!后面有副本呢

    匿名2019/02/09 20:45:35回复
  2. 赤峰尊也是挺可怜的,遇到这么个变态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1 17:16:43回复
  3. 金光瑶诶……怎么说呢,就是很矛盾的一个人

    小长2019/05/12 23:23:32回复
  4. 秦愫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碰见金光瑶

    秋阿摇2019/06/17 09:30:27回复
  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面的我已经笑出八块腹肌

    匿名2019/06/23 01:55:47回复
  6. 胸口饱满……作者大大你的关注点好奇特

    千里道友来相会2019/07/17 09:30: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