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摘了我的抹额,你就是我的人!!!

不知为何, 魏无羡今晚莫名心虚,没敢像以往那样上榻和蓝忘机挤着睡, 坐在地上胡乱对付了一夜, 不知什么时候头一歪就靠着木榻睡了过去。迷迷糊糊歪到清晨,他感觉有人动作轻柔地把他抱了起来,放平到榻上。魏无羡勉力睁眼,蓝忘机那张冷淡依旧的脸映入眼帘。

他一下子清醒了五六分, 叫道:“蓝湛。”

蓝忘机“嗯”的应他。魏无羡又道:“你现在是醒着还是醉着?”

蓝忘机道:“醒着。”

魏无羡道:“哦……卯时啦。”

蓝忘机每天都在这个时刻准时醒来, 是以魏无羡不用看窗外天色就能判断时间。他拿起魏无羡的手腕,两只腕上都是数道血红的勒痕。蓝忘机从袖中取出一只浅青色的小瓷瓶, 低头给他上药。细腻的药膏抹到之处登时一片清凉, 魏无羡眯起眼睛,道:“好疼啊……含光君你喝醉了之后真没礼貌。”

蓝忘机眼也不抬, 道:“自作自受。”

魏无羡的心吊了一下, 道:“蓝湛, 你喝醉了之后, 干了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吧?”

蓝忘机道:“不记得。”

魏无羡心道:“应该是不记得。否则他还不得恼羞成怒把我剐了。”

他心中既庆幸蓝忘机不记得, 又有点可惜他不记得。好像悄悄干了一件坏事, 偷吃了什么东西, 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窃喜偷笑没人发现, 又遗憾没人分享自己不可告人的喜悦。不由自主的, 他的眼睛又盯上了蓝忘机的嘴唇。

虽然嘴角从来不会勾起,但看上去很柔软, 也的确很柔软。

魏无羡无意识咬了一下唇,又开始神游太虚:“姑苏蓝氏家教这么严,蓝湛又是个完全不解风情的,他从前肯定没亲过女孩子,这下怎么办呢,被我拔得头筹了,我要不要告诉他?他知道了会不会气哭啊,哎,他小时候说不定会,现在应该不会。而且他跟个木头和尚似的,说不定从来都没动过那方面的心思……不对!上次他喝醉的时候,我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他回答过‘有’。说不定早就亲过人家了?不过依蓝湛这种惯于克制的性子,必然也是发乎情止乎礼,多半没亲过,肯定手都没拉过。说起来,没准他当时根本就没明白我问的‘喜欢’是什么样的‘喜欢’……”

蓝忘机给魏无羡涂完药之后,便有人轻轻敲门,敲了三下,蓝思追的声音传来:“含光君,都起来了。要走了吗?”

蓝忘机道:“楼下等。”

众人出了城,在城楼下就要分道扬镳了。诸名世家子弟原先不过都是脸熟,各家开办清谈盛会的时候相互串个门而已,然而这几日先是共历猫尸事件,又同在一座迷雾鬼城里度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天一夜,还一起烧过纸钱、一起偷喝过酒、一起吵过架、一起骂过人,彼此之间已非常熟稔,临别之际,都依依不舍,在城门口拖拖拉拉,约定什么时候到我家清谈会来玩,什么时候去你家地盘夜猎。蓝忘机也没有催促,任由他们讲这讲那,站在一棵树下静立不语。仙子被他盯着,不敢乱叫乱跑,只能也缩在树下,巴巴地望着金凌那边,尾巴摇得飞起。

趁蓝忘机把仙子盯住了,魏无羡揽着金凌的肩,走了远远一段。

莫玄羽是金光善的私生子之一,是金子轩和金光瑶同父异母的弟弟,所以从血缘上来说,他也算是金凌的小叔叔,可以理所当然地用长辈的语气对他叮嘱。他边走边道:“回去之后不要跟你舅舅吵架顶嘴了,听他的话,今后小心,不要再一个人出来夜猎乱跑。”

金凌虽然出身名门,但流言蜚语从来不放过任何人,他无父无母,难免急于求成,急于证明自己。魏无羡又道:“你才十几岁啊?现在跟你差不多大的世家子弟都没有猎过什么了不得的妖魔鬼怪,你又何必急于一时,非要抢这个先。”

金凌闷闷地道:“我舅舅和小叔叔成名的时候也是十几岁。”

魏无羡心想:“那能一样吗?当年有岐山温氏压在上头,人心惶惶,不拼命修炼厮杀,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会不会是自己。射日之征里拉人上战场管你是十几岁还是多少岁。而如今形势安稳各家安定,氛围自然没那么紧绷,大家修炼当然也没那么拼命了,没必要啊。”

金凌又道:“就连魏婴魏狗当年斩杀屠戮玄武的时候也是十几岁。连他都可以,我为什么不能?”

魏无羡听到自己的姓和后面那个字连到一起,一阵毛骨悚然,好容易抖落一身鸡皮疙瘩,道:“那是他斩杀的吗?那不是含光君杀的吗?”

听他提到蓝忘机,金凌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强行忍住了,道:“你跟含光君……算了。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总之我一点都不想管你们,你爱断袖你就去断袖吧,这病治不了。”

魏无羡嘿道:“这怎么叫病呢?”心中则捧腹:“他还以为我在恬不知耻地纠缠蓝湛呢?!”

金凌又道:“我已经知道了姑苏蓝氏抹额的含义。既然都这样了,那你就好好待在含光君身边吧。断袖也要断得洁身自好,别再去招惹其他男人,尤其是我们家的人!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说的“我们家”,既包括兰陵金氏也包括云梦江氏,看来是对断袖的容忍程度有所上升,只要不找他家里人就可以当没看见。魏无羡道:“你这孩子!什么叫招惹其他男人,说得我那什么似的。抹额?姑苏蓝氏的抹额有什么含义吗?”

金凌道:“你少来!得了便宜还卖乖,别得意忘形了。我不想再说这个了。你是不是魏婴?”

三句话的最后,他突然甩出一句,单刀直入,令人猝不及防。魏无羡从容接道:“你觉得我像吗?”

金凌沉默半晌,忽然吹了一声短哨,道:“仙子!”

被主人叫了名字,仙子甩着舌头,撒开四条腿奔了过来。魏无羡拔腿狂奔:“好好说话,放什么狗!”

金凌道:“哼!再见!”

他说完再见,就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兰陵方向去了,看来还是不敢回云梦莲花坞去见江澄。其他家族的子弟们也三三两两朝着不同的方向回家去了。最终,只剩下魏无羡、蓝忘机,和蓝家的几名小辈。

他们边走,几名小辈总控制不住自己,频频回头。蓝景仪嘴上不说,脸上却空落落的写满了不舍,问道:“我们接下来往哪里去啊?”

蓝思追道:“泽芜君现在在潭州一带夜猎,我们是直接回云深不知处,还是去那里与他会合?”

蓝忘机道:“潭州,会合。”

魏无羡道:“挺好,能帮点什么忙也说不定。反正现在也不知下一步要到哪里去找好兄弟的头。”

他们两人行在前,其余少年远远跟在后。行了一阵,蓝忘机道:“江澄知道你是谁。”

魏无羡坐在花驴子上,让小苹果慢腾腾地走着,道:“是啊,知道。可知道又如何,他拿不出什么证据。”

献舍与夺舍不同,是无迹可查的。江澄也只不过是根据他看到狗之后的神情判断出来的。可一来魏无羡怕狗这件事江澄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二来神情和反应这些东西,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根本无法下定论,也做不了什么铁证。就算江澄现在到处贴公告广而告之夷陵老祖魏无羡是个见狗怂,估计所有人也只会当是三毒圣手多年追杀夷陵老祖然而总是抓错人于是终于发疯了。

魏无羡道:“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啊。你究竟是怎么认出我的?”

蓝忘机淡声道:“我也很好奇,你记性为什么那么差。”

不日至潭州,尚未与蓝曦臣会合,一行人途径一处花园。众小辈见那花园极大,气派非凡,无人看顾,忍不住好奇,入内游览。只要不是有违家训家规的事,蓝忘机从不制止他们,因此由他们进去了。花园内设有石亭石栏,石桌石凳,供赏花赏月,然而多年雨打风吹,亭子缺了一角,石凳倒了两个。满园不见花卉,只见枯枝败叶。这个花园,已经荒废多年了。

众小辈兴致勃勃逛了小半圈之后,蓝思追道:“这是莳花女的花园吧?”

蓝景仪愣愣地道:“莳花女?那是谁?这花园有主人吗?怎么看上去这么破,好久都没人打理了。”

花期短暂,应季而开的花卉,称之为莳花。品种繁多,花色各异,开时满园芬芳。听到这个名字,魏无羡心中一动,记起来一点什么。蓝思追抚着石亭的柱子,思忖片刻,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这座花园曾经很有名,我在书上读到过的,《莳女花魂》篇载,潭州有花圃,花圃有女。月下吟诗,诗佳,赠以莳花一朵,三年不萎,芳香长存。若诗不佳,或吟有错,女忽出,持花掷人脸,后而隐。”

蓝景仪道:“吟错诗就是要被她用花砸脸啊?那花不要带刺,不然要是我来试试,一定会被砸得脸上被扎出血。这是个什么妖怪?”

蓝思追道:“妖怪大概不算,应该说是精怪。相传花圃最早的主人是一位诗人,他亲手栽种了这些花,以花为友,日日在此吟诗,园中花卉受书香诗情所染,凝出了一缕精魂,化为莳花女。外人来此,吟诗吟得好了,让她想起栽种自己的人,一高兴便赠送一朵花。若是吟得差了错了,她便从花丛里钻出来,用花朵打人的头脸。被打中的人会晕过去,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扔出了花园。十几年前,来这座花园的人可说是络绎不绝。”

魏无羡道:“风雅,风雅。不过姑苏蓝氏的藏书阁里可不会有书记载这种东西,思追你老实说,读的是什么书,谁给你看的。”

蓝思追脸上一红,悄悄地去看蓝忘机,担心被罚。蓝景仪道:“莳花女是不是很美貌?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来?”

见蓝忘机并无责备意思,蓝思追暗暗松了口气,这才笑着答道:“应该是很美貌的。毕竟是如此风雅的精怪,又是如此美好之事物凝聚而成的。但其实一直没人看清莳花女的脸,毕竟就算自己不会作诗,背一两首吟诗一番又有何难,因此大多数人都得到了莳花女的赠花。就算偶尔有吟错了被打的,也马上就晕过去,无缘得见了。不过……只有一个人除外。”

另一名少年问道:“哪个人?”

魏无羡轻轻咳了一声。

蓝思追道:“夷陵老祖魏无羡。”

魏无羡又咳了一声,道:“那啥,怎么又是他?咱们聊点别的不成吗?”

没人理他。蓝景仪摆手,担心地道:“你不要吵!魏无羡怎么了?这个大魔头,他又干什么了?他把莳花女强行抓出来了吗?”

蓝思追道:“这倒是没有。不过,他为了看清莳花女的脸,特地从云梦来了潭州,到这座花园里,每次都故意吟错诗,惹得莳花女发怒用花朵打他,再把他扔出去。他醒了之后再爬进来,继续大声念错。如此反复二十多次,终于看清了莳花女的脸,出去到处跟人家赞美。但是莳花女也被他气到了,好长一段时间都再也不出来了,看见他一进去就一阵狂花下雨,乱花打人,比奇景还奇景……”

众少年齐齐笑了起来,都道:“魏无羡这个人真讨厌!”

“怎么这么无聊啊!”

魏无羡摸摸下巴,道:“这有什么无聊的!谁年少的时候没干过一两件这种事?话说回来,为什么连这种事都有人知道啊?还一本正经记在书上,这才是真正的无聊吧。”

蓝忘机看着他,虽然面无表情,眼底却漾着异样的光采,似乎在取笑他。魏无羡心道:“嘿,蓝湛竟然好意思看我笑话,我知道的你少年时候的糗事,没有十件也有八件,我迟早有一天要告诉这群小朋友,破坏他们心目中含光君冰清玉洁神圣不可侵犯的形象。等着吧。”

他道:“你们这些小朋友,心不静意不清,肯定天天都在看杂书不专心修炼,回去叫含光君罚你们抄家训,十遍。”

众少年大惊失色:“倒立着还要抄十遍?!”

魏无羡也是一惊,看向蓝忘机:“你们家罚抄都是要倒立着抄的?太狠了。”

蓝忘机淡声道:“单单罚抄,总有人不记教训。倒立,记得深,还能修炼。”

魏无羡自然就是那个不记教训的人,假装没听懂,转身庆幸了一下当年没让他倒立着抄去了。

一群少年听故事听得兴致大发,决定今夜在莳花园野宿。野宿在夜猎中也本是常事,于是众人东捡西捡,堆起一堆枯枝败叶,生了篝火。蓝忘机外出巡视,确保附近安全,顺便布阵,防止夜半来袭。魏无羡抻直了腿坐在火堆旁,见蓝忘机终于离开,现下有机会解惑了,道:“对了,问个问题。你们家的抹额,到底有什么含义?”

提到这个,众少年脸色陡然一变,都支支吾吾起来。魏无羡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心脏砰砰起来。

蓝思追小心地道:“前辈,你不知道吗?”

魏无羡道:“我要是知道了我还问?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蓝景仪嘀咕道:“很像啊……毕竟你连骗我们排队去围观看那种东西的事都做得出来……”魏无羡用一根树枝搅得火星纷纷扬扬,道:“我那不是为了让你们好好锻炼,突破自我吗?明明很有用,你们记住我的话,今后都会受益无穷的。”

蓝思追似是在考虑措辞,斟酌了好一阵,才道:“是这样的。姑苏蓝氏的抹额,意喻‘规束自我’,这个前辈你知道吧?”

魏无羡道:“知道。然后?”

蓝思追继续道:“而姑苏蓝氏立家先祖蓝安有言,只有在命定之人、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规束。所以,历代以来传下的教训都是,呃,我们家的抹额,是非常非常私人且敏感的珍贵事物,除了自己,任何旁人都不能随便触碰,不能随便取下的,更不能够系在旁人身上,这是禁忌。嗯,只有,只有……”

只有什么,不必说了。

篝火之旁,这些年轻稚嫩的脸红成一片,蓝思追都说不下去了。

魏无羡感觉身体里一半以上的血都冲上了脑门。

这抹额、这抹额、这这这——

这抹额的含义、相当之沉重啊!

他忽然觉得非常需要新鲜空气,霍然站起,蹿了出去,扶着一棵枯树才勉强稳住了身形,心道:“……我的妈!我都干了什么!”

当年在岐山,温氏举办过一场百家清谈盛会,大会为期七天,七日里每日的余兴项目都不一样。其中有一日,是比射箭。

比赛规则是各家未及弱冠的少年子弟入场争猎,一千多个真人一般大小、灵活逃窜的纸人靶子里,只有一百个是附有凶灵在内的,只要射错一个就必须立即退场,唯有不断地射中附有凶灵的正确纸人,才能留在场中,最后再计算谁射中的最多、最准,依次排名。

此种场合,魏无羡当然要作为云梦江氏的选手之一参与。比赛之前他已经听了一早上的各家辩论,听得头昏脑胀,背起弓箭才好容易来了点精神。边打呵欠边往猎场走的途中,他随眼一扫,忽见身旁有个面若敷粉、冷若冰霜的俊俏少年郎,身穿正红圆领袍衫,系九环带,袖子收得很窄。这本是此次岐山百家清谈会小辈们的统一礼服,被他穿得格外好看,三分文雅,三分英气,十分加起来全是俊美,令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少年背着一束尾羽雪白的箭,低头正在试弓。他手指纤长,在弓弦上一拨,发出琴弦一般的音色,动听而又刚劲。

魏无羡见这少年有点眼熟,想了一会儿,一拍大腿,兴高采烈招呼他:“咦!这不是忘机兄吗?”

那时,距离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听学、被遣送回云梦已过去一年多了。他回云梦之后,跟人讲了一通姑苏见闻,包含大量诸如蓝忘机的脸虽然好看但如何如何刻板如何如何没趣的言论,未过多久就把这段日子抛在脑后,继续湖上翻浪、山中撒野去了。之前他只见过穿着姑苏蓝氏“披麻戴孝”般素净常服的蓝忘机,没见过他作这般鲜明惹眼的装束,再配上蓝忘机那张漂亮过头的脸,蓦然重逢,一时居然被闪瞎了眼,没能立刻认出来。

那边蓝忘机试好了弓,扭头就走。魏无羡吃个没趣,对江澄道:“又不睬我。嘿。”

江澄表情冷漠地横他一眼,也是不打算理睬。靶场有二十多个入口,各家不同,蓝忘机走到姑苏蓝氏的入口前,魏无羡抢先溜了过去。蓝忘机侧身,他也侧;蓝忘机挪步,他也挪。总而言之就是堵着不让他走。

最终,蓝忘机立定原地,微微扬首,肃然道:“借过。”

魏无羡道:“肯理我了?刚才是装不认识呢,还是装没听到?”

不远处,其他家族的少年们都看着这边,奇的奇,笑的笑。江澄不耐烦地一咂嘴,自己背好箭到另一个入口去了。

蓝忘机冷冷地抬起眼帘,重复道:“借过。”

魏无羡嘴角含笑,挑挑眉,侧过身子。入口的拱门狭窄,蓝忘机不得不紧紧贴着他擦身而过。等他入场,魏无羡在他背后喊道:“蓝湛,你抹额歪了。”

世家子弟都极为注重仪表,尤其是姑苏蓝氏。闻言,蓝忘机不假思索举手去扶,可那抹额分明佩得端端正正,他一回头,目光不善地投向魏无羡,后者早哈哈笑着转去了云梦江氏的入口。

入场正式开始比赛之后,不断有世家子弟因错手射中普通纸人而退场。魏无羡一箭一个,射得很慢,却例无虚发,箭筒里的箭不到一会儿便去掉了十七八支。他正想试试换反手射会怎么样,忽然,有什么东西飘到了他脸上。

这东西又轻又软,丝缕飞絮一般搔得魏无羡脸颊痒痒。他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间,蓝忘机已到走了他附近,背对着他,正在向一只纸人拉弓。

那条抹额的飘带随风扬起,轻柔地扫中了魏无羡的脸。

他眯起了眼,道:“忘机兄!”

蓝忘机将弓拉得满如圆月,顿了片刻,还是道:“何事。”

魏无羡道:“你抹额歪了。”

这次,蓝忘机却再也不相信他了,一箭飞出,头也不回地迸出两个字:“无聊。”

魏无羡道:“这次是真的!真的歪了,不信你看,我给你正正。”

他说动手就动手,一把抓住了在自己眼前飘来飘去的抹额尾带。可坏就坏在,他这个人手忒贱,以前拉云梦那边小姑娘的辫子拉惯了,手上一抓到条状物就想扯一扯,于是这次也不假思索扯了一扯。谁知,这条抹额本来就微微歪斜,有些松动,被他一拉,直接便从蓝忘机额上滑落了。

蓝忘机握弓的手登时一个哆嗦。

好半晌,他才僵硬地回过头,视线极慢极慢地转向魏无羡。

魏无羡手里还拿着那条柔软的抹额,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给你,你重新系上吧。”

蓝忘机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的印堂之间简直有一团黑气笼罩,握弓的手背青筋暴起,整个人像是气得要发抖了。魏无羡看他似乎眼睛里爬上了血丝,忍不住把那条抹额捏了捏,心道:“我扯掉的这东西确实是一条抹额,不是他身上的什么部位吧?”

见他居然还敢捏,蓝忘机猛地将他手里的抹额夺了过来。

他一夺,魏无羡便松了手。蓝家其他的几名子弟也不发箭了,尽数围了过来。蓝曦臣揽着弟弟的肩,对着沉默不语的蓝忘机低声说着什么,其余几人亦是满脸严肃,如临大敌,边说边摇头,还边用意味不明的诡异眼神望向魏无羡。

魏无羡只听到模糊的字句,“意外”、“无须生气”、“不必在意”、“男子”、“家规”,诸如此类,越发茫然。蓝忘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拂袖转身,径自往场外走去。

江澄走过来道:“你又干什么了?不是让你不要撩他的吗?一天不找死心里就不痛快。”

魏无羡摊手道:“我说他抹额歪了,第一遍是骗他的,可第二遍是真的。他不相信,还生气。我不是故意拉掉他抹额的,你说他为什么那么气愤?连比赛都不参加了。”

江澄嘲道:“那还用说,当然因为你格外惹他讨厌!”

他背后的箭已经快射完了,魏无羡见状,也开始发力起来。

这一段,这么多年来他根本没有细想过,原本不是没怀疑过抹额对蓝家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但比完赛之后,他就又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如今想想,当时在场的其他蓝家子弟都是用什么眼神看着他的——

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被一个混小子强行摘走了抹额,蓝湛居然没把他当场射死——涵养真是好得可怕啊!不愧是含光君呢!!!

而且仔细想想,回来之后,蓝忘机的抹额他似乎不止碰过一次呢!!!

蓝景仪疑惑道:“他一个人在那里走来走去的干什么?吃多了坐不住吗?”

另一名少年道:“脸色也忽红忽绿的……是不是吃坏了……”

“咱们也没吃什么呀……是因为抹额的含义吗?也不用这么激动吧,看来他真的很迷恋含光君呢,看把他高兴的……”

魏无羡绕着一丛枯花走了五十多圈才勉强冷静下来,听到最后一句哭笑不得。正在此时,忽听身后传来枯叶被踏碎的声音。

听足音不是小孩子,应当是蓝忘机回来了,魏无羡迅速调整好表情,一转身,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身后不远处一株死树的阴影之下。

这道身影很高、很挺拔、很有威势。

只是少了一颗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婉君是攻哈哈哈,新读者可能还不清楚作者的尿性。但是请相信我婉君真的是攻。

分享到:
赞(3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天天都嘿嘿嘿

    匿名2019/01/17 20:11:57回复
  2. 天天就天天!!!

    匿名2019/02/09 20:33:46回复
  3. 天天表示同意

    匿名2019/04/04 10:41: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