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纸人店与糯米粥

他不由自主松了手。在那盏油灯险些摔到地上之前, 魏无羡将它抢救了回来,从容地在他另一只手里还在燃烧的火符上一擦, 点燃了它, 放到桌上,道:“这些都是老人家您扎的吗?好手艺。”

众人这才觉察,这满屋子里站的,不是真的人, 而是一大群纸人。

这些纸人的头脸、身体和真人一般大小, 做得十分精致,有男有女, 还有童子。男的都是“阴力士”, 做成高大健壮,怒发冲冠之态。女的都是面貌较好的美女, 或扎双鬟, 或梳云髻, 即便罩在宽大的纸衣下, 也能看得出身姿婀娜, 纸衣上的花纹甚至比真正的锦袍还要精美。有上了色的, 浓墨艳彩大红大绿;有还没上色的, 通体花白花白。每一个纸人面颊上都涂着两抹大腮红, 充作活人脸上的气色, 但他们的眼珠子似乎都没来得及点上, 眼眶里是全白的,腮红涂得越浓艳, 越是阴阴惨惨。

堂屋里还有一张桌子,桌上有几根长短不一的蜡烛,魏无羡将之一一点起,黄光照亮了大半个屋子。除了这些纸人,堂屋的一左一右还摆置着两个大花圈,角落的纸金元宝、冥钱、宝塔堆成了小山。

金凌原本已经把剑拔|出鞘三分,见只是一家卖丧葬用物的店铺,不易觉察地松了口气,收剑入鞘。仙门世家即便是哪位修士逝世,也从来不搞这些民间乱糟糟、阴森森的排场,他们见得少,初时惊吓过后,又好奇起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反而觉得比夜猎普通的妖兽还要刺激。

雾气再浓也浓不进屋子里,进入义城之后,他们到此刻才能轻而易举地看清对方的脸,倍觉安心。魏无羡见他们放松了,又问那老太太:“请问能否借厨房一用?”

老太太似乎不喜火光,几乎是恶狠狠地盯着那盏油灯,道:“厨房在后面,自己用。”说完,她便躲瘟神一样地躲到另一间房里去了。她关门的声音极大,听得几人一抖。金凌道:“这个老妖婆肯定有古怪!你……”魏无羡道:“好啦,别说了。我要人帮忙,谁跟我来?”

蓝思追忙道:“我来。”

蓝景仪仍是站得笔直,道:“那我怎么办啊?”

魏无羡道:“继续站着,不让你动你就不要动。”

蓝思追跟着魏无羡走来到后边厨房,一进去,一股恶臭霉气扑面而来。蓝思追这辈子还没闻过这种可怕的气味,一阵头晕,却忍住了没冲出去。金凌也跟了过来,一进门就跳了出去,拼命扇风道:“什么鬼味道!!!你不想办法解毒,来这里干什么!”

魏无羡道:“哎?你来的正好,你怎么知道我要叫你过来?一起帮忙。”

金凌道:“我不是来帮忙的!呕!这里有谁杀了个人忘了埋吗?!”

魏无羡道:“金大小姐,你来不来呀?来就进来一起帮忙,不来就回去坐着,叫另外一个人过来。”

金凌勃然大怒:“谁是金大小姐,你说话给我小心点!”他捏了一阵鼻子,为去留扭捏一阵,最终哼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搞什么鬼。”这便怒气冲冲地提衣迈了进来。谁知魏无羡哐的一声打开了地上一只箱子,恶臭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箱子里闷着一条猪腿一只鸡,红色的肉里尽是绿色,还有白生生的小蛆虫在绿色里蜷曲。

金凌又被生生逼退了出去。魏无羡提起箱子递给他,道:“扔了吧。随便扔哪儿,别让我们闻得到就行。”

金凌一肚子恶心,又满腹狐疑,依言扔出去,拿手帕猛擦手指,再把手帕扔了。回厨房时,魏无羡和蓝思追竟然从后院井里打了两桶水,正在清洗厨房。金凌道:“你们在干什么?”

蓝思追勤勤恳恳地边擦边道:“如你所见,洗灶台。”

金凌道:“洗灶台干什么,又不是要做吃的。”

魏无羡道:“谁说不是?就是要做吃的啊。你来扫阳尘,把上面那些蜘蛛网都给除了。”

他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如此理所当然,以至于金凌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只阳尘扫进手,稀里糊涂地就开始照做了。越扫越觉得不对劲,正想把扫帚扔到魏无羡头上去,魏无羡又打开了另一只箱子,惊得他奔了出去,所幸这次却没有恶臭扑鼻了。

三个人动作很快,厨房不久便焕然一新,总算是有点人气,不像个废弃多年的鬼屋了。角落就有劈好的柴,把它们堆进灶底,用火符点燃,在上面架好清洗过的一口大锅,让它煮一锅沸水。魏无羡从第二只箱子里倒出一堆糯米,淘干净了,放进锅里。

金凌道:“煮粥?”

魏无羡:“嗯。”

金凌摔抹布。魏无羡道:“你看你,干一会儿活就发火。看看人家思追,干得最卖力,还什么都没说呢。粥有什么不好。”

金凌道:“粥有什么好的,清汤寡水!不对……我发火是因为粥不好吗?!”

魏无羡道:“反正也不是给你吃的。”

金凌更怒:“你说什么?我干了这么久还没有我的份?!”

蓝思追道:“莫公子,是不是,粥可以解尸毒?”

魏无羡笑道:“是可以,不过能解尸毒的不是粥,是糯米。一个土法子。一般是把糯米敷到被抓咬出的伤口上,万一你们今后遇到这种情况,可以试试,虽然会很疼,但绝对管用,立竿见影。不过他们不是被抓咬,而是吸入了尸毒粉,所以只能煮碗糯米粥喝喝了。”

蓝思追恍然道:“难怪您一定要进屋,还要进有人的屋。有人住的地方才有可能会有厨房,厨房里可能才会有糯米。”

金凌道:“谁知道这米放了多久还能不能吃?而且这厨房至少一年没人用过了,全是灰,肉都臭了。那个老太婆这一年难道不用吃东西?她又不可能会辟谷,怎么活下来的?”

魏无羡道:“要么这间屋子一直没人住,她根本不是这里的店主人。要么就是,她不用吃东西。”

蓝思追低声道:“不用吃东西,那就是死人了。可这位老人家,分明是有呼吸的。”

魏无羡边用锅铲和各种瓶瓶罐罐里的东西随手搅合这锅粥,边道:“对了。你们还没说完呢,你们怎么会一起到义城来?没可能这么巧,刚好又遇上我们了吧?”

两名少年的脸色当即凝重起来。金凌道:“我,他们蓝家的人,还有其他家族的几个,都是追着一个东西来的。我是从清河那边追来的。”蓝思追道:“我们是从琅邪追来的。”

魏无羡道:“什么东西。”

蓝思追摇头道:“不知道。它一直没露面,我们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还是什么人……又或是什么组织。”

原来,此前数日,金凌骗走他舅舅放跑了魏无羡,始终担心这次江澄会真的打断他的腿,便决定偷偷溜走,失踪个十天半日,等江澄火气过了再出现在他面前,把紫电交给江澄的心腹下属,这就跑了。他一路到了快出清河的一座小城,寻找下一个夜猎地点,在一间大客栈里暂歇,这天晚上,他在房里背法诀,突然,趴在他脚边的仙子冲门外叫了起来。当时已是深夜,金凌喝止灵犬,却随即听到了敲门声。

仙子虽然不叫了,但十分焦躁,利爪在地上疯刨,喉咙呼噜低哮。金凌心生警惕,喝问是谁,不见应答,他便不去理会。然而,过了半个时辰,敲门声再次响起。

金凌带着仙子从窗子翻了出去,绕了个圈,从楼下转上来,要从背后出击,来个出其不意,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夜半捣鬼。谁知扑了个空,悄悄守了一阵,仍是没在自己房门前看到任何人。

他留了个心眼,让仙子守在门口,随时准备袭击来人,一夜没休息,这一夜却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一直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水滴滴落。

第二日清晨,门外传来尖叫声。金凌踹门而出,一脚踩进了一片血泊之中,一样东西从门上方摔落,金凌往后一躲,这才没被砸到。

一只黑色的猫!

有人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门前上方钉了一只死猫的尸体。他半夜听到的奇怪水滴声,就是这只猫的血在往下滴。

金凌道:“换了好几间客栈都是如此。我就主动追击,听到有什么地方莫名出现了死猫的尸体,我就过去看看,一定要揪出是什么人在捣鬼。”

魏无羡转向蓝思追:“你们也是?”

蓝思追点头道:“不错。几天前,我们几人在琅邪夜猎。一天晚饭时,忽然从汤里捞出了一只还没被剥皮的猫头……本来不知是针对我们,但当天我们换了一家客栈休息时,又在房间的被褥里发现了猫尸。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我们追到栎阳,遇到金公子,发现我们在查同一件事,便一起行动。今天才追到这一带,在一块石碑前的村子里问了一位猎户,被指了义城的路。”

魏无羡心道:“一位猎户?”

小辈们路过石碑口的村庄的时间,应该比他和蓝忘机晚,而他们当时并没看到什么猎户,只有几个害羞的喂鸡农家女在看家,说家里的男人出去运货了,要好久才能回来。

魏无羡越想,神色越是凝肃。

听叙述,对方除了杀猫抛尸外没有别的动作,虽然听上去和看起来都很恐怖,但他们并未受实际伤害,这些事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好奇心和刨根问底欲。

还有,这群小辈碰头地点是栎阳,魏无羡与蓝忘机刚好也是从栎阳南下蜀东,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有谁在刻意引导着这群懵懂的小朋友和这边的二人聚头一样。

引一堆懵懂的小辈到一个危险未知的地点、面对一具凶尸杀性十足的残肢——这和当初的莫家庄之事不是一模一样的套路吗?

而这还不是最复杂的。魏无羡现在比较忌惮的是……阴虎符,说不定此刻就在义城里。

虽说这个可能性魏无羡本人不怎么想接受,但它却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毕竟连能够复原半只阴虎符残件的人都存在,虽然据说已经被清理了,但谁知道被他复原过的阴虎符又落到了谁手里?

正在此时,蓝思追蹲在地上一边扇柴火,一边仰脸道:“莫前辈,糯米粥好像煮好了?”

魏无羡回过神,停下搅合的锅铲,拿过蓝思追刚才洗好的碗盛了一勺尝尝,道:“好了。端出去吧,中毒的一人一碗,喂他们吃。”

然而,端出去后,只吃了一口,蓝景仪喷了:“这是什么,毒|药吗?!”

魏无羡道:“什么毒|药,这是解药!糯米粥。”

蓝景仪道:“姑且不论糯米为何会是解药,我从没吃过这么辣的糯米粥!”

其他入了口的纷纷点头,都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魏无羡摸摸下巴。他长在云梦,云梦人很能吃辣,魏无羡的口味更是重中之重,但凡出手,必然是辣到江澄都会受不了摔碗骂难吃。但他永远都会忍不住往锅里一勺又一勺地加料,刚才好像又没管住手。蓝思追好奇之下,端碗尝了一口,脸都憋红了,抿着嘴忍住没喷,两眼发红,心道:“这味道……居然可怕得有点似曾相识呢……”

魏无羡道:“是药三分毒,辣一辣出一身汗,好得更快。”

众少年“噫”的纷纷表示不信,但还是苦着脸把粥喝完了,一时之间,人人满面红光满头大汗,个个备受煎熬生不如死。魏无羡忍不住道:“至于吗?含光君也是姑苏人,他也是很能吃辣的,你们怎么就这样。”

蓝思追捂嘴道:“不是啊前辈,含光君口味很是清淡的,他从来不吃辣……”

魏无羡怔了怔,道:“是吗。”

可他记得,前世他叛出云梦江氏之后,还曾经和蓝忘机在夷陵见过一面。当时的魏无羡虽颇受人诟病,但也没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于是他厚着脸皮要跟蓝忘机一起吃饭叙旧。蓝忘机点的都是那种满盘子花椒的辣菜,所以他一直以为蓝忘机口味跟他差不多。

现在想想,他竟然不记得那些菜蓝忘机动过筷子没有。不过,连吃饭前他说他请客吃完后都能忘记,还是蓝忘机付了账,这种细节自然也不会记得了。

不知为什么,忽然之间,他非常、非常想看到蓝忘机的脸。

“……前辈,莫前辈!”

“嗯?”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蓝思追低声道:“那个老太太的房门……开了。”

不知哪里吹过来一阵阴风,把那间小房的门吹开了一条缝,时而开,时而合。房间里黑魆魆,模糊能看到个佝偻的影子坐在桌旁。魏无羡示意他们不要动,自己走进了那间屋子。

堂屋里黯淡的油灯光和烛光透进房来,老太太低着头,仿佛没觉察有人进来,膝盖上搁着一块布,用绷子绷着,似乎在做女红。她两只手僵硬地贴到一起,正在试着将一根线穿入一枚针。

魏无羡也坐到了桌边,道:“老人家穿针为何不点灯?我来吧。”

他接过针线,一下就一穿而过,还给了老太太,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屋子,带上房门,道:“都别进去了。”

金凌道:“你刚才进去,有没有看清那个老妖婆到底是死是活?”

魏无羡道:“别叫人家老妖婆,没礼貌。这老太太,是一具活尸。”

少年们面面相觑,蓝思追道:“什么叫活尸?”

魏无羡道:“从头到脚都是尸体的特征,但偏偏人是活的,这就叫活尸。”

金凌大惊:“你说她还是活人?!”

魏无羡道:“你们刚才看了里面没有?”

“看了。”

“看到什么了?她在干什么?”

“穿针。”

“穿进去了没?”

“……没。”

“对,穿不进去。死人肌肉僵硬,是没办法做穿针引线这种复杂动作的。她脸上那不是老人斑,是尸·斑。而且她不用吃饭,但偏偏能呼吸,是活的。”

蓝思追道:“可、可是这位老人家年纪很大了,许多老太太都眼神不好,自己穿不进针的。”

魏无羡道:“所以我帮她穿了。但你们还注意另外一件事没有?从开门进门到现在,她没有眨过一次眼。”

众少年连连眨眼,魏无羡道:“活人眨眼是为了防眼睛涩,死人,却是没这个必要的。而且我拿过针线的时候,她是怎么看我的,有谁注意到了吗?”

金凌道:“她没有转动眼珠……转动的是头!”

魏无羡道:“就是这个。一般人去看另一个方向,眼珠多少会转动一下,但死人不会,因为他们无法做到转动眼珠这么细致的动作,只能转动头和颈。”

蓝景仪愣愣地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笔记?”

魏无羡道:“好习惯。不过夜猎的时候哪有空让你翻笔记,记心里。”

金凌咬牙道:“走尸就够邪门了,为什么还会有活尸这种东西!”

魏无羡道:“活尸很难自然形成。一般是被人做成的,这具就是。”

“做成的?!为什么要做?!”

魏无羡道:“死人有很多缺点:肌肉僵硬、行动缓慢等等。但死人身上,也有不少优点:不畏伤痛,不能思考,容易受操控。有人觉得可以改进一下它的缺点,制造出完美的尸傀儡。活尸就是这么来的。”

众少年虽然没脱口而出,但脸上已经写满了一行大字:“这个人一定就是魏!无!羡!”

魏无羡哭笑不得,心道:“我可从来没做过这种东西!”

虽然听起来的确很像是他的风格!

他道:“咳。好吧,是魏无羡先开的头,不过,他成功了炼出了温宁,也就是鬼将军。其实我一直想问这外号谁起的?这么蠢。另外有一些人,想模仿又模仿得不到家,走了邪门歪道,就从活人身上打主意,弄出了活尸这种东西。”他总结道:“一种失败的效仿物。”

听到魏无羡的名字,金凌的神色冷了,哼道:“魏婴自己本来就是邪门歪道。”

魏无羡道:“嗯,那做活尸的那些,就是邪门歪道中的邪门歪道。”

蓝思追道:“莫前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魏无羡道:“有些活尸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看这位老太太就比较搞不清状况,所以我们暂且不去打扰她就行。”

正在此时,一阵清脆的竹竿敲地声突兀地响起。

这声音是紧贴着一扇窗传来的。而这扇窗被黑色的木板一条条封起。堂屋内所有世家子弟的脸色都白了。他们进城后就不断地被这个声音纠缠骚扰,已是闻之变色。魏无羡比手势示意不要出声,他们便屏住了呼吸,看着魏无羡站到窗边,透过门板上一条极细的的木缝,向外望去。

魏无羡一靠近那条木缝,就看到一片白色,他还以为是屋外的白雾太浓看不清。谁知忽然之间,这片白色迅速向后退去。

他看到了一双狰狞的白瞳,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这条门缝。刚才他看到的白色,不是迷雾,而是这双没有瞳仁的眼珠。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打“蓝忘机”贪方便打了“lwj”,谁知道出来了一个“兰婉君”……然后这个名字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了……觉得二哥哥在“汪叽”、“挖机”、“蓝二小姐”、“闺秀”之外又多了一个爱称呢_(:з)∠)_

分享到:
赞(71)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蓝婉君 好名字

    贱走偏疯2019/01/16 21:17:17回复
  2. 兰婉君……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风范,不愧为蓝二小姐

    匿名2019/02/14 12:28:07回复
  3. 我的忘机怎么变成了兰婉君

    匿名2019/03/10 11:57:20回复
  4. 原来蓝二小姐闺名婉君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1 15:20:26回复
  5. “做出来的东西辣眼睛还辣肚子”

    匿名2019/05/19 22:17:26回复
  6. 嘿嘿嘿~还有一个叫采之~

    陈栎媱2019/05/20 18:07: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