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啊啊啊!墙壁里还埋着什么!

蓝忘机这才回过头, 目光却还是微侧的。见状,魏无羡眨一眨眼, 心里莫名有点想使坏, 正要出言调笑,桌边忽然传来碎裂之声。

他们双双起身而望。只见茶盏和茶壶碎了一地,一只封恶乾坤袋躺在白花花的瓷片和流淌开来的茶水里。袋子表面鼓动不止,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困在里面, 急切地想要出来。

这只封恶乾坤袋虽然看似只有手掌大小, 但有储物之奇用,且里外双层都绣有繁复的咒文, 加持了数层封印。蓝忘机原先将那条手臂封在袋中, 压在桌上的茶盏下,此刻见它躁动, 才想起来该合奏《安息》了。若是没有他们这每晚一曲合奏的短暂安抚, 就算这只封恶乾坤袋的镇压之力再强, 单凭它也困不住那只鬼手。

魏无羡伸手去摸腰间竹笛, 却摸了个空。转头看, 原来竹笛已被蓝忘机持在手中, 微微低头, 在竹笛上专心致志地刻了一阵, 这才递还。魏无羡取回一看, 被他修过的竹笛, 笛孔等毛糙的细节都精致了许多。

蓝忘机道:“好好吹。”

想起之前他们在冥室里那段惨不忍聆到把蓝启仁从昏迷中活活气醒再吐血继续昏迷的合奏,魏无羡几乎笑倒在地, 心道:“难为他能忍我这么久。”当下不再故意作恶,一本正经地将竹笛送到唇边。谁知,才吹了两句,那只乾坤袋突然之间涨大了数倍,一下子站立了起来!

魏无羡“噗”的吹破了一个音,道:“怎么,听惯了丑调子,我吹得好听点它还不喜欢了?”

仿佛在回应他,封恶乾坤袋猛地朝魏无羡飞来。蓝忘机指下音律陡转,一拨而下,七根琴弦齐齐震动,发出山崩一般的怒鸣。封恶乾坤袋被琴音怒声一斥,又倒回原地。魏无羡若无其事地继续吹奏,蓝忘机手腕力势一柔,也接着《安息》的调子,转为静谧安宁,悠悠地和起。

一曲奏毕,封恶乾坤袋终于缩回原样,静卧不动。魏无羡插回笛子,道:“这些天它还从没有过今天这么急躁的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了。”

蓝忘机微一颔首,转向他,道:“而且,是你身上的东西。”

魏无羡立即低头看了看自己。他身上今天多出来的东西,只有一样——那片从金凌身上转移过来的恶诅痕。

而金凌身上的恶诅痕,是在行路岭上的石堡被留下的,鬼手对这片恶诅痕反应强烈,是否说明……

魏无羡道:“意思是,聂家祭刀堂的墙壁里,可能有它身体的其他部分?”

第二日清晨,两人一齐出发,重返行路岭。

聂怀桑昨日被抓了现行,将老底都交代出去了,连夜召集了家中的心腹门生前来收拾闯入者们留下的烂摊子。魏无羡与蓝忘机走上来时,他刚刚指使人填补好了魏无羡挖出金凌的那面墙壁,补了一具新尸进去,看着白砖被一层一层砌整齐了,连连抹汗。岂知一回头,脚底一软,赔笑脸道:“含光君……还有这位……”

魏无羡摆手笑道:“聂宗主,砌墙呢?”

聂怀桑拿着手巾擦汗,都快把额头擦掉一层皮了:“是是是……”

魏无羡十分同情三分羞涩地道:“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烦你待会儿再砌一次了。”

聂怀桑:“是是是……啊?!等等!”

话音未落,避尘出鞘。聂怀桑眼睁睁看着他刚刚才补好的石砖墙,又裂了。

破坏总是比建设更容易。魏无羡拆砖神速,比他们砌砖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聂怀桑捏着折扇瑟瑟发抖,委屈得眼泪都快夺眶而出了,偏偏含光君站在旁边,无所表示,他也什么都不敢说。蓝忘机对他言简意赅讲了因果,他立刻指天指地发誓:“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家祭刀堂用的尸体都是肢体完整的,绝对没有什么缺臂男尸。不信我一起拆砖自证清白,不过拆了可千万得马上填回去,不能耽搁久的,这可是我家祖坟……”

数名聂家门生加入,有人干活,魏无羡便退出,在旁等着看结果。半个时辰之后,金凌埋过的那面墙壁,已经被拆下了大半的石砖。门生们有的拉起了面罩,有的吃下了秘制红丸,以防呼吸和人气诱发尸变。黑色的泥土里,偶尔露出一只苍白的手,或是一只青筋暴起的足,还有满是纠结污垢的黑发。凡是男尸都被粗略清洁一番,排排平放到地面上。

这些尸体有的已化为白骨,有的正在腐烂过程中,有的还十分新鲜,千姿百态,然而,无一不是四肢齐全。并没有发现一具没有左臂的男子尸身。

聂怀桑小心翼翼地道:“只用拆这面墙壁就够了吧?还要再拆吗?不用了吧。”

确实已经足够。金凌身上的恶诅痕颜色极深,留下它的东西当时应该和他埋得很近,绝不会超出这面墙壁的范围。魏无羡在一排尸体边上蹲下。凝神思索片刻,蓝忘机道:“取封恶乾坤袋?”

将那只封恶乾坤袋里的左手取出,让它在此自行辨认,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只是,若与它尸身的其他部位靠的太近,难保不会激起它的兴奋,引发更危险的状况。而这个地点又十分特殊,阴气重重,危险程度成倍上翻,所以他们才谨慎地选择白日来。魏无羡摇摇头,琢磨着:“难道这条手臂不是男人的?不会,男人的手女人的手我一看便知……那难道它的主人有三条手臂?!”

他刚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蓝忘机又道:“腿。”

经他一提,魏无羡这才想起,他竟然忽略了,恶诅痕的范围只有腿部,忙道:“脱裤子!脱裤子!”

聂怀桑悚然至极:“你为何要在含光君面前说这种羞耻之言!”

魏无羡道:“这有什么羞耻的,大家都是男的。帮个忙,把尸体的裤子都脱了。没女尸的事,只脱男尸!”说着就对地上尸体的裤腰带伸出魔爪。可怜聂怀桑没料到,昨日才把老底交代了,今日居然还要在先祖的祭刀堂里脱尸体的裤子,而且是男尸的,只觉下地之后一定会被清河聂氏列祖列宗一人一个老大耳刮子,扇成下辈子投胎也是个天残地缺,忍不住泪流满面。好在魏无羡的动作被蓝忘机截住了,聂怀桑刚要赞叹不愧是含光君,便听他道:“我来。”

魏无羡道:“你来?你真的要做这种事?”

蓝忘机眉角似乎在隐隐跳动,忍耐着什么般,重复道:“你别动。我来。”

聂怀桑今日所受的惊吓里,以此刻为最重。

蓝忘机当然不会真的动手去扯尸身的裤子,他只是用避尘的剑气轻轻划破那些尸身的衣物,露出里面的皮肤。有的衣物不必划,早已破破烂烂了。不消片刻,他道:“找到了。”

众人忙朝地上看去。蓝忘机白靴边的那具尸身,两条大腿上各有一道淡淡的线圈。肉色细线的针脚密密麻麻。线圈以上和线圈以下肤色有微妙的差别。显然,这具尸体的腿和他的上半身并不属于同一个人。

这两条腿,竟然是被人缝上去的!

聂怀桑已是瞠目结舌。魏无羡问道:“聂家用来祭刀的尸体,都是由谁挑选的?”

聂怀桑神情恍惚道:“一般是由历代家主自己在生前挑选和囤积的。我大哥去得早,他没存够,我也帮他挑选了一些……只要是五官四肢都齐整的尸体我就留下了。其余的我也不知道……”

这具尸体究竟是谁浑水摸鱼埋进来的,问他必然是问不清楚的。从提供尸体的人,到清河聂氏内部人士,可怀疑对象不计其数。恐怕只有找到全部肢体,拼齐尸身和魂魄,才能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好容易才把这双腿从半截男尸身上分离出来,魏无羡一边把它们装入新的封恶乾坤袋,一边对蓝忘机道:“这位仁兄看样子是被五马分尸啊。不光分尸了还到处扔,这里一块那里一块,这是得有多大的仇。咱们就祈祷他不要被切得太零碎吧。”

虽说这次告别时,聂怀桑还是道了“再会”,可看他满脸的惊恐,只怕是今生今世都不想“再会”了。二人离开行路岭,返回客栈,到了安全之地,这才取出三份肢体进行仔细对比。果然,这双腿与那只左手断肢的肤色一致,而且如果将它们放置在近处,相互之间会产生强烈的反应,颤动不止,仿佛想连到一起,奈何中间差了一部分躯体,连接无门。它们必然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除了这是一个身形高大,四肢修长,体魄强健,且修为十分了得的男子,其余的仍是一概不知,扑朔迷离。好在那只鬼手很快指出了下一步的方位:西南。

顺着它的指引,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路来到栎阳。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没什么误会和纠结,相互折腾虐来虐去什么的。WiFi正在慢慢喜欢上蓝二哥哥,给直男一点沦陷的时间。

分享到:
赞(28)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WiFi正在慢慢喜欢上蓝二哥哥,给直男一点沦陷的时间。羡羡不沦陷,我都要沦陷了啊

    羡羡的蓝二哥哥2019/01/30 18:08: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