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酒楼

“主人你怎么能确定人如果易容的话,一定要把自己易得难看呢?”这是不懂就问的顾湘。

温客行慢悠悠地说道:“人不管美丑,五官天成,自然有种和谐韵律,人做了手脚,无论如何也不是天衣无缝的,若是凭空变美,别人便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可不就看出破绽了么?”

三人一同走在大街上,正值正午,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周子舒涵养功夫十分到家,一言不发地听着,装聋作哑任他们讨论,任温客行不时贼眉鼠眼地往他身上瞄,听到这里,忍不住一愣,瞥了温客行一眼,心道这人懂得倒多。

温客行见自己得到关注,越发人来疯了,滔滔不绝地说道:“这易容之术兼容并包,手段不一,有用颜料涂抹的,这种需要手法巧妙,稍有不均匀怪异之处,便容易让人看出来,还有往脸上糊人皮面具的,这种效果更好,若是易容之人手段高明,能有以假乱真的效果。”言罢若有所思地看了周子舒一眼。

顾湘立刻非常有实践精神地伸出爪子摸上周子舒的脸,她的手软绵绵的,袖子里透出一股少女特有的清新恬淡的香气,周子舒不躲不闪,笑盈盈地任她摸,也不知是谁在占谁的便宜。
末了他还耐心地柔声问道:“摸出什么了不曾?”

顾湘十分疑惑地摇摇头,怀疑地回过头去看着温客行:“主人,我还是觉得他这个像是真的……”

温客行道:“他自然不是带了人皮面具,那东西密不透风,若是久带,必然有脱下来换气的时间,我尾随他那么久,就是为了看他是不是需要脱换人皮面具。”

顾湘一脸崇拜地说道:“主人你为了求个明白,竟平白浪费了那么多和美人鬼混的时间。”

温客行指着周子舒道:“他若是美人,我就一时片刻也没浪费。”

周子舒想了想,终于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了,于是问道:“我几时和你鬼混过?”

温客行不紧不慢地说道:“以前未曾,将来一定会的。”
他说着,便也伸手去摸周子舒的脸:“我那日碰到你肩膀,感觉和脸上的皮肤质感不一样,唔……”
周子舒往后一躲,将他的手架开。温客行一挑眉,有几分不悦,指着顾湘问道:“怎么她摸就行?”

周子舒好整以暇地整整他那破衣烂衫四面漏风的袖子,说道:“你若也长成她那模样,别说一下,我脱光了给你随便摸都行。”

顾湘原本觉得周子舒好好的一个堂堂正正的叫花子,遇上她家这不要脸的主人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一直在心里默默地同情着他,一听这话,立刻觉得这俩人简直是一个王八一个绿豆,一路货色,太他娘的配了。
大可以从此就鬼混在一起,没事内部掐掐斗斗消耗精力,省的放出来祸害人间。

温客行转过脸,面色阴晴不定地打量着顾湘,然后沉声道:“阿湘,你可以滚了。”
顾湘“啊”了一声,十分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主人要我滚到哪去?”
温客行负手而立,简直一眼也不想多看她:“天大地大,除了洞庭,你愿意往哪滚往哪滚。”

顾湘呆立半晌,忽然从嘴里挤出一句话,问道:“主人你这莫非是在吃奴婢的醋?”
温客行瞟了她一眼,顾湘立刻从善如流地在自己腮帮子上拍了一巴掌:“呸呸,叫你嘴贱,就你话多,就你非要说实话,就你非要……”

温客行道:“阿湘。”
顾湘“哎”了一声,转身就走,边走边道:“这就滚,就滚。主人放心,奴婢一定滚得远远的,世上三条腿的蛤蟆找不着,两条腿的男人还少么?奴婢吃双份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跟主人您抢男人,二位自便,千万不要客气……”
然后一边唠唠叨叨,一边真的风风火火地滚了。

周子舒心里琢磨着那句意蕴深远的“除了洞庭”,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对聒噪的主仆。

顾湘前脚才走,温客行像是忽然换了张脸一样,装模作样地干咳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周兄,不知可否赏光与在下共进一餐?”

周子舒想着,反正说不行,这人也得狗皮膏药似的跟上,还不如答应了,好歹能省一顿饭钱,便欣然应允。
温客行眉开眼笑地前面引路,周子舒心里默默地反省着,那些游走宫廷中不人不鬼的日子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了,那时他身着锦袍,住在一个开满了梅花的神秘地方,做着杀人放火的行当,虽然是禽兽,可到底也是个衣冠禽兽。
什么时候变的这样明目张胆地无耻了呢?
他看了温客行的背影一眼,心想,一定是近墨者黑。

二人上了酒楼,都已经饿了不短的时间,饭菜端上来,谁都没废话,都是下箸如飞,唯恐少吃一口,偶尔筷子碰上,便冤家路窄地小范围内过上几招,你赢我一块鸡肉,我赢你半块酱肘。
这二人一个一直对食物抱有极大的热情,一个不吃白不吃、不抢白不抢,将好好的一个饭桌直弄得剑拔弩张、刀光剑影,弥漫着一股肃杀气。

抢完了一盘,下一盘居然还没端上来,温客行这才空出时间对周子舒一笑道:“棋逢对手,果然是吃饭都觉得香。”
周子舒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你属鸡的么,专门愿意一个槽里抢食吃。

正这当,忽然楼下传来一阵骚动,只听那小二大声讥讽道:“这位公子,我瞧你谈吐衣着也不俗,怎么也想吃霸王餐呢?还笔墨回报,您八成是听说书的听多了吧?敢问您是哪朝哪代的名家,是如今哪一科的状元郎啊?还墨宝……”

周围一群人哄笑起来,温客行往下探头一看,忽然摸了摸下巴,嘀咕道:“是个清秀美人么……”

周子舒顺着他的目光望下去,只见一个青年,面红耳赤地站在那里,一身藏青的袍子,腰上还别着一支箫,他那衣服乍看不显眼,细看,用料竟极是讲究,腰间玉箫的成色也极好,便不是行家,也能看出价格不菲。周子舒只觉那人打扮竟有几分熟悉,便轻轻一笑。
温客行问道:“你笑什么?”

周子舒道:“我看他那身表面上不愿引人耳目,其实非常骚包的打扮,倒想起一个故人来。”

正说着,那被无数人围观着的青年茫然四顾,抬起头来,目光正好扫过他们,周子舒便摇摇头,心道那人乃是京城第一纨绔,无人能出其右,一辈子吃喝玩乐游刃有余,何曾有过这样茫然无措的样子?便用脚尖踢了温客行一脚道:“温善人,积德行善的机会到了。”

温客行原本在研究他表情,闻言一怔,便将手探入怀中:“嗯,也是,美人有难,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嗯?”
他在怀中摸了摸,脸色忽然变的十分古怪:“周兄。”

“唔?”

“我想,还是把这积德行善的机会让给你吧?”温客行讪笑了一下,“在下这辈子积德已经积得够多了,实在没必要抢了老兄你的机会……”

周子舒笑眯眯地看着他。
片刻,温客行叹了口气,肩膀垮下来:“方才在街上,一个俊俏男子脚下被绊了一下,在下伸手扶住,他还对我笑了笑……啧,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呢?”

周子舒挑挑眉,决定自己还可以再无耻一点,起码不能输给眼前这人。他这么想着,便随手拽过温客行的袖子,擦擦自己的手,然后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轻轻一抛,正好丢到越说越离谱的小二的头上,小二猝不及防被砸,才要开骂,一低头,却发现和自己头皮亲密接触的是个白花花的元宝,立刻没脾气了。

只听周子舒懒洋洋地道:“这位公子的账,算我的。”

小二收了银子,自然无话,点头哈腰地走了,那蓝袍青年立刻感激地望了周子舒一眼,便亲自上楼来道谢。
周子舒指指一桌子空盘子,对温客行道:“救他算我的,这顿算你的,回头记着,欠我三两银子。”

温客行小声道:“在下以身相许如何?”

周子舒笑得四平八稳:“对不住,在下胃口还没那么好。”

那蓝袍青年已经上楼来了,两个禽兽同时收了鬼鬼祟祟的笑容,摆出一副如出一辙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豪杰君子面孔。只见那蓝袍青年深深一揖:“在下曹蔚宁,多谢二位仗义相助。请受在下一礼。”

温客行和周子舒几乎是异口同声道:“不敢不敢,曹公子客气。”
说完这句以后,两人立刻各自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都感觉十分微妙。

周子舒先干咳一声,移开目光,对曹蔚宁说道:“曹公子请坐,在下周絮,这位……”

“温客行。”温客行微微一笑,轻轻地点点头,他静静地坐在稍远的地方,分明一个温润公子,含笑轻语的模样,简直像个正经人似的。

曹蔚宁感谢一番,也不客气,便坐下来,他乃是清风剑派的关门弟子,首次下江湖历练,不巧和师叔分开了,又不知何时遭了贼,才有这么回尴尬,正不知如何是好,正好遇上周子舒解围,只觉这人仗义得很,连同他那张面黄肌瘦十分猥琐的脸都顺眼起来。

周子舒乃是惯于长袖善舞套人话的,遇到除了温客行以外的正常人,都十分游刃有余,三言两语,竟叫曹蔚宁觉得一见如故一般,便噼里啪啦地打开了话匣子:“我和师叔乃是去洞庭大会的,谁料前几日经过赵家庄的时候听闻那边出了事,他老人家早年和赵大侠交情不错,便要过去看看,叫我先去洞庭,和高崇高大侠告声迟来之罪……”

“洞庭大会?”周子舒一愣。

“正是,”曹蔚宁解释道,“不知周兄可曾听过那江南张家灭门一事,不光如此,听说前些日子,泰山掌门不明不白地死在自己房中,门下三大高手竟一夜之间全部罹难,死状和张家人极像,那张家的小公子幸存,眼下也在赵家庄,赵大侠的庇护之下,亲自指认,凶手乃是青竹岭的恶鬼众们。洞庭大会,便是高崇大侠拿出山河令,要集天下英雄之力,铲除鬼谷。”

周子舒下意识地看了温客行一眼,却见他兴致颇高,还开口问道:“真有此事?”

曹蔚宁道:“千真万确,我和师叔便是奉我师父之命,下山参加洞庭大会的。”
这小子果然第一次下山,一问就说,不问也说。

只听温客行道:“周兄,你不是说要积德行善么,不如跟这位小兄弟走上一遭吧,惩恶扬善之事,大德也。”

周子舒低头抿了一口杯中酒,垂下眼,有些摸不清温客行的打算。却听曹蔚宁击掌道:“好一个惩恶扬善之事,大德也,温兄说得好,我瞧二位仗义直爽得很,和小弟也很是投缘,不如便跟小弟同往洞庭如何?”
啧,这傻小子。

温客行笑道:“那可真是求之不得。”

分享到:
赞(10)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拽过温客行的袖子擦了擦手(土拨鼠尖叫!!)

    顾子熹的魔笛2018/10/14 23:08:15回复
  2. 楼上魔笛闭嘴吧可就!

    匿名2019/01/12 09:42:41回复
    • 话说我突然很期待他俩坠入爱河是什么样子╮(╯▽╰)╭

      陈栎媱2019/01/16 12:16:03回复
  3. 回楼上的,在床上的样子吗?

    没有2019/01/27 01:06: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