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幻境

温客行不知道周子舒洒出来的粉末是什么,却也没开口问,好像心里知道这人靠谱似的,就那么悄无声息地站在周子舒身边,片刻,只听一阵粗粗的动物的喘息声慢慢接近,那畜生好像小心着什么似的,走得并不快,然后在距两人三丈左右的地方经过。

那是个大家伙,长得像条狗,却足有小马那么大,全身黑毛,鼻子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空气中似乎带来了一股子腥味,它放慢了脚步,四处嗅着,好像有些困惑。

周子舒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墙上,眯起眼睛仔细张望着。
温客行脸上却划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那笑容有些冰冷,稍纵即逝,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怪兽就在不远的地方,却丝毫没有发现两人的存在,在那停留了一会,便继续往前走去,两人四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目送着这大家伙的背影,只见它循着血腥味,一路走到了那些个怪物尸体的旁边,嗅了嗅,然后低吼一声,便低下头去,欢快地大嚼起来——还真是一口咬掉了一个人形怪物的脑袋。

温客行和周子舒对视一眼,周子舒暗暗心惊,虽然不是仵作,可活了这么多年,毕竟见多识广,绝不会连人的头骨都认错,他心道,难不成那怪物真的是人?
可是人,又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温客行捅捅他,指指身后的小路,周子舒点了下头,随着他小心地离开。

那路时宽时窄,不知拐了多少道弯,走出老远,温客行才低声道:“那畜生吃剩下的骨头上还有别的牙印,你说水里的那些东西是吃了自己的同类么?”
他不胡说八道的时候,声音极低,像叹息,却不显得气弱,好像一点力气也不愿意多用一样,微微带着一点事不关己的漠然,他顿了一下,又问道:“那玩意是人吧?”

周子舒看了他一眼,也低声道:“恕在下孤陋寡闻。”

温客行轻笑了一声:“你孤陋寡闻?嘿。”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大步往前走去。

弯弯绕绕走了不知道多久,拐了一个弯,那飞速流淌的“黄泉”却又横在眼前,周子舒忽然叫道:“慢着。”
温客行回过头看着他,脸上又恢复了那种又欠揍又找拍的神色:“美人周兄,怎么了?”

周子舒知道对付人来疯,就不能给他反应,要不然他会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于是也不理会,随他乱叫,只说道:“那水里的东西力量极大,速度也快,又能在水中来去自如,方才那畜生走的是旱路,并且知道要离水边远一点,看它吃食,也只是在岸上,并不去水里捕食,是怎么捉到它们的?”

温客行脚步顿了一下,目光放出去,打量着这阴森森的地下,不知是自语还是问周子舒,说道:“这地方究竟是有多大?”

为什么就好像怎么都走不到头,怎么都找不到边一样?

周子舒沉吟半晌,忽然道:“这条河是东西向的,方才我一直记着方向,我们虽然拐了几个弯,但应该走的是南北向……”

“你是说鬼打墙?”温客行骤然就兴奋起来,眨眨眼睛,“我还听说过一个事,据说也是真事,有一个人……”

周子舒转过身去,后背对着他,用指尖在身后的墙上刻了个印记,然后一言不发地沿着那条诡异的河走了出去。
温客行的鬼故事遭到冷遇,也不生气,蹭蹭鼻子笑了笑,跟上。

忽然,一声猛兽的咆哮传来,整个地穴好像都随着它震动了一下,咆哮中伴着一声尖叫,声音很嫩,听上去竟像个小孩子。

周子舒脚步一顿。

然后那小孩开始大声尖叫哭喊起来,越发凄惨。

周子舒立刻往那方向掠去,身法极快,一闪便出去了一丈多,温客行才要开口说什么,却没来得及,伸出去的手就那么晾在了半空中,他只得把话咽了回去,摇摇头,也追了过去。

只见那像狗又像马的怪兽爪子底下,正按着一个小女孩,巨大的獠牙就顶在小女孩的雪白的颈子上,便要咬下去,周子舒凌空一掌拍出去,他竟有隔空打牛的本事,打在那畜生脑袋上,将它脑袋打偏,巨硕的身子滚到了一边。
然后一把将地上那气息微弱的小女孩抱了起来。

那大家伙用力晃了晃脑袋,好像被打得有点发蒙,片刻,才反应过来周子舒抢了它嘴里的食物,立刻咆哮一声,向他扑过来。
周子舒先是下意识地就想把小女孩丢给温客行,随后却微妙地顿了一下,脚下踩了个奇异的步数,身形如鬼魅,往后退了三四丈远,轻轻把那小姑娘放在一边,又往另一边闪了出去。

怪兽随行而至,张开的血盆大口里那腥味熏得人脑仁疼,周子舒平地掠起老高,电光石火间,竟翻身骑在了怪兽脖子上。

温客行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抽抽噎噎的小女孩,便作壁上观。

周子舒使了个千斤坠,将那怪兽硬生生地压了下去,谁知那畜生竟也伶俐,身子一歪往旁边倒去,便要来个就地十八滚——跟着它滚上一圈,怕铜皮铁骨都要被这百十来斤的大家伙给压碎了。
趁着它侧身倒下,周子舒立刻轻叱一声,翻下来,一脚踹在那怪兽的肚子上。

它背上筋骨虬结,肚子却柔软得很,被周子舒这一脚几乎踹翻了五脏六腑,疼得嘶吼起来,然而它毕竟皮糙肉厚,竟还能爬起来,张开大嘴向周子舒咬去,它后腿有力,疼得紧了十分愤怒,这一扑竟也无比迅捷,周子舒待往旁边闪,却不妨内息一滞,这口气竟没提起来。

怪兽的利齿已近在以前,他一手按住胸口,一手曲肘,拼着受它一爪,倾身手肘撞上它的鼻子。怪兽的鼻梁骨应声而折,利爪却抓上了周子舒的左肩,登时见了血。

周子舒发现这怪兽的鼻子竟是弱点,丝毫不理会自己伤处,反手一掌再次拍上了怪物的鼻子,内力借着它那断了的鼻梁骨,直接打碎了它前额的骨头,一声脆响,怪兽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了两三步,轰然倒下。

周子舒皱着眉伸手封了自己左肩的穴道,止住血,本想用那“黄泉”中的水洗洗伤口,却又想起里面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便作罢,只听温客行“咦”了一声,问道:“你身上有内伤?”

周子舒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淡定地道:“大概是晚上没吃饱,手脚发虚。”
然后俯身将小女孩抱了起来,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一个人在这种鬼地方?”

温客行听见他来了这么一句,当即嗤笑道:“小女孩?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如问问她是何方妖孽。好端端的,救她做什么?”

小女孩不言声,直往周子舒怀里钻。

周子舒不再问,只对温客行道:“积德行善。”

温客行的目光下移,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血肉模糊的肩膀,忽然笑道:“周兄,你没把肩膀也上颜色,跟手脸脖颈差别太大,可被我看见了。”

周子舒顿了片刻,简短地说道:“晒的。”

温客行笑道:“可不么,在下还是第一回听说,哪个冰肌如雪的美人晒晒太阳,便能晒出糟糠似的菜色出来。”
“冰肌如雪”四个字成功地让周子舒打了个寒战,他将小女孩往上托了托,才要开口说话,忽然目光扫过地下,竟见到了十分诡异的一幕——那神似恶犬的尸体身上竟长出了一棵小树,树上灼灼其华地……开满了桃花!

温客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脸色立刻变了。

周子舒却没精力去管别人变脸不变脸,他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愣愣地望着那株越长越大的桃树,空气中好像飘着一股不知名的花香,恶犬的尸体早就不见了,那桃花像是吸取了什么精气开出,异常繁盛,顷刻间笼罩了一大片地方——竟像是他一伸手便能触碰到一样。

桃树底下站着一个人。
一个青年模样的人,浓眉大眼,丰满的嘴唇好像总含着笑意似的,肩膀上被桃花花瓣落满了,他毫不在意地伸手一扶,嘴唇动了动,周子舒看见他分明在说——师兄。

九霄……

那一刻,周子舒的心跳好像都停下了。

忽然,受伤的肩膀一阵钻心的疼,周子舒猝不及防闷哼一声,低头一看,那被他抱在怀里的小女孩竟张嘴狠狠地咬在了他的伤口上。
周子舒几乎本能地用内力将她弹开,再回过神来,那桃花树、那树下人,都不见了——眼前依旧是阴森森的地穴,一头巨大的黑毛怪兽尸体横陈地下,旁边还有他们早先查看过的一堆骨头。

被他甩出去的小女孩嘴里发出不像人的嘶吼,他定睛看去,那哪里是什么小女孩,分明是个水里的小怪物!

小怪物张嘴冲他嘶吼着,贪婪地盯着他滴血的伤口,跃跃欲试地想再次扑上来,忽然旁边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掌,一把捏住了它的脖子,小怪物连挣扎都没来得及挣扎一下,便被扭断了脖颈,蹬腿死了。

温客行嘴角带着笑意,将小怪物的尸体随意地丢在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我知道这些水里东西为什么怕成那个样子,还会上岸来被怪兽吃掉了,看来,着道的还不止我们两人。”

周子舒浑身像脱力一样,闻言苦笑道:“原来我们刚才就是在绕圈子,又回到原地了么?”

温客行打量着他道:“你还能不能走?我可以背着你……嗯,抱着也行,只要你让我看看你的脸。”

周子舒干笑一声:“多谢,不必。”

他捂住左肩的伤口,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沿着那“黄泉”继续走去,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方才我看见那怪兽的身上长了草开了花,一堆狗尾巴花还在那又蹦又跳地唱歌,你又看见什么了?”

温客行在他身后道:“我看见了一只猫头鹰——我就告诉你,听见猫头鹰笑不是好兆头,果然吧——我还看见一个人,手里端着一碗红色的水,然后猫头鹰打翻了……”

周子舒闭了嘴,他自己就说了鬼话,对方以鬼话回之,也公平得很。

他走在前边,没有回头,也就没看见温客行那一刻的表情——他嘴角的笑意像是凝固在那里很久很久了一样,眼神空洞洞的,盯着地面,又像是盯着很远的地方,见周子舒不耐烦再听他那关于猫头鹰的鬼故事,便咽下了话音,默不作声地跟在他身后。

分享到:
赞(74)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感觉子舒看到的这个小女孩就是当年让他们师兄弟有了嫌隙的那个,子舒一直为当年没救那个孩子和师弟的死感到内疚

    rcher 2018/10/14 18:06:48回复
  2. 原来是内疚不是喜爱,那就好

    澄宁cp永不拆2018/11/11 00:51:42回复
    • 你们这都是第几次看啊……我一脸懵逼……

      陈栎媱2019/01/16 08:39:18回复
      • 亲,这是七爷里的

        子熹儿砸2019/02/16 09:56:23回复
      • 是《七爷》里面的,里面有周子舒以前的故事

        爱迪斯坦2019/02/27 17:56:33回复
  3. 建议先看七爷再看天涯客

    顾玥2019/03/16 11:12:47回复
    • 我不接接受那你的建议

      匿名2019/04/02 22:38:42回复
  4. 我没看《七爷》谁能说一下主要内容

    2019/04/04 21:20:47回复
  5. 为啥是在桃花树下看到梁九霄呢,怎么觉得有点像六爻中程潜中了桃花瘴,看到了严娘娘。我这戏跳的……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06 17:42:59回复
    • 因为七爷里面在蒋家被灭门之时,九霄不是被七爷用迷药放倒了么,做梦梦到师兄在桃花树下(好像吧)和九霄说一起去云游江湖

      路鸠2019/06/16 21:59:36回复
  6. 哎,九霄是周絮心里一道伤

    巍乱我心2019/05/30 00:41:52回复
  7. 唉……好可惜……

    读者2019/06/01 19:54:07回复
  8. 因为九霄托静安公主转告的遗言提到了他中了醉生梦死后的梦境里有桃树桃花,九霄的梦想就是能跟子舒一起闯江湖

    大爱巍澜2019/06/02 20:15:24回复
  9. 九霄是子舒心里过不去的坎

    匿名2019/06/24 20:40:47回复
  10. 温客行看到的是他的父母吧,那是他最美的回忆了
    猫头鹰打翻了红色的水,虽然不是他当时看见的,却也是没有骗人了

    樱桃2019/06/26 09:33: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