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地穴

周子舒在那“黄泉”前站了一会,转身便要往回走,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赵家庄吃得太饱了撑着了,居然会不假思索地就跳下来——华山掌门自己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儿子简直是青出于蓝,更不是什么好东西,年纪轻轻一脸肉松纵欲相。
再说,人在江湖漂,哪还能不挨刀呢,于天杰是脑袋还是兄弟被蛛丝割下来,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知是不是受上面温客行那一番鬼气森森的话影响,他忽然有种特别不好的感觉,这地穴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之气,周子舒算了算,自己虽然就剩了两年半的性命,也还是多救死扶伤点好人,抓紧时间积德行善享受生活比较划算。

实在没必要跟一个随时抽风的男人往人家坟地里钻。

然而就在他要顺着原路钻回去的时候,忽然“嘎登”一声,似是什么机簧被触动,那小小的洞口竟从四方伸出不知多少钢刀来,满满当当地将那窄小的地方堵住了。

幸好周子舒退得快,不然险些被横空捅出来的钢刀当羊肉串给穿了。

他皱起眉,盯着那些钢刀看了一眼,回头对温客行道:“你得罪什么人了?”

这么猝不及防的一句,叫温客行睁大了眼睛,表情无比受伤似的:“为什么是我得罪什么人了?”

周子舒嗤笑一声摇摇头,他发现自己别无选择,只能顺着那条“黄泉”往前走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另一端出口,边走边道:“不是你难不成是我?我一个初入江湖的无名小卒,没偷过谁没抢过谁,安分守己的游山玩水,什么人能和我过不去?”

温客行沉默了一会,对对方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叹为观止,半晌,才轻轻地道:“你护送张成岭一路,从那荒庙开始,一共杀过三十二个人,中间魅音秦松这样的角色就有四个……”

“屁,满打满算才十一个,”周子舒道,“那天荒庙里的人大多是死在你那小美人手上的。”

“所以肯定是你。”温客行说,他举起自己修长的手掌,“我这双手,自离家下江湖的那一天开始,连一只鸡都没杀过,更别说人了,怎么可能得罪谁?”

周子舒一个眼神都懒得匀给他。

温客行于是快步赶上他,站在他面前,正色强调道:“虽然长得不像,但我真是个好人。”

周子舒点头道:“是,温好人,麻烦你让让,我是杀人魔。”

温客行好像没听出这句是敷衍他一样,仍笑眯眯地说道:“你告诉我你那张脸是易容的,我就原谅你。”

周子舒笑道:“你真是太宽宏大量了。”
温客行道:“好说好说。”

随后周子舒便自行绕过他,继续往前走去。

温客行自己笑了笑,跟在他身后两步左右的地方。
那黄泉中的水似乎应该是活水,水流特别急,周子舒往里踢了一粒小石子,见那水竟然还不知有多深,曲曲折折,水中似乎有鱼,但过去得太快。周子舒水性不行,基本上就是掉到水里靠着内力深厚能闭气、一时半会淹不死的水平,因此在水边观察了一会,还是决定离那“黄泉”远些。

这地穴像是四通八达,两人脚步和偶尔说话的声音好像能荡出很远去似的。忽然,周子舒脚步一顿:“温兄,你看那里。”

温客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那不远处竟然有一堆白骨。

温客行喃喃地道:“黄泉路上不应该是彼岸花么?人死剩魂,为什么有骨头?”

周子舒伸手在那白骨中扒拉了一下,一手拿起一个人已经破碎的大半个头骨,一手举起手中的火折子,仔细打量道:“这脑袋碎了,连着下面脊梁骨的地方好像是被人斩首……嗯?不对,这创口不平整,还有牙印,难不成是动物咬的?”

温客行问道:“嗷呜一口咬掉一个人的脑袋?”

周子舒又拿起一个大腿骨:“牙印……还是牙印,这上面的牙印稍微小一点,形状好像也不大一样……”
他只觉得这牙印有些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毕竟没干过仵作,一时半会没想起来。

温客行好像觉得有些恶心,伸出两只手指把周子舒手中的大腿骨接过来,拎在手里看了半晌,得出个结论:“这……啃得真干净,比我吃鸡腿啃得干净多了。”

周子舒决定出去以后再也不吃鸡腿了。

“这是什么东西啃的,难不成有猛兽?”温客行想了想,问道,“听说地府里有巨兽名为谛听,是个大家伙,你说它爱吃肉么?”
——还不肯放弃他的鬼故事理论。

周子舒于是皮笑肉不笑地道:“温兄百年之后可以下去问……”
他一个“问”字话音没落,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黑洞洞的地穴里、“黄泉”边,简直让人寒毛都竖起来,周子舒和温客行同时转过身,后退一步,警惕地面对着河水。

温客行慢吞吞地道:“我听说,谛听不住黄泉里,而且没有这么多只。”

河中爬上了很多……像是人的东西,然后又不大像人,四肢特别长,身材特别矮小,全身赤/裸,皮肉被水跑得惨白,长长的头发,身形极宽,宽大到有些畸形,似有正常人的两三倍,眼睛却特别亮,黑暗中闪着幽幽的光,慢慢地像两人逼近过来。

周子舒忽然低头,轻轻地在自己手腕上咬了一口,然后看着那细细浅浅的牙印低声对温客行道:“我想起来了,那个小些的牙印……是……”

温客行一边往后退,一边问道:“是什么?”

“人。”

温客行闻言顿了一下,忽然干咳一声站住,整整衣袖和头发,抱拳对那些慢慢逼近的怪物道:“列位……仁兄,我二人无意闯入此间,并无冒犯之意,还请……”
周子舒登时不厚道地“噗嗤”一声笑出来,为首的疑似人的怪物张开嘴,阴惨惨地嚎叫了一声,猛地向温客行扑过来。

温客行怪叫一声:“我还没说完呢。”
身体却如一片不着力的叶子似的,轻飘飘地往旁边飘开了三尺,将那怪物让过去。那怪物动作和反应却都极快,又调转方向追了过去,它的爪子伸出来,竟似是闪着寒光似的,刮在地面上,留下足有两寸多深的痕迹。

周子舒笑道:“怎么,温兄,语言不通么?”
怪物的围攻开始了,周子舒完全不能把这东西当成人,它们也确实不是人,那身体不可思议的结实,极有破坏力,动作极快,力道极大,而且好像不知道疼似的。

周子舒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一个怪物胸口上,他没留什么力气,便是大石也能叫他给拍碎了,谁知那怪物只是斜斜地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墙上,却只是口中发出哀鸣,半晌,又爬了起来。

周子舒暗暗心惊,一时竟想不出这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只听旁边“咔吧”一声,原来是一只怪物摸到了他身后,打算偷袭,被温客行捉住,扭断了脖子。
温客行嘴里还笑嘻嘻地道:“我救你一回。”
周子舒这才发现,这东西全身都结实得很,唯有那脖子,好像特别脆弱,有些顶不住那巨硕的脑袋一样。

他心里有些诧异,为什么温客行这么快就能发现?嘴上依然客客气气地道一句:“多谢。”

又一只怪物扑过来,周子舒侧身放过,手肘下曲,狠狠地撞在怪物的后背上,然后屈指做爪,一把将那怪物的脑袋拧了个个儿。

两人杀鸡似的,解决了三五只,那些东西看起来还有点脑子,眼看着打不过,便生了惧意,为首一只张开嘴又嚎叫一声,然后它们慢慢地退回了水里,偶尔冒个头,虎视眈眈地觊觎着这两个异常强悍的闯入者。

周子舒小声道:“这东西的个头儿,恐怕不能一口咬掉一个人的脑袋吧?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

温客行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想到了。”

周子舒以为他想到了咬掉人脑袋的东西是什么,便顺口问道:“想到了什么?”

温客行道:“真人的皮用手使劲一掐肯定会发红,易容的看不出来,你让我掐一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是不是动过手脚了。”

周子舒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觉得自己居然会正经八百地问这货,一定是脑子抽筋了。

温客行紧紧跟上,道:“你不让我掐肯定是心虚,我就知道你动过手脚了!是不是长得太好,怕被登徒子调戏?放心放心,周兄,在下乃是正人君子,不会怎么样的,你就让我看一眼庐山真面目……”

周子舒充耳不闻,定力绝代。

这时,只听温客行话音一转,道:“不过你易容的本事真是太不错了,我竟想不出如今武林中还有谁这么不错。难不成……你是传说中‘天窗’的人?”

周子舒脚步猛然顿住,温客行的笑容在晦暗的地穴显得别有深意,然而周子舒只是竖起一根食指,伸手止住他的脚步,小声道:“你听见了么?”

两人静下来,那幽暗的地穴中深处,竟传来模模糊糊的猛兽的叫声,周子舒小声道:“咬掉人脑袋的东西。”

温客行显然对“能咬掉人脑袋的东西”丝毫不感兴趣,一双眼睛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周子舒,却见这人对他刚才话毫无反应,只是警惕地凝神静听,从眼神到表情,竟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又一声吼叫传来,这回声音明显大了,像是那东西正往这边走,周子舒发现,那水中探头探脑的怪物们好像害怕着什么一样,都缩回去了。他伸手一拉温客行,两人拐入一条小径,只见周子舒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一边走一边洒。

随后两人退到拐角处,屏住呼吸。

分享到:
赞(77)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嗷呜什么的不能更萌了,温叔真的是超萌

    嗷呜2018/10/12 14:06:23回复
  2. 我半夜看,别吓我,我胆子小。。

    澄宁cp永不拆2018/11/11 00:35:34回复
    •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呐……真是看得我莫名紧张

      陈栎媱2019/01/16 08:23:14回复
  3. 别怕啊,不都是写出来的吗?没啥好怕的
    (你安慰个啥劲呢没人会看到的

    没有2019/01/27 00:45:45回复
    • 看到了啊哈哈谢谢

      顾帅再骂我一遍2019/02/09 17:26:17回复
  4. 这样一直看下来,又看不清谁攻谁受了…………

    一梳2019/02/10 13:43:11回复
  5. 我就赌老温是攻!憋拦我我赌五毛钱!

    子熹儿砸2019/02/16 09:50:49回复
  6. 老温应该是攻吧?

    顾玥2019/03/16 11:02:48回复
  7. 拉手手了嘿嘿嘿

    大师兄吹的那一片叶子2019/03/16 21:57:29回复
  8. 我想起了山河表里的那个怪物

    匿名2019/03/31 23:38:23回复
    • 同上!

      幼清2019/06/26 17:27:18回复
  9. 类人的怪兽…幽暗的地底…想起了我的童年阴影《黑暗侵袭》啊!my god!!!要吓死了

    p大的GPS2019/04/09 16:13:16回复
  10. 好吧看来我是看窜文了。。。

    匿名2019/05/29 19:40:20回复
  11. 我去,我也第一时间想起了《黑暗侵袭》,真是阴影啊!太TM吓人了!

    巍乱我心2019/05/30 00:33:33回复
  12. 想到山河表里的怪物

    巍澜入坑2019/06/04 12:24:21回复
  13. 温客行问道:“嗷呜一口咬掉一个人的脑袋?也太可爱了叭

    镇魂女鬼2019/07/20 13:46:24回复
  14. 啊呀……所以,温大侠,你是那三个半人中的半个人吗?

    冥洺2019/07/23 07:33:19回复
  15. 周子舒这才发现,这东西全身都结实得很,唯有那脖子,好像特别脆弱,有些顶不住那巨硕的脑袋一样。

    emmmmm………….这是。。。。。幽畜么?????

    小蛇祝红2019/08/04 13:08:01回复
    • 幽畜,叉出去!

      赵云澜的小可爱2019/08/16 08:23:03回复